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对决 ...

  •   七霄到达亚帕西学院时,已经距离出发时间有半个月时间,除开等待光辉和在结界的日子,其中还有一些时间耗费在特意避开光辉路径。至于为什么?没人知晓,也没人会关心。

      “你就是七霄吧?”

      七霄前脚刚迈入学院小岛,立即就有人迎上来,七霄站好仔细打量面前的妇女。

      及腰长发用发簪勾起稳稳当当地固定住,浅紫眼眸温柔似水地看着七霄,脸颊因七霄的注视透出粉红,配上勾勒出曼妙身材的长裙,尽显妩媚风情。

      普通,但很有韵味。七霄如此总结。

      “我是七霄。”

      七霄收起目光,对着妇女微微鞠躬。他没有问妇女是如何得知他的容貌衣着,对于亚帕西学院来说,这点事再简单不过。

      “学院没有皇都那一套规矩,不必行礼。”妇女微微一笑,转过身,“你和光辉的登记点不在学院,随我来吧。”

      七霄眼睑微垂,抬步随妇女走向他将来生活的地方。

      “学院是由四座小岛拼接而成,每座小岛都有两类令兽,一类是供你们练习用,一类是供你们考试用。四座小岛四个等级,一岛由大多数新生居住,二岛由你们的前辈们和少数实力强劲的新生居住。三四岛令兽等级比一二岛的高,作为试炼场和毕业考场,只有通过四岛,才能毕业离开。”

      妇女一边带着七霄前往登记点,一边为他讲解亚帕西学院的校规校纪及注意事项,这让七霄有种自己是普通人的错觉。

      “对了,亚帕西学院属于封闭式管理,所以,除非院长允许,你们都不得踏出学院一步。”

      七霄回想着到达学院不得不经过的森林和城镇,暗自苦笑。那些地方,应该没人想再去踏足。

      “到了。”

      跟着妇女走过几条荒僻的道路,七霄终于看到属于他的登记点,一片空地。

      “哦?我们的另一位主角来啦~”

      哦,空地上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持剑站立的,俨然就是光辉。

      妇女一把推开突然迎上来的男人,男人站立不稳,正要摔个屁股墩,右手往身后一压,一道模糊的物体支撑着他重新站起。俗话说得好,万物皆有形,七霄却发现自己无法看清那道模糊的物体到底是何物。

      “嗯?很奇怪吧很奇怪吧?看不清我的基础是不是?那是你修行不够,是不是很伤自尊?是不是是不是?要不要我告诉你,我修行的是什么?想知道吗?好奇吗?我告……”

      七霄嘴角微抽,他竭力忍受着面前的男人唾沫横飞,但怀里的黑鸦忍受不了这般吵闹,伸出手划破男人的脸蛋,顷刻间,世界恢复安静。

      “啊!!!!”

      安静过后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妇女翻个白眼,施术堵住男人的嘴。

      “虽然这人很烦,但还不至于毁他容吧?”

      妇女眼睛看着七霄的胸口处,方才黑鸦出手迅速,七霄才没来得及发现并制止,没想到妇女如此敏锐。

      七霄也不再隐藏,将黑鸦从怀里掏出。黑鸦落地现身。

      “万年级药草。倒是和院长同级,只可惜是植物,令力没有令兽强悍,但也够震慑千年级下的令兽了。”

      黑鸦皱眉,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一眼看出他真身等级的人,但却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威压,这个学院着实不简单。

      “你的登记入学就是和光辉来一场对决,所以,这株药草不能带着,可否明白?”

      七霄点头,黑鸦咬咬牙,也没说什么,跟着妇女和男人走到空地边缘,七霄深吸一口气,靠近光辉。

      待七霄走近,光辉才抬眼看他,那双宝蓝色眼睛闪着冷光,与那日刺向他脖颈的身影重叠,却带着比那日更为冷酷无情的气息。

      “亚齐大陆,皇都二皇子,田清光。”

      对决前的告名。

      七霄一直觉得这种告名很幼稚,难以启齿,现在却觉得,这就是在向对手宣告,是这个人,这个名字将你打败。

      “亚齐大陆,皇都七镇七村村民,七霄。”

      七霄当然不会在感受到杀意后无动于衷,只不过告名带来的效果,似乎不太对。

      “村民?呵,”田清光轻蔑地看着七霄,“你?”

