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日的喵喵叫! ...

  •   (6)
      韩信一手一个花生秧,抓住根茎,充满肌肉手臂一股,双手猛然用力,深埋在土里的花生瞬间被拔出。
      
      旁边的诸葛亮见状,双眸猛缩。
      
      守约口中的话还没来得及说,韩信就将花生拔出。
      
      不但深埋在地里的花生被拔出,还有很多的附赠的泥也被韩信□□了。
      
      泥土被这股大力拔出,在空中飞,砸到了眼前人身上。
      
      韩信拿着花生秧的手微微颤抖。
      
      哦豁。
      
      他完了。
      
      李白白色的T恤被韩信带起来的泥弄得脏兮兮的,头发上也是乱七八糟的泥,脸上沾了不少泥土,面无表情,漂亮的眼睛平静无波的看着韩信。
      
      你马的。
      
      今天之内就要鲨了你,狗韩信。
      
      韩信背脊升起了一股彻骨的凉气,他从李白那双平淡的眼神里面,看到了巨大的杀气。
      
      他没了。
      
      他活不过明天了,嘤。
      
      【……信哥这个铁憨憨,我隔着屏幕都看到了白哥的杀气】
      
      【有一说一,白哥那眼神好恐怖啊草】
      
      【对啊,白哥不笑就那样看着你,真的巨尼玛吓人】
      
      【呵呵,这点小事都给人脸色看】
      
      【就这?国民男友就这?】
      
      李白收回眼神,把头发上的泥甩掉,对着韩信抹脖子:“今晚峡谷,你分没了。”
      
      “我错了白白。”韩信悲伤难过痛苦万分。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白哥要拿信哥号下分,白哥知道信哥号密码???】
      
      【李白真的……又不是故意的,粉转路人了】
      
      【前面节奏带师?白哥下个分很凶?还是王者上分很难?】
      
      *
      
      韩信难过得像个二百斤的二哈。
      
      他就该好好的当个鹌鹑。
      
      白白离他越来越远了。
      
      韩信高高的红马尾,在这一瞬间仿佛耷拉下来了,失去了它的光泽。
      
      他悲伤地把手里的花生一颗一颗摘下来,放到麻袋里。
      
      李白还爱我吗?
      
      不爱
      
      爱
      
      不爱
      
      爱
      
      不爱……花生苗上面没了花生。
      
      放屁,白白最爱我!
      
      韩信愤怒地把剩下的根叶扔到地上,又去拔了一株花生苗,继续摘花生,继续数,直到李白爱他,他才满意地收手。
      
      因为越到正午太阳越大,他们必须快速的在地里拔完,把花生秧带回去慢慢摘花生,不然在地里摘花生又热又多虫咬。
      
      五个人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拔花生大赛,最后一名今天洗一天的碗。
      
      粉丝就看着五个男人,在这个蚊虫纷扰的田地里起起伏伏。
      
      诸葛亮不愧是最有经验的男人,一马当先,迅速地拔完自己那部分。
      
      随之而后的是赵云。
      
      李白因为一开始就满身是泥,干脆破罐破摔,毫无顾忌地拔花生,速度极快。
      
      守约因为自己的体质,尾巴和耳朵这两个毛茸茸的地方散热艰难,但又不能吐舌头散热,所以要时不时避热,速度很慢。
      
      而韩信被李白杀气腾腾的眼神加了debuff,动作不敢用力,附近有人的时候效率极慢,成为了今日的洗碗工。
      
      信信好惨,不仅没有得到白白的芳心,还被白白凶,甚至还要洗碗。
      
      今天的信信依然惹白白嫌弃。
      
      *
      
      中午预支了积分换了食物,守约一顿丰盛美味的午餐让疲惫了一早上的大家是非常享受。
      
      “下午守约就在家里摘花生,我们四个继续出去拔。”赵云的提议没有人有意见。
      
      守约本身就是队内最小的,又是队内的伙食依靠,总不能让人又干活又做饭。
      
      *
      
      午休时间,韩信看见李白走到厕所附近,躲过镜头,拉着李白一起躲进厕所。
      
      “你干呜……”李白还没质问韩信想干嘛就被他给堵住嘴了。
      
      韩信一手扣着李白的后脑,一手搂着李白腰,强势地亲了下去,他迫不及待地吻向对方的柔软粉嫩的唇。
      
      李白常年叼着他那不知名的草,嘴里总是有那股清新的青草味。
      
      李白挣扎了下,可他整个人被韩信紧紧地扣住,难以挣脱。
      
      韩信引诱着他,炽-)热,湿-)滑的舌在他的口中侵城掠池,身边都是韩信的气息围绕,李白感觉四面八方都像是被韩信包围了一般,他无力的反抗,却也渐渐地跟随韩信的节奏而去,任由他摆布。(脖子以上的!!!)
      
