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初 ...

  •   鸣人是在木叶48年,10月10日出生。
      九尾趁辛久奈生产时封印薄弱时逃出,可惜并未逃离多远就被四代火影水门抓住,而后将九尾一分为二,分别封印在辛久奈和他们刚出生的孩子体内。辛久奈体内为阴九尾,鸣人体内为阳九尾。
      辛久奈因为生产,再加上九尾的原因,就算是漩涡一族的,也需要休整两天水门就暂时将鸣人托给美琴照料几天
      美琴是在和鼬嘱咐照顾好佐助时接到鸣人的。水门一脸尴尬的请求美琴帮忙:“抱歉,辛久奈有些不舒服,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照顾鸣人两天,我一定会很快接走的!”
      “当然可以,正好和佐助一起玩。”美琴很快答应了。她很喜欢小孩子。
      水门把鸣人小心翼翼给美琴抱好,又不舍的回头看了好一会才离开。
      美琴好笑的看着水门离开后,将鸣人抱回家,在鼬身后说到:“鼬!佐助有弟弟了哦!”
      和美琴的兴奋不同,鼬很平静的看着美琴怀里的孩子,然后低头看看弟弟佐助的脸,佐助正笑嘻嘻的伸出手挥舞着。
      嗯,没我的佐助可爱。
      美琴接着说:“他叫鸣人,接下来几天我们需要照顾好他,把他当佐助的弟弟一样照顾哦。”
      然后伸手想要摸一下佐助的脸,被鼬微微转身躲过去了。
      “哇啊!!呜—啊—”鸣人突然哭闹起来。
      美琴笑了笑,很有经验的对鼬说:“你先照看一下鸣人,我去泡/奶给他们喝。”
      “不用,我来。”鼬道。
      一般都是鼬给佐助泡奶喝,现在又多了鸣人,于鼬来说只是多泡点奶罢了。
      美琴没有拒绝,轻柔的将鸣人放在榻榻米上,鼬也如此。
      这个时候鸣人没有哭了,紧闭的眼睛微微动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朝佐助的方向挥舞着。
      佐助好奇地睁大眼睛,看着鸣人的方向伸出小手。
      鼬有些吃味的把佐助的手拿开,又摸了一下佐助的脸,才去泡奶。
      身后的美琴笑着看着鼬。
      鼬有些时候成熟的不像小孩子,但是刚刚到举动就像小孩子被抢了玩具一样的表情。
      美琴抱了一会佐助就被鼬暗幽幽的盯着,散发出幽怨,美琴笑着放下佐助,哄着鸣人入睡。
      待鸣人睡着时,已经过去好半天了,美琴需要去做饭了,让鼬先照顾佐助和鸣人。
      睡着的鸣人安安静静的,很乖巧的模样,鼬淡淡的看了眼:还挺可爱的嘛,不过我弟弟更可爱。
      这么想着,鼬已经在笑着揉佐助肉嘟嘟的脸颊。
      这是鸣人和佐助的初次见面,虽然鸣人没有将眼睛睁开。 
       等辛久奈身体完全恢复,小鸣人已经可以睁开眼睛了。
      离开了熟悉的环境,鸣人也没有苦恼,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水门小心翼翼抱着鸣人去给辛久奈看看。
      辛久奈还在坐月子,让她没有平日的活力。
      鸣人看到辛久奈的时候还没有哭,笑嘻嘻的伸手想要辛久奈抱:“我也想抱抱的说,他好乖。”
      水门把鸣人给辛久奈抱好,在这期间,鸣人一直乖乖的不哭不闹,辛久奈抱好后又用脸颊蹭了蹭鸣人的小脸,洋溢出幸福的笑容。
      但是从这开始有个让水门后悔两年的事。
      因为自从辛久奈抱了鸣人后,水门一抱他,他就哭闹着,美琴抱的时候也乖乖的,水门就羡慕了辛久奈和美琴两年。
      为什么说是两年呢,因为鸣人长大了就开始黏/水门了。
      不知道是因为懒还是因为真的喜欢抱抱,鸣人经常伸手要水门抱着出门玩,基本上不愿意自己走路。
      鸣人两岁……
      鸣人喜欢去和佐助玩,因为他妈妈做的饭鸣人很喜欢吃,辛久奈厨艺有待提高,经常就有意留拖到饭点,和佐助一起吃饭。
      佐助吃饭还算是细嚼慢咽,鸣人就完全当自己家一样狼吞虎咽。
      “讨厌鬼!不要吃那么快,慢慢吃!”佐助看见鸣人第三次将筷子伸向番茄的时候忍不住了,明明是妈妈专门给他做的。
      “呜,房心,呜呜野的(放心,不会噎着)”在家里是水门做饭时,鸣人也是这样吃饭的,辛久奈就经常担心他噎着,让鸣人慢慢吃。
      我是这个意思吗!我是让你不要吃我的番茄了!
      佐助瞪着眼睛看向鸣人,想要说话时被鼬先开了口:“佐助,今晚上也有番茄。”
      佐助扭头看着鼬:“那我今晚上要多吃点哦。”然后包子脸吃饭。
      岳富一贯冷漠的脸上眼里都是许些无奈。美琴很温柔的笑着。
      饭后,两小只一起睡午觉,鼬在一边打瞌睡。美琴拿了毯子盖在鼬身上,并未吵醒他。
      当两只差不多醒来,辛久奈就找上门了,因为如果不是水门做饭,鸣人经常会偷偷溜出来,然后去佐助家,卡卡西家或者琳家蹭饭,他不会考虑带土的,因为带土做的堪比辛久奈的黑暗料理。
      辛久奈抱着睡眼朦胧的鸣人,很抱歉的看着美琴:“抱歉,抱歉,没有看好鸣人,让他溜出来了。”然后深深鞠躬。
      美琴将辛久奈扶起来,笑着说:“没事的,鸣人很可爱呢。”
      晚上,水门洗碗时,辛久奈在客厅抱着睡着的鸣人,絮絮叨叨添油加醋的说着今天鸣人又跑佐助家吃饭的事。
      “是不是我做的他不喜欢啊,怎么每次我做饭都要跑出去呀。很不礼貌的说。”辛久奈道。
      鸣人早上是喝牛奶吃爸爸做的小面包。中午一般是辛久奈做饭,然后鸣人就会趁辛久奈给水门送饭的时候溜走,晚上上辛久奈和水门一起做饭。
      “没有的事,鸣人很乖的,晚饭都是一起做的,看他也很喜欢啊。”水门笑着,放下手里的碗筷,用脸轻轻蹭了蹭鸣人的小脸。
      “哎呀,虽然是以前做饭但是基本上是你做饭,我给你打下手的说。”辛久奈微微撅着嘴,朝鸣人的睡脸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暗暗的说:“我也要好好学做饭了呢。”
      忍者的听力自然不可能差的,水门是肯定听到了,笑的有些勉强,想着:如果你能放适量的盐,鸣人也不会偷偷跑出去啊。
      没错,辛久奈做饭的原因不好吃是因为她经常放很多盐,让小鸣人很不喜欢,但是迫于“红发魔王”的威严,不敢说出来。
      这样的日子就是他们家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