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nel黑白拼色毛呢外套 ...

  •   11月初,上海这座城市的秋格外的凉爽,秋风拂过街道两旁的每一棵梧桐树,枯叶扬扬洒洒地落下来,像蝴蝶一样在空中飞舞。

      最近,莫奈的著名代表作之一《日出·印象》的真迹展览也坐落于这座城市,假期时来观赏的人连绵不断。

      许知妤特地费尽心思跟自己的老师请了假,才能如愿在本该努力学习的星期四独自一人来看展。

      当真正站在这幅画前时,她才体会到莫奈的那句名言:“我曾以为,留住光,就可以留住你。”

      被烫成微卷的栗色长发披散在肩头,那双有神的眼睛盯着画。馆内的灯光把她衬托地异常的美,仿佛为她镀了上一层耀眼的光芒。

      看着画,她的思绪却被那句话逐渐引导着飘向了远方。

      在这个特殊的年纪,她暗恋了一个如同光一般的人,那个人点亮了她无比灰暗的生命。

      但前不久,这场小心翼翼却又无比盛大的暗恋终究在现实中的种种因素下结束了。

      由她一个人开始,也由她一个人结束。

      因为工作日人少的缘故,许知妤才得以有充裕的时间静静地看了会画,从小到大莫奈的画对她地影响极为深刻,说不完莫奈对她的魅力以及心灵上的洗涤与解脱的方式。

      届时,一个身着Chanel黑白拼色毛呢外套的高大身影不经意间入了许知妤的余光中。

      她忍不住的回了头,尝试着寻找那身影的来源,可并没有找到。

      于是小声的说:“大概是幻觉吧,怎么可能在现实生活里与他相遇呢。”

      突然间的失望充斥了她的大脑,不经意在画前落了泪。她害怕自己的情绪突然瓦解崩溃,心生出快速离开场馆的想法。

      几张纸巾与一只青葱玉刚好出现在她正被水雾笼罩的眼前。

      正诧异着,一声清冷的男声出现在她耳边:“很喜欢这副画吗?”

      这声音像有着重力的吸引般,促使许知妤不自觉地想向这声音的主人靠近,即使她严格意义上并算不上一个声控。

      许知妤愣了下,回答道:“嗯,很喜欢。”

      “把纸巾拿着吧,别哭了。”

      许知妤缓缓的伸手拿走了在她眼前停留许久的纸巾,轻轻擦拭了下眼眶。

      刚准备道谢,耳边就传来了脚步声。她扭头看了一眼身边,发现那个递给她纸巾的人已经走了。

      许知妤低头看了看手表,时针已经快指向五点,临近闭馆时间了。于是拍了张照纪念她第一次看到莫奈画作的真迹,毕竟机会难得。

      拍完照便准备离开馆内,在离开之际她还是控制不住得想起那个与她同样喜欢莫奈的男人。

      打开手机,许知妤登上了微博想看看他有没有更新。

      “果然不出所料,又是一次空欢喜。”

      许知妤眼看那人没更新,就顺手发了条附有她拍的《日出·印象》照片微博,配文依旧是那人发微博时习惯用的emoji。

      随后,打开了微信给她最好的姐妹时小念发了条信息。

      芊芊玉指在手机键盘上敲出:我算发现了,我根本做不到不喜欢他。

      刚点下发送键,时小念就回了条:我就知道。

      紧接着是一条长篇大论:你压根就忘不了他,我是真想不明白啊,你好端端这么喜欢一个穿搭博主干啥呢。你喜欢他得有一年多了吧?好不容易有生之年能看到人家跟自己相恋八年的女朋友和平分手了。你倒好啊,不主动出击就算了吧你还往后退缩?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怪癖,人家有对象的时候你偷摸着喜欢他当个不逾矩的小粉丝,人家终于没对象了你说不想喜欢他?而且我是真不明白他哪好,除了有钱。但你自己又不穷,南城小白花是白叫的吗?最重要的是你还不知道他到底长啥样!连人家名字也不知道!就知道个姓!我真的是越发瞧不起你了,你真的就是眺望狗本狗。

