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一个星期后的早晨,徐晟安又领来了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浅粉色的连衣裙,齐肩的短发随着身体的行动轻微摇曳,一双琉璃般的眸子里好像闪动着光。
      
      “江址哥哥——”女孩的声音甜糯,柔软得就像是陷在了一块巨大的棉花糖里。
      
      江址抬头看了一眼,脸上却依旧没什么表情。
      
      但站在门口的徐晟安见状显然略微松了口气,一边朝门外走一边对着电话汇报:“夫人,女孩子对少爷来说似乎比男孩子更容易相处些。”
      
      电话那头在片刻的沉默过后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但愿吧......”
      
      女孩凑的很近,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江址脸庞,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
      
      江址没有看她,轻声说了一句:“离我远点。”然后他站起身,正准备朝门口的方向走去,步伐却有些不稳。眼见女孩就打算着跟在他身后并似乎想要开口询问些什么,江址稍微缓和了几分神色,微弯嘴角。
      
      那一刹那,他的眉梢似都带着光芒。
      
      “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江址的上半身微微前倾,语气柔得像四月里的阳光。万物初现生机,却又带着清冽的气息。他食指抵在唇前,朝女孩轻轻的笑着,“我回来之前,不要说话哦。”
      
      女孩虽不明所以,但依旧双手叠在腿上,乖巧地坐在原地点了点头。身子却微微侧倾,带着好奇的目光追随着江址的背影。
      
      江址慢慢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朝着小女孩微勾着唇,静止了几分钟之后,他走了回来,步子轻快了不少。
      
      “果然走了。”江址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愉悦,毫无波澜的眼睛,却是带着笑意的嘴角,细看几分让人不寒而栗。
      
      室内,温度仿佛骤然降低。
      
      “什么?什么走了?”女孩子起身,随在江址身旁,笑着问他,像只雀跃的幼雏。
      
      “他们,都走了。”江址在轻笑一声过后,瞬间冷了脸,眸中温度骤降。
      
      “江址哥哥......?”女孩子被他突如其来的眼神吓到,但她并未在意,很快就又凑到他旁边,声音依旧柔柔的,“江址哥哥,你怎么啦?心情不好吗?”
      
      江址顿了一下,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指尖有些颤抖,他缓缓抬头,看向女孩,又轻声重复了一句前不久刚说过的话:“离我远点。”
      
      “江址哥哥——?”女孩子有些愣,然后抬手打算触碰他的额头,“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滚。”
      
      江址眉宇间的阴霾已遮掩不住,浓郁的阴影大片大片的涌现,很快就笼罩了他全身。他不耐烦的挑眉,伸手推开了女孩。江址压根儿没有控制力度,女孩子因突如其来的力量跌在了沙发一侧,后背磕在边缘的扶手上,疼得她瞬间就飙出了眼泪。
      
      “江址哥哥......?”女孩的声音已带上了哭腔,但依旧柔柔的,听起来让人好不怜惜。
      
      江址后退了几步,步伐有些不稳。他抬手抵着额头,微弓着腰,脑袋里的思绪有些不受控制。
      
      “你现在,赶紧给我滚。”江址站在原地阖上眸子,语气有些焦躁,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江址哥哥......?是我哪里做错了吗?”女孩的声音有些颤,已经不敢再靠近江址,“我还不能走......妈妈说,一定要我、在这里比别人......多待几天......”
      
      女孩的话还没说完,江址却忽然大步朝她走来。二人的距离本就离得不远,只几步的距离便能触到。
      
      江址一把抓起女孩的衣袖,力道大到强迫她起身,也不管她方才跌过的双腿能否站稳,就直接粗鲁地扯着她的胳膊上了楼。
      
      “江址哥哥......?”女孩的声音已染上了惧意,开始变得颤抖。
      
      江址根本听不到女孩在唤他的名字,只感觉脑袋里一片轰鸣,仿佛一双有力的大手在不停地压缩着他脑袋里的空间,将他全部塞进一丈粘稠的黑暗中。
      
      客房的卧室门被猛地推开,女孩子被江址扯着胳膊,强迫她蜷缩进了角落密码箱里。
      
      即使是小女孩,也有一半的腿露在外面,她的上半身刚好卡在密码箱的边角,动弹不得半分。
      
      江址正烦躁地踹着密码箱,一下又一下闷沉的巨大声响不停地响彻在女孩耳边,她害怕得就连头部都在发颤,视线更是因泪水而模糊得连地板都看不清了。
      
      女孩已经不会再开口柔柔的叫着“江址哥哥”,除了离开这个地方她已经再无任何想法。
      
      这个先前对着她轻笑的,所谓的“江址哥哥”,现在在她看来,简直就是个可怕的恶魔!
      
      女孩死死地咬着下瓣唇,拼命不让自己泄出声音,害怕招来江址更恶劣的对待。可止不住的抽泣与颤抖让巨大的恐惧蔓延上四肢,她甚至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脏正在以加倍的速度狂跳着。
      
      江址的最后一脚踹得很用力,密码箱在地板上滑动着,女孩的头部也因此撞在了冰冷的金属门上。
      
      一阵阵眩晕的窒息感从脑内传来,江址感觉指尖发麻,但他最终还是收紧了手,在意识稍渐清醒时离开了这间卧室。
      
      ......
      
      江址握着楼梯扶手的力道过大,以至于手背顶端的指节骨泛白,他感觉喉头涌上一股铁锈的味道,那种被逼到窒息的感觉逐渐重现。
      
      不过好在这时大门及时地打开了,徐晟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两人好像在看到对方的同一瞬间都松了口气。
      
      “江少爷。”徐晟安率先开口,语气平静。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