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第26章 ...

  •   “看什么?”凉月被他盯得发毛,然后才想起自己的易容。
      
      “是我。”
      
      “我知道。”是你。
      
      元储棠淡淡一笑,像是突然释然了什么。
      
      “进来吧。”
      
      凉月搞不懂他在想什么,走进屋子,直接发问“你留在南王府的暗号什么意思?要我帮忙?”
      
      元储棠目光落在她身上,确认人没受伤,才问了一句完全无关的话。
      
      “最近去了哪里?”
      
      “没去哪,什么事直说。”
      
      为了挖到那个北齐暗探的踪迹,凉月几天都没休息了,神色倦倦提不起精神。
      
      元储棠也看出来了“坐下。”
      
      “殿下,我们之间没有闲话家常的必要吧。”莫名的命令语气让凉月眉心一皱。
      
      “你既然主动找我就证明你考虑了我之前的话,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继续帮你,但我要做什么你无权过问。”
      
      “就这么迫不及待和我划清界限?”
      
      元储棠从桌下拿起一个密封好的食盒。
      
      “好,我不问,先吃饭。”
      
      凉月“我——”
      
      “一边吃一边说。”元储棠有些强势地为她布置好碗筷。
      
      这人到底怎么了?
      
      凉月忍不住低头闻了一下。
      
      不会是下毒了吧?
      
      元储棠用公筷加过她面前的几样食物,一一放入自己的碟盘,吃了起来。
      
      看他吃得津津有味,凉月也轻戳了几下米饭。
      
      说是边吃边谈,但元储棠向来食不言,寝不语,低着头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
      
      凉月简单填了肚,看旁边的人在喝汤就知道他吃的差不多了“我还有事,到底怎么了?”
      
      元储棠搁下汤匙,看她。
      
      “是湮龙图,妖星现世。”
      
      “湮龙图……妖星?”
      
      听完事情经过,凉月忍不住笑了。
      
      云夕瑶还真是个灾星,到哪都不消停。而且看这手笔似乎是——
      
      凉月“你是想让我找具尸体帮她金蝉脱壳?”
      
      “这世上没有什么妖星福星。”
      
      “所以呢?让我去告诉所有人她不是妖星,我倒是不介意,但有人信吗?”
      
      元储棠无奈一笑,知道她是不愿插手。
      
      其实,他也没打算让她帮忙。不过是学会了遵从内心,找个见她的理由罢了。
      
      可若现在他说不需要她,这人应该会立刻掉头走吧?
      
      “此事,对方的目标不在云小姐,而是在她身后的国公府,以及皇位争斗,你说会帮我的对吗?”
      
      这才几天,倒学会借力打力了。凉月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外面的脚步声。
      
      果然背后不能说人。
      
      元储棠不慌不忙地收拾了碗筷“你去里面躲躲。”
      
      凉月顺势往里面走,可一想不太对。
      
      她为什么要躲?
      
      元储棠开门前不忘嘱咐她。
      
      “先别走,还有事和你商量。”
      
      绕过院门。
      
      云夕瑶提着食盒盈盈走来。
      
      看着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她的元储棠,柔柔轻笑“殿下,刚用完膳?”
      
      元储棠点头“云小姐,有事?”
      
      “也没什么……”云夕瑶欲言又止“我可以进去吗?”
      
      元储棠想了想,礼貌侧身。
      
      “谢殿下。”云夕瑶拿着手里的东西,行礼后,快速入内。
      
      元储棠屋子收拾地很干净,但每一样物件都不简单。
      
      千金一两的药香,有价无市的古籍孤本摆满书架,转角处是一个白色云锦的屏风,日不透光,遮挡住内室。
      
      云夕瑶就停在屏风前,用一双写满忧愁不安的眼眸望着元储棠。
      
      “殿下,昨日在佛堂,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妖星之言实在荒谬,定是有人陷害,望殿下查明此事,还夕瑶清白。”
      
      说着,她就准备跪下。
      
      元储棠拉住她“你不必如此,我本就难以置身事外,但要查清缘由需要时间。”
      
      “我明白,有殿下在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云夕瑶泪目盈盈,却并不显矫揉造作,反而有别于一贯的端庄,让人怜惜。
      
      “其实被污为误解并不算什么,我相信天理昭昭,必不会冤死一个好人。但这世间哪里来的妖星,不过是那些人想借这个由头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可怜百姓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受尽利用,实在可恶。”
      
      元储棠安抚“千人千思,我会查清一切,在此之前不会让任何人因此而死。”
      
      云夕瑶拼命点头,然后递上手里的盒子“殿下是至善之人,夕瑶无以为报,这是我亲手做的点心,算做谢礼,您千外别推辞,不然我于心不安。”
      
      元储棠目光落在屏风后,没听到声响。怕凉月走了,他伸手收下东西。
      
      “多谢,云小姐先请回吧。”
      
      云夕瑶离开后,元储棠快速走回内室。
      
      就见凉月抱臂靠在屏风一角,目光懒散,似乎在思考些烦人的事。
      
      元储棠松了口气“在想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