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3.

      清槐眼神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夏川发髻上那抹水蓝。

      发带随风轻起,拂过夏川白嫩的脸颊,粉蓝相间,似是清水芙蓉。

      今早夏川犹豫了一阵,还是绑上了这条发带。

      虽然自己现在是男人身份,再不能像小女儿一般装饰打扮自己。

      可这条发带的色彩却是刚柔恰好,夏川也不由得对着镜子多看了会儿。

      两人站在店门口说话也不方便,清槐便把人请了进去。

      夏川在一楼坐下,清槐去拿了一壶新茶坐在她对面。

      “看来公子是有事前来。”

      夏川思索了片刻,开口道:
      “昨晚清槐君可知是谁要对你不利?”

      “大概是前仇旧怨吧。”

      “据我所知,清槐君身边没有保护之人,每天开店做生意,自是少不了危机的。我自小习武,昨夜想必公子也见到了我的身手,既然如此,夏川想在公子身边谋份差事。”

      夏川眼里真挚迫切,清槐喝了口杯中的茶,定定的看着夏川。

      “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昨晚的相遇,你是如何想到要在我这找一个差事的?”

      夏川倒也没瞒着什么,实话实说。

      “我初到京城,对这里人生地不熟,昨日打听了这京城中有没有哪家是缺护卫的,便打听到了清槐君。”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理由?”

      夏川摇摇头,“没有。”

      昨夜见福宗的时候,他就明确表示,最近怕是要不太平。

      几个皇叔早已对那皇位虎视眈眈,而父皇仍旧未有把自己接回宫的意向。

      自己的身份除了福宗便无人知晓,两人每次见面,传递消息的方式也都是时常改变,就为以防万分之一的危险可能。

      不管昨天的黑衣人行刺是不是真的误会,清槐都断定最近身边定要危机四伏了。

      他平时以扇茶楼的老板身份示人,在熟客看来,他是个爱诗爱画的文人雅士,是不可能有功夫在身的。

      而这也是隐藏他真实身份的最好庇护。

      福宗不可能一直在他左右护着,所以他也该是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保护自己。

      只不过,眼前这个小公子真的可以信得过吗?

      从小独自在民间长大,清槐向来警觉。

      如果夏川是哪位皇叔派来放在身边的人,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清槐用一副赏画的模样审视夏川,把人盯的脸上又多了抹红。
      这般不谙世事,如若真是哪位皇叔派来的刺客,那怕是真的棋高一着。

      夏川身旁是一个小包袱,看来在京城并无居所。

      “你小小年纪,为何背井离乡来京城讨差事?”清槐又问。

      “我想要钱。”

      “哦?”

      清槐见夏川身上的衣服素净质朴,虽不是有什么富贵骄人,却也不像饥寒交迫之人。

      他也不问夏川为何缺钱,这世上谁没有个心里不能言说的秘密?

      “你觉得我可以给到你让你满意的月钱?”

      夏川放下茶杯道:
      “如果不是经历了昨晚的意外,想必公子也不大放心把自身的安危交到我身上。但现在,我相信公子在见识过我的实力后,足以开出相应的价钱。”

      的确,夏川乍看之下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瘦弱的身板被不算太合身的衣服罩着,更显纤小了。

      谁都不会相信这是个武功傍身之人。

      不过,这正合了清槐的意。

      一楼为数不多的客人也打算起身离开了,齐名送走客人后,店内就只剩下他们三人。

      清槐招了招手,让齐名自己出去找乐子。

      “可是老板,店里怎么办啊?”

      “今日不会再来客人了,就算是来我也应付的了,让你歇着你还不干?”

      老板平时就为人和善还对他们大方,齐名自是对这扇茶楼尽心尽力。

      只不过老板有时太过随性,他怕等会儿姑娘们听见了风声,一股脑的往扇茶楼涌,到时候老板身边还没个人,就麻烦了。

      他担心的问:“那一会儿若是闻小姐她们过来了怎么办?”

