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第33章 ...

  •   匆匆走出屋子。
      
      “你回来了。”
      
      元储棠语气里有些微慌乱“刚才云小姐,她——”
      
      “她不开心或是不舒服,让你陪着。”这些解释,凉月简直倒背如流。
      
      可没必要啊。
      
      她的无所谓让元储棠心不上不下,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将目光撇到她的衣服上。
      
      与昨日不同。
      
      卷起的袖子,和她身量不符,男子的款式,领口有微微磨损,显然是旧衣。
      
      元储棠脸色一下子沉了“跟我走。”
      
      “干什么?”
      
      一路到了竹屋,凉月看着元储棠从柜子里取出了几件衣服,然后递到自己面前。
      
      “先去换身衣服。”
      
      “什么意思?”莫名其妙……
      
      “这是云小姐受伤,寺里为她添的,你与她身形相似,应该能穿。”
      
      凉月有些无语“我是问我为什么要换衣服?”
      
      她穿这个很碍眼吗?
      
      凉月瘦而纤长,男子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半点不显怪,反而削弱了因过于白皙的皮肤而显出的柔弱,焕发生机。
      
      但他真的不喜欢。元储棠刻意放缓的声音“你不必扮成这样。”
      
      凉月简直被他逗笑了。
      
      也许是心境的转变。若是之前的她见到元储棠为自己准备这些一定很开心,只是现在——
      
      凉月掂了掂手上的衣服“殿下,你是觉得我该每天早起给自己描眉理鬓,换上这种连走路都不方便的飘逸纱裙,最好再废去武功柔柔弱弱地依偎在别人脚下,乖巧听话,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元储棠一向淡如水的眉目中漾起无尽波澜,无声叹息“你为什么总带着刺,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你错就错在试图拔我的刺。”
      
      “可你毕竟是个女子。”
      
      “但我还是羽林暗卫。”凉月轻笑“女子就该学会装扮自己,那臭名昭著的“佞臣祸害”就该被人诛杀,或是永远蜷缩在角落吗?”
      
      凉月将东西甩回他手中。
      
      “我不觉得,我也不喜欢。”
      
      凉月没想和他说这些的,可这人到底在抽什么疯,明明说的很清楚了,还在幻想“感化”她吗?
      
      “你要是还想说这些,那我就先走了。”
      
      元储棠想拉住她,却被避开“好,我不勉强你。”
      
      “那就谢谢殿下了。”
      
      元储棠“你这次——”
      
      “可以说正事了吗?”凉月无情打断他“崔明珠的情况你知道了吧。”
      
      元储棠眸中闪过杂色,拿着衣服的手慢慢放下。
      
      “我知道。”
      
      “看来无需你插手,云夕瑶自己就能解决。”
      
      “羽林卫毁掉了所有痕迹,查不出湮龙图的秘密,她,也是无辜之人。”
      
      “云夕瑶这么做也算迫于无奈,我理解。”
      
      凉月的确理解。
      
      一个溺水者,无论身边是谁,只要能够存活,拼了命也会踩着他上岸。生的本能,可以不屑,但没什么值得鄙夷的。不过——
      
      “做了就是做了,情非得已也好,身不由己也罢,既然已是施害者,就无需再挂着一副受害者的面具,无辜善良这种词还是少说吧。”
      
      这话有些刻薄。尤其是落在元储棠耳中。
      
      “朝廷争斗与她们又有何干。”
      
      “就凭她们是云崔最贵重的女儿。”
      
      若是一方因另一方而死,这两大世家的死仇算是结定了。
      
      元储棠沉默许久“非要牺牲一个吗,她们都没错。”
      
      “这世上没有错的人多了。”凉月“对人心善,不动杀戮,胸怀宽仁,虔诚感恩,这些都没有错,只是对谁都好就是对谁不够好。”
      
      越犹豫,越想要两全,结果越是两败俱伤。
      
      “而且你不做,也会有人逼你这么做。”
      
      似乎是为了验证她的话,安静屋外,轻微难查的声响,从窗沿一直到门沿。
      
      凉月看了元储棠一眼,迅速闪到屏风后。几乎是交叠,一道黑影瞬时站在了她刚才的位置。
      
      缓缓掀开斗篷。
      
      透过镂空架棱。凉月看到了……凉霄。
      
      可,她又怀疑是不是他。
      
      不过短短十日。他本就淡薄的唇色愈发惨白,手腕消瘦几乎能看到骨骼,整个人是一种濒临崩溃的阴鸷感。
      
      元储棠有些意外“肖公子?”
      
