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好巧! ...

  •   “小姐,小姐……”
      
      “小姐快醒一醒罢!”
      
      叶白鹿感觉耳边有人在呼唤自己,她迷迷糊糊睁开一条眼缝,阳光刺得她连忙又将眼睛闭了起来。
      
      身边的人还在呼唤着,道:“小姐快醒一醒罢,马上该要去给老夫人问安了,老夫人是最不喜欢小姐懒睡的。”
      
      昨日叶白鹿莫名其妙就穿越了,大半夜还遇到了系统故障,简直折腾的无法言绘,后半夜才勉强睡下。虽然眼下已经天亮,其实叶白鹿根本还没睡多久。
      
      她听着小丫鬟的声音,后知后觉,腾家伙翻身而起,坐在了榻上,低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小姐?”
      
      四个小丫鬟并排站在软榻边,全用惊讶的目光瞧着叶白鹿。
      
      叶白鹿也同样满眼惊讶,自己这是变回来了?她止不住还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果然是变回来了,不再是那硬邦邦的胸肌。
      
      “呼——”
      
      叶白鹿狠狠松了口气,小声道:“还好,噩梦总算是醒了……”
      
      “小姐?”拜星狐疑的问:“小姐是做了什么噩梦?”
      
      “也没什么……”叶白鹿摆摆手,心说这么刺激的噩梦,还是不要和小丫头们分享了,也不知古人的接受能力强不强,再吓坏一众花花草草。
      
      “小姐,请快快起身洗漱罢。”催雪已经捧了清水和凝团过来,道:“时辰不早,若是老夫人知道小姐又懒睡,恐怕要发脾气的。”
      
      其实叶白鹿平日里作息非常规律,并不是喜欢睡懒觉的人。不过昨日夜里折腾了一整夜,真是累得她精疲力尽,一睁眼天色早已大亮。
      
      叶白鹿想到昨夜的事情,心中有些不确定,眸子略微一动,佯装不在意的问:“我问你们……”
      
      小丫鬟们一面伺候叶白鹿,一面道:“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叶白鹿问:“昨天晚上……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儿?”
      
      “不对劲儿?”酹月和横云对视一眼,都不知叶白鹿问的是什么。
      
      拜星道:“婢子知道,小姐定然问的是表小姐。婢子也觉得不对劲儿,那表小姐委委屈屈的走了,竟然没有往老夫人那边去告状,一夜都平安无事,不知怎么的转了性子,吃了一次哑巴亏呢。”
      
      叶白鹿想问的并不是表小姐秦摇玉。这秦摇玉吃哑巴亏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原书作者给秦摇玉的设定不是一般的无脑女配,还是有一些小手段的。
      
      秦摇玉昨日一个人前来,没人给她作证,空口白牙告到老夫人面前,万一再被叶白鹿给反咬一口,到时候说不清楚,反而徒增老夫人不快。
      
      平日里老夫人最为疼爱秦摇玉,也是因着秦摇玉知冷知热,能让老夫人开心高兴。若是秦摇玉无脑告状,稀里糊涂就扰了老夫人清净,绝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秦摇玉心中有成算,这一次吃了哑巴亏,这笔账她是默默记在心中,估摸着正暗自盘算要怎么报复回去。
      
      叶白鹿摆摆手,引导说:“我不是说秦摇玉。嗯……就是昨天夜里,你们有没有听到我的屋里有什么奇怪的动静?”
      
      夜间的时候,叶白鹿因为系统故障,莫名就变成了一个男人,还是当今九五之尊的谢青崖。
      
      叶白鹿变成谢青崖过了一晚上,还应付了一番谢青崖的妃子。如今虽然变回来了,但是叶白鹿心中有点忐忑。心想着自己变成谢青崖的那段时间,自己的身体又怎么样了?莫不是谢青崖也变成了自己?来了个灵魂互换?
      
      只这么一想,叶白鹿顿时有种被惊雷劈中的感觉,当真叫一个外焦里嫩。
      
      横云胆子小,止不住打了个激灵,道:“声……声音?小姐,你莫要说什么鬼故事,大半夜的还能有什么声音,吓死个人了。”
      
      叶白鹿眨了眨眼睛,说:“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动静吗?”
      
      四个小丫鬟齐刷刷的摇头,都是一脸纳罕的看着叶白鹿。
      
      叶白鹿松了口气,看来是想太多了,昨天晚上自己“灵魂出窍”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应该是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什么异动。
      
      “那就好……”叶白鹿拍了拍胸口,道:“也没什么,我就随便问问,我们快点洗漱罢。”
      
      小丫鬟们立刻团团的忙碌起来,伏侍着叶白鹿洗漱梳头更衣,然后又上了一层淡妆。
      
      催雪焦急的道:“快些小姐,要来不及了,都已经这个时辰了。”
      
      因着昨日叶白鹿新婚之日突然自尽,好端端的婚事被搅黄,叶白鹿没能嫁到幽州王府去,日后婚事如何安排,还要从长计议。
      
      老夫人平日就不喜叶白鹿,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更是对叶白鹿有所偏见。小丫鬟们想到今日要去给老夫人问早安,就觉得头疼不已,也不知道老夫人会如何勃然大怒,如何喝骂小姐。
      
      叶白鹿倒是不着急不着慌的,看起来四平八稳。她这个人能屈能伸,而且最会讨老人家的欢心,到时候嘴巴甜一些也就是了。
      
      说起来在这个家里,老夫人地位举足轻重,若想要日后过得好,那么老夫人的好感度必然是要攻略的。叶白鹿心里小算盘打的响亮,一会儿去见老夫人的面儿,应当好好的观察一番,最好能摸清楚老夫人的喜好,绝对百利无一害。
      