      清槐打开折扇,微笑道:
      “无碍,以后我身边有人保护了,管是闻小姐还是闻大姐,都不会伤我分毫。”

      夏川听清槐这话,眼睛里顿时闪出了期待的星光。

      清槐不禁笑了出来,这小公子果真是单纯的眼里藏不住事,只看一下,便知他心里在想什么。

      齐名却不解,“老板你说的是何人啊?”

      清槐冲对面稍扬下巴,“那人不就正坐在我对面吗?”

      这下齐名倒是嗤笑出来,就这位白面小公子?

      看着弱不禁风的,个头比老板还要低上许多,如何保护老板?

      “老板别说笑了,您和这位公子谁保护谁啊?”
      说着,齐名走过来帮两人续上茶水。

      夏川伸出左手抓住了齐名的右臂,反手使力上托,便把人擒住动弹不得。

      “诶呦喂疼疼疼!这位公子,不这位大侠,我说错话了饶了我吧!”

      清槐摇扇粲然,一脸看热闹的同齐名说道:

      “怎么样,这回见识到我这个小护卫的厉害了吧,日后可要敬着点夏川。”

      夏川松开左手,齐名立即站直身子,恭恭敬敬地冲夏川作了个揖。

      “夏公子我有眼不识泰山,刚刚失敬了,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夏川从小到大听了太多刚刚那样轻蔑的话语,也是一时想极力证明自己,她赶紧起身道:
      “刚刚是我得罪了。”

      齐名抬眼看了看这位夏公子,唇红齿白好生俊俏,与他们家老板坐在一起,真真像一幅美人图。

      这样的小公子竟能对自己手到擒来,如不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便是万分也不会相信的。

      “好了,快快走吧。”清槐对齐名挥了挥扇子。

      齐名走后,夏川转向清槐,郑重的对他说道:
      “公子放心,从今往后,我定会护公子周全。”

      清槐起身收扇别到腰间,一只手臂松松搭在了夏川的肩上。

      “那我可就把这条贱命交到你的手里啦。”

      夏川身体一紧,本能的想要挣脱开来。

      从小到大,除了儿时在爹爹的怀里玩耍,她还未同男子有过这般的肢体接触。

      可夏川立马意识到,此时自己也同样是“男子”。

      男人与男人之间,这般的搭背搭肩实属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以后自己还要同清槐君朝夕相处,如果自己表现出半分的不适,莫不是会招人怀疑。

      夏川淡淡浅笑,神态尽量表现出适然自在。

      清槐拿起夏川身旁的包袱,走到柜台后放好,而后又对夏川说:

      “这晌午十分我也饿了,该去填饱肚子了。”

      见夏川没急着跟上,又转头挑眉说道:

      “还不走?以后你的差事就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跟在我身边。”

      夏川愣了半分,便立马大步跟上了清槐。

      清槐把扇茶楼正后门都锁好后,就带着夏川来到东街的飞雀斋。

      飞雀斋所烹制的佳肴最合清槐的胃口。

      他虽生在宫里,可有记忆的年纪就出宫了,对宫中的山珍海味未曾有半分记忆。

      两人落座后,清槐问夏川爱吃什么,回答是什么都好,清槐便点了几道自己常吃的菜色。

      清槐看夏川还有些拘谨,脸上浮着笑说:

      “往后的日子你要一直跟着我,所以我得了解你的饮食习惯,闲时喜好。”

      饮食习惯?夏川歪着脑袋想了想,也想不出个具体来。

      一直以来,都是妹妹喜欢吃什么自己就跟着吃什么,并没有特别钟意的食物和习惯。

      两人坐在三楼一窗前雅座,往窗外望去可以俯瞰临近街道。

      这会儿楼下正有个叫卖龙须糖的商贩,夏川忍不住望去,脑海里是小时候和父亲上街时的情景。

      那时每每遇到卖龙须糖的,就站定不走,撒娇要爹爹买给自己。

      龙须糖的糖丝在嘴里化开,像花蜜洒到了心里去,那是夏川吃过最甜美的食物了。

      “我喜欢吃龙须糖。”

      回答时,夏川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楼下的龙须糖摊上,脸上还泛起笑意。

      清槐有些惊喜,原来夏川也会有这般温暖的表情。

      从昨晚的偶遇到今天的再见,夏川的脸上一直落着酷如冰寒的冷意。

      在这中秋团圆的佳节中,与身边他人的气息是那么格格不入。

      只一眼,就另清槐印象深刻。

      清槐随着夏川的视线往楼下看了看,轻笑一声,“倒是小孩儿口味。”

