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二、处置 ...

  •   于是,这叛臣便奉命护送淮王回国。
      所谓护送,那自然是要走在前面开路的。于是乎,这人双手受缚,被一根粗长的麻绳绑住拴在一匹马后,一名铁衣将军骑于马上,快马加鞭,后面紧跟着的是淮王和大臣们的车架,最后是浩浩荡荡的大军铁骑。整整千里路途,那人就这样立于千军万马之前,被人注视着一路拖回了南国。

      果然,这人一回到南国,如何对他的处置便引起了朝臣激烈的争论。
      朝堂之上,天子坐于大殿上,俯视众臣。朝堂之下,大臣分列左右,群情激奋,一会儿对中间跪着的人怒目而视,一会儿又向天子陈情表态,恳请严惩叛臣。

      而那殿下跪立之人,一身白衣已然染上大片灰黑污渍,甚至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脚印,破旧不堪。那人手腕上一片血肉模糊,头发散乱,盖住了眉眼,面颊上露出几道划痕。明明满身狼狈,脊背却仍是挺直,只是低头沉默不语,一副任凭处置的姿态。

      殿下的大臣们群情激昂,纷纷指责辱骂这一叛臣,请求把这叛臣千刀万剐,凌迟处死。然而,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出于大局考虑,这个人现在还万万杀不得,只是总得要让他们的陛下出口恶气。

      大殿之上的帝王面上其实早已不似大臣们那般愤怒,反而流露出一种无所谓的姿态,似是早已接受了现实,从这种打击中走了出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大臣们在下面表演。
      这时,又有几位大臣奏请严惩此人,正说到激愤之处,只见殿上那人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打断道:“那便剐了吧。”

      什么?大臣们顿时呆愣住,喉咙里再发不出一丝言语,确实是被他们不按套路出牌的陛下惊住了。

      原本他们只想,替他们陛下辱骂那人一番,让他消消这番被叛受辱的气火,毕竟都清楚这人现在还打不得杀不得,也总不能让他们陛下强忍着。
      预想中本该这时陛下听了他们的话后,气便消了一半,再当众总结一番此人的累累罪行,而后又大度地表示要以大局为重,暂时留着这人性命才对呀,怎么,这便要直接给……剐了?
      难道这次是真被他这位兄弟给伤透了,不顾一切也要宰了他?不过想想也是,一统大业功败垂成,的确让人意难平。可看着殿上这陛下的神色,也没什么异常之处。唉,帝王心实在太难测了。

      殿下跪着的那人在听到这句话后,脊背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可还是没有抬头看那殿上之人一眼,也没有开口求饶一句。

      不容多想,接着便有两个侍卫上殿,要把那人拖走行刑了,众大臣此时如鲠在喉,表情十分精彩。还好,这时一直沉默不言的丞相大人终于开口了,道:“陛下,此人虽是最大恶极,但事关南北盟约,此时还万万杀不得,还请陛下三思啊。”说着跪倒在地,一副诚恳的模样。
      他们的陛下闻言,似是认真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而且非常给这位德高望重的大臣面子,最后决定暂时不杀此人。
      大臣们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他们心里其实也十分苦闷。明明,他们也是真的非常想除了这叛国贼子,可以说是千刀万剐难平其愤,可,还是得顾全大局。唉,大局啊。

      最后又经过了一番讨论,年轻的帝王好像听从了群臣的意见,经过深思熟虑,下旨暂时仍保留其齐王的封号,一切不加变动,只是将王府迁入宫中西南角落废弃的一座宫殿中,把人软禁起来,不得皇帝旨意任何人不得出入,违者当场诛杀,并亲自为这宫殿题名——齐叛宫,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叛臣的身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