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做梦 ...

  •   过了十二点守岁结束了。不知道为什么老吴老妈都没有问她出去都干什么了?吴月也没有主动说。
      吴月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就是睡不着。
      拿起手机给马甜发信息,也没人回。

      周空也如同马甜一样。听着零点钟声敲响。坐在飘窗上看着街景。看着这个自己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的地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还如往年一样他对着那个手机发了一条新年祝福短信。
      从小就不喜欢热闹,不愿意和别人交流,因为那样很麻烦。每次过年都是堂姐在营造气氛,他不排斥但决定不会迎合。
      每次吃过年夜饭他就回房学习休息。
      今天不知怎么,他拿起手机看着吴月的微信。不经过大脑的给她发了红包。
      虽然他从小到大没见过吴月几面但是经常从父亲的嘴里听到吴月。知道这个姑娘的心里除了追星、吃和钱就没有别的事情了。
      他不知道吴月会不会回他,他也好奇吴月会怎么回他。
      当他看到她的回复的时候。嘴角连自己都不察觉的上扬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约她出来。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答应他出来。

      当他看到吴月向他走来的时候,他突然感觉也许自己有心了。

      看着吴月对他笑着叫着他周空哥哥,手里还拿着冰激凌。
      他轻轻拂过她脸上的碎发。
      吴月对他说“周空哥哥你以后要开朗一点,活泼一点,你太闷了。多出来走走,世界很大,我们的时间很短,谁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看到世界呀。”
      他握着吴月的手,看着她轻声说走吧回家,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这样转身回家的时候,周空感觉到自己的房门被打开了。
      “赶紧起床都快吃午饭了,还不起。”周妈的声音让他回到现实,原来是梦。

      他突然有点生气,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听着老妈和堂姐在厨房做饭的声音,还有电视机里动画片的声音。周空有些迷茫了

      吴月依然如旧在老妈的唠叨中起床洗漱,准备着明天去外婆家的东西。
      “要不问一下你姨,看她都带些什么区你姥姥家”
      “问别人干嘛,你想带啥就带什么呗”吴月摊在沙发上看春晚回放。
      “那就把你李叔给的菜籽油给你姥姥,还有家里的一盒螃蟹,再拿点牛肉。你觉得的呢?孩他爹”
      “问我干啥?”

      “老妈你真虚伪,老吴不乐意你就不拿了”
      “他敢不乐意个试试”

      “明天你起早点,还要去接你姨和你哥呢”
      “晚点去也行”
      “到时候你姥姥念叨我就说你不起”
      “得。我肯定能起的来”

      “记得明天去你姥姥那里,你姥姥说了你哥不愿意说的时候,你机灵点。”
      “保证圆满完成任务”吴月像样的敬了军礼

      吴月和老妈老吴胡扯八扯的时候。
      周空这个时候一家人围在桌旁,大伯一家五口加上周空一家三口。
      堂姐家的儿子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喜欢周空。
      “舅舅,我想吃这个。”小男孩用萌萌哒的语气说这话
      周空也很喜欢自己这个外甥,可是他不太喜欢表达,甚至是不太喜欢亲近。
      周空夹了一筷子放在外甥面前的小碗里。
      家人已经习惯了。

      吃过饭,外甥继续黏着周空。
      “舅舅陪我玩”手里拿着飞机模型,拉着他的衣角。
      他点头同意,坐在外甥旁边。
      外甥围着他举着飞机跑圈。
      周空看着外甥,不自觉的想着那个小丫头小时候长什么样子。那时候没怎么注意,现在想还真想不起来了。

      外甥黏他不无道理。堂姐因为前堂姐夫孕期出轨,生完孩子就离了婚。孩子百日的那天,正好也是他亲爸再婚的一天。(渣男很会选日子)
      孩子从小没见过爸爸,身边能扮演父亲角色的只有周空。
      面对这个外甥可以说周空是十分有耐心的出来冷淡点。

      小家伙也挺会长,长得十分像妈妈,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白白净净的,还会卖萌。在幼儿园很受老师和小朋友的喜爱。

      “这个还挺喜欢小孩的”堂姐在厨房远远看着周空对周妈说
      “亲舅舅喜欢外甥。我感觉他是不喜欢小孩的”
      “外甥都这么喜欢了,那要是自己的小孩肯定会宠上天”
      “孩子妈都没有,那里来的孩子”
      “可别让周空听见了”堂姐十分紧张的往周空那里瞅了一眼,大喘一口气。
      “放心,这里他听不见”
      “万一呢?万一听见了。像上次一样,摔门走了怎么办?”

