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8章 ...

  •   金柱每日戌时亮起,不到一刻钟便会消失,此时屋里的几位仙人都会提前出门,子时便会回来。
      
      村里的仙人越发多了,有些仙人住进了村民家里,仙人到访,村民们自是喜不自禁,热情的将仙人迎入家中,尽心尽力的伺候着。
      
      有些仙人就盘膝坐在村口、山脚等处,有些仙人则直接进山。
      
      金光亮起之时,仙人都会先退出来,等减弱后才重新进山,无一例外。
      
      村里死了几个人,云竹感觉到了村里有几处出现了死气,鬼魂徘徊不愿离去。
      
      凡人若有冤情,不愿离去,便会化为鬼魂。
      
      他差不多可以猜到是谁家出事了,云竹犹豫片刻,还是花了几张符从后门出去。
      
      看向村东头的一座小院,一股怨气徘徊不去,其内有几道人形,面貌模糊,隐约可辨生前模样,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叫声。
      
      路上遇到了几个结伴而行的仙人,云竹谦卑的靠到路边让路,低头表示自己的恭敬。
      
      这几位仙人犹如没有看见他一般,自顾自的走了。
      
      “那几个邪修真是疯子,居然敢杀凡人,简直造孽。”
      
      “看他们的样子,只怕不是第一次杀凡人,背了因果,这修行路也断了。”
      
      云竹沉思,他们说的好像是修士中有不杀凡人的潜规则,概因杀凡人会背因果,是造孽,若是无故杀害凡人,修行一路便断了。
      
      这和以前山精鬼怪一样,杀人吃人便是走了歪路,这路也就差不多到头了。
      
      想起陈胖子那天在山里明明可以补刀却放他走了,后来遇见也只会恶心他。
      
      云竹眸色加深,那陈胖子想惹怒他,若他先动手,陈胖子就成为了受害者,便是杀了他,所担因果只怕也不会太重。
      
      因果报应,算得真精。
      
      路走到一半,云竹脚步一顿,看向村东头的一个方位。
      
      此时,那边的怨气已然消散,那几个鬼魂,烟消云散了。
      
      那是村里李二婶一家,四口人均化作鬼魂,然不过一刻钟,均被打了个烟消云散。
      
      云竹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心口一抽抽的疼。
      
      还记得他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身无一物,皆是村里的人给他盖了茅房,每家每户都给他送吃的穿的。
      
      他的年纪和李二婶差不多,因他长得年轻,李二婶他们便拿他当晚辈看待。
      
      村里人都姓李,云竹一个外姓人,大家却把他当自己人看待,从未对他有过排挤之心。
      
      眼底闪过一抹泪光,云竹深吸一口气,继续避开仙人往李二婶家走。
      
      行至李二婶隔壁家,李二婶家中走出三个男修,云竹下意识躲到墙角。
      
      “我还以为那几个凡人有多厉害,不过一招便没了,好生没趣。”说话的是一个尖脸男修,眼睛很小,身材矮瘦,看起来三十来岁,穿着黄色长衫。
      
      “行了老三,说了多少次了,这次秘境非同小可,莫要惹是生非。这事一出,万一那些正统修士要除了我们,只怕我们便进不去秘境了。”说话的是一个拿着折扇的翩翩公子,穿着白色长袍。
      
      “我等修士,也不怕那些道貌岸然的正统修士。”说话的是一个黑袍男人,眼角有一处刀疤,狞笑道,“若真的那么好心,只怕我等出手前便有人来阻挡。那小娘子哭喊时,那些正统修士哪个不是远远离开?他们心里,如今只有那青海秘境,旁的可分不得他们的心神。”
      
      “大哥说的是,这凡人虽然脆弱的很,但滋味很是不错。那个小娘子,那身段,那皮肤,啧啧啧。”
      
