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36 意外来袭 ...

  •   36

      自初评级舞台,到第一场公演,再到第二场公演前的活动,郑艺嘉和谢佳蕴一直被荀池按在地上摩擦,简直是从业以来的三重打击!气死了!!!
      很快,年少有你的69名练习生们就迎来了期待已久的第二场公演舞台现场。
      由于三位天敌同在一个组,且目标都是为了赢,“+2”组合再无作妖操作,公演前两三天都安分守己的练习。看来在“再出道”的诱惑面前,再讨厌的人也是能妥协的。
      无疑,节目组里“强强联手”的荀池组再度夺了第一,但相比于其他组的欢呼,荀池这组显得十分冷清,连观众席里的粉丝们都能明显感觉到该组气氛的奇妙。身为PD和主持的周麒曜对粉圈规则和节目组对话题的操作十分了然,便三言两语将这组的诡异给囫囵了过去,还cue了荀池现场为组拉票。谢佳蕴和郑艺嘉会不会出幺蛾子他不清楚,但荀池绝对会以大局为重,不以公徇私的行为他十分了解……
      至于他为什么会了解,还得从被邹侨尉揪着狂刷女神荀池各个红毯采访的前几日说起。
      *
      最近邹侨尉的那档密室推理真人秀综艺《快放我出去》开机,录制场地定在了南河,且搭建的录影棚恰巧就在极星大厦附近。邹侨尉喜欢荀池喜欢得紧,但因为自己的综艺录制在即,角色剧本台词密度大,毫无演戏经验且语言不通的邹侨尉没法子快速记词,因而没办法按自己意愿去探班女(麒)神(曜),便只好在晚上综艺录制结束后回和周麒曜同样的下榻酒店休息时,溜进周麒曜房间,抓着哥哥跟自己一起刷女神的采访视频和影视视频混剪。
      由于选秀节目是封闭式录制,且录制密度强大,因而周麒曜都抽不出给邹侨尉探班的时间,于是老幺JOJO便在公演当天,趁着《快放我出去》节目道具组复原道具的空隙,带着周麒曜特地留给他的入场券,进了视野最好的观众席看女神近距离的舞台show。
      近距离追星的感觉,简直爽到嗨。但因为这次来观赛的行程是临时起意的,没跟节目组打招呼,连常酷都不知道,因此在被摄像老师拍到随荀池组在副歌部分疯狂挥应援棒的刹那,那个场景简直可以用“社死现场”来形容。
      周麒曜坐在导师席,看着席位上小电脑一闪而过的邹侨尉,憋笑到内伤,就连顾式微都认出了俨如老公粉的邹侨尉,导师们的憋笑能力一个赛一个高。最后这孩子喊荀池的slogan喊破了音,被原本冲着周麒曜来的团粉抓个正着,还在事后上了#邹侨尉追星荀池#的热搜,但这属于第二场公演舞台播出时的后话了。
      *
      第二场公演舞台,荀池依然位居人气榜第一,而身为“前著名女团成员”的郑艺嘉紧随其后,当然票数还是没有已呈“断层”之姿的荀池那般高——荀池的票数远比郑艺嘉高出一千三百多万。而票数榜公布的当天,正是完整初舞台(下)播放的当天,也是关于荀池初舞台呈现的当天。荀池凭借那支《求生》舞,圈了不少路人粉,微述粉丝也从起初纯影迷的六百五十万一夜之间涨了两百多万粉。
      卫冕三场舞台第一的荀池再次获得首选歌曲的机会,但这回,鸡贼的节目组将正片播出后经由粉丝投出的三首歌曲作为第三场公演舞台的表演曲目,间接剥夺了选手们自行选择曲目的权利,并将这个权利,转给粉丝们。秀粉们自然乐在其中,毕竟这档女团选秀节目除了选出适合出道的团体成员外,更多的是为了取悦秀粉。
