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无辜的替罪羊 ...

  •   chapter.3

      ‘虞贝晴,从今天开始将流放禁闭阁为期一年的观察期,如在里面表现良好,神院将会以可圈可点的表现来做定夺。’

      ‘除此之外,任何人将不允许用任何方式来协助进入禁闭阁的人,现在——我们将开启禁闭阁,也请所有妄要接近这里人停止脚步。’

      最后一句强锵有力,成功让许多想看热闹的人停下了脚步。

      “清火,清火,你听到了吗?”

      院系内,一名火红发色的少年烦躁不安抓挠自己的头发,旁边的少年怀里抱着书,不停念叨着:“虞贝晴被关进禁闭阁了耶!”

      “我知道,”第五清火闷声应道。

      “你怎么不高兴啊?”少年不解问,又道:“禁闭阁那个只进不出的恶地,也不明白虞家人竟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女儿进入那样的地方,啧啧——”

      “到时候别说出来,我怕一踏进那里就先被吃掉了。”

      第五清火听着少年的话,没有吭声,而是手紧握着拳,对呀,他也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虞绛脑子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会这么轻轻松松就把虞贝晴交给长老院。话说第五清火会苦恼于这事原本就是不正常的,更何况还亲自去捉捕虞贝晴这种小事。

      不过以第五清火的话来说,只是因为无聊罢了!

      可现在——第五清火之所以会这么苦恼,是因为虞家太过反常了。

      第五清火眼神微微一凝,莫名其妙他就想到了昨天虞贝晴的话,从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就不停强调自己不是虞贝晴,还说什么是误入这里的鬼话。

      但是,如果她没有说谎,那……

      第五清火感觉这个想法太过异想天开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如此相像之人呢,可如果不是,那虞绛的做法又为何……如此诡异?!

      “喂,”第五清火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甚至说是有点过于低沉。

      “怎么了?”他身边的少年不解问。

      “你说这个世上有没有可能……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哈?”少年一愣,后嗤笑:“一模一样?怎么可能?就算是双胞胎也有差距吧,如果要说一模一样的话,除非是把整个基因复制一遍又或者易容?”

      砰——

      就在少年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第五清火早已唰的起身跑了出去,只留下了不明所以的少年。

      这事第五清火越想越不通,他也同属那些人的一份子,更加清楚那些人要至虞贝晴于死地的想法,他是知道的,但是虞家人面对虞贝晴的审判结果竟没有一丝动静,不,应该说是对这结果没有一丝不满态度,就好像权当默认了,就很令人怀疑了。而虞绛也是,那个护短护的极为厉害的男人就这样眼睁睁看长老院送自家妹妹进入禁闭阁,这怎么想都不可能,如果要说的通这一切的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那个虞贝晴可能是假的或者说,是被用来当虞贝晴的替身……

      “该死!!!”第五清火低咒一声,难道搞了半天他不仅抓错了人,还被虞绛当枪使?!

      神院的空廊上,上演着一场激烈的打斗声,那位名为祁日的银发少年笑的极为嚣张狂妄,他手中拿的是一把上面布满纹理的大刀,那大刀周身散发极为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就好像是鲜艳的雪花沾满了红,阵阵晕开而来。

      “虞绛,虽然不懂你为什么突然大发善心把虞贝晴送进园冰,但是——”

      “嘻嘻,”少年笑的极度恶劣,强势的招式向虞绛冲去:“现在后悔可来不及了哟!”

      虞绛被少年强势又含有杀伤力的招式杀得猝不及防,只能强硬抵挡。

      “我倒想知道你们给长老院许了什么好处,竟让他们临时倒戈?”

      虞绛边抵挡边冷问,祁日一听,笑嘻嘻的又一发招式冲过去,还很贴心向他解答:

      “这你会不清楚?虞大师,光是小爷的一句话那可顶得上你们虞家煞费苦心的贿赂。”

      “更何况,”祁日靠近他,轻声道:“长老院,也是我们的人啊……”

      虞绛瞳孔一缩,脸色凝重,他竟没有察觉,是从什么时候起的?长老院就被清洗?!虞绛脸色简直难看到极致,这些贵族可真胆大妄为,竟嚣张到如此地步,他也绝想不到,这些人会轻而易举就清洗长老院。

      “这次呀,她死定了!”少年这样说。

      虞绛一怔,他知道不该这样的,不能那样做,无缘无故把一个无辜的女孩子牵扯进来当他妹妹的替死鬼,可是他没有办法,他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他的妹妹被这些贵族折磨,他所想也就以为处处罚,被报复一下,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些人会这么狠,直接把人送进禁闭阁,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要他妹妹去死,可现在……代替他妹妹的是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如果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被关进禁闭阁,那他这辈子也会愧疚到死的。

      他必须去园冰,必须赶到那些长老没动手之前,把那女孩救出来,无论会不会暴露他也一定不能让她进入禁闭阁。

      “虞绛——”

      就在两人再度激战的时候,第五清火的声音成功让两人停了下来。

      “哦哟,清火,这怒气冲冲的样子,又谁惹你生气了?”祁日邪笑戏问。

      第五清火没有理祁日,充满怒火的赤眸瞪着虞绛,他怒问:“虞绛,我问你,园冰那个女孩到底是不是你妹妹?”

