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如果这次阿尔弗雷德只是简单来收拾的话,他们不会有更多交集了。然而这次不同,阿尔弗雷德扫墓当天告诉了阿比盖尔,这次他们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他要去办一些手续,如果阿比盖尔急着回去的话可以先走。知道这一消息的阿比盖尔怀疑是不是上帝知道了她的愿望,她罕见地表示自己愿意留下来等他。

      转天阿尔弗雷德外出时,她自己骑着租来的自行车,从山下的小镇出发,沿着荒野小路一路往罗森洛克德庄园去。这是个典型的山村小镇,周边被树林和原野覆盖,眼下正值盛夏,风景秀美,而大宅就藏在树林之外的原野里,伫立在山坡之上。这原野和山坡都是罗森洛克德家族的土地。

      到了大宅门口,阿比盖尔把车一甩就匆匆踩着石砖进去,直奔向大宅。

      大门吱呀一声在她面前再一次打开,这次威廉早就等候在大厅,还为她准备好了沙发和小桌子,甚至贴心地放好了茶水和小点心,深红色的茶水和点心被装在上好的白瓷餐具中,配上精巧的装饰和华丽的桌布,阿比盖尔有种错觉她似乎是在参加贵族的下午茶。然而这些都只有阿比盖尔的那一份份,杯子只为她准备,点心也只有一人份。阿比盖尔咽了咽口水,不是很有胆量尝试那杯闻起来芳香四溢的红茶。

      “欢迎回来,我可爱的孩子。”

      威廉和那日一样的热情,阿比盖尔不安地左看右看,仿佛她幼年时摸进阿尔弗雷德的书房偷书看时那样鬼鬼祟祟。

      “不用担心,小玛丽有你亨利叔叔拖着,她暂时不会来。”威廉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我们还有一会可以聊聊,你想知道什么?”

      阿比盖尔这才发现自己只是凭着一腔冲动回来,但是她回来要做什么?讨论家族的过往经历、爱恨情仇?还是问问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玛丽姑姑她……是不是不喜欢我?”

      “她一向这样。”威廉邀请阿比盖尔在自己身边坐下,“我们家的人多少都有点古怪,但是别怀疑,在我们当中,她是最爱你的那一个。”

      阿比盖尔皱眉,对威廉的说法表示怀疑。

      “她的做法只是比较直接而已,毕竟没什么会比对一个人开枪更容易赶她走的了。”威廉说,“别在意,即使是我,也不想让你在这里多待,阿尔弗雷德应该也是这个想法。”

      “既然他想让我远离这里,为什么又要带我回来?”

      威廉的手指托上了下巴:“他一向是个心软的孩子,没准他对这里还有感情,只不过他的想法和我们一样,认为你不该回来。”

      阿比盖尔再一次打量着面前的威廉,面具罩住了他的整个面容,而他身上的与其说是长袍,不如说是类似裹尸布一样的布料,那下方更是仿佛空无一物,布料几乎是直直地垂下来,然后在沙发上堆叠了一下又垂到地上。好像他是只有一个头颅,下面挂着黑袍四处飘动。

      她开了个玩笑:“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为什么不能回来。”

      这次却换成了威廉歪着脑袋疑惑地打量她:“那是你根本不了解这个家族的过往,如果你知道,你就会明白我们每个人足够死上十遍不止。”

      “包括我爸爸?”

      “不,不包括他和你。”威廉双手交叠,抵在下巴处,枯瘦的手臂几乎是用一层苍白的皮裹着骨头,阿比盖尔没看出来他的手究竟是从哪伸出来的,“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是唯二的幸存者,阿尔弗雷德舍弃了罗森洛克德的身份,而你,你虽有我们的血脉,却诞生在家族灭亡之后,从根本上就不属于这里。”

      “那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去看看卷宗,我可爱的孩子。”威廉维持着这个姿势,微微歪着脑袋,看上去疑惑又无辜,阿比盖尔几乎能从那黑洞洞的面具眼眶中看见他夹着笑意却又阴冷的目光,“现代的刑侦手段超乎我的想象,如果可以,他们能够连我们家族的悲伤过往一同挖掘出来。”

      阿比盖尔攥紧了衣角:“那些我已经看过几百遍了。”

      “那么,答案如何?”

      “凶器,指纹,死者,只有这些。”阿比盖尔斩钉截铁地说。

      “这么说你不相信他们的结论?”威廉的声音放平,仿佛野兽压低了身子,“看来你的确是我们的后裔,罗森洛克德的血液在你身上奔流不息。”

      “但是我们不会告诉你真相,因为那连我们自己都说不清。”

      威廉的长袍突然打开,阿比盖尔只看见面前的的桌子上摆出一排面具:野猪、毒蛇、白兔……还有那天在玛丽脸上看见的猫头鹰。这些面具曾经一同和大宅内的部分物品出现在卷宗内的照片里,她确定这些面具此刻应该还在档案库里收着,威廉怎么会有这些?

      “你去把它们偷回来了?”

      “不要用理智的思维观察这个宅子。”威廉的声音平静五波,听上去貌似没有被冒犯,“如果你的记忆够好,你那个时候就该认出小玛丽手里的枪是杀死她的那把。”

      阿比盖尔噤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威廉。

      “我是罗森洛克德家族的换面人。”威廉接着说,“我管理着所有人的面具,只要有人加入家族,就会获得一个独一无二的面具。”

      “那这些面具有什么用?”阿比盖尔仔细端详着面具,它们大多做工精良,布满了精致的花纹和珠宝,形象栩栩如生,单纯看上去应该是珍贵的艺术品。

      “家族内身份的象征,归属于家族的证明,也是命运的预言。”威廉将野猪的面具递过来,“那一晚发生了很多事情,就算是我也只能告诉你一部分,但是你可以自己去寻找答案,用你的能力。”

      “你可以试着读一下里面的记忆。”威廉淡然坐着,“不过眼见不一定为实。”

      阿比盖尔突然警惕起来:“我从没和你说过那些。”关于她的通灵能力,她能够读取物件上残留记忆的能力,理应只有阿尔弗雷德一人知道才对。

      威廉的声音里带上了嘲弄的笑意:“我们都知道你有,这是你流着罗森洛克德家族血液的另一个隐秘的证明。”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