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看到程柒的动作,已经绝望的老人眼底闪过一丝希冀,双手拄地踉跄的往旁边爬了爬,就怕自己离太近影响了眼前人的动作。
      围观的人群中有那么一两个注意到程柒有些稚嫩的面容想要说些什么,结果刚开口说一个字就被一旁的汪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虽然心底对于自家好友救人的行为也没有底,但汪莹在这种时候是绝对不会让其他人影响到程柒的。
      更何况在她心底,自家好友可是无所不能的,就算突然某天程柒和她说自己会飞,汪莹都会直接问能不能带个人。
      
      像是感觉到什么,正在按压的程柒突然停了下来,一只手利落的掰开孩子的口腔,另一只手快快速的伸了过去,没等围观的人看清楚什么,程柒的手指已经从孩子的口中将一个圆形的黏糊糊的异物勾了出来。
      做完这些后,程柒又低头趴在孩子的胸口听了听,这才起身,对一旁的老人点了点头。
      
      呼~
      现场的所有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松了一口气。
      汪莹更是上前一步,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柒柒,你好棒!”
      程柒对汪莹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老人说,“异物虽然已经取出来了,但还是需要去医院做一个全面检查。”
      “是、是,您说的对!”老人胡乱的点了点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的孙子,直到终于确认孩子起伏的胸膛的时候,才敢相信这是真的。
      等到老人意识到孩子终于得救后,再抬头已经看不到程柒的身影了,而这个时候救护车也刚好到了。
      
      程柒是在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后才拉着汪莹离开的。
      “柒柒、柒柒,你什么时候还会救人了啊!太神奇了,那你还会什么?会正骨么?就是那种咔的一声就把人胳膊给安上的……”
      相比程柒这个当事人的淡定,汪莹则更为兴奋些,回住处的这一路,小嘴叽叽喳喳的就没停下来过。
      至于程柒为什么会这些,什么时候、哪里学会的,她完全没有疑问。
      
      夜晚,躺在床上的程柒下意识的抬起自己的双手,海姆立克急救法,她以前虽然知道,但却不了解。
      这是程柒第一次使用海姆立克急救法救人,那些动作要领却好像成为了她的本能一样,就好像真的是她学习了无数次、练习了无数次一样。
      也许,真的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这次影视城之旅,程柒两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赚钱或者什么明星梦的,所以在体验完现代医生的职场剧后,汪莹果断的开始冲着她最开始的目标努力了。
      
      看着着地上堆成小山一样的完全看不出个数的衣服,程柒意味不明的看了看身旁的好友。
      
      “额……”汪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管怎么说着也是古装嘛,咱们、还是……”
      好吧,这一刻她自己也承认自己有些想当然了,放着好好的关系不用,就为了圆一个古装梦就贸贸然跑来一个网剧剧组。
      虽然最后真有古装给她穿,但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尤其地上这些不知道多久没洗的衣服。
      
      就在汪莹在那里自责不已的时候,眼前突然多出来一套搭配的看起来还不错的襦裙。
      “柒柒~”汪莹可怜巴巴的看了过去。
      “你穿这套吧。”将手上的衣服过去后,程柒又低头继续找了起来,最后翻了好久才从最底下翻出了一套破破烂烂的乞丐装,不过这套衣服虽然看起来真的又破有脏的,而且还是男装,但却比其他的衣服干净的多,而且那种脏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是布料没有染好的原因,并不是真的很埋汰。
      
      “柒柒你要穿这套?”汪莹诧异的看着好友。
      程柒点了点头,正好这个时候有工作人员跑过来让他们这些群演准备入场,程柒就直接将衣服往身上套,也幸好她身上穿的比较少,再加上这套乞丐装有些大,这么一套上去还真有那么点意思了。
      看到确实没有时间给她们继续浪费了,汪莹只好努力的扒拉出来一个看起来没那么脏的假发套,两人互相戴上后就匆匆跑到群头那里集合。
      
      群头大概扫视了一下,就又领着他们来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面前。
      中年男子将手上正在通话中的电话挪了一下,挑剔的看了看这一堆群演,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拍摄场地,“一会你们就到那个场景里面去,逛街会吧?就假装自己在逛街,但不要大声喧哗也不要影响到主演的站位,一会先在场景里过一下,我先看看。”
      
      首先是特演先入场,基本上都是各个摊位的摊主什么的,等到他们站好位后,就是程柒他们普通群演入场。
      程柒拒绝了汪莹一起行动的想法,直接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墙角,蹲下。
      咳咳,毕竟是小乞丐么,要还原。
      
