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拉蒙 ...

  •   先不说别的,身为同一部落首领的女儿,原身的长相就不可能和穿越之前的庄芯芯一样,黑发黑瞳的华夏人外貌混在这群人中间会很违和。
      
      既来之,则安之。庄芯芯在心里默默念道。
      
      跪伏的陌生男女从冰冷的地面爬起来,以庄芯芯为中心,环绕成一圈,神情浮夸的载歌载舞起来,祭司立于床侧,不断拿枝节粗硬的草轻轻鞭打庄芯芯的手肘内侧和脚腕。
      
      疼倒是不疼,但很痒。
      
      祭司身后的仆人,从带来的包袱里找出一个陶罐,放在祭司的脚边,随后,祭司在之前清洗帕子的木盆中洗净双手,掏出一把装在陶罐里的赤红色泥巴,一点一点尽数抹在庄芯芯的额头。
      
      他一边涂抹,一边用奇异的腔调吟唱着驱除邪恶的词句。
      
      红色的泥巴,抹在那些被魔鬼觊觎的人的额头上,便能达到警示的效果,赶走钻进大脑的魔鬼。
      
      庄芯芯感到有点好笑。
      
      这是封建迷信吧。
      
      可眼下正处于这场驱邪仪式中的主角是她自己。
      
      但问题是,她为什么会被绑在一张小床上,由着这群人乱来。
      
      【我能知道“我”为什么会绑着吗?】
      【不能。】
      
      庄芯芯感受到系统那边的冷漠,默默嘲笑一声自己的傻气。
      
      她就像一条砧板上的鱼,随意的被祭祀摆弄。
      
      在行动受到控制的这段时间,庄芯芯在脑内构思了很多现在无法做的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困得忍不住打起哈切。
      
      “快!起效了,女神保佑——魔鬼已经被驱逐!”浓眉大眼的祭司,拥有一副看起来就很正直的长相。
      
      他身后的男男女女因此感动的大呼小叫,话里话外都是在讲“查布拉部落的神迹”“神女的临幸保佑着我族”。
      
      庄芯芯一愣。
      
      早知打个哈切就有这般功效,她就主动一点做点什么浮夸的动作,配合祭司的表演,表达出那种魔鬼已经不屑于待在她身体里的意思。
      
      不过,人民满嘴神女、神迹的地方,生产力水平应该比较低下吧。
      
      想到这里,庄芯芯眼前一黑,她要是穿越到蛮荒部落,衣食住行该怎么办啊。
      
      幸好多出来一个系统。
      
      但其他人都在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只有庄芯芯一个人能享受到系统带来的福利,很有可能会引起一些意料之外的麻烦。
      
      她想要被松绑,看看穿越过来的这个世界到底发展的怎么样的心思越发的强烈。
      
      祭司抹在庄芯芯皮肤上面的红色泥巴原本是湿润的,现在已经慢慢的干掉,祭司用手指将泥巴扣下来,丢回陶罐。
      
      这套行云流水的动作,看得庄芯芯心里有些不适应。
      
      啊,该不会这红色泥巴也是神泥吧。
      
      看样子还要循环利用好多年呢。
      
      【诶,我可以做一些改善这里的好事吗,达到促进生产力发展,培养人才,发展查布拉部落的生态环境之类的效果。】
      
      无人可以商量,又深深为自己以后的生存环境由衷感到担忧,庄芯芯开始在脑海里幻想着她该如何大兴土木,发展经济,使部落繁荣壮大,成就一番伟业……然后,她也能吃好一点,喝好一点,而不仅仅是依靠系统在平台上和其他宿主做交易。
      
      【宿主想要做的事,不在系统的权责范围内。】
      
      想想就很快乐啊。
      
      庄芯芯的唇角上扬,反正她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份的地位比较高,想做点什么事,至少比那些平平无名的人要强吧。
      
      “心大人,你要是执意要投往冥河,亲身去见死亡与复仇的女神艾莎多罗纳,会让所有爱着你的人失望的。”
      
