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家里的照片 ...

  •   关于鸣人家里那么多照片的事情。
      水门和玖辛奈都很喜欢拍照,甚至教会了卡卡西。
      当鸣人出生后,水门和玖辛奈动不动就要给他拍照,家里到处都有贴照片。
      举个例子,当鸣人在学走路的时候,夫妻俩兴冲冲的架好摄像机,迫不及待的扑到软垫上,两个人各坐一边,都期待鸣人能走自己这,然后就迈出第一步就摔了。
      非常不巧,就摔跤的那一幕被卡卡西拍到了,琳也在旁边。
      还没等玖辛奈扶起他鸣人就自己爬起来了,也不哭,手脚并用,飞快的爬到了玖辛奈的怀里,眼睛笑成小弯刀,没有缝那种。
      这被玖辛奈看着可爱的儿子,温和的抚在鸣人身上,没有了平时张牙舞爪的样子。
      录像还在继续,卡卡西在旁边拍到了这一幕,水门走到玖辛奈后面,圈住了玖辛奈,朝卡卡西笑着,也没有缝。
      卡卡西找准时机,连拍两张,一张是三人笑着的模样,一张是鸣人揪玖辛奈头发,玖辛奈和水门乱作一团的样子。
      “还好带土不在,没有看见鸣人揪师母头发的样子。”琳过去给玖辛奈解放头发的时候说。
      宇智波家族今天开会,并没有看见这战争时期一家人难得的欢乐。
      “他在一定早就叫起来了。”卡卡西略带笑意的说。
      带土从来不敢在玖辛奈面前放肆,曾经和卡卡西打赌,带土输了,他胆大包天的去剪了一节玖辛奈头发,然后住院一个星期……
      所以,每次鸣人揪玖辛奈头发的时候,带土的骨头就隐隐作痛,积极的为玖辛奈的头发分忧。
      “哈哈哈,鸣人是羡慕妈妈的红头发吗。”水门拉着鸣人的一只手,阻止了鸣人想两只手抓玖辛奈头发的想法。
      每个孩子似乎都很喜欢妈妈的头发,恨不得把妈妈的头发全部揪下来玩。
      “哇,麻麻,哇啊。”鸣人不懂,只是撤了一下右手里玖辛奈的头发和琳的手。
      “疼啊!疼!”玖辛奈歪着头,疼得眯着眼,“鸣人,鸣人,小鸣人快放手啊。”
      鸣人可听不懂他妈妈说的话,只是觉得好玩。
      终于还是在琳的帮助下,玖辛奈的头发逃出生天,鸣人手里只是有三两根断发。
      “哇哦,哇啊,麻麻!!”鸣人挥舞着手里不几根的红头发,想放玖辛奈头上。
      这些照片最好贴在冰箱上了。
      ……
      大概两年之后,水门明白了鸣人的想法,鸣人应该是觉得红色的东西都是玖辛奈的头发。
      会把番茄,红色衣服,红色的花等,红色的东西,往玖辛奈头上挥。
      ……
      鸣人说话不流利的时候,甚至很多东西都不明白时,闹了不少笑话。
      不懂事的鸣人还不明白为什么回家要说“我回来了。”,出门要说“我出门了。”他分不清这两个的区别。
      于是乎,他看见有人进来,就会说“我回来了。”即便鸣人一直待在家里。
      他看见有人出门了,就会说“我出门了。”
      由于水门总是用飞雷神回家,鸣人看到大变活人,觉得新奇,水门也经常拿这个哄鸣人……(论飞雷神的正确用法之一)
      ……
      战/争刚结束,木叶接任务繁忙,各种各样的事情忙得水门和玖辛奈头两个大。鸣人被奶妈养了近两个星期,几乎没有看见父母的机会。卡卡西他们也很久没有休息。
      这些被水门看在眼里,他托好友发布了一个任务,明面上是寻找家族走失的长子,为期两天,指定卡卡西,带土,琳三人完成,任务报酬丰厚。
      实际上任务具体目的是给奶孩子,奶鸣人这个熊孩子。
      当他们花两个小时赶到那个大家族,高泷家族,族长高泷天第一时间把鸣人那个熊孩子给他们了,并且告诉了他们这个任务的真正目的,就是他们的老师看他们太辛苦,就是当放假两天。
      忍者在任务繁忙时是不能放假的,没有什么重伤,放什么假,那不是给人落下话柄嘛。
      当他们被带到鸣人在的房间时,水门的分/身也在,抱着鸣人举高高,看到他们才放下鸣人,说:“你们到了!哎,鸣人交给你们两天,就当放两天假了,我先走了啊。”
      说罢,把鸣人交给琳,还没等他们说话,就解除了影分/身。留得三人在门口,抱着鸣人,不知所措。
      若是让他们杀/人,他们可以配合默契,解决对手,可是让沾满鲜血的手抱着一个生命,这可是让他们苦了。
      三个人坐在软榻上抱着鸣人不知道怎么办,鸣人也不哭不闹,抓着琳的衣服说:“琳姐姐!我要下去!”
