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相当重口 ...

  •   叶白鹿眼皮一跳,谢青崖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搭讪开场白?
      
      若是换了平日,叶白鹿突然被这样一位美男子给搭讪了,恐怕是要高兴一阵的。可眼下……
      
      叶白鹿瞧着谢青崖那俊美无俦的面目,只觉自己根本不是被美男子搭讪,而是突然被阎王给搭讪了,脊背上一阵发寒发冷。
      
      “不曾见过。”
      
      叶白鹿毫不犹豫立刻否认,道:“恐怕是公子认错人了。”
      
      她说完就想要离开,恰巧这个时候派去蹲点的催雪急匆匆跑了回来。
      
      她一路小跑一路就说着:“小姐,小姐!老夫人那面的贵客已经……”
      
      隔着大老远,催雪并未注意叶白鹿旁边还有别人,走得近了这才瞧见,连忙收了声音。
      
      催雪在老夫人院外守着,打听到贵客已经离开,赶紧就跑回来通知小姐,生怕那面的表小姐也听到了动静,会先她们一步。
      
      贵客已经离开!
      
      催雪的话没能说完,定眼一瞧,自家小姐身边那丰神俊朗的公子,可不就是先前出现在老夫人院里的贵客吗?
      
      催雪正吃惊,那面其他三个小丫鬟也赶回来了,一个拿着披风,一个端着早膳,还有一个端着药汤子。
      
      “呀!”
      
      三个小丫鬟年纪小,没有催雪那般稳重,乍一看到谢青崖,还是这般近距离的看到,皆是睁大眼睛,满眼都是“惊艳”与好奇。
      
      小丫鬟们立刻围住叶白鹿,叽叽喳喳小声问起来:“小姐,这不是老夫人的贵客吗?”
      
      “贵客怎么的会出现在这里呀?”
      
      “莫不成和小姐是认识的?”
      
      不,绝不认识。
      
      叶白鹿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识得谢青崖,也不会承认自己上了谢青崖的身。
      
      叶白鹿表情淡淡的,根本没有做过亏心事的模样,道:“走罢,我们去给老夫人问安。”
      
      小丫鬟们一肚子都是疑问,对谢青崖着实好奇死了,不过也没别的办法,只好老老实实跟着小姐离开。
      
      走得远了之后,几个小丫鬟还在回头去看谢青崖,小声道:“果真比幽州王还要俊朗呢。”
      
      “就是瞧着有些个可怕,叫人不敢与他说话。”
      
      “是啊,不知是什么来头。”
      
      的确,谢青崖长得并不怎么亲和,尤其是一双眼目,看着就有些阴狠的感觉。平日没有表情之时,习惯性的略微板着唇角,给人一股压倒性的威严感。虽他长得的确俊美过人,但也着实拒人于千里之外。
      
      叶白鹿带着小丫鬟们走出老远,这才小心的回头瞧了一眼,已经瞧不见谢青崖的身影,谢青崖也未有再跟上来。
      
      “呼——”
      
      叶白鹿松了口气,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小姐?怎么了?”催雪问。
      
      叶白鹿摇摇头,说:“没什么,我们快些过去罢。”
      
      “是了!”横云道:“一定要比表小姐早到才行。”
      
      那面老夫人正在屋舍内与身边的小丫鬟簇水拉家常,叶白鹿还没进去,就听到老夫人爽朗的笑声。
      
      近些日子老夫人的确身子骨不佳,但是今儿个一早,陛下竟然亲来探望。老夫人顿时心中感激万分,只觉得忽然间就精神了不少,说起话来也有了力气,心情也开阔起来。
      
      叶白鹿走进来,老夫人一眼便看到了她。只是这一眼,脸色稍微落下来一些,不怎么高兴。
      
      说来也是,叶白鹿能理解老夫人的心情。孙女儿大婚之日,却突然自尽,这事情糟心程度爆棚,放谁身上也觉得膈应。尤其老夫人并不待见她这孙女儿。
      
      叶白鹿乖巧的半垂着头走过去,道:“奶奶……”
      
      老夫人敛了笑容,端起茶杯抿了一下,道:“你不在屋里休息,怎么的又跑出来了?”
      
      四个小丫鬟站在叶白鹿身后,全都听出来了,老夫人心里有火,吓得她们都不敢出声,也不知怎么帮衬小姐才好。
      
      叶白鹿并不慌张,想了想秦摇玉那细声细气的模样,照葫芦画瓢道:“叫奶奶担心了,白鹭身体已经好了许多。昨日大好的日子,白鹿身子不适突然晕倒,实在是叫大家担忧了,是白鹿的不是。”
      
      “突然晕倒?”一个声音恰到好处的插了进来,随后便瞧秦摇玉走进房舍之内,来到了老夫人一旁。
      
      秦摇玉走进来正巧听到叶白鹿的“鬼扯”,压抑着讥讽的笑意,道:“白鹿妹妹昨日什么时候突然晕倒了?”
      