      这话问的十分隐晦,但庄芯芯灵机一动。
      
      她大概猜到之前的原主是做了什么事情。
      
      主动投往冥河以及亲身去见死亡与复仇的女神,是不是原主曾经想要自杀,并且成功了?所以,她才会有机会成为替换原主的灵魂,占据这具身体的人。
      
      虽说从科学原理上解释不清楚这种现象,但好歹逻辑自洽了。
      
      “不,我已经明白那是错误的事。”庄芯芯小心的回答道。
      
      身材高大的祭司点了点头,对最开始站在庄芯芯旁边为她擦身子的女人挥挥手,女人立刻心领会神的带着两个女奴,走到床侧,轻手轻脚的为庄芯芯松绑。
      
      终于结束了。
      
      庄芯芯从床上坐起来,她赤脚踩在地上,四处打量着。发现这些人都没有穿鞋,而她自己,似乎也没有鞋子可以穿。
      
      地面是光洁的木板,不算太脏。
      
      她身上穿的衣服,是一件近乎裹住全身的长裙,只是半个肩膀和后背都露出来。看这条裙子,至少说明这个时代的纺织技术发展趋于成熟,在衣服上设计纹饰和染色都没有问题。
      
      祭司沉默的看着庄芯芯。
      
      那些跪在地上的陌生男女,停下祷告后,依然没有起身。
      
      “祭司大人请回去吧。”庄芯芯笑了笑。
      
      祭司缓缓地点了两下头,目光深沉盯着她,释放出一个僵硬的笑意,同他一起前来的两个人,在祭司转身离去之前,绕到他的身后,像来时那样低垂着头默然无声的跟在祭司后面。
      
      庄芯芯注视着这一切。
      
      她没有特意去喊跪在地上的人起来,那些人便一直跪着。
      
      庄芯芯有些不太舒服,看得出来,这还是一个等级分明的时代,她莫名的多出些焦躁的情绪,烦乱的转过身,背对着他们说道:“都去做自己的事,我不想看到你们。”
      
      夜晚无声无息的降临。
      
      女人点亮了油灯,火焰带来的微弱光芒,至少让黑夜的轮廓被照亮。
      
      “我是谁?”庄芯芯突然问道。
      
      女人刚从外面回来,她的脸上已经冒出浅浅的沟壑,是上了一定年纪的女人。
      
      她斟酌一番后,小心的告诉庄芯芯:“你是查布拉部落大首领的唯一的女儿,是女神眷顾的幸运儿,无论去往何方,都会受到神灵的保护。”
      
      有戏。
      
      庄芯芯打算凭借这种方式多套一些话出来。
      
      “可是我为什么会经历这些事……既然我身份尊贵。”她的话语中隐含悲戚,但是,是装的。
      
      女人摇摇头,用她温厚的嗓音,语重心长的说道:“心大人,你有属于自己的责任,女神宠爱你,而你要学着像女神一样,保护部落的子民。”
      
      “可是我要怎么做。”庄芯芯直勾勾的看着她。
      
      女人答复道:“首领已经替你做出了选择,心大人只需走完那条既定的命运之路。”
      
      庄芯芯咬住下嘴唇,内心狂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说来说去都不肯说明白。
      
      “如果我不愿意……”庄芯芯打算继续追问下去,女人却突然站直身体,深深的弯下腰。
      
      来不及回过头去看,是什么原因让女人曲着身子,以表谦卑和恭顺,一双大手已经放在庄芯芯的肩膀两侧。
      
      “心,祭司告诉我,寄居在你身体里的邪恶已经被赶走了。”
      