      粉丝们不负众望的给荀池选了首大舞担的曲目,舞姿又飒又A,歌还难唱。此前学了8年国舞的荀池在上这个节目前,就十分清楚女团舞种,因此为了能让自己更快的适应且适合未来会接触到的女团舞,她在决定报名参赛的那一刻到第二场公演舞台结束前就使了狠劲改掉自己身上的那股与街舞相冲突的范。期间她也尝试过将流行舞和古典舞做融合,但前几场的舞台都只展示了她的国舞技能,还未能有一次舞台让她展示加工后的融合舞种,这次的舞台正是她展示的最好机会,不管结果怎样,她都一定要把这些天她潜心研究的编舞运用到曲目中。
      幸好,粉丝们给她挑的歌,也是她最爱的海外组合Ten Line的歌——《Shh!》,这首歌曾斩获国际潮流音乐的金奖。
      可正当荀池欣喜时,一个噩耗冲天而降——第三场公演的曲目只给一个beat,练习生们必须要将这首全英歌曲,重新填词,并改编原曲的舞蹈,不可与原demo给出的词曲舞完全一致。
      这一要求就如晴天霹雳般在荀池脑门上炸开,但很快,她就想到全新的一组合适这首歌的队员。
      很快,人均八人的小组就组好队了。
      这个组的配置,可谓高到吓人——有号称“大舞担人气Queen”的荀池、“空灵歌姬”涂安安、“年少有你唯一编外舞蹈老师”格姗、“出道位新晋候选人之一的全能ACE”顾尽、“说唱界女魔头”杨一唯、“高音掀翻天灵盖”的罗安晏、“原创鬼才”方娅恪以及“明明可以靠脸却偏靠才华的原创音乐人”兰郗。八人,一共两个搞词曲创作的,两个搞舞蹈的,两个主打vocal的,一个主攻rap和一个ACE。
      因为荀池排名第一,且又因粉丝选到了热度最高的一首歌,除此之外又将节目组里几个大魔王收入囊中,在场的练习生们又期待又嫉妒。
      此次公演的练习时长为一周,因为只有三首歌,且又启用两两对抗的PK模式,并由粉和丝选定的三首歌人气为首的三位练习生担任队长,因而对手组则有粉丝选定的三位练习生选择。
      荀池、郑艺嘉和来自日本的女团预备役ACE官本里美位居前三,因为赛制,郑艺嘉没办法再与荀池成为对手组,这也成了节目组内喜闻乐见的新话题。其实荀池并不想与郑艺嘉对敌,至少不会一直想与她对抗,毕竟两人擅长的领域并非同一个,就这么因为“个人恩怨”一直处于敌对状态也不好,难免会影响两人之后的声誉,并且,这么比来比去的结果如此显而易见,连她们俩本尊都腻了。
      或许是听到了些许风声,安歌在第一场公演播出前,特地要来了郑艺嘉经纪人的联系方式,以最温和的语气,说出最恨的威胁。在这场四两拨千斤的警告里,郑艺嘉方输得十分彻底,于是在节目组给排名前十的练习生奖励与外界联系的时候,郑艺嘉的经纪人就低声警告了自家艺人收心比赛,不准搞荀池。郑艺嘉原本还不太服气,但碍于经纪人的威胁和惧怕自己的未来发展会因此受限,便听从了经纪人的话。只不过,她是收心比赛了,却忘了提醒“与自己结盟给荀池下套”组合里的另一位小姐妹谢佳蕴。而谢佳蕴也却对荀池背后的一切毫不知情,甚至还萌生了更可怕的想法——
      一定要不顾一切的,除掉【荀池】这个障碍。
      十年练习生生涯的灰暗和沉寂让谢佳蕴的心态因嫉妒变得扭曲。在郑艺嘉委婉地谢绝谢佳蕴的“作战计划”后,她甚至也想过奖郑艺嘉拖下水。
      原本一起说好,要给威胁力最大的荀池下绊子的队友,却在危急关头悬崖勒马,反悔并否认此前的一切,郑艺嘉的做法让谢佳蕴气急败坏,也加速了她脑中邪恶念头的诞生。
