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三天天都小日常2 ...

  •   三个人出门,开始闲逛,吃薯片。
      “我说我说,丁次下个月过生日的吧。”鸣人突然想起来,便大声想要和丁次确认。
      实际上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看见了日历上的圈。
      “哦,对!我生日我爸妈给我买好多零食!”丁次突然反应过来,开始期待生日礼物。
      “过生日什么的麻烦死了。”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喜欢过生日,过生日这样那样的事那么多。
      “鹿丸你不懂,生日我可以有好多吃的。”丁次严肃的反驳鹿丸说的话。
      “就是就是啊,过生日可以收到好多礼物的!”鸣人每年生日都有不一样的礼物他是很期待的。
      只有丁次的礼物简单,不用想都知道送吃的肯定没有问题。鸣人以前随便送什么都一样,他都很喜欢,只是以后可能会更喜欢一乐的代金券吧,真的是麻烦死了。鹿丸想着,没有和他们争辩生日的问题。
      继续闲逛吃薯片。
      “最后一口薯片是我的!”丁次想要抢走鸣人手上的薯片,身体突然扑过去。
      鸣人在中间,丁次,鹿丸分别在他的左右两边。
      “好!给你给你,我们再把番茄味的打开。”鸣人把最后一点薯片递给丁次。
      “真麻烦死了,那刚刚就应该直接给丁次拿着吧。”鹿丸把手揣兜里,无奈的说。
      虽然每次都是鸣人在中间拿着零食,但是最后一口永远是丁次吃的,直接让丁次拿着不就好了,真的是麻烦死了。鹿丸想着。
      两个人没有回应鹿丸,这已经习惯了。
      最后是丁次推荐去公园玩沙子,因为旁边有个小店,丁次出门是带了五十元的,可以买三个糖。
      鹿丸同意了,公园有很多椅子,可以躺着一动不动的看云。鸣人是玩什么都可以。
      没过多久,鸣人和丁次兴冲冲的跑到公园,鹿丸在后面慢悠悠的走着。
      “鹿丸!你快一点哦!不要那么慢嘛!”鸣人朝鹿丸大声喊着。
      “知道了知道了!唉。”鹿丸说着,叹了口气。
      鹿丸径直走到公园边上的椅子上。
      “我要堆薯片!就我们刚刚吃掉的烧烤味的!”丁次兴奋起来。
      “哎那我要堆拉面,要味噌的!”
      “那看谁先堆出来!”
      “来吧!我会赢的!”
      “这可不一定哦!”
      ……
      鹿丸看了一会两个人堆沙子,然后叹了口气,仰头看云。
      真是羡慕云彩呢,什么都不用做,真自由啊。
      快中午了,鸣人完全没有想起来要回家的事。
      嘴里叼着一颗棒棒糖,和丁次一起玩着公园里面跷跷板。
      两个人都已经放弃堆沙子了,堆了下半天,别说薯片和拉面了,没堆一会就开始互砸沙球了,现在两个人好些地方都有对方砸的沙子,玩着跷跷板。
      鹿丸已经睡着了,天气太好了,太阳不晒,风也不冷,睡的好香。
      ……
      直到边上小店里面传来炖肉的香味,勾起了丁次的馋虫,才觉得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叫醒了鹿丸,三个人分开,各回各家。
      鸣人跑的飞快,想要快一点回家找爸爸吃拉面。
      鹿丸还是慢悠悠的走在回家路上,时不时打个哈欠,眼角挂着泪痕。
      丁次也是跑着回家的,只是他跑跑停停的,动不动要歇一会气。
      时间真的很快很快啊……
      鸣人气喘吁吁回到家,没多久水门就用飞雷神回来了,准备带鸣人去吃一乐拉面,但是水门看见了鸣人一身沙子的样子。
      “你真的应该庆幸辛久奈不在家,你这个样子回来,她恐怕要打你屁屁的。”水门调笑着鸣人,准备他先带他去洗澡。
      拎起鸣人,把他关进浴室,告诉他冲洗一下身子就好,自己去给鸣人准备衣服。
      平时衣服都是辛久奈给鸣人准备好的,难得一次水门来给鸣人准备。
      想着天气还比较凉爽。水门给鸣人拿了红色短T恤和背带裤。
      本身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水门还拿了一件外套,是鸣人冬天很喜欢的九尾样子的羽绒服外套……
      水门好好给鸣人穿好了衣服,还没穿外套,两个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四月说热不热,说冷不冷,但是正常情况下(四季分明),没有人会在四月穿羽绒服。
      鸣人刚洗了澡,身上还有水汽,等身上水汽差不多淡下来了,两人准备出门,鸣人也就把水门准备的衣服穿上了。
      三岁小男孩除了在喜欢的人面前谁会在意外观呢。
      水门慢悠悠的走着,看着鸣人蹦蹦跳跳的跑到前面,此时的鸣人还未觉得热,也没有察觉到四周异样的眼神,水门则没有感觉到恶意,也没有在意。
      直到鸣人快到一乐拉面店的时候,才觉得受不了,但是莫名其妙的,母亲永远觉得你冷这个道理,可能是因为母亲出远门,转移到了父亲身上。
      鸣人,想脱外套,水门不让:“你脱下来,吹一阵风就能生病,还脱衣服呢。”
      “可是好热呀!”汗流浃背,可惜脸上没有很多。
      “这还热啊,才四月份呢。乖,小鸣人,回家再脱外套好不好?”水门蹲下来,耐心的哄着。
      “不要不要不要!我要热死了!”
