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但她却只无谓一笑,伸出纤纤玉手轻拂过身上薄如蝉翼的外衣,轻启朱唇道“所以——凌王今儿是打算来自荐枕席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话让元慕照先是一愣,随即斜靠着悬窗笑得前仰后合,完全就是副风流纨绔做派。
      
      [叮!攻略值+2]
      
      [攻略目标:元慕照;攻略值:2]
      
      听到熟悉的声音,云夕瑶唇角微勾。
      
      这就有兴趣了?
      
      果然越是高傲不可一世的男人越是贱!
      
      这种类型的她之前也见过不少,看似花心,实则最是凉薄,想要走进他的心很难。
      
      但一旦成功,他就会亲自敲碎掉自己身上每一根傲骨,彻底成为她脚下的一条狗。
      
      云夕瑶目光灼灼,势在必得。
      
      元慕照不知道眼前女子此刻疯狂的想法,却也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她不断变化的神色。
      
      “沈家如此欺辱你,需不需要本王帮你解决?”
      
      “不必,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云夕瑶摇头,冷然拒绝。
      
      “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我是真想交你这个朋友,也是真的有点喜欢你。”元慕照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和企图,一双潋滟的桃花眸温柔如春水。
      
      “喜欢我?”似是有所触动,云夕瑶微微撅眉,眼眸轻转,可很快又定下心绪,坚定道。
      
      “我的夫君必定是能全心全意对我的人。凌王若是给不了这些,还是趁早收起心思,不要来招惹我。”
      
      “呵,你怎知我不会全心全意对你呢?”
      
      屋檐之上。
      
      一路追踪过来的凉霄恰好听到这段惊世骇俗的缠绵对话,心头惊愕与愤怒交织。
      
      凌王元慕照居然夜探镇国公府与云家大小姐私会?
      
      而本该痴傻的云夕瑶也神智正常,甚至格外“聪慧”!
      
      他低头,看着屋内侃侃而谈,眉目间透露着自若与深沉心机的女子。又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因那双剔透懵懂的双眸而涌起的淡淡心悸,突然觉得异常讽刺。
      
      余光扫到不远处四望巡逻的护卫,凉霄慢慢勾起一抹冷笑。
      
      既然,你们那么“情投意合”,那他就当一回“月老”吧。
      
      护卫举着火把一路绕着内宅,骤然头顶阴影覆盖,一道黑色身影越过长廊直奔那明亮所去。
      
      众人愣了愣,随即奔走大喊“不好了!”
      
      “不好了!”
      
      “大小姐屋里进贼了!”
      
      “大小姐屋里进贼了!”
      
      元慕照和云夕瑶被这震天声响惊住,同时望向窗外。
      
      瞧着不远处极速靠近的火光,元慕照挑眉道“国公府守卫不错,这是要被捉奸?”
      
      云夕瑶冷冷白了他一眼,似嗔似怒。
      
      闺誉清白在她眼里一文不值,但现在若是让人发现自己和元慕照在一起,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一顶花轿抬进这男人的宅院。
      
      想也知道,轻易得到的东西还有什么价值。
      
      碰,院门被撞开,人声伴着脚步穿过院子一路朝卧房而来,可她越是着急,元慕照就越淡定,甚至弯曲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窗沿道。
      
      “你说,国公爷发现是本王在你的院子里,会不会高兴疯了?说不定连夜就让人准备嫁妆送你入凌王府。”
      
      声音越来越近。
      
      云夕瑶盯着还没打算离开的元慕照,缓缓抬起手。
      
      [商城已开启]
      
      [请任务者选取兑换物品]
      
      就在她准备给这恶劣家伙一个教训之时,元慕照突然站直身体,笑着后退两步“夕瑶,本王没有说笑,我是真的想娶你,但却不会用这种方式,先走了,记得——书房!”
      
      窗帘微动,眨眼人消失在了屋内,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一路出了内城。
      
      凉月知道元储棠这人对某些事有多执拗,但真没料到,他居然在大半夜追了她整整一个时辰,还完全没有放弃的意思。
      
      深邃小巷,暗得不见五指。
      
      行至死巷,凉月终于停下,缓缓回头,元储棠似有所感,也站在三步之外,远远看着她。
      
      交手不过一瞬。
      
      说来也是讽刺,前世不忍伤一分一毫的人,如今却是三番两次对峙杀戮。
      
      肩膀刚愈合的伤口隐隐裂开,凉月一个翻身借着元储棠的攻势越上屋檐。
      
      漏夜月色照亮了她露在外的明亮双眸,元储棠抬头触到她的眼睛,陌生却……熟悉。
      
      “羽林暗卫?”
      
      “是。”
      
      凉月站在高处,声音飘忽低沉,诡谲的气息恍若一片浓重的影子。
      
      “所以南王,还要再打吗?”
      
      羽林暗卫只受命于皇帝,任何官部任何官员都无权过问他们的事情。
      
      元储棠明白,却还是固执发问“昨日于国寺刺杀太子亲卫,今日又潜入国公府后宅,你们意欲何为?”
      
      意欲何为?
      
      凉月淡淡一笑“你觉得我们想做什么?栽赃陷害?残害忠良?还是为祸东云?”
      
      前世她就很想问这个问题,很想知道在他的心里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惜那时候她太害怕,害怕从他嘴里也会听到这些话。
      
      但今天,她有点想知道这个答案了。
      
      站在尾巷的阴影里,周身被阴影笼罩,但元储棠却依旧满身清华,不染纤尘。如同他说的话,无喜无怒,可就是这么平淡的声音落入凉月耳中,却是难言刺耳。
      
      “已经死了这么多人,收手吧。”
      
      收手吧……
      
      这是要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凉月看着元储棠,不由恍然感叹。
      
      当初的自己到底是着了什么魔,才觉得他们可以是一路人。
      
      无力伤感,凉月抬眸,安静看着元储棠,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般,把一本册子掷向他的怀中。
      
      “南王,你似乎还不明白,只有那站得最高处的人才有资格说收手。不管你是想替太子鸣冤洗尘,还是想让我们这些人全部消失,你手中都要有足以与之匹配的权利!”
      
      在镇国公府看到他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明白。不管是争还逃,都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所有人也在按着原定的轨迹前进,无从躲避,她必须,也不得不和他们继续纠缠下去。
      
      而第一件事就是铲除镇国公府,砍断凌王最大的助力,同时帮助南王掌权,只有这朝堂越平衡,皇帝的位置越安稳,她才越安全。
      
      唯一的区别。
      
      这次,不再不是为了元储棠,而是为她自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