      于是,在某个停电的深夜,一个突如其来的可怕想法,让谢佳蕴在只有她和荀池两人在场的小练习室里,狠狠地推了荀池一把,然后在“意外”发生后飞快地逃离现场。她已经到了看到荀池就嫉妒到发狂的地步,根本不顾这个练习室是否有摄影机在场,是否会突然来电或是突然来人。
      这间练习室原本是封锁的区域,信号差,面积小,也位于角落。但因为练习生人数过多,且一些练习生有喜欢独处的小癖好,因而节目组在与大厦负责人商议后,决定开放这个狭小的空间。又有一些因压力过大导致情绪低落的练习生来到这个小房间发泄,因而这个空间也被练习生们取名为“秘密基地”。
      但因为是深夜,大半练习生们都回寝室休息了。因拍戏习惯了熬大夜的荀池从不是什么天赋型选手,为了舞台能呈现得更完美,只能不停地压缩休息时间,以此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练习时间,不让自己成为团队的拖油瓶。
      但因为练习室不多,且都被别的组给占了,作为被粉丝票选出的《Shh!》守擂组成员,有些舞蹈招式是不能让对手组摸透的,因此荀池便在别组练习生忙于练习和队员们回寝休息“倒时差”时,独自一人放弃睡眠,前往小练习室给没来得及学舞蹈动作的两位原创队员顺前一天刚编好的动作,也借此巩固自己的肌肉记忆。
      正巧,谢佳蕴和郑艺嘉因计划的事争得不可开交,又因公演在即,压力大到睡不着,于是便在大练习室分道扬镳。
      这场停电来得突然,且持续时间也长,黑灯瞎火中,练习生们被滞留在练习室里,有小部分胆小的被吓得尖叫连连,另有一部分则在一旁聊起天,一部分根本不在意是否停电而继续投身于练习中。
      在一片黑暗中,荀池根本就不清楚来者何人,也不知道将自己推向凸起铁架角的是谁,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只感脊椎一阵剧痛,然后便头皮发麻的瘫倒在冰凉的地上,无法动弹。
      谢佳蕴的猛然一推,纯属偶然。停电前的刹那,她是透过半开的门看到了站在落地镜前顺动作的荀池,也萌生了动手的冲动,但她根本就没想到她就这么“轻轻”一推,荀池会这么刚好的撞向闲置在角落中残破且凸起的不锈钢铁架子,那是节目组还没来得及处理掉的废弃品。
      被锐利尖角刺中脊椎的荀池在此刻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而腰背部也因此次撞击旧伤复发。荀池费力让自己平直地躺在地上,她没办法做任何动作,想张口呼救,却因脊椎处传来疼痛到麻木的感觉,痛苦到两眼发昏,意识退散。她声带颤抖,胸腔因疼痛而发出不可控的哀鸣声盖住了她口齿间不太利索的词汇。
      她大脑一片空白,额间也因疼痛在这室内温度只有两三度的冬日,渗出了汗。

      时隔七年,她在这一刻再度感受到了绝望。

      听见撞击声和荀池痛苦闷哼的谢佳蕴惊慌失措地逃离了事发地,由于太过害怕,她忘了环顾四周确认是否存在目击证人。但她马上就否定了心中的疑惑,黑灯瞎火的,连路都看不清,怎么可能会看见推荀池的是她,再说了,她进门前也是确认过附近无人靠近的,所以,在她的认知里,根本不可能有人看见她。谢佳蕴在自我安慰中慢慢睡去,原本以为此举天衣无缝,却不料,这一切都被因停电折返的郑艺嘉看在眼里。

  • 作者有话要说:  等到大结局的时候,简介还会改。近期都在想一个更适合的简介,希望这篇上卷能顺利完结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