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第九章
      
      两个小人慢慢悠悠的走到游乐场的时候,就见游乐场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小朋友,玩滑梯的地方都已经开始排队了。
      
      苏羡予倒是没什么想玩的,而是转头问周屹,“小屹,你想玩什么?”
      
      周屹这会已经缓过来了,单薄的胸腔开始正常的起伏,唇色也恢复的嫣然的淡粉色,橘黄色的暖光映照在他脸上的时候,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柔和可爱了几分,特别是那双淬着光影的眼眸,更是灿若繁星,清脆的童音平缓而干净,“我想玩跷跷板。“
      
      跷跷板?!
      
      苏羡予往跷跷板的方向看了看,只见有两个小女孩在那来回的晃荡,见四周没有家长,苏羡予就丝毫没有良心的把两个小女孩哄骗了下来。
      
      那两个小女孩大概要比苏羡予大个两岁左右,而苏羡予本来长得就很乖巧,再加上他软声软气的叫两声“姐姐”,怕是没有哪个小女孩能招架得住了。
      
      周屹不是一个贪玩的孩子,但他也确实想玩一下跷跷板,因为去年冬天他住院的那段时间里,就一直看着少儿频道上的其他小朋友在玩这个,而那个时候的他连病房都出不去,只能在电视上看着他们欢快样子,只能边看着窗外寂静无声的落雪边听着他们银铃般的笑声。
      
      太多的欢笑都挤在他胸腔里的时候,他没有羡慕其他小朋友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而是在心底沉默着发酵出一种对跷跷板的无限向往。
      
      他在想,他会有好起来的那一天。
      
      也会有坐上跷跷板的那一天。
      
      游乐园里到处都充斥着小朋友们撒欢的笑声,暖黄色的路灯照亮了周屹上扬的嘴角,如山涧清泉般的笑声打破了夏夜里燥热的空气。
      
      苏羡予知道太多关于男主的心酸历程,所以能看到他这样开怀的笑着,也不由自主的替他开心了起来,他摒弃了成年人的灵魂,学着一个七岁小孩子的口吻,“小屹,我们比赛看谁跷的更高一点。”
      
      周屹响亮的应了一声,“好!”
      
      在两个幼稚的小人拼尽全力的比赛谁翘得高的时候,暑假已经悄然过去一大半了。
      
      剩下的半个月,也就快到周屹的生日了,所以他要回去奶奶家过生日了。
      
      周屹的奶奶家离市区有两个小时的车程,这个时候两地还没有建立起快速便捷的高铁,于是周屹一家就只能自己开车回去了。
      
      临出门前,苏羡予还特别关照了周屹一句让他好好照顾自己,周屹乖巧的点点头,用小大人的语气说,“阿予也要照顾好自己,我过完生日就回来了,你无聊的话就去找其他小朋友玩吧。”
      
      苏羡予则是抬手摸了摸他细软的发丝,“我不跟其他小朋友玩,我等你回来。”
      
      心里想的却是,我带你一个小朋友就已经够累的了,你走了我好好歇着还来不及呢,傻子才去找其他人玩!
      
      周屹踮起脚抱了他一下,弯起眼眸笑了笑,“好,我尽量早点回来。”
      
      “......”别啊,你在家好好陪陪爷爷奶奶七大叔八大姨什么的啊。
      
      苏羡予无奈的点点头,“好,那你快上车吧,拜拜!”
      
      送走周屹之后,苏羡予就开始琢磨送周屹什么生日礼物了。
      
      书里好像也没有提及周屹到底喜欢什么东西,想问系统,系统早在他进到书里的那一天就没有再说过话了,除了出现关键人物的时候它会悬字提醒一下,其它的时候也不知道跑去哪偷懒了,根本就找不到它。
      