      夏川赶紧收回目光,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水。

      “不过,我们夏川看着确实还是个小孩子啊。”

      一听这话,夏川差点没被一口茶水给呛到。

      她还不能适应清槐这般亲昵的称呼自己为“我们夏川”。

      夏川的窘迫都被清槐收在眼里。
      果真夏川不仅是孩子口味,也是孩子心性。

      飞雀斋所烹饪的佳肴,用到的都是精选极好的新鲜食材。

      寻常百姓自是在这里消费不起的,而清槐却常常光顾,店内的伙计掌柜也都与清槐相熟许久了。

      掌柜亲自端菜上桌,与清槐打着招呼,
      “还是第一次见清槐君带好友过来啊。”

      清槐微笑道:“这般美味总是无人分享我也倦了。”

      掌柜笑眯眯的瞧了眼夏川,
      “这位公子清俊风逸,果真清槐君的朋友也是如此不凡呢。”

      夏川听此夸赞又有些羞迫,赶紧低头逃避掌柜的视线。

      清槐见状便三两句与掌柜结束了对话,待他走后,对夏川说:

      “这个掌柜哪里都好,就是话太多,我每次一人来都要费心与他交谈。”

      说罢,便夹了一大块鸭肉放在夏川的碗里。

      “尝尝他们店的名菜,我保证你吃上一口,那味道三日都在你脑海中散不去。”

      清槐说着也往自己的嘴里放了一块,而后立马一副陶醉的表情。

      夏川昨日听了那些妇人姑娘的描述,本以为清槐君是仙气飘飘,不沾尘世世外高人的形象。

      而对于这个为佳肴沉醉的清槐君,夏川倒是觉得更加鲜活。

      “刚刚你为什么不跟掌柜如实说我的身份?”

      夏川认为自己是清槐君的护卫,便是他的下人,怎会是他的好友呢?

      “他说的没错,虽然我找你做我的护卫,但以后在外人眼里,你就是我的好友,切不可让外人知道你是来保护我的,知道了吗?”

      夏川乖乖点头,想必清槐这样说自有他的原因,也没再多问。

      吃过午饭,两人乘着鲜盈的日头出了飞雀斋。

      那卖龙须糖的小贩还在此没走,清槐君便笑着上前掏出银子,跟小贩买了包龙须糖。

      继而转身把糖交到了夏川的手里,“来小孩儿,给你最爱吃的。”

      夏川捧着那包龙须糖,感到有些突然。

      “愣着干嘛啊?快吃啊。”清槐在面前催到。

      夏川用竹签挑了一块放进嘴里,还是那般甜丝绽在口中的触感。

      “好吃吗?”

      夏川点点头,这一刻自己从里到外都是甜的。

      她又用竹签挑了一块,递到清槐君嘴边。

      清槐顿了顿,儿时自己是宫中的太子,从未有人会把自己盘内的食物与他分享,那是大不敬的。

      后来他孤身一人在宫外漂泊,身边没有伙伴好友,没人像夏川现在这般把糖递到自己面前。

      夏川见清槐没有反应,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吃到龙须糖一时开心忘了形,竟有些冒犯。

      虽然清槐君待自己亲近,但终究还是主仆的关系,怎么可以把自己用过的竹签递向他呢?

      夏川眉眼顿时抹上了负疚的神色,欲收回伸出的手。

      清槐见了立马上前一步,抓住了夏川的手腕。

      夏川好歹是个习武之人,可手腕却细如嫩竹,他大手一握,便把夏川的手腕全部收在了自己的掌心。

      “给出去的糖怎有收回的道理?”

      说着,清槐握着夏川的手腕,把她手中竹签上的龙须糖放进了自己嘴里。

      清槐瞬时被甜香四溢的口感包裹。

      阳光下,夏川粉妆玉砌的小脸与清槐近在眉睫。

      竟觉这松软白嫩的龙须糖同夏川有几分相似。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第三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