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祭祀 ...

  •   衍夜展开一个今天最甜美的笑容,正要伸出手拉蓝染的手。
      
      可是她没有拉到。
      
      正当她将要碰触到蓝染的指尖,却陡然的被拉开好远,有一个力量把她从蓝染的身边拉开,又丢到了一旁飞驰而过的马车里。衍夜在被拉住的瞬间就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伊子来开的玩笑,伊子虽然经常从后面拉起衍夜,可是每次的动作都很轻,力道把握的也非常的好,每次衍夜坐到明依屋的马车里从来不会感觉到疼痛。而此刻,衍夜重重的跌坐在这辆马车上,感觉到到尸魂界以来从未体验过的疼痛,她疼得呲牙咧嘴,一时间竟然睁不开眼睛。
      
      她忍着疼痛睁开眼睛,看到蓝染满眼的诧异和震惊,他大步的追上来,棕色的头发因为疾速的跑被带动着飞扬起来。他大声的叫喊,声音几乎带着嘶哑:“阿衍……阿衍……”可是毕竟是一个少年的脚步,怎么能赶上飞驰的马车,蓝染和衍夜的距离就变得越来越远。
      
      明依屋在七区的一个拐弯里,所以刚才衍夜一下车她们的马车几乎就消失在视线里了。而七区并不是一个繁荣的区,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很少有什么人了。
      
      没有人帮助。
      
      所有的呼叫,仅仅是两个人之间。
      
      “这小女孩的灵力不错,哈哈……今天的收获不少……那后面的男孩还追着呢,真是不自量力,过一会儿就能甩掉了。”
      “不如这样……这男孩子的灵力也不错,一起带回去吧……反正多一些不会什么有什么害处……”
      
      听到随后一个人的话,衍夜随即发现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蓝染和马车原本拉开的距离竟然变得近了,眼看就要碰触到马车。衍夜意识到那个人的意图,朝着蓝染喊道:“惣右介……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真的……不要过来……
      
      衍夜的眼里刹那间充盈着泪水,幼小的嗓音里头一次干裂而无助。可是蓝染并没有听到衍夜的话一样,仍旧大声的喊着衍夜的名字。然后他的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衍夜大声的叫喊“不要……”
      
      可是,下一时刻,她就看到被丢到马车上的蓝染,他起先皱着眉头,似乎比衍夜感受到的痛楚还要多。但是在看到衍夜的瞬间,蓝染却展开了一个非常微小的笑容。
      
      “笨蛋……叫你不要过来的……为什么还要跑过来啦!”衍夜用手使劲的敲打蓝染的肩膀,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睛看向蓝染,却发现他竟然还在微笑,她大声的说道,“不要笑啦,难看死了……”
      
      蓝染颤巍巍的抬起手揉揉衍夜的头发,他的声音因为刚才激烈的奔跑还有些颤抖,“阿衍,怎么可以丢下你……我们不是说要回家吃晚饭的么……”
      
      马车飞奔的很快,衍夜被颠地十分的难受,她向前爬过去,想看看能不能跳下去或大喊着寻求帮助。却听见马车前的一个人念道:“缚道之一 塞。”马车的车门瞬间锁上,任衍夜怎么拉也拉不开。
      
      前面的人冷冷一笑,说道:“小姑娘,不要白费力气了,好好呆着,我们带你去很好的地方哦,不要害怕。”那人语气一顿,冷然像呵斥一样的说道:“千万不要想着逃跑。”
      
      衍夜仍旧发疯的拽了很多下,才知道这些完全是无用的,她松开手倒在了原来的地方。双手捂住眼睛,只想要哭,眼睛里的泪水就这样倾泻而出,从指缝里留了出来,落到蓝染的手背上。
      
