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桅子双脚踩在一条曾经充满未来的路上,手轻触墙壁;抚摸一块块古老又充满岁月的石头,眼神中不□□露出淡淡忧伤,所有过往美好的片段不断浮现在脑海里。她希望时间就此停留在眼前这一刻不再流逝。可惜,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设想,内心的痛苦折磨她抑制不住眼眶打转的泪水往下掉,慢慢开始感到绝望。
      这时,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正有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在目睹她的这一切。青年幽居幽的张开嘴,一个熟悉再也不能让她熟悉的声音,将她在沉浸中惊醒。
      “你在干嘛!”
      桅子惊吓的回眸,颤抖的嘴唇吐出清晰一句话:“上官云青,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上官云青没有回答,只是慢慢往前挪动步伐,身藏利刃握在身后;眼睛里却透出一股阴森射人心迫的光芒,道:“故事有开始,自然也有它的结束。而这,即是我们开始的地方,也是最好的归宿。”
      桅子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的他不是刻意来找自己,而是来索命的。衰求道:“放过我吧!我们在一起是永远没有未来的,现在没有,将来也不可能;万恶之灵已经侵蚀了你的全身,腐蚀了你的灵魂。现在的你,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还有什么未来可言。”
      受到刺激上官云青眼睛慢慢变了颜色,语言上的刺激让他快失去了理智,慢慢亮出藏在身后的利刃,锋利的刀尖在夕阳下透着冷冷的寒光,对准了桅子的胸膛。
      怒吓道:“未来离我太遥远,有现在就够了。你不属于我,也将不会属于别人;死也做一对亡命鸳鸯,这样就能永远一起。”
      眼看近在只咫的刀尖g逼近,桅子身体紧贴墙壁不再移动脚步!释放心中压抑的闷气:“嘶呼.....” 长舒一口气后,内心平静下来,道:“你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吗!”
      上官云青:“这个世界上,自私的人太多太多,不差我这一个!”
      桅子:“既然这样,我也别无选择;我的命运不能被你主宰,要操控在自己手中。”
      上官云青没想到桅子会这么刚强的一面,尽敢与自己直言相对。难道以前的软弱都是装出来的,长久以来怎么就没有发现。
      上官云青:“你没有选择,给不了全部;那就留下具完整的尸体一起过奈何桥,也好让这条充满残存记忆的青石街成为永恒爱情的传说。”
      话音未落,上官云青紧握刀柄,一把带着愤怒寒光的利刃狠狠向桅子胸膛奔去。此时桅子容不得带半点迟疑,稍有犹豫就有可能成为他的刀下亡魂;不及时躲闪恐怕真要走在黄泉路上。眼看刀尖快要进入体内,已容不得给自己多余时间考虑,身躯立刻做出调整,以闪电般的动作迅速将其避开。
      紧接着,耳边马上传来‘叮’的一声脆响,利刃与墙壁猛烈碰撞;硬生生在上面挑起一抹粉尘,桅子明白:他已起了杀心。
      惊骇之余,没等桅子再度反应逃脱;上官云青抓住难得的机会,再次将屠刀对准了她脖颈挥舞。这一次的动作要比上一次来得更快捷、更狠辣,呲着牙不留一点悬念刺向要害,可谓是刀刀夺命,声声扣弦。
      桅子强忍着后无可退的道路,贴着墙壁移动身体,使出全身的力气;当刀口快落下的那一刻,快速伸出双手扣住上官云青的手腕。
      瞳孔中看着上官云青的样子,桅子再也流不出一滴带有悲伤的眼泪,剩下的只有对他极度的憎恨。开口道:“现在的你,已经到了丧心病狂、无药可救;恶魔(毒品)在你身上蔓延发展成了六亲不认。”
      “为了你,为了爱情我失去了所有,这些都是拜你所赐。”上官云青听不进任何话,狰狞着脸对桅子喊道。
      桅子有半点放松警惕,双手死死撑住上官云青带刀的手,毫无退缩反驳:“是它夺走了你的一切,不是我!”