      周叔和周大伯父在房间下棋。不知道怎么?年轻的时候男人都不喜欢下棋觉得那是老头干的事情,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老了会去游山玩水也不会坐在家中下棋。可是现实太可怕,仿佛一到那个年纪所有的大爷一夜之间都学会了下棋。还玩的不亦乐乎。

      “小空还是不肯找?”
      大伯说出来的同时两人都看向门口,害怕周空听到。
      周叔摇摇头。
      “要怪就怪咱们家孩子命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人老了,还是孩子长大了。父母开始不再散养孩子,一天三通电话问你衣食住行,到处寻觅合适的良缘。可是孩子小的时候他们都不是这样的。他们会说我上班很忙,你自己看着办吧。你自己的人生要自己去规划。
      也许父母承认自己已经不年轻的方式是,开始管孩子。

      周家兄弟互相看着对方,不知道是在想自己的孩子,还是在思考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周空看着外甥突然开口“想出去玩吗?”
      “好”小男孩开心的蹦蹦跳跳的
      “去穿衣服”
      “你要带他去那里呀?”
      “就带他出去转转,在家太闷了”
      姐姐疑惑的看着自家弟弟

      周空拉着小外甥的手走在大街上。要不是因为外出周空很少拉着外甥的手。
      大街上人来人往。要不是大街上卖对联挂红灯笼还在提醒着人们这是春节,估计人们都不知道什么是春节了。
      现在年味越来越淡,商家的生意却越来越好。
      原先腊月二十六就收摊回家过年,现在大年三十都不打烊。
      周空来到昨晚和吴月和奶茶的地方,给外甥点了一杯红豆奶茶。
      看着外甥喝着奶茶的样子,他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周修,好喝吗?”
      小宝贝边喝边点头“舅舅给修修的都好喝”
      周空摸了摸小修修的头
      “走吧。舅舅带你四处走走”

      有时候老天爷就是很喜欢和你开玩笑。
      周空牵着周修走在学校外的这条街上。
      “舅舅当初就是在这里上的初中,每天一天两次走这条路回家上学”
      “舅舅一个人回家一个人上学吗?”
      “是,舅舅一直都是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回家的”
      “为什么呀?为什么没人和舅舅一起”
      周空微顿道“舅舅习惯了”

      就在这时“嗨周空”
      不远处走来一家三口,周空看到他们就觉得恶心。
      本不想理他们直接走掉。
      “我们认识吗?我可不认识什么孕期出轨的男人,还有插足自己朋友婚姻的女人。”说完抱着周修离开。只剩下那尴尬的一家三口。

      真可笑自己的姐姐和他还是青梅竹马,她还是自己姐姐十年的好友。想想就令人作呕。还风轻云淡的打招呼。原先周空定回装作没听见,扭头走掉。今天就是想提醒一下他们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舅舅你刚才很不礼貌”小家伙搂着周空的脖子说着
      “周修,舅舅告诉你面对那种人,礼貌修养都不能用在他们身上。”
      虽然交孩子这些成人世界的黑暗面不好,可是今天的周空就是想说。
      “为什么?”
      “你要记住无论以后你能不能成才都要成人。你可以是教授也可以是自由职业者无论你做什么职业,你都要懂得礼义廉耻,从一而终。如果你选择爱就一直爱下去,如果不爱就别伤害。我们老周家不能做要人戳脊梁骨的事情。”
      “我不懂”
      “终有一天你会懂得”
      “嗯”
      “回家”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