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任务 ...

  •   七霄已经在亚帕西学院学习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内他和田清光除了一开始的百育草训练,就再也没有任何训练课程,每日的任务就只有参观学院,提交参观报告和伤势检查。

      真是枯燥乏味的生活。七霄每晚入睡前都会这样想。

      生活课的每日任务结束后,七霄和田清光如往常一般坐上前往二岛的交通工具,一只火焱鸟。

      “去二岛的……”

      “等等!”

      七霄还没说出地址,就被急匆匆从二岛来的萧嘉打断。

      “啊!老师?我们刚要去你那……”

      “我知道。”萧嘉再次打断,“今天的作业就不用交了,先跟我走。”

      萧嘉甩出一根藤鞭将七霄和田清光捆住甩到自己的火焱鸟上,大喝一声“走”,火焱鸟立即如子弹一般飞到一岛入岛口。

      整个过程不过三秒。

      该说不愧是教师专用交通,还是该说不愧是萧嘉训练出品呢?七霄蹲下身捂住自己的嘴,胃里翻江倒海,实在难受。

      “虽然我说很着急,但你也不用直接拿你的鸟飞过来吧?!你看这俩孩子难受成什么样?”

      “哈?你还怪我?要不是你传音说十万火急,我会这么折腾他们吗?”

      又来了,萧嘉每次和武蒽遇上总能吵个不停。哦,武蒽就是差点被黑鸦毁容的那位。

      一直安静待在胸口的黑鸦化作人形搀起七霄,寻了处平坦的地方给七霄按摩太阳穴,冰凉的令力通过按摩缓解了晕眩。

      七霄呼出一口气,抬眼往田清光看去,那位依旧待在火焱鸟上,低着头,独自听着不远处两位老师的争吵,由于距离的原因,七霄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估计他不会好受到哪去。

      “老……”

      七霄正想开口让老师们安静下来,一道蓝光落在火焱鸟上,寒冷的令力外漏,让火焱鸟发出痛苦的哀嚎。

      “抱歉。”那道蓝光这样说道,“不头晕了,就下去吧。”

      蓝光褪去,露出一副姣好的面容,是冷司昵。

      田清光纵身一跃,落到萧嘉身旁,萧嘉和武蒽立即停止争吵,安安静静地看着冷司昵为火焱鸟治疗冻伤,安安静静地看着她走到面前。

      “七霄,快过来,七霄。”

      武蒽偷偷给七霄传音,脑海里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把七霄吓回神,这才意识到只有自己脱离群体之外,七霄急忙跑到冷司昵面前站定。

      “找你们来,是因为皇都学院的请求。”

      冷司昵见人到齐,开门见山说原因。

      “皇都学院?”

      田清光忍不住轻呼,随后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说了声抱歉便再次安静下来。

      “嗯。就是皇室开设的皇都学院。”

      冷司昵回答了田清光的惊呼,惹得田清光脸蛋一红,自从来到亚帕西失礼的行为真是越来越多了。田清光内心充满愧疚。

      “皇都学院的请求?皇室还要请求什么?”

      七霄见田清光一副无地自容的模样,忙岔开话题,反正他与田清光不同,他向来不太注重礼节,就算做出一些失礼行为,也不会有愧疚感。

      似乎是因为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太麻烦,不善言辞的冷司昵向萧嘉投去“你来回答”的眼神。

      萧嘉叹口气,看来背景板是当不了了。

      “皇都学院扩张,计划开辟的岛原先是一座悟字令兽安身之地,可当真正开发时,却发现里面的令兽皆达到修师者等级。”

      “然后皇都学院就想把一年一度的学院比拼放到开发日,在开发小岛的同时还能决出最强学院,何乐不为。”

      “学院比拼不是各个国家的各个学院才能参加的吗?亚帕西不隶属于任何国家,为何还能去参加?”

      和萧嘉相处显然比较能够令人放松,田清光再一次开启好奇宝宝模式。

      “啊,就是因为亚帕西不隶属任何国家,才要每一个国家的学院比拼都参加,毕竟亚帕西确实是学院,不参加说得好听是不入流,说得难听就是教授歪门邪道的组织。”

      都参加好歹只是好胜心强。萧嘉没说这句话,毕竟这种好胜心是被逼的。

      这话题对亚帕西来说显然过于沉重,即便是立于世界最高等级的学院,也不免会受到限制和压迫啊。

      “所以说,这次的对决,我们是学院代表吗?”