      那位中年工作人员大概看了看,让两个往包子摊凑的群演换个地方,又交代了几句,这才拿起对讲机确认了一下。
      等到主要演员、摄影组、导演等工作人员就位后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程柒也已经从蹲在墙角变成了坐在墙角。
      
      眼前这个‘暗夜侠客’剧组,不仅从名字上就透漏出一股浓浓中二风,两位年轻的过分的导演和编剧则更是如此,整个剧组整体看起来,就好像是过家家一样随便搭建起来的剧组。
      “诶?”正盯着监视器打瞌睡的导演突然瞪大了眼睛,指着屏幕示意旁边一位负责远景的摄影师将将镜头拉过去。
      古色古香的街道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街道两旁是一个个各有特色的小摊,吆喝着包子的摊主、举着糖葫芦的老爷子、满脸泛着风霜的蹲在那里买菜的菜农和人来人往的人群,组成了一幅十分有生活气息的画卷。
      
      被导演动作吸引过来的编剧好奇的看着监视屏幕,第一眼就注意到在一众灰扑扑的演员里面十分突出的男一号,只见对方十分帅气的转着手上的扇子,闲庭信步一样在街道中央踱着步,最后停在一个包子摊前。
      
      “不对,镜头歪了!”编剧连忙喊道。
      “没错!就是这里!”导演兴奋的看着监视器里的人影。
      这一刻监视器里面的画面就像是被分割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熙熙攘攘的早市、另一面则变成了另一个安静的世界。
      橙色的阳光穿过街角的树枝照在泛着斑驳的墙角处,自成一个世界,光影之中坐着一个看不太清的身影,明明穿着很邋遢的样子,可让人第一眼注意到的却不是‘他’的穿着和面容,而是对方的一双眼睛、一双平淡到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眸。
      这回不用导演发话,摄影师凭着自己的本能一点一点的拉近镜头,最后留下的就是那双平静的双眼。
      
      “我靠!”编剧不受控制的喊出声来,下意识的搓了搓胳膊上瞬间冒出来的鸡皮疙瘩,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的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冒出来一大堆文字,给她一支笔,她能立马写出一万字的小、咳,小短文。
      编剧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正在走戏的男主都听到了,可是没有听到导演喊停,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按剧本走下去。
      可惜这位男一号完全不知道,此时的导演已经完全忘记他了。
      剧组中此时最大的两个BOSS:导演和编剧,两人正十分猥琐的蹲在监视器下面,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还不时的发出一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笑声。
      
      等到男一号将这个场次的戏份演完也没听到导演的喊卡声,最后还是导演助理小心翼翼的提醒了好几声,导演才想到现在正在拍戏。
      先是若无其事的站起身并拍了拍大裤衩上不存在的褶皱,导演这才喊了一声‘卡’。
      伸手将场务叫过来低语了几句,场务也就是之前打电话那个中年工作人员先是一惊,随后隐蔽的看一眼正留在原地的群演们,这才点点头转身下去安排。
      
      接到休息一个小时一会重拍这个场景的群演员们这才三三两两的散开,走在角落里继续等戏。
      身为这个场景唯一一位主演的男一号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再等一个小时,不过他也习惯了这个剧组导演和编剧不时冒出来的脑洞,而他本来也就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虽然是表演系,但是学校却是一个不出名的三流学校,能演上男一号已经可以烧高香了好么,哪里会那么计较。
      
      此时的程柒还不知道,她的日常表情在环境的渲染下让导演和编剧惊为天人,此刻正文如泉涌的准备给‘他’一个身份,瞬间加点戏。
      
      正和汪莹两人一起排排坐的程柒下意识的抬起头,就看到之前安排他们工作的中年工作人员和群头一起向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你是……”群头眯着眼睛打量着程柒,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眼前这个撞大运的小子叫什么名字。
      最后还是被程柒从地上拉起来的汪莹率先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李哥你好,我是周哥介绍过来的,我叫汪莹,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群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想起来了,拍了下脑门一脸恍然的说道,“小汪是吧,这是咱们剧组的场务,你们喊他杨哥就行,这位小兄弟是你朋友吧,我和你说啊,你们机遇来了,导演可说了,要专门给这位小兄弟加些戏份,这可多亏了……”
      