      听到此处,云竹握紧手,想到了李二婶家的小兰,李二婶从小娇养,从来舍不得她做重活,已经定了镇上的一位人家。
      
      小兰眉目清秀,云竹还记得这孩子最喜欢的便是山里的一种野葡萄,每年时节一到,便会央求他去给她摘回来。
      
      往事犹如还在眼前,云竹记住这三人模样,在原地站了很久,等到日上三竿这才离开。
      
      不知道那天堂屋发生了什么,之后几天,云竹的待遇好了许多,陈胖子便是遇见他,也不会阴阳怪气的挖苦,尤其是霍海城在的时候,更是乖觉。
      
      若说之前,霍海城仅是隐隐处于领首之位,如今便是名副其实了,云竹从其他人眼中看到了忌惮。
      
      云竹倒是觉得有些可惜,他画了几张符,本想着等陈胖子单独来找他发难时下手脚,谁知道陈胖子突然乖了起来,他倒是找不到机会下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村里的仙人在村里待的时间更少了,屋里的五人每日也仅有一两个时辰会回来。
      
      云竹借着端茶倒水的功夫,也听到了霍海城他们的几次谈话。
      
      这个秘境名为青海秘境,传闻上古时期,青山一带乃是一片海,这座秘境沉睡多年,外人皆以为已经消失了,谁知二十万年后又重启。
      
      这是东洲大陆的一大盛事,各门各派皆派人来此地夺取机缘,而小青山便是其中一个秘境入口。
      
      云竹一直没有出门,是以外界的消息知道的不多,提炼出来的消息也很贫瘠。
      
      青海秘境自古便可容纳一万修士入内,不拘仙凡,听闻以前是一个超级门派用于筛选弟子的场所。
      
      小青山一带的村子里已经聚集了上千名仙人,其他入口也不知有多少,但总数必定比一万还多。
      
      云竹听到不拘仙凡的消息,心中大定。
      
      看来佛祖还是心疼他的,道祖也没有因他习佛法而放弃他,他果然不论做什么都是心想事成。
      
      察觉到仙人们在村里待的时间变短,云竹便知道秘境快要开了。
      
      九月廿九,云竹连端茶倒水去偷听的机会也没了,那五个仙人从昨晚就没回来,而村里的仙人也走得一干二净。
      
      放目远眺,远处的林子里有不少动静,秘境应当未开。
      
      村民们终于敢离开自己家,齐齐往祠堂去。
      
      祠堂的牌位散落一地,砖墙也破了几个洞,狼狈不堪。
      
      几个老人受不得这个刺激,齐齐晕倒。
      
      村长是一个佝偻老人,这才半个月不到的时间,腰弯的是越发厉害了。
      
      “咳咳,大柱,你看看还有谁家没到?”
      
      “二婶家没到,三叔公家也没到,还有七伯家。”
      
      堂中有一脸色憔悴的妇人,抬起袖子抹眼泪,“我那天晚上听到了旁边的二婶子惨叫,之后便没瞧见他们屋里做饭了,没想到人真的是没了。”
      
      “三叔公家就住在祠堂旁边,祠堂都被他们拆了,三叔公去拦,就,就......这帮强盗,哪里是仙人,分明是魔鬼!”
      
      村长咳嗽一声,用拐杖敲了敲地面,“这话可别再说了!仙人们的事情,我们凡人哪能干涉。”
      
      “老七家呢?怎么回事?”
      
      “没啥声音,只是我这两日没瞧见七哥家做饭了,方才我进到院子里,谁知道是真的没了。”
      
      三家共十五口人,就这么死于非命,便连尸体都不见了。
      
      “娘,仙人都这样吗?你不是说仙人都是好心肠吗?”
      
      “仙人为什么要杀人?”
      
