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养伤 ...

  •   那晚,江子卿慌慌张张的的把顾染背回来后,就一直催促顾云里给她包扎,那模样比他自己受伤都着急,这动静把华符给吵醒后,华符看见顾染流了那么多血,整个人都处在了惊慌中。

      “怎么回事这是,快找大夫啊!我先去打水,我再去拿药。”在华符的匆忙中,顾云里已经为顾染给包扎好了。

      “这两天吃点清淡的,按时换药就行。”顾云里起身对顾染说

      “嗯,谢谢你”

      “没事没事,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

      “江兄,我住哪?”顾云里走到还在着急忙慌的吩咐下人的江子卿身边轻轻的问。

      “我院子里那么多客房,你随便找一间住就行。怎么药还没拿来?”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江兄了。另外,我已经给顾染包扎好了,你可以进去看看了。”

      “好了?我去看看!”

      江子卿迫不及待的冲进顾染房间,“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很疼?”

      “我都说了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一点小伤,过两天就好了。”看着江子卿眼睛里透露出毫不掩饰的焦虑,顾染心不轻不重的跳了下,她有着不知所措

      “我累了,想休息一下,你先出去吧”
      “哦哦,好的,你先休息,明天我在来看你”

      走出顾染房间后,江子卿脚步一顿,感觉自己刚才恍惚间做了一件傻事。

      “顾云里那家伙呢?”江子卿自言自语

      “刚才你让他随便找间房住下了”卷舒幽幽的在背后补充

      “住下了??”

      江子卿震惊且不敢置信:“我让那个饭桶住下了!你确定?不行,明天一定要赶他走”

      然而……江子卿最终也没能赶走顾云里,然后府里就多了一个超级饭桶!

      “皇上震怒,让大理寺一定要查出刺客是谁,六皇子向皇帝报了顾染一功,皇帝赏赐了些东西,你一会儿让人搬去顾染那里吧。”

      江大将军上早朝回来后,把江子卿喊来吩咐了一些事情。

      “顾染伤好之前,你就安心呆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等到你大哥回来”

      “嗯……连云锦楼也不能去吗?”江子卿有些犹豫的问:“顾染、卷舒还有在我院子里赖着不走那个的顾云里都还念着云锦楼的饭菜。”

      “去云锦楼应该没什么大事,反正你自己度量吧。”

      “嗯。爹,林丞相现在站到六皇子一派了吗?”

      “还没摸清丞相的态度,不过最近六皇子很是向林丞相献殷勤,而且西华贵妃很少中意林丞相的女儿,估计有给六皇子相看的意思。”

      “林小姐那么美好的一个人,怎么能嫁给六皇子那人,这简直……简直荒唐!”江子卿一听林贤儿可能要嫁给六皇子,气的咬牙切齿

      “你那么激动做什么!你的那点小心思自己给我收好,别给我拖累这府里上下!”江封对江子卿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忍不住提醒江子卿。

      这倒不是江封是什么不通人情的人,他对江子卿的婚事并不多加干涉,但是他怕江子卿会做些拖累将军府的事。

      “爹,我有分寸,您不用担心,我先去看看顾染。”

      江子卿大步流星的回去,还未走到他居住的青竹院就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一阵阵笑声。

      “太好笑了,真的,华符你是没看到,我第一次见他那么害羞,真的是……哈哈哈”

      华符:……真怕这些人笑抽过去

      “过分了啊,我隔着老远就听见你们的笑声了,就那一点点事,你们都说了几天了,笑!还笑!说你呢卷舒,还有那饭桶,都给我闭嘴!”江子卿恼羞成怒的指着卷舒和顾云里让他们闭嘴。

      接着他又看着顾染,微微皱眉:“你伤还没好,出来干嘛,还不回屋子里躺着!”

      顾染本来还等着江子卿也来说自己,结果却听到了一句带着浓浓关心的轻声训斥,顾染听到这句话脸稍微有些烫,但是她面上不显,还嘴硬的说:“我这是小伤,哪用得着一天天养着啊”

      旁边的卷舒和顾云里已经悄悄的溜了,还顺手抓走了在一旁呆呆站着的华符。

      “哎呀,卷舒你干嘛把我拽走,我还要看着顾染呢!”

      “哎呀,少爷都来了,还要你干嘛,而且你没发现少爷和阿染之间有一种甜甜的氛围吗!!!我突然发现阿染和少爷好般配啊!嘻嘻嘻……”

      “有吗?”华符/顾云里一脸茫然。

      “你们这些榆木脑袋,看着吧,阿染和少爷一定会在一起的。”

      卷舒握着拳头眼神坚定的说

      顾云里和华符相视一看,表示不懂。

      卷舒看了看榆木似的二人,无语的走了

      “我跟他们两个说什么,傻子似的,他们才不会看出少爷和阿染之间的甜甜的氛围”

      随着顾染养伤的日子,冬日终于也逐渐到来,枯黄的叶子被风一吹就打着旋的飘落,府中的人们也早已换上了冬装,连胖花都特意有了个温暖的“府邸”,里面给它铺着厚厚的一层褥子,这会儿胖花正窝在里面惬意的眯着眼睛,舒服的发出呜咽声。

      “不知不觉来着已经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我爹想我没?”顾染坐在门口手里拿着根枯枝,无聊的比划来比划去,旁边依靠在门那的顾云里手里拿着热腾腾的包子正啃着,“你回去瞧瞧不就行了”

      顾染扭头瞅了一眼自打那晚就一直赖在将军府不走的顾云里,“你怎么一直在吃,我可真替江子卿担心,有一天你能把将军府吃空!”
      替江子卿担忧后,顾染又开始挥着小树枝“哎,我还不能回去,虽说我这次是说不想被我爹罚才跑出来的,但其实我还有一件事必须要完成,我不能先回去,我怕我回去了就出不来了。”

      “你有什么事是必须要完成的,不如说出来,这样说不定我还能帮帮你。”江子卿踏着寒风走进来,他瞥了顾云里一眼,嘴角略微抽搐,但还是没说什么,不过敢肯定的是他心里已经翻了好几个白眼了。

      “你来的正好,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啊,这养伤的时间也太长了吧,我那点小伤老早前就好了!!”看见江子卿来,顾染丢掉手里的树枝,忍不住发问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