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16章 ...

  •   虽是羽林卫抓的人,但后续案件审理全权交予了刑狱司。第二日上朝,司狱就上折,把昨晚的事情如一上报。
      
      “镇国公府私藏废太子逆军兵符,居心叵测,罔顾君上,实乃大逆不道之罪,请陛下从重发落清剿余党以正视听!”
      
      “严大人此言差矣,昨晚之事本官也有听闻,镇国公府一向赤诚忠君,与太子更是从无交集,你们连半点有用的证词都没拿到,就敢凭着点风声定肱骨之臣的大罪,实在荒唐!”
      
      “宋大人掌管奏礼司,怎么连我这邢狱司审理的案件都了如指掌,连我们有没有审出证词都知晓?”
      
      “若有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们要是不多关注几分,真得让你们这些草菅人命之徒颠倒黑白残害忠良!”
      
      看着自己的重臣像泼妇一样在朝堂之上吵得脸红脖子粗,皇帝脸色阴沉欲滴。
      
      宋司礼掀袍跪下“陛下,谁都知晓严司狱和国公府素有过节,由他主理此案实在不妥。”
      
      “不由刑狱司主审,难道还要奏礼司,商户司来审吗!”
      
      “够了!”
      
      皇帝大怒“一个个事办不好,勾心斗角排挤朝臣倒是不落人后!刑狱司不合适,那你们说谁合适!”
      
      宋司礼俯首“臣以为,镇国公府位高权重,必有小人眼红,同样也有势力庞杂,此事必要交于一绝对公正,与朝堂无交集,但身份贵重的人来审理。”
      
      “哪有这样的人!你根本就是在混淆视听拖延时间!”
      
      又是一轮口水交锋。
      
      但龙座之上的皇帝却开始沉默深思。
      
      在国公府别院,抓获镇国公云震山,搜到兵符,带走近百参与者,真可谓人“脏”并获。
      
      云夕瑶被带到刑室,看到的就是自家护卫血流成河的场面,管家,露儿,不久前带走的凉月也躺在地板上,呼吸细微。
      
      云夕瑶居高看她“你,你还好吗?”
      
      “你觉得呢?”
      
      凉月抹去嘴上的血迹,艰难翻了个身,依到墙边。
      
      云夕瑶抿唇“他们太过分了,难道不知道你是南王的人吗!殿下很快就会来救你的。”
      
      凉月无力点头。
      
      救谁另说,元储棠的确该到了。
      
      一旁狱头对云夕瑶感观不错,好声劝道“云小姐,我们也是奉旨办事,这丫头不老实才会被打,您还是快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免受皮肉之苦。”
      
      云夕瑶“我,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这话倒不假,虽然隐隐猜到了些,但她知道自己决不能在这时候说出半点多余的东西。
      
      “哎,何必呢,那就对不住了您。”
      
      见她不进棺材不落泪,几个狱卒说声得罪,就把云夕瑶拷住。
      
      铜盆里的火烧得旺盛。
      
      “小姐可看清了,这烙铁要是上去,你这身子可算是毁了,之后就算国公府能保下,你也无力回天。”
      
      一个贵女身上有这么个东西,根本不可能再嫁人,甚至连活下去都要被人指指点点。
      
      云夕瑶别过脸,似害怕得崩溃,实则暗暗打开商城。
      
      就在这时,“哐——”
      
      大门被推开。
      
      一声尖锐的嗓音从后传来,皇帝身边第一大太监总管李公公手握圣旨在前呼后拥下跨入牢门。
      
      凉月垂首。
      
      果然来了。
      
      如前世每一次,云夕瑶遭遇危险,他就会立时出现,以保护者的姿态把她牢牢护在羽下。
      
      元储棠从烙铁下救起云夕瑶,将她放到一旁。
      
      狱头吓了一跳“李公公?南王?你们怎么来这儿了?”
      
      “大胆!”
      
      李公公大喝一声。
      
      “陛下有旨——”
      
      “南王元储棠褆躬淳厚,敬上恭谨,着赐予帝王手令,暂领刑狱司正司监之职,于三日内,彻查一品镇国公府谋逆一案,钦此。”
      
      匆匆而来的司狱被着突然空降的上官弄懵了。
      
      其实若是换了凌王倒也说得过去,可无论如何也不该是南王啊?
      
      元储棠踏入这里的第一眼就落在了凉月身上。
      
      整个人仿佛是从血水里捞出来的,衣服上已经血迹凝成了干涸的黑色印记,脸色苍白如同枯竭的花朵,立时就会凋谢。
      
      他看了她很久,可她却低着头,始终没有睁眼。
      
      元储棠“你们私自用刑?”
      
      闻言,云夕瑶立刻伏身“殿下,重刑之下岂有真言,严刑拷打必是屈打成招,就算是下人也有活命的权利,也有家人子女,怎么能够如此对待?”
      
      “这,这是审案的必经过程,都是一些下人,对云小姐,自然不敢。”
      
      司狱庆幸还好这群家伙没来得及对云夕瑶动手,南王似乎是在……动怒?
      
      元储棠沉声“把人都带下去,找狱医医治。”
      
      “是,是。”
      
      “不,殿下,等等。”
      
      躺在地上,已被打的奄奄一息的镇国公府管家,突然爬了过来“殿下不要,我们贱命一条,您不必花心思,请尽快审理此案,还我家老爷清白!”
      
      在众人眼里,皇帝之所以让元储棠来,就是因为他与朝堂毫无关联。
      
      如果他此刻表现出明显对国公府的“偏袒”,那最后他审出的结果也必然大打折扣。
      
      凉月听着身边的动静,有些好奇,元储棠会怎么做。
      
      云夕瑶也在催促“殿下!”
      
      看着凉月越发清白的脸色,元储棠厉声道。
      
      “按我说的做,都带下去!”
      
      被人扶出大牢的那一刻,凉月轻笑一声,扶着门框回头。
      
      明知不可为,却还是为了守护云夕瑶的慈悲心肠单纯美好,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局面。
      
      真是,让人感动。
      
      心境的转变,凉月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像个旁观者,看着他们再起纠葛。
      
      没有嫉妒怨怼,反而还有丝丝庆幸,庆幸她早早握住了元储棠的软肋。
      
      为了云夕瑶,他也不得不卷入其中,和元慕照分庭抗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