      许知妤看到这一条信息,脑子差点大起来。本来还指望着时小念能给她点能让自己成功忘掉那个人的好建议。

      结果这一大通的询问让她自己也开始深思起来了,到底是为什么喜欢他呢。

      明明一开始还觉得自己只是像往常一样见色起意罢了,可能再过几天就会把他抛之脑后。

      可事实证明,并不是她所以为的那样。自己默默喜欢了他一个月又一个月,到昨天刚好满已经一年六个月。

      渐渐的许知妤也发现了,自己对他的喜欢已经变化成名副其实的爱了。他的神秘感在不断吸引自己在暗恋的情绪之中越陷越深。

      许知妤行走在人来人往的兴业太古汇,不知何时走到了一家星巴克。

      她迅速整理了自己混乱的大脑,推开门去前台点了杯自己最爱喝的冰摇芒果花草茶。

      即使是在10度的上海,她还是点了多冰的。她觉得自己现在很需要冷静冷静。

      在等候台默默等待的许知妤,听到店员喊了一声“言先生,你的冰美式好了。”

      这个姓氏她简直不能再熟悉了,因为那个她喜欢的人也姓言。

      言姓十分稀少。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遇到姓言的,忍不住回头想看看那位言先生。

      坐在窗口边的男人正慢条斯理地朝等待台走来。面貌十分英俊,拥有着一双桃花眼就罢了,鼻梁还纤巧、挺立,唇薄但却有型,刚好符合小说里霸道总裁的设定。每一声脚步还都奇迹般的透露着优雅。

      许知妤这才惊奇的发现,这件Chanel黑白拼色外套是跟她喜欢的博主同款的,而且在美术馆的时候出现在她余光中的男人也是穿的这件衣服。

      在男人走到她身旁之前,她就已经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免得被发现。

      旁边的男人轻声说了句“谢谢。”

      许知妤觉得这声音很好听,而且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但是又不敢抬头看,只能假装自己在玩手机。

      她心里这会正诧异着,为什么那个男人的声音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以至于,身旁的男人离开时她都没发现,还在装模作样的玩着手机。

      要不是店员的一声 “许小姐,你的冰摇芒果花草茶好了。”许知妤还照样在走神的玩着手机。

      许知妤收起手机,笑着对店员说了声“谢谢呀。”

      这才发现,身旁的男人早已不见踪影。

      猛吸了一大口,这才想起那声音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许知妤心里瞬间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声音,不是跟在美术馆给自己递纸巾的人声音一模一样。而且自己还没来得及道谢呢。

      她环视了一圈,才发现那个男人还坐在窗前的位置玩着手机。

      沉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瞬间烟消云散,许知妤定了定神,缓缓地走向那个位置。

      几十米的距离,她的心紧张的就像在跑一个半程马拉松一样。

      许知妤站在椅子旁边,酝酿了一小会才开口问道:“那个,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听到这句话,言裴徐徐的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到站在他对面椅子旁边的小姑娘,栗色的长卷发,穿着跟自己单排扣Chanel外套像情侣款的另一件双排扣款。

      突然想起,这是下午在莫奈《日出·印象》那副画前落泪的小女孩,当时能留意到她哭也是因为这件外套。

      许知妤故作乖巧地看着对面的男人正观望着自己。也不知道对方还是否能记得她。

      “可以。”

      眼看着对方点了点头说了句可以,大概率是记得她的。

      不过因为对方目光一直盯着自己,许知妤坐下时身体十分的僵硬,腰板挺的异常笔直。

      言裴看到这小姑娘如此拘谨,怕不是因为自己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太久了,给她产生了压力。就把目光移回到手机上。

      本来连开口道谢都变得有些许困难的许知妤,直到看到对方目光又重新回到了手机上。

      她才开口道“谢谢你,也谢谢你的纸巾。”

      “不用谢。”

      听到这句话,许知妤也没之前那么拘谨了。立马从自己的包里拿出airpods,点开了音乐软件放了首自己最爱的Take Me With You。

      不知道为何,她的第六感总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喜欢了一年多的那个穿搭博主。

      为了解除自己的疑虑,许知妤又开始跟时小念聊起了天。

      妤:小念,我遇到了个男人,我觉得他特别像言哥。

      时小念:你别做梦了姐,你的言哥怎么可能出现在你面前啊。

      许知妤看到时小念的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妤:他真的很像,你别不相信我。

      妤:要不我偷偷拍给你看看吧。

      虽然许知妤明知偷拍是一个很不好的行为,但是此刻的她想双标一次。

      斟酌在三还是打开了微信自带的摄影,偷偷摸摸地拍了一段视频发给时小念。

      时小念:???

      时小念:你的第六感应该是正确的。

      时小念:连手看起来都一模一样。

      看到时小念也认同了自己的想法,许知妤便把目前为止发生的所有事都原封不动的复述了时小念。

      时小念:如果这个人真是言哥,你必须给我王者出击!

