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天下 ...

  •   八荒之广,着实让心无挂碍出门远游的二郎大开眼界。
      他始知有一大河浩浩汤汤奔涌入北海,而人族正是凭此河日益繁盛。
      
      原来风姓始祖太昊伏羲[1],乃远古部族华胥氏後代。他生于成纪,始作八卦、文字、医药,是人族公认的第一位共同始祖。
      伏羲建都于宛丘[2],在位一百一十五年,其後代分化为九个支系,分居九个不同的区域,九黎部落由此而来。
      
      溯河而上,姜姓部落的首领由于懂得如何用火而得到王位,他被尊称为炎帝。
      神农炎帝姜石年亲尝百草,其心其行令众人感念;他发明刀耕火种,创造两种翻土农具,教民垦荒;他还与部落人民一道制造改进了饮食用的陶器和炊具。
      
      “原来这就是阿姐敬仰的大人物。”小龙隐去身形在空中盘桓,打量这位看起来慈蔼又不失威仪的人族领袖,他样貌并不出众,却如山岳般沉稳。
      
      此刻神农氏正偏头等待上座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出言,老者却若有所感地抬头,直直望向黑龙的双目。二郎心中大骇,这人竟怎似瞧得见自己?!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但老者却没有进一步动作。
      
      只见这位被炎帝以至高礼相待的老者辅一开口,天地便恍惚为之一静,凡有智之仙、灵都沉默下来,听其传道。
      
      二郎听了个大概,心中却只想着离开。对方实力莫测,未知善恶,实在不宜在此地久留。
      他试图曳尾以瞬离神农山,却如陷泥沼,挣脱不得。
      这方天地间的灵气竟都被那老者所掌控!
      
      他一咬牙,化作人形落在神农氏与老者议事的房门外,令其中的两人都望了过来。
      
      “打扰了,吉。”神农氏先向老者施以歉意。
      “无妨,无妨。你于治民一道已做得甚好,我本也无需多言。从此之后,便不再前来叨扰。”老者笑了起来,“门外乃是我一小友,我便携他同去。”神农氏出送之。
      
      小友?你我几时成了朋友?小童欲要开口辩驳,却发现自己连半点声音也发不出。
      
      他逍遥已久,何曾有过这般遭遇!
      
      在惊怒中,二郎被名为吉的老人往腋下一夹,瞬间便来到百里之外的另一座山头。
      他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含恨任老者施为;然而同时,他又深深疑惑于老者的身份。
      
      还未反应过来,二郎便被抛往空中,并随着老者轻轻一掌化出了黑龙的原形。
      
      他下意识要以龙身威慑对方,却听得空中传来清朗的笑音:“不错啊,小家伙。”
      
      女子的声音?可之前那分明是个老头啊。
      
      二郎定睛一瞧,面前哪里还有百岁老人!只余一位眉眼昳丽、英姿飒爽的红衣女郎眼含笑意凝望着他。“我乃高皇天上应龙庚辰,你此身所寄妖力……原是我的一位故友千年修炼而来。”她目光逐渐变得渺远,似乎在追忆着过往,“没想到,世间还能有新一条黑龙的存在。”
      
      二郎并不清楚济水中灵力的前身,因而此刻似懂非懂。但他到底是明白了眼前人并无恶意。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太愿意搭理对方——方才实在太丢脸了!
      
      “小家伙,你可有名姓?”
      “……阿姐唤我二郎。”不甘不愿的声音。
      “好,那便二郎。”
      
      “二郎啊,九龙本都身居高皇天。非是应召,不现人间。
      “你如今既是龙身,便要记好:这召一定要应得审慎,真正有德之人方才值得我辈全力一助。”
      
      “怎么样算是有德之人呢?”小龙尚且懵懂。
      
      “其所志之事业,当是为千万人之福祉,而非系于一人之喜怒。”
      
      天色将晚,余晖映在她眼里如同跃动的火光。二郎仿佛窥见了存在于传说中的战场。
      无论岁月过去多久,那大概都是无法痊愈的伤。
      
      又被变成小童的他由庚辰一路护送着回了静溪。
      
      临别前,神龙在他眉心一点,金色光华隐没其中。
      “从此以后,你炼化灵气会更容易些。”她捏了捏小朋友颇有肉感的脸,“快点强大起来吧,二郎。”
      
      来让我后继有人。
      
      从那之后,二郎修炼着实受益颇多。
      
      因为无需再频频返回静溪,他于九黎之外混迹的时间便愈发长。
      
      只是偶尔忆起部族欢庆的节日,他仍会精心拣些新鲜的小玩意儿带回给若玉和家中的老小。
      在他看来,姐姐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得苍老。他只不过在人间游历了几番,再回九黎时,若玉的鬓发就已经染霜。
      初时,他仍试图做些什么来遏制这种变化——它们的出现令他心慌。
      但他最终都会败在姐姐温和的拒绝里。
      