      许久,韩信才分开彼此,他看着李白以往白皙帅气的脸被他亲得面红耳赤的可爱模样,他耳边都是李白那令信兴奋的喘-)息声。(脖子以上!!!)
      
      好喜欢李白。
      
      韩信横看竖看李白,都是那么的可爱,令人喜欢。
      
      李白恼怒地推他,“你干嘛,大白天拉我进来,等会被拍到你就凉凉。”
      
      韩信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李白,“我怕我活不过明天,我要临死亲亲我最爱的白白。”
      
      李白又被韩信这种傻瓜式表白给击中了,他耳朵更红了,“谁要鲨你了。你把泥甩我身上,我给你王者下分很过分吗?”
      
      这个家伙也就只有对付他的时候情商暴涨了。
      
      偏偏他还吃这一套。
      
      韩信眼睛亮得发光,答非所问:“白白我想do)(爱!”
      
      他是真的想!做梦都想!
      
      尤其是演了床戏之后。
      
      李白要炸了,脸羞红的不行,“大白天你做什么梦?而且不要张口闭口就是这种事情!”
      
      韩信像是抱孩子那样把他抱起来,亲吻他的纤弱修长的脖颈,蹭着哼哼唧唧的撒娇:“白白我想做。”
      
      “不可能。别说你还不是男朋友,而且现在还在录节目,你在发什么情?”李白把他的狗头从自己脖子上推开。
      
      “我在发想日白白的情。白白太可爱了,我要把你日得喵喵叫!”韩信越想越兴奋,抱住李白就是猛亲。
      
      “我看你是精力过剩,你下午多拔点花生,你脑子就清醒了。”李白过了那种被亲得脸红的羞涩之后理智不少。
      
      韩信才不管李白说什么东西,反正李白现在在他怀里,他想亲就亲!
      
      “等节目录完,我就日得你喵喵叫!”韩信高兴地说。
      
      呵呵,做梦。
      
      李白冷笑。
      
      不仅没有机会日)他,连床都别想爬。
      
      韩信猛吸一口李白,感觉自己的人生实在太美妙了。
      
      如果李白能够早点让他当男朋友就更好了。
      
      虽然当不当男朋友他都有在占李白便宜,但是不当男朋友就不能□□。
      
      不能do-爱那怎么能行!
      
      韩信抱着李白亲亲蹭蹭老半天才放开他。
      
      李白躲着镜头走了,过了一阵韩信也溜走了。
      
      他们直播间的粉丝嗷嗷叫了半天都没看见正主,各种阴谋论四飞。
      
      李白出来前特意注意了自己身上没有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拿手机看到直播间粉丝在问的时候回答:“刚刚和韩信在厕所门口打架,报仇雪恨去了。”
      
      【真的吗?我不信。】
      
      【打♂架?哪种打架?妖精打架?】
      
      【前面ghs过分了啊!】
      
      【啥也别说,XBSZD!】
      
      李白早在演《痴心》的时候就对这些CP粉了如指掌了。
      
      他还看了不少信白超话贴子。
      
      自己是各种弱各种受,韩信各种酷各种攻,李白看得是一言难尽。
      
      可笑。
      
      就那个嘤嘤怪,还能压他李白?
      
      李白嗤笑一声,转身投入隔壁白信超话的怀抱里。
      
      对嘛,这个才对,他李白国民男友,又帅又坏。
      
      就算跟那个傻憨憨在一起,也只会是白信白信白信!
      
      他李白,不可能被,日的喵喵叫!
      
      这是之前身为二十多年直男的尊严!
      
      *
      
      韩信这几天的大概是看的网上说他酷哥人设崩塌,变成憨怂人设,干脆破罐破摔,十分躁动,老是偷偷摸摸的对李白动手动脚。
      
      偏偏这家伙嘴上还一口一个兄弟。
      
      面上一本正经的。
      
      李白想起来之前这个家伙就是这样占他便宜的!
      
      嘴上叫着兄弟,背地里嘴都亲上了!
      
      有本事叫我兄弟,有本事别搂我腰!
      
      李白又不能当着镜头的面把韩信推开,这个家伙还十分狡猾!
      
      小动作不断,但都十分隐蔽,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兄弟的勾肩搭背。
      
      十分令人发指!
      