      几个孩子好奇的问,再大些的捏紧了拳头,眼含不甘。
      
      大人们抱紧了孩子,愁着一张脸,眼泪不停的掉。
      
      约莫半月前,大家还开开心心的将仙人迎入家中,本以为仙人都是好心肠,就和祖辈们口口相传的那般。
      
      事与愿违,仙人都是高傲的,大多数的并不会打扰村民,少数的则嚣张跋扈,脾性并不好。
      
      嚣张跋扈还是好的,有些村□□气不好,如李二婶一家,请了几个疯子回来,根本不管修士不杀凡人的潜规则。
      
      祠堂里气氛沉重,村长脸色发白,用拐杖敲地,“够了,不要再说了,过几日,便给他们举行一场法事吧。”
      
      “莫要对仙人不敬,该回家的便回家吧,免得仙人回来没人伺候。”
      
      “村长......”
      
      “好了,都散了吧。”
      
      云竹站在角落里,低头不语,拳头慢慢捏紧。
      
      他们说的三叔公家,便是李猎户家,李猎户年轻时候得了一本武籍,也踏入了修行者一列,没想到,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了。
      
      视凡人为蝼蚁,这就是修士,所谓的仙人吗?
      
      回到家中,云竹打开门,一张兽皮掉在地上,原是有人将之夹在门中。
      
      兽皮上有血迹,云竹看了下周围,回到院中打开兽皮。
      
      “青鹤谷,秘境入口,初一子时秘境开,欲来从速。”
      
      字用血迹写成,歪歪扭扭的,每一个字都很大,字迹断续,是李猎户所留。
      
      他没死。
      
      倒也正常,云竹曾经也是有修为的人,按照这些仙人的面熟,他的修为放在这里大概是炼气巅峰,他见过的仙人,也就那个霍海城与他实力相当。
      
      李猎户虽是武夫,多年来实战经验丰富,这些仙人也都是炼气期,没道理能不生不息的杀死李猎户。
      
      将兽皮置于鼻下,随后拿开,云竹回屋收拾东西,抄小路进山。
      
      青鹤谷并非在小青山深处,距离村里并不远,也就一个时辰的路。
      
      李猎户留言青鹤谷,云竹便确定了秘境入口的大概范围。
      
      李猎户的留言并非说青鹤谷就是秘境入口,算是加密信息,因为关于青鹤谷的一个秘密,只有他和李猎户清楚。
      
      若是别人拿了信,就是去青鹤谷也找不到人。
      
      青鹤谷有一小潭,常年有青鹤到此繁殖,故名为青鹤谷。
      
      小潭底部有一暗河,钻入暗河之中,逆流上游,很快便会到达一处洞穴,洞穴长达十里远,出口便是东北方向的青龙瀑布。
      
      青龙瀑布在小青山中部,往北三里地便可进入一处新的洞穴,洞穴内有暗河,可顺着暗河上流直达小青山深处。
      
      这样的近路,在小青山里还有几条,都是云竹偶尔发现的,后来与李猎户分享,他们借此不知躲掉了多少野兽的追击。
      
      云竹不确定信有没有被人看过,是以没有往青鹤谷走,直奔青龙瀑布。
      
      走到平时常进山的小路,云竹检查四周,没看见其他人,便到一处树洞里伸手掏,掏出了一张兽皮,兽皮空白,云竹收好,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个树洞,云竹听李猎户提起过,他成亲前,便是靠这个树洞和媳妇传递彼此的心意。
      
