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我,帝辛,扭转乾坤 ...

  •   狐狸本性、爱吃鸡,虽然通天的本体不是凡胎,但终究是凝成了狐狸形状,自然地带了那么一点点狐性。卫琮离开烤架后,一不留神,那几十串烤翅就到了通天嘴里。
      
      跳上梁时,通天嘴里还衔着一块。
      
      太好吃了,整个碧游宫都知道通天爱吃鸡,弟子们在鸡上做足了文章来孝敬他,但没有一只鸡能比上这个鸡翅的味道。
      
      咸中带着甜,甜中带着香,真是鲜香弹嫩,回味无穷。
      
      可惜没有了。
      
      看不出来那帝辛还有如此厨艺……哼,这凡人太狡猾了,竟妄图以美食驯养他。
      
      白狐细长的眼眨了眨,复又闭上,还是以前那句话,帝辛做什么都和他无关。只是,白狐突然感觉什么东西在摸他的尾巴……
      
      卫琮没想到白狐藏在梁上,怪不得到处找不到。虽然白狐的位置略高,隔着一段距离还是能看出来白狐在吃东西,它的背微微拱起来,头埋着,耳朵是立起来的,尾巴不知不觉地垂了下来,整个一团毛绒绒。卫琮看得心都软了,四肢像泡在温水里,就是这种感觉,特别解压。
      
      卫琮不知不觉地走过去,在那条尾巴上摸了一把,才摸上去,卫琮被那柔软顺滑的触觉征服了,太滑了,太柔软了,太爽了!
      
      捧着尾巴的卫琮根本没发现梁上伸出来的狐狸脑袋,手里的尾巴“嗖”地一下不见了,卫琮着急找的时候,那尾巴突然从上面蹿出来,“啪”的在卫琮脸上拍了一下。
      
      卫琮:……
      
      大狐狸坐在梁上,尾巴收回去后高高地竖在身后,它冷冷盯着卫琮,似乎在等着卫琮下一步动作,卫琮却捂着脸走了。
      
      刚才那一下似乎狠了,帝辛那半张脸本来就有伤。
      
      大狐狸眼眨了下,但很快伏下身子进入睡眠状态。不过没多大会儿,下面传来声音,通天懒得搭理卫琮的,实在烦得慌,睁眼一看,卫琮把水盆放下,蹑手蹑脚地往卧室去了。
      
      通天并不想喝水,把头埋在腿窝里继续睡觉。
      
      ……
      
      早上得到的消息是妲己还在病着,怕传染给卫琮,就请卫琮暂时不要过去了。
      
      卫琮扫了眼房梁上的大狐狸,感觉安稳很多。狐狸形态的妲己造成的杀伤卫琮还能承受。
      
      事情很多,卫琮交代侍女注意给妲己添水喂食就赶紧走了。
      
      姜皇后原来居住的地方已经被白色麻布装点过,中间一口棺椁装的正是帝辛原配姜王后。这棺材原来放在白虎殿,本来七日下葬,一是帝辛被妲己迷惑不怎么上心,二是四大诸侯来得快,正好省了卫琮的事,直接搬过来就用。
      
      姜王后宫里的侍女全部白衣素缟,卫琮也穿着麻衣,一进来就扑在姜王后棺材上恸哭。实话说,卫琮是个穿越者,姜王后又不是他老婆,哭起来着实有困难,但昨天晚上卫琮就想过这个问题了,所以他弄了个锥子藏在袖子里,偷偷地扎自己的手指。这样一来,果然顺利哭了出来。
      
      不提卫琮这边祭奠姜王后,那边商容昨天在卫琮烧烤的时候就得到消息,说卫琮虽然没和妲己在一起,却在饮酒作乐。商容想到他见四大诸侯时的情形,暗骂帝辛昏君,江山分崩离析还不知道,蠢货!商容休息了一晚,容光焕发地换上便服,因为他现在已经告老还乡,不便上朝,便在午门外等着,果然见东伯侯几人结伴觐见,商容又说了些诸事小心,不要激怒帝辛的话,果然惹得东伯侯怒气冲冲,待几人走了,商容在路边茶馆点了壶茶,悠哉悠哉地等着。
      
      转眼,四大诸侯入了午门,按规矩该由午门官通传、帝辛宣召才能上殿,但四大诸侯刚刚出现,午门官就小跑把四人迎入内殿,一路弯弯曲曲,看着而不像是上殿,反而往后宫去了。姜恒楚一把揪住午门官:“你想带我们去哪?大王在哪?”
      
      朱升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阵哀乐就传了过来,接着是百人恸哭。
      
      四大诸侯不由顺着哭声看去,只见中宫挂满白幡,摆满祭品,正中一个人哭晕过去,旁边文武百官正在抢救,不是帝辛还是谁?
      
      姜恒楚楞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卫琮“清醒”后第一个发现了姜恒楚,哭着扑到姜恒楚面前:“岳丈,是我无能,听信谗言,误以为王后要杀我。我对不起你,你杀了我罢!”
      
      说着卫琮把匕首塞给姜恒楚,姜恒楚握着匕首,恨不得戳卫琮个三洞六眼,谁料卫琮转身抱住西伯侯姬昌的大腿,竟是跪在了地上。
      
      “西伯侯,你来的正好,我竟做下杀害王后的事,畜生不如,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也对不起天下百姓。你素有贤明,西岐在你的治理下越来越富强,不如你一块管理我这王畿区域,以后你就是王,我为臣,聆听你的教诲。”
      
      “大王,不可!”  
      
      卫琮这话一说出来,别说西伯侯姬昌了,比干、黄飞虎、微子启、仲衍哗啦啦跪了一片。
      
      姬昌恍了恍神,按耐住几欲冲出的野心,和卫琮面对面跪着哭道:“大王说哪里话,大王要是想让臣死,臣立即去死。苍天可鉴,臣怎敢又不臣之心?”
      
      这都不说“如有谎言五雷轰顶”?
      
      不过卫琮今天的目标不是姬昌,也知道这朵大白莲不是一天两天能铲除掉的,这时候姜恒楚已经回过神来,卫琮是大王,他要臣死,臣就得死,且卫琮已经认错,还给姜王后办了这么风光的葬礼,让文武百官前来拜祭,他还能怎样?
      
      “砰——”的一声,姜恒楚手里的匕首坠落地上,姜恒楚跪下大哭:“不怪大王,是臣教女无方,是臣女无福……”
      
      卫琮赶紧扶住姜恒楚,趁热打铁把下一步计划说出来:“是我害你失去一个女儿,我不能白让你失去一个女儿,令公子是不是还未成亲?可挑选一位公主与之匹配。”
      
      姜恒楚真愣住了,和商王联姻?
      
      他是失去了一个女儿,但他也拿商王无可奈何,如果儿子娶了公主,他在四大诸侯里依然是最贵重的。
      
      卫琮瞧着姜恒楚发愣就知道这事成了,这世上就没有绝对的忠诚,只看筹码够不够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