      背个萝卜可以抱,走个路可以搂。
      
      简直无孔不入。
      
      连粉丝都在嚷嚷,信哥为什么老是黏着白哥。
      
      虽然已经是深秋,但韩信老黏着李白,跟得了肌肤饥渴症一样。
      
      这天,干完农活李白热得不行,韩信还凑上来,这个时候就会被李白无情一把推开。
      
      “太热了,你黏答答的,别过来。”
      
      韩信心里十分委屈,乖乖递水给李白。
      
      【这样的剧情都重复两天了!信哥你清醒一点!】
      
      【两个人怎么老是待在一起,这是在炒CP吗?】
      
      【呵呵,炒这对。炒云亮不香?】
      
      【炒你的头香不香?废话真的多,喜欢云亮右转隔壁直播间,在我白哥直播间里说个屁】
      
      【信哥一脸高冷的黏人我好爱啊啊啊啊啊!酷哥看看我吧,白白不要你我要你啊啊啊!】
      
      李白最烦的就是韩信看上去人模人样的,暗地里手却在揩油。
      
      好在韩信也有点B数,没有过火,不然李白真的是要敲爆他的狗头。
      
      *
      
      他们的快乐农田生活已经到了尾声,七天七夜的小镇生活正式结束。
      
      无限团五人中赵云和韩信因为没有涂防晒,赵云黑了一个色号,韩信足足黑了两个。
      
      好在赵云人设是健气阳光男生,黑了点倒也没什么。
      
      而韩信是舞蹈担当,又是肌肉酷帅型男,更是不在意黑不黑的。
      
      不过韩信能黑那么多,还是凭借自己的得天独厚的作死能力。
      
      之前直播没开始的时候,李白让他涂防晒,他十分欠揍地说:“猛1都是不需要涂防晒的!只有弱0才要白白嫩嫩!猛1就是要黑!”
      
      此话一出不仅惹到李白,还把一直待在房间最不爱晒太阳的,白到苍白的诸葛亮给得罪到了。
      
      诸葛亮智商极高加上李白情商极高的两个人联手就跟开了挂一样。
      
      韩信后面三天都被李白和诸葛亮的各种小游戏安排的明明白白。
      
      他每天都在干农活,和去干农活的路上。
      
      别说碰李白,累的连牵手都机会都没有。
      
      什么叫祸从口出,这就是典型。
      
      为什么信信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他对这片农田爱的深沉。
      
      韩信毫不意外的成为了队内最黑。
      
      离开这个小镇的时候,韩信松了口气。
      
      粉丝天天追着他问,他运气怎么那么差,老是输游戏去干农活。
      
      韩信悲惨得想拉一曲二泉映月。
      
      谁能知道惨案的发生是因为那几句无心的话呢。
      
      *
      
      后面综艺的直播热度也非常可观,三个月的节目录制结束之后,节目组就飞快的将第一期制作完毕,立刻接上。
      
      综艺收视不错,第一期因为韩信的房间问题还带着李白上了热搜。
      
      《痴心》剧组闻风而动,趁着热度,立刻将两人一起的剧照放上去。
      
      一时间两个人是风头大盛,《七天七夜》里两个人的CP效果,让他们的CP粉盛极一时,更是对《痴心》这部耽改剧也是期待满满。
      
      尽管大红的同时也有黑子在跳脚,但总体来说,他们两个人的事业是在蒸蒸日上的。
      
      *
      
      已经是新年。
      
      无限团要参加一个卫视的跨年晚会,今年他们谁也没能回家过年。
      
      跨年晚会是直播形式的,除夕夜开始一直播到大年初一的凌晨,和观众一起完成跨年。
      
      李白几人坐在休息室,看着屏幕上的直播,临近他们上台,赵云再三检查了,万无一失。
      
      五人相互击掌鼓励,气场全开的上台。
      
      现在的无限团在男团里是top1,人气极高,一上场就是不少女生的尖叫声。
      
      五个人站着舞台上光芒万丈,舞蹈帅气,歌曲燃炸,令人移不开眼,他们本就属于舞台,在舞台上他们就是王。
      
      除了现场的尖叫声,网上直播的评论也在嗷嗷叫。
      
      【呜呜呜好帅好帅好帅!看了他们几个月的综艺都快忘了他们也是实力男团了】
      
      【信哥在七天七夜憨憨的,现在一看现场,他还是那个酷帅男神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白白不要脱衣服啊啊啊啊啊啊!!!】
      
