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训练2 ...

  •   寻找百育草已有三天时间,这三天里全靠田清光熟练的生存技巧,否则以七霄他们现在的状态,恐已被三岛令兽们塞牙缝。

      “我还以为皇子殿下都是娇生惯养的。”

      七霄将烤好的鱼丢给田清光,火光映得他那双眼眸更显诱惑。像大海深处的一簇光。

      “所有人都这样想。”

      田清光接住烤鱼,焦黑的木棒将他的手掌也染出一片黑。

      又白洗手了。

      “是我孤陋寡闻。”七霄看田清光嫌弃的皱眉模样,不由得勾起一抹笑,“现在,反倒是我更像娇生惯养的。”

      “你是在炫耀你的养父?”

      “咦?这么明显吗?”

      田清光给七霄一个白眼,对着烤鱼细嚼慢咽。

      无论什么场合,都能做到优雅得体,这倒是和听说的一样。

      晚餐过后,七霄和田清光猜拳决定值班安排。

      “怎么又是我?”

      田清光不满地微微嘟嘴,连续三天的猜拳,都是他守后半夜,晚睡总好过睡到一半被叫醒。

      “那要不,今天我来守后半夜?”

      七霄第三次见到田清光无意中露出的小孩心性,那副表情配上这张娇艳脸蛋,不能不让七霄心软。

      “你在小瞧我?”

      “不,我没有。”田清光的情绪变化实在太快,七霄还没来得及好好回味,一眨眼间就无影无踪。

      “那就别废话!我……嘘!”

      田清光对七霄使眼色,七霄急忙将火堆推倒,和田清光一起躲进树丛间。

      看来今晚不用纠结守夜问题了。

      半柱香后,一道三米高的黑色身影从七霄和田清光的面前掠过,踩碎地上的火堆,往正前方的溪流走去。

      【但愿它只是口渴。】

      七霄屏住呼吸,借着月光打量这只令兽,突然,一道隐隐若现的翠绿色光芒引起他的注意。

      “田清光,田清光……”

      七霄小声呼叫身旁的田清光,田清光只得尽量减轻动作往七霄看去。

      “干嘛?”

      “那个令兽身上有百育草。”

      田清光抓住头顶枝干站起身,枝干连接的枝叶发出沙沙声,田清光和七霄俩人定住,见令兽没注意到,这才松口气。

      “那个……我抱着你吧……”

      “???!!!”

      “不是,抓着总还是太危险,要是手滑摔下去……”

      见田清光没反应,担心被误会的七霄急忙解释。

      “知道啦,你小声点……”

      “那个……谢了。”

      得到应允,七霄一手抱紧树干,一手抱紧田清光。少年的双腿纤细却有力,往上还能触摸到肉感十足的部位,但七霄没这个胆,他可不想被踢下去喂令兽。

      七霄紧紧盯着越走越远的令兽,不再想不该想的东西,再怎么说他也不是个乖孩子,该看的不该看的书他都看过,再继续胡思乱想下去,因一时魔怔而上手……

      呵呵。

      “如何?”

      听到上方传来轻微的叹息声,七霄急忙问道。

      “不好,是未见过的令兽。”

      见田清光要坐下,七霄急忙放开,转而牵住田清光,田清光蹲下身,借着七霄的力,抓住脚下的枝干微微一荡,安全坐好。

      “可是,百育草确实在它身上,是吧?”

      田清光点点头,随后意识到七霄的想法,猛地转头看向他。

      “一连三天好不容易找到百育草,总不能看着它溜走吧?”七霄道。

      “可是,且不论那只令兽是我从未见过的,你看那只令兽去的方向!那是溪流!除了它肯定还有其他令兽在那喝水!”

      “我知道。那你说,以我们现在的状态,能撑多久?你能保证下一次遇到百育草一定是安全的吗?你能保证如果我们跟踪它,一路上不会遇到危险吗?所以,试试吧……不试怎么知道不行?”

      说实话,那些保证田清光一个都保证不了。

      “出发前,院长给我一个印章,她说遇到危险可以放弃任务。如果,我们真的不行……”

      “放心,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七霄搂紧田清光的腰,带着他落到地上,他身上散发的气息变得冷酷异常,在田清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间里,七霄已经松开他往令兽的方向走去。

      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田清光一边跟上七霄,一边细想方才的交谈,不会是,自己的犹豫让他误会自己是胆小的?不配做他的对手?

      啧!真是个自大的家伙,果然很难让人喜欢。

      两人来到溪流前,瞬间被眼前的场景震惊。

      十来只令兽聚集于此,有大有小,有老有幼,它们不像是为解渴如此简单,更像聚众举办着什么。

      “还要上吗?”

      田清光靠近七霄,宝蓝色双眸散发着隐隐冷光。

      “都到这了,还要回去不成?”

      “那……直接上?”

      田清光拔出腰间的细剑,摆出战斗架势,令人意外的是,七霄将田清光向后一推,令他毫无防备地摔倒在地。

      “哦呀?真是抱歉。”七霄低下头看着田清光,“不过……像这样危险的事,我想,光辉还是不要亲自来的好。”

      “你发什么疯?!”