      “啊,可以呀,鸣人乖哦。”琳轻轻放下鸣人,又揉了揉鸣人的头,笑着说。
      “小鸣人,我是带土哥哥啊,记得吗。”带土跳到鸣人面前,笑眯眯的说。
      “记得!”似邀功一般,后面加了一句,“我还记得,卡卡哥哥!”
      “噗哈哈哈!卡卡哥哥,哈哈哈哈!”带土第一时间笑出了声,“啊哈哈哈哈哈嗝。”后面还打了个嗝
      “哈!唔。”琳也忍俊不禁。
      “是卡卡西!西!”卡卡西一本正经的纠正鸣人的说法。
      “对不起,卡卡西西……”鸣人皱眉头,觉得不对劲,“哥哥?”
      “呵呵哈哈哈,卡卡西西,鹅鹅鹅!”笑出鹅叫的带土手舞足蹈,拍着卡卡西的背。
      卡卡西止住想要开口矫正鸣人的的话,转身回“拍”带土的背,随后发展成混战。
      “哈哈!鸣人,是卡卡西!卡卡西哟!”琳说道。
      “我我我,带土,琳!我是带土。”带土不想琳只叫卡卡西的名字,插嘴一句,被卡卡西抓住空档,小腿被踹了一脚。
      “哦,是卡卡西哥哥,对不起。”鸣人乖乖道歉,然后加入了带土和卡卡西的混战。抓一下这个人头发,踹一脚另一个人,再顺手揪一下这个人的肉。
      两个人没胆子对鸣人动手,琳也是看混战差不多结束时才抱走鸣人。
      带土和卡卡西两个人身上乱七八糟的,有被对方打的伤口,有被鸣人挠的伤。
      待两个人整理好衣服,头发,琳才给他们治疗,结束后抱着鸣人去吃饭。
      鸣人也会被带土欺负,鸣人这个时候才两岁多,还很矮。
      大家族的房子是抬高地面了的,正常人小一步就上去了,鸣人得被抱上去,带土发现了这一点。
      在后院和鸣人玩时,带土没有抱他,准备让鸣人自己爬上去。
      带土走鸣人前面,先上了院子,鼓励鸣人爬上来,然后坐在地上,看着鸣人趴在地上蹬腿想要爬上来。
      鸣人每次蹬腿,带土就笑的更大声,有时候还会在鸣人马上上来时,说点什么让鸣人分心,又掉下去。
      若是平时,玖辛奈早就动手了,可是现在玖辛奈不在;琳在给这个家族的一下病人治疗;卡卡西被这里未婚的两个小姐缠上,只有带土因为毁了容,即使已经治疗好了,也留有半边脸的白色,怎么都消不下去。
      鸣人好不容易摒除了带土的干扰爬了上来,带土又跳下去了,鸣人气喘吁吁的,看着带土一下子就哭了。这场闹剧最后还是琳哄好的。
      但是卡卡西还是给玖辛奈打了小报告,因为带土偷拍了一张卡卡西没带面罩的照片。即使后面销毁了。
      这带土挨揍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欠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