      这个冷嘲,就很败好感。七霄心底一冷,对田清光前几日的好感降到谷底。

      “你的实力就只有嘴上功夫吗?”

      七霄双手合掌张开结界,结界呈黑紫色,在七霄面前凝聚成一股股雾气。

      “哼!”

      田清光也不甘落后,细剑朝地一挥,身体前倾,脚下如踩着云雾一般冲向结界,七霄将结界朝前推,将里头蓄势待发的魔物推出。

      田清光挥剑砍下距离最近的魔物,随后食指和中指并拢,默念令术,将发光的两指抹过剑身,剑身发出耀眼白光,将魔物连同结界稀释,化作一团黑水。

      “你的令术就像你人一样恶心。”

      七霄勾唇,“是吗?还有更恶心的。”

      化作黑水的魔物并没有消失,而是聚集于田清光脚下,分成几股试图围住田清光,田清光皱眉,脚下一踩,直往半空去,黑水追着他,却因为距离过高,不得已放弃。

      “想法不错,利用田清光光剑属性克暗黑属性加之以元素令术扶持,魔物看似是被稀释,实则被水元素重新塑形。只可惜实力不够,加之田清光灵敏,这一招可惜了。”

      实力不够?黑鸦看着微笑说出这句话的妇女,心里多少有些不平,七霄可是能使用多种基础修行,并在十二岁到达修师者的人啊!要知道,单种基础的人要到达修师者都异常艰难,更何况多种?!

      在黑鸦愤愤不平的时间里,七霄重新施展令术,这次他在手上画出一只眼睛,眼睛从空中出现,直勾勾地盯着田清光,田清光收起细剑,抓住衣领扯开自己的衣服,随着衣服破碎,一双雪白的大翅膀从他后背张开。

      田清光挥舞着翅膀躲开眼睛的攻击,对他来说,身上的翅膀明显比所谓的浮空术更易控制。

      “哦?这就是第十代光辉从混沌那抢来的羽翼?真是漂亮!混沌的神器不愧为天下第一。”

      黑鸦在感到荣幸的同时不免有些感伤,一代混沌留下给后代的神器有十件之多,只可惜如今只剩下热气,其余皆被各代光辉分割。

      黑鸦看着挥舞翅膀飞翔的田清光,不由得想起第十代混沌,当初那个人也是这样挥舞着翅膀,躲避着攻击,然后在……

      “噗!”

      黑鸦的回忆没能持续太久,田清光终究没能躲过密密麻麻的攻击,被击中第一次绝对会有连锁反应的第二次,田清光被动接受五次攻击后,翅膀将他包裹,形成坚硬的防护罩。

      “看来,他还不能熟练掌握神器。”

      没错。黑鸦点头,田清光目前只懂使用羽翼飞翔和保护,却不知,混沌的武器从不止这些,神器之所以为神器,必然另有其攻击状态。

      被动接受殴打可不是田清光能忍受的局面,很显然,他努力的目标,也不曾停下磨练自我的脚步。

      田清光丢开翅膀的保护,手心相对唤出细剑,他也该认真了。

      田清光身上笼罩着一层金黄色的光芒,眼睛射出的攻击打在他身上毫无作用,田清光飞至眼睛前,举起细剑刺下,七霄当然不会如他所愿,一个转换空间的令术施展,眼睛便转移至田清光身后,田清光急忙向下飞,躲过近距离的攻击。

      “田清光施展的令术是依靠吸取天地精气,加以风元素基础在周身所形成的一层保护膜。这种令术因为需要自然基础修行的原因,修炼有一定难度。”