      “殿下还记得我。”凉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阴冷笑意“可我并不姓肖,也不是国公府的表少爷。”
      
      “你是——”
      
      “羽林暗卫,同样,也是拿走兵符的人。”
      
      没有一点迂回试探。凉霄直接揭出所有谜底。
      
      “南王殿下想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真的兵符在哪吗?”
      
      这几句话引藏着太多信息,元储棠呼吸微沉。
      
      “你要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不,我是想送你东西一样东西。皇位,如何?”
      
      凉霄目光恨意蔓延。
      
      “只要你能除掉元慕照,我什么都能帮你。”
      
      他不是想要那张龙椅吗!那也让他亲手毁掉——他最在意的东西!
      
      元储棠“最近,出现在凌王府的刺客是你的人。”
      
      元慕照现在虽然春风得意,可是非也多。尤其是这几天,出门就会遇上刺杀,虽未受什么伤,可手下高手死了一大批。
      
      凉霄“是又如何!”可恨捉拿他的人阴魂不散,皇帝还安排羽林卫保护着元慕照,不然他早就是一具尸体!
      
      凉霄眼中是疯狂的遗憾。
      
      元储棠突然想到凉月的身份“你是为了羽儿?”
      
      “什么羽儿!”
      
      “就是——”想到自己居然连她的真实姓名都不知晓,元储棠神色骤然落寞。
      
      “就是那个让你如此仇恨四哥的人。”
      
      “谁让你这么叫她!”凉霄嫌弃不已“不管为了谁,我只问一句,你答不答应!”
      
      “如果我回答不,你就会去找九弟?”
      
      凉霄冷冷一笑“没错,你不做自然有人做,但我今天跨出了这个门,殿下可别后悔。”
      
      羽林暗卫就像是一个封锁着至暗秘密的盒子。利用的好,可杀人于无形,这也是他们被唾弃厌恨却又忌惮畏惧的原因。若是能得到他的帮助——
      
      听着凉霄的话。
      
      凉月心情复杂。
      
      这次他居然……选择了元储棠。是因为她吗?
      
      一个曾经毫不犹豫杀死她的人,有一天会为了给她报仇而做出这样一个选择。
      
      一个极其不明智的选择。
      
      “我不在意皇位。”元储棠叹息“我只是希望别再有无谓的牺牲。”
      
      “呵,什么叫有谓什么叫无谓,你认为没必要的恰恰就是别人在意的。”
      
      凉霄上前一步“你不是在苦恼,该怎么解决妖星的事,我有办法。”
      
      “你想做什么?”元储棠警惕。
      
      “娶云夕瑶,杀了崔明珠。”
      
      “你说什么!”
      
      凉霄冷笑“娶了云夕瑶,镇国公府会全力帮你登位,一个存活几十年的世家大族,身后拥有的资源和势力能让你这条路好走许多。而崔明珠一死,元慕照和秦安郡王的关系立时断裂,这也是皇帝想看到的结果。”
      
      多好啊。
      
      云夕瑶,崔明珠。
      
      不管元慕照到底喜欢哪一个。他一个都不可能得到!也不可以得到!
      
      “不,我不会娶她。”
      
      元储棠几乎是下意识拒绝,然后飞速看向屏风后。
      
      “有人?”凉霄也顺着他方向看去,杀意骤起。
      
      元储棠站起身拦住他上前的动作“你回吧,我不会做你说的那些。”
      
      “看来里面那个就是你不愿意娶云夕瑶的原因了。”
      
      凉霄眼眸一跳,跃身踢开屏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