      所以系统是指望不上了,他只能靠自己了。
      
      靠自己好像也不太有用,他也没送过小孩子礼物,所以光是想出送什么礼物就花了四天的时间,中间周屹给他打了两个电话,说他奶奶家门口的小溪了捞出了好多鱼。
      
      本来周屹是想留一条鱼带回去给苏羡予看看的,结果当天晚上就被他舅妈给红烧了,为此他还大哭了一场。
      
      苏羡予边听着周屹在电话那边哭,边忍着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不让自己笑出狗叫声,把小周屹安抚好之后,他又问了周屹喜欢什么颜色,周屹想了半天说了好几种颜色,苏羡予让他只能说出一个最喜欢的颜色,周屹又想了半天,最后只说了一个红色。
      
      敲定了颜色之后,苏羡予就去小商店里买了几条红色的手绳,他之前就看见岳星桥用这种绳子编了一个手链,手链的尾部她还挂了几个叮当作响的小铃铛,看上去还挺好看的。
      
      不过周屹是男孩子,他没有买小铃铛,而是买了一个类似小金鱼的串珠,苏羡予想着他昨天不是还哭那条被红烧了的小鱼来着吗,所以这回正好送他一个小鱼不就行了吗。
      
      买了三条绳子和一个串珠才花了三块钱,他长这么大都没送过这么便宜的礼物,这回就算这个小男主赚着了。
      
      不过东西是买好了,那么问题来了,他不会编啊。
      
      于是他又跑回了家问杨慧云会不会编,杨慧云没玩过这种小孩子的东西,自然是不会编的,于是他又跑到楼上的一家小女孩家里问她会不会编,小女孩没说话,而是晃了晃手上戴着的手绳,跟岳星桥的一样,也是那种透明水晶绳挂着小铃铛的。
      
      苏羡予一看就知道她肯定会编,连忙弯起眉眼笑了笑,“姐姐能教教我吗?”
      
      小姐姐很大方的说,“好啊。”
      
      这个小姐姐是学校里三年级的学生,叫张译文,她对苏羡予的印象就是活泼好动,也经常能在楼道里看见他跟另一个小男孩玩,只不过另一个小男孩比他安静多了,她本想着这么一个好动的小男孩是学不会这种细心的小手工的。
      
      结果她给苏羡予示范了两遍之后,苏羡予很快的就学会了,又甜甜的喊了声“姐姐”,问了她最后该怎么收尾,张译文觉得这个小弟弟非常的可爱,又耐心的教了他该怎么收尾。
      
      一套编织手法学好之后,苏羡予又跑回家洗了一盘葡萄送了上来,感谢和夸人的话张嘴就来,那小嘴甜的都快赶上他手里的葡萄了。
      
      感谢完小姐姐之后,苏羡予就拿着手绳回家慢慢编了。
      
      这个手绳编起来其实还挺简单的,他花半天的时间就编好了,又找了一个好看的小盒子把手绳放了进去,最后找了根彩色的绳子给它绑了一个标准的蝴蝶结。
      
      就这样,给小男主八岁的生日礼物就准备好了。
      
      周屹的生日在21号,苏羡予本想着他最起码得在22号才能回来呢,结果周屹21号傍晚的时候就回来了。
      
      房门被敲响的时候,苏羡予正在帮妈妈剥豆子,杨慧云疑惑道:“嗯?谁敲门啊,宝宝你去开门看看是不是爸爸忘带钥匙了。”
      
      苏羡予放下手中的毛豆,应声道:“好。”
      
      经过这两个多月的相处,他早就已经和这对纸片父母相处的非常愉快了,还会时不时的跟他们撒个娇,开个玩笑之类的,所以他打开门,想也没想的就扬声喊了一句:“爸爸你.....”
      
      话音未落,就看见门口站了一个娇小的美少年。
      
      傍晚的余晖从楼道的窗口撒了进来,微弱的金红色染红了小少年的笑脸,深邃黝黑的眸底亮起了一层不可言说的欢愉,小少年软糯干净的声音隔着锈色的防盗窗传到他的耳中,“我是哥哥,不是爸爸。”
      
      苏羡予:.....半条命爸爸似乎对哥哥这个称呼非常的执着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周屹(红着小脸):你要不想叫哥哥,也可以叫...点别的。
    苏羡予:点别的是啥?!
    周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