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狼狈的开场 ...

  •   电闪雷鸣,冷风吹入窗口,半透明的窗纱飘忽不定,雨点打进了房间,书桌上的稿件也留下了湿润的雨点。台灯有些许黄晕的光忽闪忽闪,好像马上就会断似的。
      “啧”屋里一个声音传来,来源是一个少年,脸上无暇,棱角分明,但也笼罩不住他烦躁的表情。眼睛瞟了一下窗外,片刻之后,又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烦心事,糊乱抓了下头发,发型立刻凌乱。房间里乱到不能入眼,仿佛经历过一场洗劫,加上外头一明一暗的闪电,一种忧愁的感觉油然而生。拖鞋踩上白纸发出了清脆的沙沙响,少年先是一愣,垂眸看了一眼,微微弯曲腰去拾起了纸张,平静的看了第一句,神情又突然变得暴躁,手上的纸也被揉做一团,手指也在微微的颤抖,用力的扔在地上,眼神空洞,靠在床边一会儿,又轻轻冷笑一声,好似是在嘲笑自己的看了一会儿,又用手拍散,好似有什么不愿想起的往事。
      点完一根烟本想着再点一根,但手上的功夫突然一顿,又把烟塞回了包里,鞋子也不换,浑浑噩噩的走出了门。
      到一家便利店买了两瓶啤酒,出来坐在台阶上面就开始灌,本来酒量就不算好,刚喝完半瓶,脸上的红晕都到了耳朵根,但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叫于子归,年龄:19,这个世界有分类型abo,毫无意外,它被分成了o,17岁就出来闯荡的他到现在一事无成,曾经立志做一个出色的作家的他,稿子被报社退了又退。这个社会对于欧来说极其不利,市场上很少会有o的用武之地,这也就是暴躁的原因,作为一个打拼两年的他,现在没有一点灵感,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很可笑不是吗?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混成这个样子
      ,以至于到现在脑子里就像一团乱麻"
      拿起酒瓶慢慢站起,手扶着墙缓了一会儿,又一摇一晃的走进巷子里。
      “喂,你小子,你几个月没交房租了你不知道吗?”走到一半,好巧不巧_正好撞见了收房租人找来的打手,身上的钱财也不够他交费了,这时候就算打死他也没用。站在他们面前干笑了一下,本意是嘲笑自己,没成想却惹怒了他们,带头的直接一个棒子打向他的背部,本来就毫无防备,受这么重的一击,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还没,等她缓过来,又有人一脚踢在了他的腹部,小腹肌肉猛的一缩,痛不欲生。这两下子直接把他给打懵了,也没什么机会反抗,顽强的坐起来,用沙哑的声音说“打死我算了反正身上也没钱,还不如一了百了”话一说完,脸上直接被来了一拳,正好打在左眼上,眼睛好像被打出血了,来不及思考,手臂就被扯了起来,那人扯着他的手臂,使劲的往一边翻,手立刻刺痛,伴随着清脆的咔嚓一声,可能这只手已经废了。全身都痛死他麻木,对于接下来的拳打脚踢已经毫无知觉,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身体开始失力“我是不是要交代在这里了……也好……”眼睛闭上,但每次一踢都会使他紧紧皱眉,闷哼一声。
      嘴巴里面开始有一股腥甜味,应该是出血了,这时候连脑子的意识也开始变得不清晰。眼皮也无力抬起,不知过了多久,身边嘈杂的声音渐渐消失,大概是走了,腹部的疼痛开始强化,使他蜷缩成一团,却会拉扯到其他的伤,全身都在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好像有脚步声,好像急忙的过来跟她说了句话,又摇了摇他,但与子归已经开始听不见声音了。
      最后的感受也只是仿佛有人将她抱起一件衣服,盖在了他的头上,隔着那人的衬衫,能听见他剧烈的心跳,这是他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快速且温暖。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