      “是你跑热起来了,慢慢走一会就好。”
      鸣人大部分是信任水门的,乖乖跟在水门旁边,慢悠悠的走着。
      真实情况是——四月的艳阳高照,天高云少,难得的好天气,不能说这个天冷。
      可惜水门就是不在意这个,一意孤行的认为四月是冷的,不能任性,感冒发烧了怎么办。
      虽然鸣人因为九尾的关系,从未生病,就算是两个月前和丁次玩,在外面被淋的湿透了,也是生龙活虎,而丁次当天就高烧。
      可怜天下父母心,水门经常将鸣人从火影楼里面“踹”出去,让鸣人摔的狗啃泥,但是也会担心他着凉,莫名其妙的心态。
      大概是因为,辛久奈就是这个样子的的吧。
      等两人到了一乐拉面店外,鸣人后背都汗湿了,水门倒是没有什么感觉,觉得今天天气还不错。
      等待拉面的时候,鸣人闹着要脱下外套,水门不让。
      “真的热死了啊!!”鸣人后面声音大起来。
      “乖啊,你这下脱了会感冒的,坐会就不热了。”骗鸣人的。
      实际上因为九尾的关系,就算前一天鼻青脸肿,晚上睡一觉醒了就恢复了,不带留疤的。这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九尾真的是良药。
      “不会的不会的,我从来不生病,爸爸爸爸,是保证不生病,我好热唷。”鸣人撒娇的对着水门说。
      一直等到拉面上来,都没有搞定这个脱不脱外套的“难题”。
      打手有个女儿叫菖蒲,菖蒲没有上过忍者学校,是上的普通学校。
      菖蒲趁周末来父亲店里面帮忙,虽然这帮忙只是换个地方玩罢了。
      她早就听到了这父子俩的争吵。几次想要说话都插不进去,正好因为拉面给了她说话的时间。
      “热的呀!我快热……”死了!
      “其,其,其实,那个。”菖蒲犹豫的打断鸣人的话,不敢打断火影大人的话呀。
      “怎么了?”水门转过头问菖蒲。
      “哇啊啊!!!”看我了看我了,火影大人好帅,好羡慕辛久奈大人呀!
      “菖蒲姐姐怎么了?”小鸣人乖巧的问着菖蒲,顺手把筷子打开,“我要开动了!”
      吃着美味的拉面,看着菖蒲姐姐和爸爸的说话。
      “其实,这,这个天气完全不用穿,穿这个衣服的,会很热的……”菖蒲小心的说完话,低下头,偷偷看水门。
      虽然有别人的劝阻,但是水门还是不想让鸣人把外套脱下来。
      “啊,这个,他怕冷啊。”睁眼说瞎话,挠头。
      “我没有,我不怕,我怕热呀!”小鸣人咽下嘴里一口拉面,急忙说道。
      “这,你们,你们还是自己决定吧。”菖蒲跑回父亲那里,暗暗的拍拍胸口:呼,好激动呀。
      水门还是纠结了一会,同意把衣服脱下来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感觉热。
      鸣人很快吃完了一大碗拉面,平时是吃不了那么多的,可是他吃拉面的时候就好像有肚子里面有无底洞,毫无底线。
      水门把鸣人带回家,让他在床上睡午觉,自己则回到火影楼,解除了影分身。
      等鸣人醒来,想到丁次的生日,鸣人开始分妈妈走之前给的钱了。
      纠结了一个下午,最后留了一碗拉面钱,剩下的钱准备给丁次买零食作生日礼物。
      晚上,水门回家知道了鸣人纠结一下午关于钱的事,发表意见:“鸣人,你长大了做任务赚的钱可能都被你拿来卖拉面了吧!”
      “不可能!我肯定会留一点买他们的生日礼物的!”一本正经的鸣人。
      水门哈哈笑着,揉了揉鸣人的头。
      还是傻乎乎的儿子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