      “嗯。没错。目前在亚帕西的皇都学子,只有你们实力强劲,能斗得过其他学院的佼佼者。原先,学院比拼代表每个学院各五名,但由于亚帕西学院的特殊性,我们只能出席两名代表。”又是一个沉重的事实啊!萧嘉扶额。

      “但不管怎样,我们学院没输过,所以你们这次也不能输。”

      武蒽突然插入的一句话换来萧嘉的怒瞪。

      “别听他的,安全回来就行。”

      什么叫安全回来就行?!听着,这学院比拼很危险啊?!

      “人心难测。”

      冷司昵看出七霄和田清光的迷惑,点拨了一句。两人立马明白冷司昵的意思,人心难测,谁知道,这场对决会不会有人耍心眼呢。

      学院比拼开始时间是在五天后,七霄和田清光计划明日一早离开,冷司昵命令武蒽和萧嘉为两人备好专车,并交代七霄不许暴露混沌身份后就消失在四人眼前。

      “好啦,今晚好好休息,不许偷偷修炼!明日寅时到这集合。”

      萧嘉对两人进行最后的嘱咐后,便拧着武蒽的耳朵坐上火焱鸟离开,田清光和七霄面面相觑,最终叹口气。

      似乎,老师们都忘记这个时间点火焱鸟都回巢了呢!那还能怎么办?走回去呗。

      于是乎,第二天早上意识到自己失误的萧嘉和武蒽愧疚地给两人道歉,原本安静的送行在此起彼伏的道歉声和争吵声中画上句号。

      亚帕西学院的专车是一艘长达十米的船,这艘船由令力发动,只要坐船者往船舵输入一指多的令力就能使船绕亚帕西航行半个月。

      “厨房里食材用具齐全。”

      七霄从船舱走出,田清光抬眸看他一眼就再没什么表示,七霄皱眉,从上船开始,这人就一副不耐烦的模样,跟他交流要不就不回应,要不就只会“嗯嗯哦哦”,就算他们关系不好,皇子的礼节也不会让田清光这样待人。这其中必有缘由。

      “我说,你不会晕船吧?”

      田清光身体微颤,脸颊显出几抹粉红,明明身体难受得要死,却还是倔强地猛地转头看向七霄……

      “谁……谁晕……”

      倔强地不希望被人发现自己的弱点,只可惜,事与愿违,强撑着憋出的几个字随着一阵阵的干呕消散在空中。

      “喏,给你。”

      七霄手里端着黑鸦熬煮的汤药,据说是第七代混沌的独门配方,可七霄看着手中黑糊糊的一摊液体,怎么都不敢相信这玩意能缓解晕船。

      “…………”很显然,田清光也不相信。

      “虽说这玩意看着诡异,但我保证黑鸦出品,必属精品。你要不信……那我先喝一口?”

      “什么乱七八糟的。”田清光接过七霄手里的汤药,“我知道你不会使那些手段。”

      一口闷,田清光眉头紧皱,这玩意比他从前吃过的药草都要来得苦涩。不过效果显著,原先的晕眩感消散不少,留下一片清凉在喉头萦绕。

      “没想到,你会觉得我不是卑劣之人。当初可是你说我手法恶心的。”七霄见田清光眼中闪过几分惊喜,知道是药起效用了,心情顿时舒畅不少。

      “因为你当时确实狡诈!”田清光眉头紧皱,压下心头的不满,“不过,对决就是对决,没能破解你的令术,说明我的实力不够。”

      “况且,你救我两次,哪个卑劣之人会做这事?”

      听惯了田清光往日里的嫌弃,现在这样一本正经的给自己正面评价,七霄倒不好意思起来,忙拿过田清光的药碗走开。

      “二皇子殿下……嗯?主人,你身体不舒服吗?”

      黑鸦听到厨房外有脚步声,知道七霄回来,正想问问光辉的身体状况,却瞅见自家主子脸红得诡异。

      “咳咳,没,没什么。”七霄眼神闪躲,“今晚就准备些流食吧。”

      “啊,是。可是主人……”

      “说起来,房间还没整理吧?我去看看。”

      七霄急匆匆跑出厨房,徒留黑鸦一人疑惑地眨眨眼。

      “可是,我不是整理过了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