      【前面一位妈妈粉声嘶力竭。本女友粉强烈要求,白哥脱!!快!!我要看腹肌!!!】
      
      【啊啊啊,一首歌怎么那么短!!】
      
      无限团的舞台排在热搜第十,实时上升着。
      
      *
      
      临近零点,晚会还没结束,韩信带着李白提早离开了现场。
      
      他们开车到了一处僻静的海边。
      
      韩信紧张的不行,他装作若无其事地牵着李白。
      
      海的斜对面就是城市,繁华的城市灯光明亮,光芒映在夜晚的海面上,像是点点星辰浮在海面,璀璨夺目。
      
      韩信紧张地瞧了眼时间,还有几分钟就要零点了。
      
      李白眯着眼睛,享受夜晚的阵阵微风,韩信侧目,望着他失了神。
      
      “怎么?大晚上带我来看海?”李白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笑着调侃。
      
      李白的笑容就好像一把冒着爱心泡泡的箭,倏地一下击中了自己的心脏。
      
      韩信脸上微热,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
      
      李白耐心地等待韩信的下文,但他犹犹豫豫的半天也说不出要干什么。
      
      李白也不逼他,只是安静的欣赏夜景。
      
      韩信有些懊悔自己怎么平时都能说出口的话,现在却没了勇气说。
      
      两人安静了好一会,韩信紧了紧手,鼓起勇气:“白白,我……我喜……”
      
      “嘘。”李白打断了他的话,眼里笑意满满:“看,新年烟花。”
      
      或者是李白眼里的光芒太过璀璨,韩信忍不住跟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新年的钟声敲响了。
      
      海上放起了烟花,一朵朵绚烂美丽的烟花在那片漆黑的画布上自由的展现自己的美。
      
      “新年快乐。”
      
      韩信听到他说。
      
      还没来得及说话,他的唇被人吻上,他怔怔地看着对方。
      
      那是一双流光溢彩的漂亮眼睛,他就那样看着自己,烟花在他眼中绽放,自己却能在他的眼里看到自己。
      
      他的那双眼睛好像在说,烟花再美,只能看到你。
      
      韩信搂住了李白,两个人在这如画一般的美景下相吻。
      
      等待终能开花结果。
      
      尤其是细心呵护过的花,绽放时惊艳无比。
      
      韩信订购的告白烟花在夜空中炸开,一串串爱心围着他们。
      
      韩信深情地注视着李白,“白白,我想……”
      
      李白伸手捂住他的嘴,“我劝你别在这种时候找打。”
      
      他并不是很愿意在这种甜蜜的氛围下面听到韩信发情的声音。
      
      韩信委屈的嘤了一下,“那你是我男朋友了吗?”
      
      李白挑眉看他:“你说呢?”
      
      “那你是我老婆了!”信信得寸进尺。
      
      李白捏住他的脸,“想的挺美啊?还老婆?”
      
      “呜呜我……错了……”韩信被捏得面目狰狞龇牙咧嘴。
      
      李白噗哧一下笑出来,“烟花放完了,走吧。”
      
      韩信揉了揉自己的脸,跟上李白。
      
      “白白,那我今晚可以爬床吗?”
      
      “你猜?”
      
      “我觉得可以直接做!”
      
      “呵。”
      
      “我硬了!”
      
      “我也硬了。”
      
      “真的?!”信信惊喜!
      
      “拳头硬了。”李白冷漠。
      
      ……
      
      李白像是一块被放置在油锅上的肉,被翻来覆去地煎烤
      
      油温极高,热得他身体由内到外的都是炙热的躁动感。
      
      终于在厨师韩师傅的反复煎炸之后,一次气势汹汹的大火烹饪后,韩师傅满意地为这块香味四散的肉挤上白色的酱汁入味。
      
      *
      
      而第一次完美做菜的韩信满面春风地把浴缸的水放好,抱着浑身黏-腻的李白进去。
      
      韩信忍不住炫耀道:“白白,你老攻厉不厉害?有没有想要喵喵叫?”
      
      李白有气无力地说:“喵你个头,再哔哔我就打你。”
      
      韩信叹口气,自家白白就是口是心非,但是作为一个大猛1,一个老攻,要包容体恤自己伴侣的傲娇性格。
      
      当然体恤归体恤,该有的福利还是不能少的。
      
      洗个澡,韩信亲亲摸摸小动作不断,李白没有力气,只能忍住暴打他的心情。
      
      韩信帮白白洗白白,抱着自己的大宝贝回到床上,两个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韩信就被李白拿枕头打了一顿。
      
      昨晚耍的剑,今天是要还的。
      
      大早上就被打的信信不敢哔哔,乖乖的去叫早餐。
      
      李白浑身酸痛乏力,他咬了咬牙,恨不得再把韩信打一顿。
      
      *
      
      

  •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去我康康我的专栏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