      田清光本就因七霄莫名其妙的生气而烦躁,现被七霄推搡一把,不免觉得面上难堪。

      “我不管你因为什么生气。”田清光站起身,“可现在不是闹小孩脾气的时候。”

      “二皇子误解我了,我不过是关心您。”

      “七霄……你……”

      “殿下有什么吩咐,还是等任务完成再说吧。”

      七霄脚下一个法阵现行,田清光注意到一条散着蓝光的线向前方令兽们所在地延伸。当然,如此显眼的东西,自然不止有田清光看见。

      “你这是做什么?”

      田清光被迫从隐蔽处跳出,挡在七霄面前,一只接一只的令兽朝两人袭来,七霄却是动也不动,单看着田清光挥剑施术。

      令兽们试探出面前的敌人确实只有他们两个,胆子大了起来,一齐朝前冲,田清光和七霄施展浮空术躲过一劫,正巧一只令兽的脚踩在法阵上,七霄暗喜,法阵启动,那道散着蓝光的线带着它附近的令兽吸入地里。

      “被动法阵?”

      被动法阵,只有当敌人自动踏入施法者布置的法阵才能启动的法阵。被动法阵能与所有基础修行融合,对实力无任何要求,也不会损耗令力,只要施法者画出法阵,法阵启动后就能根据施法者事先指定的范围和所融合的基础修行做出范围攻击。

      范围攻击有点,线,面之分,被动法阵练成者能画出一个圆,将圆内生物消灭。

      “我还以为这只是杜撰。”

      “没想到真有吧?”七霄勾唇,“这是第五代混沌的独创阵法,你们当然不知道如何修炼。”

      “……”

      田清光不知该对这番言论作何回应,所幸现在这情景也给不上他回应的时间,那携带百育草的令兽见那蓝光带走自己一部分同伴,怒吼一声,嘴里跳出一股旋风,迅速卷起田清光和七霄。

      “唔!”

      田清光头被搅得晕眩,跟着旋风的消失摔落在地,口腔里弥漫着一股铁锈味,田清光迅速站起身,吐出一口血,身体微微晃动着击杀再次冲上前的令兽。

      再看七霄,他和造成他晕眩的罪魁祸首及三头令兽对峙着,原本聚在罪魁祸首身边的三头令兽在七霄摔落那一刹分开包围住他,七霄由于头晕,施展令术不如之前快速,只得一味躲避,绕是如此,也被围攻着受下满身伤痕。

      七霄和田清光渐渐处于下风,三岛令兽的实力本就不弱,之前遇到的令兽要不就是田清光知晓其弱点,要不就是二对一取胜。现如今,这些令兽田清光一个不识,还以多欺少,这是要将他们往死里逼的情态呀。

      “七霄,情况对我们不利,要不我们放弃任务吧?”

      田清光被追着跑到七霄身后,目前他最严重的伤也只是左手骨折,其他的不过擦伤,划伤一类。

      “这就认输了?和我比试的时候不是挺,挺厉害的嘛?”

      “别逞强。比试时和现在一样么?”

      田清光看着伤口裂开的七霄,心里有些后悔,要是比试不那么拼命,现在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我可没想过任务失败。”七霄深吸一口气,手里幻化出一把匕首,割破掌心。

      田清光来不及反应发生什么,一道红光将两人包围,脚下出现一个血红色法阵,法阵边缘散着的红光筑起一道透明的墙壁将令兽们隔绝,任凭他们怎么冲撞都无法使那墙壁碎裂。

      七霄见法阵构成,刚一放松身体便不自觉向前倒去,墙壁也随之微微晃动,吓得田清光接住七霄的同时手忙脚乱地切换持剑的手,却在听到“啪嗒”一声才记起自己左手的不争气。

      “我没事。”

      七霄跪在地上,满头大汗的模样绝对算不上没事,田清光对此不想发表意见只在心里默默翻个白眼。

      “你想干嘛?”

      田清光放开七霄去捡剑。

      “这个法阵撑不了多久。”这听着倒像答非所问,田清光等着他说完。

      “所以等下法阵碎裂你就持剑冲出去,直奔着百育草,其他的事就交给我来解决。”

      “你要如何解决?”

      看七霄半死不活的样子,完全没有一点说服力。

      “你不用担心,照我说的做就行。”

      “……”

      田清光本来还想坚持问出解决方法,谁想,脚下法阵发出“咔嚓”的碎裂声,田清光慌忙站起,瞄准百育草。

      七霄手里的匕首也蓄势待发,在法阵碎裂,田清光冲出之时割破手腕,鲜血涌出。田清光只听见短暂的几个咒语字符,脚下法阵便爬出几只骷髅缠住面前的令兽,田清光抓住机会,连皮带肉将那百育草割下,却在要进攻之时被那正在挣脱骷髅的令兽造出的龙卷风卷起,田清光紧紧抓着百育草,与他一起被卷起的还有七霄召唤出的骷髅,骨头架子散作一团,随着龙卷风夹住田清光,就像要活活将他夹死。

      “靠!老子的血就出来这几个货色吗?”

      七霄看着步步紧逼的令兽们和被困在龙卷风里的田清光,咬咬牙准备再给自己来一刀时,面前的令兽们忽然集体倒地,一动也不动,七霄抬眼只看见一抹白便也昏厥过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