      上官云青:“它带给我的是一种你无法体会得到的人生,你对它的偏见,就是对我的成见;侮辱它,就是辱没了我。”
      桅子哑然一阵失笑:“没想到世上还有像你这么可悲的人,拿它当成自己的挚友,用生命赌明天的快乐;看来天要你灭亡,必先要让你疯狂。”
      药物所产生的幻觉慢慢在上官云青脑子里酝酿,大脑皮层的抗奋使他快失去了暂时的理智。出言喊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欲灭我我灭天,就算死也要带着你踏进地狱之门。”
      说完,力量中透着狠劲,腕中青筋直冒;桅子吃力顶住压力,不敢相信这就是和自己相处多年在一起的上官云青最真实的面孔,会用尽这样的手段拉着自己陪葬。
      桅子迅速做出反应:“现在由不得你!”
      上官云青此时的眼神变得更加凶残,射人心迫的目光泛起丝丝血红,另一只手搭向带刀手的臂腕逐渐加力;桅子意识到,现在自己就是命悬一线是时候开始反击,借力用力侧过身体一个反手,刀尖随着手腕的力量巧妙地调转方向对准上官云青小腹,没有一点停顿。刀,就这样在桅子手的推动下,冒着逼人寒气的刀尖钻进了上官云青的身体。
      “呲……”
      一道犹如扎破汽车轮胎声音随之响起,闪着熠熠寒光的尖刀就这样在一瞬间完成了刺与被刺者的转变。静,这一刻全世界似乎都随着这道声停留;仿佛听到鲜红的血液受不住体内心泵的高压,似乎找到了喧泄的出口;顺着刀刃缓缓游流出体内,滴落在地面的“哒、哒”声,透射过它的阳光显得那么鲜,那么艳丽。
      “呃……”
      经受不住这种强烈的刺痛感,上官云青从喉咙里发出了一道连自己都无法预料的闷哼声,对桅子的举动让自己使料未及。不曾想到,本来要桅子陪葬,现在却成了独行;看着桅子的眼神变得呆滞,没有一丝色彩;原本死神般的目光刹时失去原有的凶狠,面对桅子一脸清秀的面庞早已黯然失色。
      慢慢低下头,幽幽的青石板也早已殷红,体内的力量在慢慢消失,上官云青半梦半醒轻微道:“难道是天意如此!”
      “不……这不是天意!是巧合,像当初我们在这里的偶然相遇、相识、相知。”桅子脸上不带一点色彩的轻言回答上官云青的话。
      “看来我是要命绝于红尘之手,你难道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桅子:“你我的爱情就像是流星转即逝,艳丽过后留下的只有漆黑的夜。你难道就这么快忘了,是谁要发誓让我留下一具完整的尸体地起走过奈何桥,又是谁将我要置之死地,可你忘了少一碗孟婆汤。当你手握屠刀,慢慢向我脖颈压来的时候,可曾念及有过的过往,有过一丝的情感!”
      我乞求、我绝望,你可曾怜悯动容过?那怕你被毒品所毁,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可至少还有一点理性存在。”笑了笑:“我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桅子说着说着也开始控制不住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想想这一切就像在昨天;而今天就是手刃相残的一场难以割舍的离别。
      上官云青:“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没有任何准备。”
      桅子:“因为,佛主没有给你考虑的时间。”
      上官云青感觉到桅子的手慢慢松开握着插入自己腹部的刀,心中涌起了波澜,不知道是后悔,还是心里还存有一份信念,眼看血液浸入石缝,染红路面。
      上官云青:“事事难料,我原以为自己是一只豺狼,你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却没有想到你是一只豺狼背后的猎人,是我低估了你,轻视了自己。”
      桅子语气变得不再深沉:“我不是你背后的猎人,更不是你的羔羊。今天落到这个地步是你咎由自取,怨恨不了别人。我不想看见你今天为了所谓的快乐,挥霍自己有限的生命,完全享受在恶魔的控制里,这一刀就算是我们做个了结。从今天起,我们不再相识。”
      上官云青不说话,握着插入体内的刀慢慢蹲下,做出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本能;‘扑嗵……’跪倒在地。可桅子的话却还声声不绝于耳激荡在耳膜里。
      上官云青:“桅子,请不要离开我,我对你还有希望!”