      想到这点,云竹只叹世事无常,李猎户一家已是村里人人羡慕的一家了,不饿肚子,肉管够,四世同堂。
      
      挑了一条小路,云竹专找不好走的路走,尽量避开可能遇到的仙人和野兽。
      
      靠着自己的直觉和感知力,云竹约莫走了三个时辰才走到青龙瀑布。
      
      青龙瀑布高三十丈,水流量极大,因悬崖中生长着一种绿植,落下的水看起来便像青色一样,犹如一条青龙盘旋而下,其水又发自青龙山,故名青龙瀑布。
      
      云竹在一里地外都能听到震耳欲聋的声音,抬头看向高出一截的瀑布,一道彩虹横在瀑布之中。
      
      顺着河流而上,因水流量大,地势陡峭,河流的水流很是湍急,清澈的水底可以看到一些小碎石被水冲得毫无招架之力。
      
      来到瀑布之下,这边水汽很足,只站了一会儿,云竹的头顶便结了一层水雾,跟白霜一般。
      
      青龙瀑布后面的洞穴是最难进去的,水流打在身上,跟酷刑一样,感觉有个人拿锤子拼命的敲。
      
      可以说,在小青山村,也就只有李猎户和云竹能进来了。
      
      踩到一块石头上,稳稳的踩住,云竹转身踩到瀑布下的一块巨石上,巨大的水流击打在身上,冰冷刺骨,冲击力极大,云竹打了个寒颤,差点摔倒潭里。
      
      水潭中有一条长约三尺的皮甲鱼浮上来,瞧见来人,一摆尾便钻入水中,丝毫胃口都无。
      
      穿过瀑布,云竹来到了一处中空之处,前面就是巨大的水帘,身后湿润的石头上,有一个一人高的洞口,此时有生满青苔的一巨石挡住了。
      
      这巨石原先是没有的,后来云竹发现了这个洞口,李猎户若是在山里过夜,便会常来这里。也是他找来的巨石,挡住洞口便可度过一个安全的夜晚,不必担心夜晚有妖兽袭击。
      
      若不是早知里面有洞穴,根本不会有人细究这是不是原生的石壁。
      
      拿石头敲击巨石,云竹听到了有人靠近,呼吸急促,“是云大夫吗?”
      
      果然是李猎户。
      
      “是我。”
      
      云竹见人在这里便放心了,伸手推开巨石钻了进去,李猎户靠在一旁的洞壁上,衣衫褴褛,肚子上破了个洞,满身是血。
      
      把巨石推回来,云竹拿出火折子点亮蜡烛。
      
      “伤这么重,怎么不在路上等我?”
      
      李猎户摇头,脸色灰败,“我怕有人发现。”
      
      云竹发现旁边有一团布,上面除了血腥味还有一股药味,想来他就是靠此止血,才一直撑到了这里。
      
      云竹将行囊拿下,打开铺开,里面用牛皮包着一些药材和药罐子。
      
      把了脉,云竹将李猎户的衣服剪开,到河边盛水烧开,拿过来擦干净周围的血迹。
      
      “伤口太大,得缝起来,忍着点。”
      
      “我已不知疼是什么了。”
      
      这里没有线,云竹跑到外面割了一种藤蔓,将里面的丝拆出来洗净,放入针孔里,云竹将他扶到地上,仔细的将伤口缝好。
      
      云竹低头收拾东西,李猎户压着声音,“云大夫,青海秘境入口就在十里地外的青龙山,我要去那里,还请云大夫帮我。”
      
      “你这伤......”
      
      “我一定要去,云大夫一定要帮我。”李猎户眼角流下两行泪,“我的父母,妻儿,被那群邪修折磨致死,魂飞魄散,我咽不下这口气。”
      
      “云大夫,您一定要帮我,我李大力,不报此仇,誓不罢休!”
      
      想到村里的三口人家,李二婶家,李七伯家,还有三叔公一家。
      
      这三家,云竹都亲眼去看过,都是那三个邪修下的手,且一次比一次过分。
      
      他更气的是,他每每赶到现场,这些人的魂魄尽皆被打散了,若是从前,他修为还在,还能尝试聚拢残魂。
      
      可他如今.......
      
      每每想到这些事,云竹心脏便一抽抽的疼,他活了四十五载,遇到的恶意比善意多得多,少有不是出于利益的友善。
      
      小青山村的善意,于他而言,弥足珍贵。
      
      如果说陈胖子的行为,云竹只是想教训教训他。
      
      那么那三个邪修的所作所为,便是让云竹下定了决心,他要把以前的修为捡回来!
      
      “我也要去秘境,你先休息。”
      
      李猎户将自己知道的信息都和云竹说了,得到了他的承诺,又发着烧,很快就睡着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