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乔儿再次感到了厌烦。闷着口罩走在并不熟悉的校园小路上,一遍遍听手机里的女声用蹩脚的普通话确定自己的位置。前段时间乔儿刚剪了短头发,现在已经有些长了,以前中分的小碎发现在变得厚重,一层层粘在汗津津的额头,发丝戳进厚厚镜片和眼睛之间的缝隙里。
      电话终于挂掉了,乔儿抬手拨拨头发,看着自己的左脚不知道第几次又迈回了校区示意图旁边——十米开外就是跨校区校车的停车点,她已经在这儿转十分钟了。
      其实是一件很日常的事情。一年前乔儿从山西的一个乡疙瘩考来了重庆的这所吊车尾本科,本着改变命运的想法激情把自己的户口转来了学校——好歹算是个重庆市区的户籍。结果人口普查需要户籍资料,联系保卫处的老师才知道自己的资料上半年跟着保管的老师上了山——去了另一个校区。唯一的办法只有自己上山拿。乔儿没多想,揣过一支笔就出了自习室。
      自习室的大门正对着校车停放点,乔儿刚踏出大门就看到一辆校车稳稳当当停在了自己面前。还是有点幸运的吧。她抬脚走去,发现校车后面排队的同学一个个都戴着口罩——疫情期间乘车必备。乔儿摸摸口袋,又返回自习室找同行的室友。下午刚来的时候,乔儿和室友选了自习室深处的位置,校车来回几趟,总归是有些噪音的。乔儿拐过自习室中间的书架,看见了室友的书包。室友的书包很大,是红色的,很鲜艳的红色。但是室友人长得却很小,所以乔儿平时总调侃室友像个乖乖的小学生。包里东西很多,有室友认真准备的六级真题,还有前段时间教育优惠室友刚买到手的高性能平板。乔儿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那块平板上。教育优惠折扣真的很大,但是乔儿没买到,不,是根本没下手去买。太贵了。室友摸遍了书包,也没找到新的口罩。隔着玻璃门,乔儿眼睁睁看着那辆校车开走,没再多想,轻声说:“我回宿舍拿吧。”
      重庆是山城。乔儿的学校也在山上,从自习室到宿舍,距离不长,但是台阶很多,坡也很多,当然也很陡。重庆最近降温了,乔儿穿着厚厚的卫衣,爬楼梯时沉重的脚步一声盖过一声,厚厚卫衣里慢慢变得很凉,黏在背上让人很想打寒颤。回到宿舍,乔儿轻轻抽动自己的抽屉,不可避免的发出一声撞击声——宿舍抽屉滑轨有点锈了,抽动不太灵活,乔儿听见上铺睡觉的室友翻了个身。扫了一眼桌面,没有看到自己的校园卡,抽屉里也没有——校园卡乘车打九折。乔儿没多想,转身出了宿舍关上了门。
      下一趟校车发车还有半个小时,乔儿又坐回了室友身边。室友戴着耳机在学习,乔儿便翻了翻学校的通知,看到今年的助学金申请开始了。脑子里的文案几乎是在一瞬间冲破出来的。一个一个字填好了申请理由,乔儿自己也在心里感叹一句自己太惨了。活得像电视剧里的人,要不然是玛丽苏女主,要么生活美好,要么就是一塌糊涂。惨,是真的惨,乔儿看着自己的申请,也觉得自己特别惨。她开始想高中阴暗的三年,开始想妈妈走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意识,奶奶肚子上开的那一刀到底痛不痛,哥哥小企业破产离婚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哭,自己考的一塌糊涂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爸爸有没有失望。惨,悲剧式的惨,可是那又怎样呢。地球还在转动,生活还在继续,书还是要读,钱还是要花,户籍资料还是要上山拿。
      乔儿的手机附在校车的扫码器上很久了,一直都没传来“滴”的声音。司机师傅应该是不耐烦了,刚才说了几遍的重庆话终于换成了□□:“今天不能扫码,要么投币要么刷卡。”乔儿觉得自己脑壳有点昏,后面的同学一个一个刷卡上了车,乔儿看着他们手里那张和自己的长得一模一样的卡,开始埋怨起来自己的卡不知所踪。好像热起来了,乔儿的眼镜片上开始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热气,她开口了:“同学您能帮我刷一下吗我微信转你钱。”面前的女孩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要得。乔儿转给那个同学两元钱,补齐九折的两毛钱权当感谢费。尽管现在两毛钱根本不被当钱。于是乔儿在五点的时候终于上山了。
      再次拨通保卫处老师的电话,是乔儿发现自己进不去图书馆的时候。人脸识别一遍遍失败,失败的提示音吸引了图书馆门前值班的同学,打量的目光都是带刺的。不得已乔儿只能走出图书馆的大门,一边拨通电话低声询问图书馆负一楼哪里还能走。绕回校车示意图前的时候,电话挂断了。乔儿想换只手把手机装起来,结果手机背后湿湿的,一个手滑它就下去了。乔儿觉得很烦,因为她一直都在考虑换一个有花纹的手机壳,但是她没钱。原装的硬塑料壳不要钱。拐进芝麻小路通向的保卫处的时候,乔儿松了口气。摘下了一直闷着的口罩,摸了一把鼻尖的汗珠,快步开始找办公室。终于办好一切出来的时候,乔儿觉得自己的头发已经干了。等校车的长凳上人不是很多,乔儿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在车上占一个不错的位置,在返回的路上欣赏欣赏山里的风景。她是这么想的,她也这么做了,但是扫码上车的时候还是麻烦了同学,还是转了两元钱。乔儿看着路旁穿梭的树,合计着明天早餐少吃一个包子可以省下五毛钱。
      乔儿先天平衡感不好,有些晕车,所以没有坐车看手机的习惯。不大不小的通讯设备就这样被倒扣在腿上,半程有些振动乔儿也权当田园生活又发了些无关紧要的信息。下车的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透过玻璃门看里面,自习室的人有些少了,这个点应该都去吃晚饭了吧。乔儿想到自己上车时就跟自己说过已经饿了的室友,加快了脚步想去拿好自己放在自习室的东西,打包好晚饭回宿舍——这样就不是一个人吃晚饭了吧。
      那抹红色是真的很显眼,玻璃门左手边最近的桌子上,室友还在看自己的六级真题。乔儿还没来得及出声,室友便抬头看见了她。她指指乔儿的手机,又指指桌子对面已经收拾好的乔儿的东西,什么也没说。乔儿懂了,她打开手机,几条消息全都来自室友:
      “你饿吗?“
      “我等你回来一起吃饭。“
      “我把位置换到门边啦这样你回来就能一眼看到我了。”
      乔儿觉得今天也没有很厌烦。自己好像也不是很惨。
      因为有人等你,因为幸运。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算是生活的一些小日记之类的东西 我很幸福 希望同样奔波的你也会幸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