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出现在光屏上的是一首五言六韵诗,也即试帖诗。
      
      而范愚如果想要同阿爹一般成为秀才,试帖诗就正是他必须学的。
      
      系统确实很贴心。
      
      每次经营都诵读且背诵一首诗,对范愚将来自己写之时必然助益不少,等到下场科考,能得心应手很多。
      
      不过范愚此时还不知道试帖诗会是科举的科目之一,也不知道系统给的正是标准的应试答卷,只是觉得写诗总会派上用场而已。
      
      还剩下的盏茶时间里,范愚通读了一遍系统给出的五言六韵诗,刚背得差不多,冰冷的机械音就提示结束了本次经营。
      
      “本次经营已结束,奖励8金币。”
      
      范愚掰着手指头开始数,而后发现距离在系统里买下《广韵》不过只差四次经营。
      
      在要兼顾族学课业的同时,不过两日功夫就能购买一本新书。
      
      范愚开始觊觎书库里剩下的书了。
      
      不过这么一算,他的学习进度远比不上书籍的购买速度。系统赠送的《笠翁对韵》他不过才学了个开头而已。
      
      贪多嚼不烂,范愚告诫自己,决定不可胡乱买书,到头来一本都未读透。
      
      屋里,众人已经结束了习字,开始短暂的休息。
      
      先生照例回自己屋里去喝茶,范有成几个则是聚在一起开始了玩闹。
      
      祝赫和范有宁一向喜欢独自一人呆着,不过这回两人前后脚走出屋子来,都凑到了范愚跟前。
      
      “十二郎果然同小叔所言一般无二,休息的时候竟还握着书苦读,堪为我辈楷模。”
      
      范有宁摇头晃脑的腔调听起来确实有点头痛,范愚抚额,还得谦虚地回话。
      
      祝赫则是立在树下,右手执书,轻击左手手心,做出来一副风流姿态。
      
      配上俊秀的脸蛋,确实像幅精致的画卷。
      
      少年郎眼里就只有一个范愚,把一旁酸儒模样的范有宁忽视了个彻底,问道:“阿愚可是打算参加科考?”
      
      阿愚?!
      
      范愚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祝赫的自来熟程度,不过这人长相太出众,倒也让他生不出来厌恶感。
      
      反而把他划进了友人的范围里,虽然还不太熟悉。
      
      于是点头回答道:“有打算,可我如今才刚识字,离科考还远得很。”
      
      “不远不远,赫痴长两岁,待过了年就要去考一考县试了。”
      
      祝赫不止模样出众,还打小天资聪颖,如今已经学了四书,对这次的县试案首势在必得。
      
      范有宁站在一边,插嘴道:“以十二郎的聪慧程度,想必要不了两年,也可下场一试,少不得捧个案首回来,妙极妙极。”
      
      范愚闻言,有些哭笑不得:这人对他的信心比自己还大。
      
      而事实上,范愚对科举的了解程度,也就到知晓可以靠着考试成为秀才,等再往上考中了举人就可以补缺当官的程度而已。
      
      再多,就一问三不知了。
      
      “想来阿愚还对科考不甚了解,不妨听兄长给你介绍一番。”祝赫此时就像是有读心术,猜到了范愚在想些什么。
      
      “我朝科举分作童试、乡试、会试、殿试四场。童试又分为县试、府试和院试,读书人通过了县试和府试便为童生,之后才可参加院试,等到过了院试,就是秀才。也即阿愚你爹当年考取的功名。等过了乡试则是举人,可以补缺做官,衣食无忧。再往后便太难了些,暂且不必去考虑。”
      
      “县试一般在每年二月考,府试则是四月。等来年二月我便要下场去考县试。”
      
      范愚这才对大周朝的科举制度有了一点了解。
      
      “那案首又是何物?”范愚听得很认真,从方才范有宁的话里捕捉到了听不懂的词,趁机发问。
      
      “案首,就是祝兄和十二郎将来都会考中的头名,届时可莫忘了提携我等。”范有宁完全没看出来两人对他的些许排斥,依旧凑在他们身边,找准机会就插入到交谈中。
      
      祝赫闻言,撇了撇嘴,耐心同范愚解释道:“童试三场的头名皆称作案首,倘若有人能够连中三个案首,便为小三元。”
      
      范愚于是又多出来一点疑问:“祝兄既然已经能够下场科考,为何还在同我们一道学蒙学?”
      