      叶白鹿在成婚当日因为“风言疯语”竟然想不开自杀,这已经是大街小巷皆知的事情。然而叶白鹿却睁着眼睛说瞎话,将自尽说成了是晕倒,还说的是脸不红心不跳,一派真诚天真模样。
      
      叶白鹿被秦摇玉质问,坦然的回视着她,道:“是啊,白鹿身体有些不舒服,也不知怎么的,或许是过于紧张罢,竟是眼前一黑就昏倒了过去。再醒来之后,便听闻有些人胡说八道大放厥词,说白鹿莫名自尽……这……这实在是太过荒诞,但凡仔细琢磨过的人,恐怕都不会相信。”
      
      叶白鹿的确自尽的实在没理由,到底因为什么,现在还没人能说的清楚。
      
      不过事实如何,秦摇玉心里非常清楚,叶白鹿根本不是因着紧张昏倒,她是千真万确想不开自尽了。
      
      秦摇玉据理力争,立刻开口:“你根本就是……”
      
      “好了。”
      
      老夫人忽然打断了秦摇玉的话,摆了摆手。
      
      秦摇玉一瞧,收住声音,乖顺的守在老夫人一旁。
      
      老夫人表情似乎不像方才那么难看,好转了一些,道:“鹿儿的确平日身子不大好,叫医官赶紧调理调理。外面那些风言疯语听听也就罢了,作为大将军府的人,万不能跟着胡乱嚼舌根,可知道了?”
      
      秦摇玉吓了一跳,吃惊纳罕的睁大眼睛。没成想老夫人转了性子,居然袒护起叶白鹿来,教导秦摇玉不要嚼舌头根。
      
      秦摇玉心中委屈的不行,双眼雾气蒙蒙,咬了咬嘴唇道:“是,摇玉知道了,老夫人您别生气,是摇玉不懂事儿。”
      
      老夫人素来不待见叶白鹿,可如今这事情不只是关乎叶白鹿一人,更关乎大将军府的名声。晕倒当然比自尽的说辞好听太多,老夫人就算知道叶白鹿在胡扯,也只好顺着她的话,这样面子能好看一些。
      
      叶白鹿是算准了老夫人好面子,所以才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秦摇玉委委屈屈的道:“摇玉再也不敢偏听偏信了,这就去教训那些胡说八道的仆役,叫他们以后不敢乱说。”
      
      “算了算了。”老夫人拍了拍秦摇玉的手,道:“我知道你是最乖巧的,这事情以后谁也不要提就是了。对了。”
      
      老夫人说着又看向叶白鹿,道:“婚事的事情,我已经叫人去幽州王府,请王爷亲自过来商讨。你这些日子尽快调理身子,可莫要再来个昏倒的意外。”
      
      “是。”叶白鹿仍然特别乖顺的模样,道:“白鹿知道了。”
      
      大将军府和幽州王府的婚事可是大事,不只是儿女情长,可不能说作废就作废。况且这门婚事,还是太后娘娘搭线牵桥,更是意义非同小可。
      
      秦摇玉表情略微有些古怪,转着眸子盯了叶白鹿一眼。
      
      叶白鹿答应着,但是心里也九曲十八弯。这幽州王谢一鹤虽然是书中的男主角,可叶白鹿对他没什么太多的好感,总觉得像个工具人,也不知到底怎么样。
      
      叶白鹿是个现代人,一直忙着工作,男朋友都还没正经谈过,现在穿越一遭,却要急匆匆嫁人,这让叶白鹿实在不乐意。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会儿一口拒绝老夫人绝不明智,还是要从长计议,所以叶白鹿继续佯装乖巧的就答应了下来。
      
      老夫人多看了一眼叶白鹿,似乎是觉得她今日难得这般听话。叶白鹿本就长得毫无攻击力,如今低眉顺眼,叫老夫人看着顺眼了不少,老夫人表情也更为缓和些许。
      
      “老夫人。”那面秦摇玉一见,可不想叫老夫人对叶白鹿改观,赶忙笑着岔开话题:“老夫人,摇玉日前与您提到过的那常敷面脂,您可还记得?”
      
      常敷面脂指的其实就是面膜。
      
      老夫人果然一下子就被秦摇玉转移了注意力,道:“记得记得,上次你说的神乎其神,什么只要用过了,便能肤白如雪,嫩如凝脂,可是这么回事?”
      
      老夫人说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目光中都是向往。
      
      这老夫人虽然是大将军的娘亲,叶白鹿的奶奶,辈分颇高,就连谢青崖都敬重她。不过看上去并非白发苍苍垂暮之年,乍一看也就四五十岁的模样,绝对平日精于保养,是个爱美之人。
      
      “老夫人记性真好。”秦摇玉笑着道:“就是这么回事。摇玉知道老夫人对那款常敷面脂感兴趣,便千方百计的托人去找,当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真就叫摇玉给弄到了。这不是,急急忙忙的就送到老夫人您的面前,想要叫您试一试呢!”
      
      叶白鹿问了早安,本来已经准备离开。不过忽然听到秦摇玉谈起面膜,而且说得神乎其神,叶白鹿一时职业病犯了,心里百爪挠心,还真是有点想要见识一下古人的面膜。
      
      叶白鹿好奇的站在一旁,就瞧秦摇玉亲自接过丫鬟手中的一个小盒子,万分仔细的擎了过去。
      
      秦摇玉献宝一样,轻轻打开小盒子,道:“老夫人请看,这就是那常敷面脂了。”
      
      一瞬间,叶白鹿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不是花香也不是药苦,实在让她有点说不上来。
      
      秦摇玉瞥了一眼叶白鹿,仿佛是在看乡巴佬的样子,暗中嘲笑着叶白鹿没见识。
      
      秦摇玉侃侃的道:“这常敷面脂是可遇而不可求,就算千金也不一定能买到。里面加入了大量珍贵的鹰粪白,只要用过一次,就可肤如凝脂洁白细腻!”
      
      鹰粪白?!
      
      叶白鹿眉梢控制不住的抽搐起来,原来古人真的用鹰屎敷脸,当真太过重口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中,记录一下快要300收藏啦,不容易T^T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