      桅子面无表情:“可我对你,已经绝望了!”
      看着上官云青,此时觉得他又可悲、又可恨;可悲的是他现在这种乞求的状态,可恨的是不顾曾经的情感对自己亮起了屠刀。自己这么多年算活明白了,当刀插入上官云青身体时,自己的心也随着一同而死,不再有倦恋。
      睁着可怜的眼神,上官云青及力想挽留:“回来吧!我是一时糊涂,今后无论遇到任何事情全都听你的。桅子……我相信你不会这么绝情抛弃我。”
      桅子:“忘了吧!不是我绝情,是我的最后一点信任让你抛弃了。承诺,我已经不在需要,那样显得太廉价。我们一切开始归零,没有从前更没有曾经。”
      上官云青跪着的膝盖,支撑快要倒下的身体,看着桅子渐行渐远的手变得慢慢陌生。鲜红的血液流淌在她纤细的指尖,也染红了上官云青的衣服。
      “扑嗵……”
      左手握着腹部的利刃,身体一软,上官云青就这样倒在了青石板上,没有挣扎。身体微抬,吃力的伸出右臂,手指做出简易的肢体语言,想要抓住桅子离去的手。
      眼神略过,桅子毫无表情地将头扭开,不再想多看他一眼;内心痛苦挣扎,无法找到一剂良药来抚平面前这个男人所给自己带来的伤害。手渐渐向摸口袋从里面掏出一个用紫檀木雕刻制作而成的精美盒子,东西看上去比较陈旧,表面布满了层光滑的包桨;四周云纹交错,正面板刻着两条栩栩如生的盘龙相互缠绕,各自的利爪下分别摁压着一个狰狞带血的骷髅头,看上去有些让人望而生畏。
      当初刚从上官云青手里接过它,也被这样的礼盒感到震惊;为什么会送一件这么奇怪,自己又不喜欢的礼物,那怕送一束花也行,也同样能表达心意。这件自己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甚至还有些厌恶。
      上官云青明白桅子心里所想,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会送他这个。而只是风轻云淡的告诉自己:这件东西比生命重要,一定要好好保存,千万不要遗失。
      慢慢,上官云青的话说动了桅子拒绝的心里,才得以勉强收下。至此后,一直放在抽屉里再也没动过,更从未打开里面所装的是何物。
      桅子冷冷看着半躺在青石板上的上官云青:“今天,情已清、缘已灭;你我各自都是天涯,叶子的离开不是风的追求,也不是树的挽留。它的留下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现将它原本属于你的物件,现原物奉还。”
      就这样,盒子脱离桅子的手心,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掉在石板上,一路翻滚打着转的停在上官云青身边;受到外力的挤压,盒子不堪重负随地打开,一块与火柴盒般大小的一枚玉片立马展现在两人眼前;看上去整块玉质清澈如泓、光泽如鲜、体质温润如水,看不出有一点瑕疵。就算是放到现在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再仔细一看,细腻的玉体上被雕刻出密密麻麻的几何形图案,像图腾又像似文字。
      上官云青看也没看地上东西,手慢慢垂下,整个身体侧卧在地;桅子没有愤怒、没有表情、更没有一丝的只言片语,只是将所有想要表达的话都写在背影里离开;留下的只有上官云青和一柄已经插入他腹部的利刃及一只被打开的盒子。
      侧躺的上官云青,就这带着迷糊的眼睛目送渐行渐远的桅子。此时,他还想将手抬向空中,想要在最后一刻抓住即要失去而又舍不得放下的她。
      从这一刻起,自己明白了什么才是珍贵,什么才叫覆水难收;面对已经无法触碰再也拉不到那双纤细又充满温柔的双手,缓缓闭上眼睛。

  •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广大的读者多多支持,多提意见或建议,尽量为大家打造一部好的作品呈现给大家。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