      他也许有万语千言要讲,有天材地宝可供,但对方只是沉静地望着他,让他明了,自己不会动摇。
      
      他于是也变得沉静。
      
      某一天,恍惚间有所感应。他最后一次跨入那已经被翻修过几遍的小小院落。
      
      一大家子人都围在老奶奶的床前。那是已经年迈的阿姐。
      
      所有的晚辈都低下头,为这位不远千里而来的、令人敬畏的容颜永驻者让出最靠近老人的位置。
      
      两人看着对方,都笑了。
      
      若玉笑起来不再腼腆,却依然让人感到温暖无比。
      “人间聚散终有时,休将烦忧作心事。”她难得做了几个灵动滑稽的表情。
      
      “阿姐,我明了。”
      他再没有初次直面死亡时的不真实感,反而觉得那也许是一件安静又温柔的事。
      
      因为离开了人生,就意味着踏向星辰。
      
      二郎陪着老人进入永恒的长眠后,便不再多留。
      
      “就此别过。”
      
      从今往后,他是真真正正要以天下为家了。
      
      在众人看不到的云层之中,偶有神龙游弋而过。它每一片鳞甲都黑得深郁而纯粹,在阳光下泛出金属般的光。
      筋肉坚实,五爪遒劲,蜿蜒间即是千里,灵活却又不轻浮,那是极致力量所锻造的美。
      
      他偶尔也尝试施云布雨,并因人们虔诚感谢而心中愉悦。
      
      只是,贡品里只有水果点心还算能入口。经历过奇怪仪式、冷下来后凝着油脂的牛羊——他这么一条在人间混迹太久、早已有了自己美食观(?)的小龙,吃过一次……便不想吃第二次。
      
      比起这些,他还是更愿意化个不那么出众的人形,去飘着香味的人家碰碰运气。
      
      主祭祀的大人们清点贡品时则讶然发现,这条过路的神龙也许格外偏爱白色:各类花里胡哨的内容没怎么动,倒是将糯米糕点横扫一空,牲畜也只碰了一只小羊羔——的半条腿。
      
      在小龙的人间游中,千年转瞬即逝。
      
      千年之中,有姜姓部落第四代炎帝姜黎——其子以父字为氏,姓黎氏,受封黎国[3]。
      
      传至末代炎帝姜榆罔时代,风姓后裔九黎部落被炎帝姜黎後代,即蚩尤兄弟、族兄弟八十一人兼并。
      蚩尤遂成为“九黎国” 国君,其部众融纳了伏羲“九黎”後裔及炎帝姜黎後代。
      
      而北方姬氏部族是与姜氏同源共祖的远缘亲属部落,在神农氏统治后期,后来的黄帝——姬轩辕,身怀神异降生。
      后世史书记载他“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4]
      
      他出生时,神农氏已有衰败的态势。
      中原各部族互相征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却无法惩罚他们。于是少年轩辕乘势而起,习用干戈、习使谋略,率训练有素的军士打败了众多的部族。这些部族后来逐渐成为轩辕的从属。
      然而,蚩尤的九黎国更为强悍。轩辕有心征伐,却未能成功。
      
      恰逢此时,炎帝试图削弱各诸侯的实力以稳固自己岌岌可危的统治,诸侯们便都纷纷投向了轩辕。
      
      传言轩辕听从道教仙人的指点,修德振兵,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
      炎帝姜榆罔战败,被迫让位,改封于潞国[5]。
      九黎族部众一分为二:一部分追随蚩尤仍居住在九黎国故地[6],另一部分则追随炎帝榆罔西迁于潞国。这些伏羲后代中的一支,不断衍化发展,成为后世的华夏族。
      
      外界动荡的数十年里,二郎却是终于炼化尽了济水中散落的灵力。
      
      他再次行走九黎时,只觉得民风也未多有变化,人们甚至比千年前更热情更快乐了。这一切与蚩尤领导下九黎国实力之强自然离不开关系。
      
      当炎黄尚在用石刀石斧时,蚩尤已经率能人巧匠打造出了最精良的铜刀铁器;
      九黎部族改良农耕工具,生产力水平较炎黄也略高一筹;
      兼之其地形复杂,山间多瘴,战士们又勇猛无比,于是所向披靡,给世人留下“铜头铁额”“威震天下”的英名。
      
      出于对领袖的欣赏和对九黎的感情,二郎在黄帝大军再度南征之时混入了九黎的军队,意图助己方一臂之力。
      
      谁知双方一个照面,他便被暗中跟随黄帝大军的庚辰给拎了出来。
      
      红衣女子蹙眉:“我曾有言,相助需得审慎。”
      白衣少年也不恼,只是平静反驳:“你有你认定的有德之人,我亦如是。”
      
      庚辰凝视少年良久,叹息道,“光是有德怎么够呢……九龙,需得应召而来。我此番前来是为往日因果,你却不必平白牵扯其中。
      “往后你便会知晓,因果真是这世间……最令人无奈的存在。
      “如非必要,切勿令其缠身。”
      
      二郎尚在思考话中含义,便也因此错过了庚辰眼中一闪而逝的金芒。
      
      等再反应过来——已是经历了一番天旋地转。
      他探探周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独立的混沌空间,摸不着边界,却有外界的视野。
      
      四周响起了庚辰平静无波的声音:“此战将始,我领你一观。“
      

  • 作者有话要说:  [1]伏羲与女娲都是人被神化,但由于本文大神女娲还需出现,因此伏羲也不能是人qwq,此处的伏羲就当作是一个劫身吧()
    [2]在今河南省
    [3]封地在今山西省黎城县
    [4]出自《史记·五帝本纪》
    [5] 在今山西省潞城县
    [6]今河北、山东、山西三省交界的古黎阳郡辖境范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