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离歌,真的走了吗?”残星拿起桌子上的相框,看着里面的男孩,男孩在微笑,看似如阳光般的温暖,可是啊,他已经不在了。
      “节哀吧。”残星的好友杵夜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离歌已经走了。”
      “不会的,离歌,他可是青鸾神鸟,他现在,一定在六界的某个角落等着我去找他。”残星抬起头用手捂着眼睛强迫自己不会流下泪水,可是,泪水依旧流了下来。
      “认清现实吧!”杵夜也不会安慰人,突然的吼道,语气中明显的带有一丝怒气,“离歌死了!他为了你被穷奇杀死了!”
      神界
      “没想到啊!”一妖冶男子看向躺在床上的白衣男子,男子身着的白衣有了些许的血渍,绝美的脸上也沾了不少的血渍与灰尘。妖冶男子走到床边坐下,伸出手抚摸床上人儿的脸,“你离歌,也会有如此一天,你睁眼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可真狼狈啊!”妖冶男子又捏起离歌的下巴,“你说说你,都这么狼狈了,竟然还有心思在这儿睡觉,你睡就睡嘛,竟还那么美,我青枫好歹也是一名美男子啊!”青枫不满道。
      随即,青枫松了手,又叹了口气,“你说你,爱上谁不好,偏偏要爱上一个男的,爱上男的就算了!还偏偏爱上了煞星魔头,还为他使得元神破碎!你是觉得你自己的命不值钱还是怎么!!”青枫猛然站起将琉璃灯推倒在地上怒吼道。
      “我好不容易将你的元神找了回来,虽然极少,可我也一定会将它拼接起来。”说罢,便走出了房门,只留下床上的人儿躺着。
      “破幽。”青枫毫不客气的利用法术打破了幽绝的宫殿门。
      “说过多少次了?”幽绝坐在上方低着头翻着书,“小枫子,别叫我破幽!还有,来我这儿别用法术开门!我的门都已经换了n次了!!”合上书,眼神看向青枫,冷冷开口。
      某枫一头黑线暴跳,心想“不就是打坏你几个门嘛?有必要吗?”然后默默地问道,“那个我今天是想问,离歌的。”还没说完。
      “离歌的元神你是找回来了,可是。”幽绝停住了语气。
      “可是什么?”青枫急忙问道,“想要修复离歌的元神,还需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青枫继续问道。
      这个东西在你母妃宫里。”
      “我母妃宫里?”青枫摸了摸下巴,皱起了眉头。
      “没错,那样东西也只能你去拿。”幽绝站起身,走了下来,“那物唤作冥灯,可使元神修复,但也有点不好的地方?
      “不好的地方?”青枫依旧皱着眉头。
      “倘若对离歌使用了此物,从此以后,他便不会想起之前的过往,除非,冥灯碎,魂归,你要想清楚,这种事可不是儿戏。”幽绝冷冷的语气让人感觉掉进了冰窟窿。
      “我想清楚了,破幽,你等着我将冥灯带回来。”说罢,便快步的离开了。
      “臭小子,说了别叫我破幽啊!!!”幽绝一下便没了刚才的高冷,有点暴跳如雷的吼道……
      浮苓宫
      “枫儿给母妃请安。”青枫站在下方冷冷的说道,在他的记忆里,这位母妃,对他从来都是冷淡的,来请安的次数也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枫儿今天来干嘛?”星湘娘娘坐在上方抿了一口茶水,语气没有任何感情的问道。
      “母妃,我想借冥灯一用?”在青枫说出冥灯两个字的时候,星湘娘娘的脸色大变。
      “胡闹!冥灯乃邪物,你若借去,出了事,谁来负责!”
      “出了事,我自然会承担后果。”青枫也冷冷的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母妃,应该懂这个道理吧!?”
      “哼,救人,想必你是去救那个叛徒离歌吧!”星湘娘娘冷哼了一声。
      “离歌不是叛徒。”青枫将自己的双手攥的紧紧的,“他不是!”
      “不是!?勾结魔头,还不是叛徒?今日任你说破了嘴皮,冥灯也不借!”星湘娘娘冷冷的说完便离开了。
      回到幽殿,“冥灯呢?”幽绝依旧坐在上方,只不过这次手中拿的不是书,而是一个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在哪儿看着,见青枫回来了。便淡淡的问道,嘴角也不经意的勾起一抹笑容。
      “除了冥灯,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青枫走到一旁的坐垫上坐下。抿了一口茶,问道。
      “现在,去将离歌背到清苓池去。”幽绝收起了那个东西,走了下来。
      清苓池
      “现在干嘛?”青枫看了看离歌,又将目光看向幽绝。
      “将离歌清洗干净,他身上沾的血渍一直留着不好。”幽绝说道,又顺道将刚才在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旁边,这时,青枫看清楚了,是一块黑石头。随即又反应到刚才幽绝说的话。
      “我帮他?”青枫指了指自己,又指向离歌。
      “嗯哼。”幽绝那个眼神仿佛在说,“不是你是谁?难道要我去啊?我又不稀罕他,是你稀罕他,所以,这种事,你来最好。”
      “可我,可我不好下手啊!”青枫猛然转过身背对着幽绝,右手捂着脸,有些含羞。
      幽绝看不下去了,“快点的!”随即又吼道,“你不来,那我可就动手了!”幽绝想用激将法刺激青枫,毕竟他不想帮离歌洗澡哦。
      “等等。”只见青枫满脸红透了,犹如一个小娇妻,啊呸!不是小娇妻,是含羞的小姑娘,“我来,你别动手。”
      “去吧。”幽绝变出了一把扇子把玩,笑着说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青枫才将离歌洗干净,“哎呦!别害羞嘛!说不定,离歌醒来后,就是你的“媳妇儿”了。”幽绝摇着扇子走到池边。
      “不错,这离歌很有女子的气质。”幽绝伸手想去抬起离歌的下巴,“你那石头是干嘛用的?”青枫一巴掌的拍掉某人的咸猪手,冷声问道。
      “那是冥灯的材料,我料到你借不回冥灯,就去找阎王拿的。”幽绝看着自己被某人打红的手,无奈似的说道。
      “冥灯材料?你怎么不早说!害我去碰了一鼻子灰!”说罢,便双手抱着离歌,眼神冷冷的看着幽绝。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