      虞绛一听,手一顿,没有吭声而是抬眼看着他,第五清火冷笑:“真好,你们虞家这是戏弄到我头上来了?”

      第五清火简直是暴怒,他是一个傲气极高的人,作为贵族中的一份子,又和其他人不同,第五清火内心有一种正义感,虽然这种正义感很可笑,可他就用他的这份正义感亲自下场追捕虞贝晴,这仅仅是因为可笑的正义感,可是现在有人玩小把戏玩到他头上,还把他当猴使。

      在第五清火的内心里,那个被他误抓的女孩他是不关心,更不在乎她的死活,让他暴怒的原因,是竟有人把他当傻子一样来耍,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嗯?这是什么意思?”祁日不解看向不同以往常的第五清火。

      “这事你还得问问眼前这个虞家大少爷,”第五清火冷笑,又转向祁日:“还有把她关进禁闭阁这件事,你们怎么没和我说?”

      “说了呀,昨天给你传信,是你不来的。”祁日一脸无辜。

      “啧,”第五清火冷哼,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而是转向虞绛,笑:“现在后悔没用了,虞绛,你过去也是徒劳。”

      第五清火靠近他,揪他的衣领,赤红的眸子闪耀着,声音轻的只有他们俩听的到,他道:“这次,我就不追究了,毕竟有人倒霉顶了你妹妹,不过你最好保证把你的亲妹妹藏好,不然下次被我抓到,可能比进禁闭阁还要严重。”

      “呀,什么回事嘛!清火,怎么了嘛?说来听听呀!”祁日不满被人瞒着的感觉,追问。

      “关你什么事?”第五清火正烦着,冷丢下这句话便消失,消失之前还警告了一句:“虞绛,想要不被我们敌视,你就最好不要暴露。”

      第五清火充满危险性的警告给了虞绛一个警铃,他懂,这么鲁莽跑过去对虞家创造的伤害是非常大的,最大的可能还会导致整个贵族对他们的敌视。刚才他是被急到了,才想着救出那个女孩,可是现在——虞绛明白,他铁定不能过去,就算过去也无事于补,至于那个女孩,就当是他欠她的,欠她这条命,一瞬间,虞绛又恢复成了那个寒冰十里的男人。

      园冰——

      被冰链子缠住的虞沭子仰着头,看着在她面前越来越大的光圈。那光圈是越来越暗的,就好像黑色的洞一般,在她还不及反应就被吸了进去。

      哐当,那原本绑着虞沭子的冰链也落了下来,砸了个粉碎,园冰瞬间剩下了一座空荡荡的圆台柱和八位长老。

      “几位长老觉得,这小妮能存活多久?”突然,那个胡子拖地的老头抚着胡须问。

      “这虞家小娃娃实力还是不错的,但是禁闭阁是个有去无回的地方,这事不好说。”另一位长老摇摇头。

      “刚刚几位长老有没有感觉到……”就这时,一位八字胡,一直没有吭声的长老出声了。

      “嗯?八君有何见解?”其余人问。

      “刚刚,我在那个小娃娃身上感受了一种很奇妙的精气。”那八字胡长老沉思一会道。

      “八君会不会是错觉呢?”胡子拖地的长老督了他一眼,淡淡道。

      “不清楚,不过……”八字胡长老顿了下,还是没有再说下去,那个娃娃身上的气息很纯,纯到好像与这天地间的一切格格不入,不过也许就像长须君说的一样,是错觉呢。

      八位长老没有再纠结下去,关了禁闭阁,几位便缓缓消散在这园冰,就好像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罢了。

      这一天所发生的事就好像平平淡淡被抹了去,谁都没有去在意那个被关进禁闭阁里的女孩子,或许他们觉得除去这个祸害更好。

      大家都知道虞家的宝贝女儿是出了名的花枝招展,长的不怎么样,唯一出众的也就身后有个叫虞绛的哥哥。人又花痴,对于神院的那些贵族,是真的敢提阵上身,直接上去骚聊,又敌对于光之圣女,常常把神院扰得不得安宁。

      死了也好,虞家人都不关心,他们去理这个破事干嘛?

      不过他们也想不到,仅仅半年时间,那个被关进禁闭阁的女孩,最后会把整个禁闭阁搅的惊天动地,更是后面直接改变这个世界体制,直接站到贵族的对立面,形成双方的一种僵持,更是让无数之人所推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