      汪莹刚想纠正一下‘小兄弟’这个称呼,就被接下来对方说的要给程柒加戏的话给吸引了,至于后面的话,她懂,成年人的客套嘛。
      于是汪莹对程柒摆摆手,让她和场务去见导演,而她则继续留在这里听群头描绘他在里面出了多少多少力。
      
      程柒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以至于让导演给自己加戏。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现在只想知道加戏的话会不会有剧本给她。
      可能是之前镜头下程柒的表现太让人震撼了,也可能是程柒一米七出头的身高足以撑起这套男装,所以看到程柒走过来后,导演根本就没有问她的基本信息,甚至连名字都没有问,而是直接指了指旁边的编剧,“这是咱们剧组唯一的编剧,你这个角色的情况她会和你详细说明。”
      
      暗夜侠客这个剧讲的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平日里也不读书也不接受家里安排的活计,每天就知道拿把扇子在街上乱串,像是个纨绔子弟一样。
      而每当晚上,他就会变身成一个劫富济贫的侠客,甚至还会去一些贪官的家里收集证据,然后大张旗鼓的贴在城门口。
      当然,这中间还会穿插着男二男三女一女二,我爱你你爱他他爱他他却爱着她的等等一系列狗血剧情。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剧情有没有逻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演员帅的帅美的美,全程爽翻天、绝对无虐点。
      
      虽然已经不准备追求逻辑了,但就在刚刚,看到程柒在监视器里的那一刻,导演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并飞快的和编辑达成了共识。
      他们的男主,他那么利落的身手,每次快要被抓住、快要翻车时突然逆风翻盘的原因他们终于可以解释了,那个传说中的‘师傅’有原型了!
      
      很快,程柒也明白她要扮演角色的基本情况了,男主传说中的师傅,整部剧隐藏最深的BOSS,武功高强、神出鬼没、男主的保护神……
      
      不过虽然男主师傅身上的标签这么多,听起来也特别牛叉,但他的出场次数并不多,至少程柒手上这种写的龙飞凤舞的‘剧本’上,‘他’的拍摄场次也只有三场而已,而大部分时候‘他’只是远远的望着男主的方向就可以了。
      
      在编剧看来,程柒只是低头看着剧本上的人物介绍和场次描写,而程柒则是瞬间换了一个场景:
      冰凉的地面,嘈杂的环境,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程柒确定了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刚刚拍摄的那一段场景。
      不过不一样的是,之前在拍摄的时候她是真的什么都没想,就那么放空自己干坐在那里,而此刻的她则是感觉自己正在暗中观察着包子铺面前的男主,这是他唯一的徒弟,资质好、根骨佳,原本他收徒也只是无聊而已,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现在不能随意的妄动真气,这而个徒弟、或许是他复仇的唯一希望了……
      
      “你是谁?你好厉害啊,你能再接一次么?”
      一个调皮的声音在程柒怀里响起,程柒下意识的低头,就看到怀里多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对方兴奋的睁大了眼睛,期待的看着他。
      脑海里自动补充了当前的状况,这是他第一次下山、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孩童期的男主,男孩此时还是一个喜欢爬树捣鸟蛋的调皮蛋,他在男孩从树上掉下来的一瞬间使用轻功飞了过去接住了小男孩,并在抱住对方的瞬间发现男孩根骨很好,非常适合他们门派的武功。
      只是刚刚下山的他并没有那么大的耐心去教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武功,不过在小孩撒娇一样的央求下他还是教给了男孩一个基础内功,虽然很大众,但也很安全,不会在没人看护的情况下出现危险。
      
      场景再次转换,此时应该是寒冷的冬季,风非常的大,大片大片的雪花打在脸上,程柒下意识的抬起手想要挡住砸在眼睛上的风雪,却发现‘自己’的手变得像是皮包骨一样,胸腔里憋得难受、痒的难受,随后就是冲破喉咙的咳嗽。
      身体不受程柒控制的硬生生的把那口气给憋了回去,嘴里瞬间充斥着一股铁锈味,可他的视线依然死死的盯着山下的某条小路,直到视线中出现男主熟悉的身影,对方身旁跟着一个披着白色裘衣的女孩,两人骑着马并排走在小路上,不时的对视一笑。
      一种欣慰的感觉蓦地从心底滋生,程柒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转身,强压下身体的不适,挺直腰板一步一步的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显然,这应该是剧本中的最后一场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女主的第二个技能马上就要点亮啦,大家猜猜看是什么,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