      自然基础修行,亚齐大陆最难修行的基础修行排行榜第二名。自然基础修行的难度不在于修行者必须掌握对元素基础,植物基础等十几种基础修行的知识,而在于学会控制。控制修行者自身所掌握的有关自然界的基础,使每一样基础在施展时,都能带动自然基础,这需要不断尝试,不断训练。成功者寥寥无几。

      这类基础不会随自身实力增强而强,它需要不断训练融合,实力提升一次就训练控制一次。

      当然了,如果你是单样自然基础修行,或者自身修行基础与自然无关(例如七衣的武基础。),那么,自然基础也不过是普通的基础,随着主人的实力决定强弱。

      田清光再一次躲过攻击,快速飞到眼睛身后,一剑刺下,眼睛破碎掉落出几百只小骷髅,围住田清光。小骷髅脚下踩着紫黑色的漩涡,让田清光意识到危机。

      “啧!真是麻烦!”

      田清光厌倦了七霄的诡计,他每一次的布局都在引领田清光将自己带入危险,每一次都以为做掉就完事,可谁想做掉之后是更棘手的威胁。

      田清光挥剑横扫周围的小骷髅,小骷髅消失后,它们脚下的紫黑色漩涡立即凝成一团,强大的吸力想要将田清光吸入,田清光剑指漩涡划一个十字,剑尖抵在十字中央。

      “走!”

      十字带着漩涡往七霄方向而去,七霄闪瞬躲开,田清光也闪瞬出现在七霄身后,细剑抵住他的脖颈,七霄首先感觉到的不是脖子的冰凉,而是某人裸露肌肤的温暖,七霄反手一捏田清光腰侧,田清光的细剑微颤,七霄抓住机会溜出。

      “你……”

      田清光还没来得及恼羞成怒,就被溜走的七霄抓住右手手腕。

      “咔嚓!”

      骨折了?!

      田清光错愕,面前的七霄是笑着的,犹如无情的魔鬼,不!田清光咬牙,他就是魔鬼!

      疼痛在一瞬间侵蚀他,手中的细剑早已不知掉落何方,田清光紧咬着牙,利用完好的左手和翅膀的力量挣脱七霄,他从不会说痛,有这时间,他更在乎如何打败面前的魔鬼。

      七霄当然不会轻易放过田清光,田清光显然知道这一点,在挣脱开七霄的后一秒,田清光施展令术结成一道气墙,七霄试图破开气墙,却发现气墙会反弹他的攻击,七霄和田清光的体力随着时间和令术的施展也所剩无几,他们必须尽快分出胜负。

      “噗嗤!”

      在七霄分神的功夫里,一道道羽箭从气墙内窜出,七霄抬头,只见田清光身后的羽翼脱离,羽毛化作利箭,自发地朝着七霄袭去,羽翼似有意识,无论七霄如何躲闪,都能完美追踪。

      七霄擦掉嘴角的血,口腔里的血腥味着实不好受。气墙的维持需要消耗令术,羽翼的攻击虽然难躲,但这是战场,只要它的主人失败,那么它的存在也就毫无意义。

      七霄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漩涡,十字依旧依附于上,两两相斥,令其更加危险可怖,田清光注意到七霄的变化,聪明的他自然知道七霄的想法,按距离所说,他绝对抢不赢七霄,那么……

      田清光收回翅膀,在七霄顺利到达漩涡之际抱住七霄落入漩涡之中,七霄没想到田清光会如此鲁莽,又因为体力不支无法挣脱,两人一齐落入漩涡中。

      “……”

      在场的人不敢言语,他们在等待最后的结果。

      不过几秒钟,漩涡炸裂,七霄和田清光同时被炸出,七霄抱着田清光,右手的赤蛇紧咬着那双羽翼。

      两声“咔嚓!”,清脆响亮。

      纵然如此田清光也依旧不认输,掉落于他手中的一只羽毛被他拼尽全力插入七霄手臂,火辣辣的疼痛,令七霄差点抱不住坏事干完就晕厥的小美人儿。

      胜负揭晓!

      七霄在安全抵达地面的同时也昏了过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