      “走罢。”叶白鹿给自己打扮好了,这就带着小丫鬟们出了屋,准备往老夫人的院落去问早安。
      
      小丫鬟们都有些惴惴不安,跟在叶白鹿身后,大老远就看到老夫人院子外面堆了不少的丫鬟和仆役,三两个簇拥在一起,这一大早上的不知为何,都堆在外面,也不进去侍候。
      
      叶白鹿才走过去,没能踏入院内,就有老夫人跟前的丫鬟小跑着过来,道:“小姐,老夫人正在见贵客,吩咐了暂时谁也不让进去。”
      
      她这一说,四个小丫鬟立刻叽叽喳喳起来。
      
      “见贵客?”
      
      “不让进去?”
      
      “是什么贵客,这般神秘?”
      
      叶白鹿也有些好奇,这一大清早的,府里居然就来了贵客。怪不得仆役和丫鬟们都在院外伏侍,原是老夫人有吩咐。
      
      “这不知是什么贵客。”老夫人身边的丫鬟也不知太多情况,小声道:“似乎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我偷偷瞧了一眼,竟是一位好生年轻的公子。估摸着是老爷的门客徒弟罢,以前没见过。”
      
      叶白鹿的父亲,叶将军为人直爽正气,收徒从不问出身,门客和徒弟的确不少。不过如今大将军也不在府上,不知这位贵客是来做什么的。
      
      其实神秘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据说这位贵客公子长得俊美无俦,愣是比幽州王谢一鹤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真?”拜星眼睛都亮了,满脸八卦的表情。
      
      老夫人身边的丫鬟点头道:“千真万确!绝没骗你们。”
      
      “比幽州王还俊朗?那是个什么样子?我竟然都想不出了。”酹月道。
      
      叶白鹿听她们八卦着,心中也难免有些好奇。不过这书中还真是不缺长得俊美的男子,而且一个个都对秦摇玉一见钟情。
      
      作为男主的谢一鹤绝对是书中的颜值扛把子,但话又说回来,叶白鹿瞬间想到了昨夜的噩梦。暴君谢青崖的长相也着实不错,不只是脸长得好,身材也无可挑剔,还有那手感……
      
      叶白鹿赶忙摇摇头,不可细想。
      
      “白鹿妹妹起得好生早。”
      
      一道声音打断了叶白鹿想入非非的思绪。叶白鹿回头一瞧,原是秦摇玉来了。
      
      秦摇玉手里擎着个剔红小托盘,微笑着走过来,仿佛昨日吃瘪的不是她,她与叶白鹿从未有过什么隔阂一样。
      
      秦摇玉道:“白鹿妹妹是来给老夫人问安的罢,但是真不巧,老夫人那面有贵客要见,一干闲人都是不见的,怕是要让白鹿妹妹等一会儿了。”
      
      秦摇玉声音软绵绵,语气也温柔,但说出来的话全不是那样。她口中所指的“闲人”,自然就是叶白鹿。
      
      她显然就是故意讥讽叶白鹿,说完也不停顿,略微抬了抬下巴,高傲的就从叶白鹿身边走了过去,往老夫人的院子内走入,浑似这个家真正的主人一般。
      
      “表小姐!”
      
      下一刻,老夫人身边的丫鬟跑过去拦住秦摇玉,道:“表小姐,您不能进去。”
      
      “什么?!”秦摇玉孤高的笑容有些凝固,盯了一眼那丫鬟,道:“我不能进去?我是给老夫人送甜汤去的,每日老夫人都要喝我这甜汤,你难道不知道吗?”
      
      丫鬟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小托盘,坚定的道:“那也不能进去,老夫人吩咐过了,谁也不能进,包括表小姐。”
      
      叶白鹿很给面子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看来秦姑娘也在这闲人的行列之中啊,没什么特别的。”
      
      打脸来的太快,秦摇玉顿时尴尬的满面通红,根本没办法反驳叶白鹿的嘲讽。
      
      秦摇玉勉强硬着头皮,开始着补她的面子,道:“哎呀是了,我差点给忘了。老夫人先前与我说过的,叫我过些时辰再来,我怎么就给忘了呢,正巧我那边还有旁的事情要忙,你们且慢慢等着罢。”
      
      她说完了,端着小托盘快速离开,头也不回。
      
      叶白鹿瞧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又笑了,道:“这表小姐,包袱太挺重,死要面子。”
      
      “什么包袱?”小丫鬟们听不懂叶白鹿在说些什么,好奇的瞧着她。
      
      “呀!你们瞧,就是那位公子,快看呐。”
      
      就在这个时候,老夫人身边的小丫鬟一声轻呼,扯着拜星的手叫她往院子里看。
      
      那小丫鬟道:“怎么样,我没骗你罢,是位好生年轻俊朗的公子!”
      
      叶白鹿被她们的话吸引了注意力,也顺着院子围墙的漏花窗看过去。
      
      就瞧不远不近的地方,果然有位年轻公子长身而立,老夫人就在他的旁边,皆是背着身,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咯噔——”
      
      只看一眼,叶白鹿心中一响,隐约觉得那年轻公子的背影很是眼熟,还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而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没成想年轻公子恰巧转过了身来,更巧的是,莫名和叶白鹿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一时间四目相对,叶白鹿心里又是“咯噔”一响……

  •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日更~每天早上08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