      声音好好听。
      
      身为声控的庄芯芯在未见其人已闻其声的情况下,不禁对声音的主人产生了好感,没办法,谁叫她对好听的声音毫无抵抗力。
      
      等她扭过头,瞪大眼睛看着对方的脸。
      
      原来那个亲密的把手搭在她肩膀上的男人,声音虽然温柔沉静,给人带来一股浅浅的凉水流经心田的美好体验,身材却略显粗犷,肌肉发达紧实,肩膀宽硕,长腿蜂腰。
      
      暖男的声音,猛男的身体。
      
      庄芯芯笑的很满意。
      
      不过,这人谁啊。
      
      “嗯嗯,魔鬼已经被祭司弄死了。”庄芯芯接着对方的话说。
      
      男人一愣,随即,神采奕奕的脸上绽放出一抹明亮的笑容,他手握成拳撞在庄芯芯的脑袋上,把她的头发揉成一团乱毛。好一会儿后,他收敛笑意,单手撑着下巴,坐在一旁,讲道:“我提醒过你,不要做违背父亲意愿的事,你这次真的把他惹怒了。”
      
      庄芯芯一听,内心警铃大作。
      
      “我不太明白。”她装傻充愣道。
      
      “身为部落首领唯一的名正言顺的女儿,嫁给比部落强大的国家继承人,是你的使命,仅凭一次又一次任性的哭闹,可没办法解决这件事。”男人提醒道,“你要是天真的以为只要假意寻死,就可以推卸责任,谁也不会原谅你的。包括我,心,你要记住这一点,一旦我们确定你不能顺利的嫁给赫尔特人的王子,你不会再是父亲的女儿,命运的女神将唾弃你。”
      
      “遭到驱逐,或者就地处死,你只能接受它们。”
      
      庄芯芯的心跳速度无限加快,直至到达临界点,她缓缓地深呼吸,对着男人说:“我知道的。”
      
      男人的眼睛专注凝望着她,碧绿色的瞳孔里流露着关怀她的温情,可是他说的话,却让庄芯芯的心一片寒凉。
      
      穿越之前,一心一意搞事业的庄芯芯,没想到魂穿到异世界,竟然要体会一把被逼嫁人的无奈。
      
      赫尔特人的王子……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他呢?”使出全身力气撒娇,庄芯芯的语气颤颤悠悠的追问道。
      
      “霍尔耶德夫会告诉你。”男人冷淡的讲。
      
      一个新名字。
      
      因为害怕暴露自己不是原主的事实,庄芯芯一直没敢问身边人的名字,她能从眼前这张脸上,感受到一丝来自于原主的温情与眷恋,但她却想不起他的名字。
      
      “哥哥……”小声的呢喃,包含着试探。
      
      男人听到了,挺直的后背有些僵硬的朝后倒下,他的头轻轻靠在庄芯芯的床榻一侧,握住她的手,念道:“心,愿女神保佑,你会拥有幸福和充满荣光的生活。”
      
      庄芯芯细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随后,他坐直身体,将庄芯芯搂入怀中,短暂的拥抱过后,庄芯芯听见他说:“不要再去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凡人的命只有一条,你的命比别人贵。”
      
      果然是原主的哥哥,兄妹俩的关系还挺亲密的啊。
      
      庄芯芯想起前世的自己是独生女,从来没有和人这么腻歪过,她抿着嘴唇,不由自主的身体颤抖几下。
      
      男人放开她后,叮嘱站在一旁,对刚刚发生的事充耳不闻的女人要照顾好公主。
      
      “公主?”等男人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内后,庄芯芯疑惑的问。
      
      女人解释道:“心大人要嫁给赫尔特人的下一代继承人,身份上自然不能差。即便是部落首领的女儿,也可以称之为公主。”
      
      称谓上的问题不重要,倒是原主他哥提起的那个名字……
      
      “霍尔耶德夫是谁?”庄芯芯两眼放空的躺在床上,心绪不停翻滚。
      
      女人惊讶的说:“那是你的长兄,最受部落子民爱戴的大王子,心大人,你怎么会忘记他的名字。”
      
      完了,庄芯芯捂住脸,破罐子破摔的问:“魔鬼带走了我的部分记忆,幸好祭司替我驱除了它。刚刚走的那位,我也是心里觉得很亲切,可又很陌生。”
      
      女人似乎接受了庄芯芯的说法,她回答道:“他是二王子拉蒙,在心大人的三个兄长之中,和你的关系是最好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