      和范愚在一块上课的,都是范有成一类,刚入学没到两年,还在挣扎着识字的孩童。
      
      连范愚的进度在几人之间都已经算快了,否则先生和督课也不会应允他破格入学。
      
      至于祝赫,分明已经读完四书,都要下场了却还混迹在他们之间,范愚感到了疑惑。
      
      “咳。”
      
      祝赫闻言,没有继续拗造型,而是抬手掩在嘴边,假咳了一声。
      
      “这个我知。十二郎有所不知,另一个课室授课的先生模样不大周正,祝兄还牙牙学语的时候便因为瞧见先生的模样被吓哭过,是以入学之后坚持留在蒙学,任长辈如何劝说也不愿去经学那头念书。”
      
      范有宁又抓住机会,说出来了这个只有范愚还不知情的秘密。
      
      “不过那位先生是祝兄的堂叔,向来疼小辈,祝兄又生的格外好看讨喜,先生就没同祝兄计较。”
      
      范愚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他抬头看向祝赫,只见方才还姿态风流的少年郎这会儿已经羞得脸上升起来团红晕。
      
      好在休息时间所剩无几,先生已经慢慢悠悠走回了课室,还招呼了三人一道进屋。
      
      恰好解救了正在害臊的祝赫。
      
      紧跟着的课程较之之前要轻松不少,众人只需坐着听先生讲授些道德规范与本朝律令。
      
      先生讲课多年,这会儿把枯燥无味的内容讲成了故事般鲜活,几人一个比一个听得认真。
      
      范愚和祝赫也就因此把方才休息时候发生的事抛到了脑后。
      
      族学第一日的学习对范愚来言格外充实,难得的两顿饱食也叫他颇感高兴。
      
      揉着变得圆鼓鼓的肚子,范愚跟在祝赫身后进了屋。
      
      早晨被先生带领着来放包裹的时候,屋里已经空无一人。是以范愚这会儿才发现,随意选的铺位恰好就在祝赫身旁。
      
      两人对这个巧合都还挺满意:范愚想着同第一位友人距离更近,祝赫则单纯为了往后每日睁眼后、闭眼前,瞧见的脸都赏心悦目而高兴。
      
      范愚家中用不起烛火,族学倒因为有宗族供着还算宽裕,连学生睡觉的屋里都给摆了根蜡烛。
      
      不过烛火的光总归比不过白天的日光,昏暗不少,还闪烁摇晃。
      
      照明还好,真要念书看起来便有些难受。
      
      像是范有成,便一向来不喜欢在入夜之后念书,觉得费眼睛。这会儿他早早就窝到了床上,同范有明在那小声嘀咕着闲聊。
      
      范愚瞧见蜡烛之后就很激动,这样一来,他每日能念书的时间又长了不少。
      
      只是屋里人多,呼出光屏来念《笠翁对韵》便太奇怪了一点。
      
      范愚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拿《千字文》来看一会儿。
      
      看起来,如何在现实中赚到钱来买书该提上日程了,总不能回回捧着本已被系统盖章不会遗忘的书来读。
      
      那样也太浪费时间了些。
      
      范愚忽然想起来先生介绍族学时候说过的话:督课每月一次考校之后,都会视成绩给学生以奖惩。想来奖励兴许会是钱财。
      
      范愚于是下定决心,得更努力学习,好攒钱来买书。
      
      一旁的祝赫也不愿错过念书的时间,捧出来了四书,想抓紧时间再温习一遍功课,于是拉着范愚一起挨到了蜡烛旁。
      
      “阿愚不是已经能背这三本,怎的又要读?”
      
      一眼认出范愚手里拿的书还是《千字文》,祝赫提出了疑问。
      
      在他看来,范愚该节省时间,开始读新的书才对。
      
      范愚小声说出来自己只有这三本的困境,然后手中就被塞了本《广韵》。
      
      范愚:“!”
      
      “先借你,我一时半会儿用不上。待你学完了再还我便是。”
      
      祝赫特意从床头的书箱里翻出书来给范愚,塞到范愚手中之后又忽然把书抽了回来。
      
      “可不许给我搞脏了搞折了。”
      
      范愚连忙点头答应,他和祝赫一样,对书爱护还来不及,哪舍得搞坏。
      
      祝赫这才放心地把《广韵》放回范愚手中,而后低头去读他的四书。
      
      这样一来,倒不必攒金币来买《广韵》,他可以看看书库里头别的心仪的书了。
      
      或是将金币攒起来,用来解锁3级族学。
      
      1级族学教他习字,2级教他音韵训诂,范愚很好奇再往后解锁还能收获些什么。
      
      兴许就是教授他四书五经呢?
      
      范愚没有继续幻想下去,等到攒够金币解锁了便能知道。
      
      如今不如趁着有烛火,多学上片刻。
      
      他呼出来光屏,拿翻书的动作掩饰,选择了“点击经营后将进行半个时辰声韵学习”。
      
      赚金币的机会可不能错过,何况经营还能让他学得更专注一些。
      
      开着系统经营状态,范愚同祝赫一起,围着蜡烛又学了半个时辰,方才上床休息。
      
      入学的第一日就此结束,范愚嘴角挂着笑入睡,还做了个格外香甜的美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