      许知妤看到这句话,差点就在大庭广众之下笑出声了。

      妤:不了吧,粉丝与偶像才是最好的距离。

      其实,怎么会有人不想跟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在一起。可哪怕还是一个爱做梦的小女孩,也不能不面对真正的现实。

      时小念:你就接着装吧,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能不知道吗。

      看到时小念的这句话,许知妤小心翼翼地抬头望向对面的男人,才发现对方起身好像是准备要走。

      慌乱间,不由自主地说了句:“你去哪里。”

      一开口许知妤就已经开始后悔了,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整张脸变得通红,所幸她平时说话的音量不大,这才没让她陷入更加尴尬的境地。

      悦耳的声音伴随着女孩因慌张而加速的呼吸声入了耳,言裴显然有点不知所措。

      回头看向声音的主人,发现女孩那巴掌大的白嫩小脸泛出了不正常的红。

      察觉到不对的言裴,急忙拉住女孩的手带她往店外走。

      还来不及反应的许知妤,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被喜欢的人牵着,跟随他的脚步走出了星巴克。

      到了店外,带着些许寒意的晚风吹散了许知妤的思绪。

      她一脸茫然的盯着被拉着的手,又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男人,脸更加红了,犹豫再三还是选择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那柔软的小手突然抽离手中,言裴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做的事失了风度。

      “抱歉。”

      看着面前那个气度不凡的男人向自己道歉,许知妤赶忙摆了摆手,嘴角上扬,笑着说:“不用不用,是我刚刚没控制好自己言行,给你造成了困扰,该道歉的人是我。”

      言裴看到女孩脸上的红又加重了点,低声问道:“你是不是发烧了?”

      许知妤疑惑了下,呆萌地摇了摇头说:“没有啊。”

      言裴又盯着女孩的脸看了会,巴掌大小的脸,五官精致小巧,不施粉黛皮肤也很细腻白嫩,可那抹才刚从到现在一直没消退的红晕出现在这张脸上,有点突兀。总觉着这女孩肯定有点发烧,不然脸怎么会这么红。于是又问道“可是你的脸很红,你确定你没有发烧吗?”

      听到这句话,许知妤可谓是彻彻底底的傻眼了。感觉这一辈子的脸都在今天丢完了,先是被他看到自己哭,又是因为害羞脸红被他觉得是发烧。咳了咳,清了下嗓子尴尬说道:“真没有,可能星巴克里的温度太高了吧。”

      话音刚落,面前的男人还是一副不怎么相信的表情。许知妤赶紧转移话题:“所以现在你准备去哪里呀?”

      “准备去吃晚餐,需要一起吗?”言裴早已看出来此刻的女孩想要转移话题,于是如了她的意。

      “不了吧,不了吧。我等会还有事我先走了哈。再见!”许知妤快速地跟男人道了别,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

      “好。”听到女孩的拒绝与道别,看到那慌慌张张逃离的样子仿佛跟自己是她仇人一样落荒而逃。言裴不禁轻笑出声。

      刚走了还没几步,许知妤总觉得有点亏。心想着,回头看看那男人还在不在原地,如果还在,就问问他的名字,免得自己又白高兴一场。

      一不做二不休,许知妤生怕错过。赶紧回头一看,发现那男人还在原地,开心的同时还不忘矜持,准备慢悠悠的走过去。结果定睛一看,男人面前停了一辆出租车。没办法只能快点跑了过去,边看边观察男人是否上车了。结果在她已经快到的时候,男人打开后车门进去了。看到这一幕,许知妤使出浑身解数加速奔跑。终于在车发动前跑到了,用力敲了下后门窗户。

      听到敲击声,言裴转头就看到车窗前的女孩正面红耳赤大喘气着。直接出声:“司机,劳烦你等我一会。”接着降下了车窗。还未等自己开口询问。

      那头,看到车窗降下来的许知妤便赶紧平复了下呼吸问:“冒昧问一下,方便告诉我你的姓名吗?”

      “言裴,你呢。”言裴利落的回答了。

      “我叫许知妤,许诺的许,知晓的知,女予妤。”

      “许知妤,很好听。还有别的事情吗?

      即使许知妤从小到大被很多人夸过名字好听,但都没有言裴的夸奖让她真正的感到开心。笑容愈发灿烂了起来“没有了,再见!”

      言裴看向眼前笑脸吟吟的许知妤,也扬起嘴角说“好,再见。”许知妤用力的挥手与言裴道别,直到那一辆出租车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中消失不见。

      言裴,言裴,yp,yp。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 文笔确实蛮糟糕哈哈哈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