      “阿衍,不要哭了……”蓝染自己忍着痛,尽量的摆出很平常的表情,轻轻的拍打衍夜的背部,衍夜背部因为哭泣不断的抖动着,蓝染很轻易的就能察觉到她的恐慌。
      
      衍夜没有听蓝染的话,而是一头埋到蓝染的怀里,很大声很大声的哭泣,泪水慢慢的浸透蓝染的衣服,由于浸透衣服费了一些时间,眼泪透到蓝染衣服里的时候已经十分的凉,让蓝染本就因为疾速跑加上疼痛而虚弱的身体不自主的一抖。
      
      衍夜察觉到蓝染的动作,竟从原本昏天黑地的哭泣中清醒过来。她骤然觉得惊异,觉得很恐慌,不是因为这个突发的事件,而是因为……
      
      果然安逸的生活已经让她放下了防备与冷静。
      
      她愣愣的抬起头看着蓝染,他依旧安静的微笑,几乎看不到什么痛苦的样子,可是衍夜看到他的手深深的按着地面,几乎要把他原本修长白皙的手指按到青紫的颜色。
      
      真的是要将前世的东西忘掉了么?那一世积累的冷静,都尽数抛掉了么?难道只能在惣右介面前无助的哭泣?
      
      衍夜重新坐到原来的位置上,默默地用手抱住双膝。把头埋在双膝之间,开始想这件事情的源头。
      
      她忽然想起来早晨的时候,她无意识的对蓝染说出的那句最近听到的传言,那是在明依屋的时候,伊子煞有其事的叉着腰对着她大吼,“小夜夜啊~最近要小心要小心!有很多小孩子失踪的,专门抓你这种美丽可爱的小孩子啊~所以跟着伊子姐姐我,哈哈……”衍夜并没有把伊子的话当做一回儿事,由于伊子的表情,她很容易的把她的话想成那种经常用来威胁小孩子诸如大灰狼来了之类的话。
      
      正如蓝染早上所说的,这样的事件多发生在治安很混乱的后面的区内,七区这样靠前的区位……很不幸的一想,如果真的是这件事,他们很可能就是头一宗。
      
      “……有灵力……不要逃跑……没有希望……”
      
      据刚才那两个人的话来看,他们能够被安然的放回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所以这件事情一定是一件不可告人的事情。而且他们所要的是有灵力的孩子,据衍夜很少的对灵力的了解,大概的猜测到肯定不是一件简单的绑架事件,更何况绑架一个七区的普通的整完全没有什么好处可言。
      
      灵力……灵力……灵力能做什么?
      
      衍夜不知道,她所知道的少的可怜。她猛烈的摇头,埋怨自己问什么不多了解尸魂界的事情。可是……联系上一世和灵力相似的东西在那些故事传说中的作用,比如那些有关与神相关的人员,力量被用在祈祷,占卜,或者是……
      
      祭祀。
      
      在想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衍夜禁不住的皱起眉头。前世那个完全不存在这样奇怪力量的世界里,尚且出现许多血淋淋的生祭事件,而尸魂界这样存在灵力的地方,这样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便大大增多。
      
      “大人的梦想,就要成功了……”
      “大人怎么能是你能随便议论的,闭上你的嘴。”
      
      听到这些话,衍夜突然觉得“祭祀”这两个字变成了暗红色的字体,却又无比鲜明的在她的脑海里不住的闪现。她的手指甲狠狠的按住她手上的肉,几乎要掐进皮肤里。
      
      蓝染看到衍夜的动作,急忙用手慢慢的掰开衍夜的手指,衍夜感觉到蓝染的动作,才从一直的沉思里缓过神来。她看着蓝染带着疲惫的面容,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衍夜忽的听到一声奇怪的声音,正当她疑惑是什么声音的时候,忽然又听到了一声,她再一看却发现蓝染不自然的把头偏向了一边,脸上还有些尴尬。她才意识到那声音是蓝染的肚子发出的声音,他是饿了。
      
      衍夜记得她早晨的时候嘱咐蓝染要回家吃饭,而且蓝染工作的地方也不供应晚饭,所以蓝染到现在一直是饿着肚子的。刚才又那样激烈的奔跑,所以现在是又累又饿。衍夜的手松下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自己的手指好像碰触到了什么东西一般,才发现手指上居然有油腻腻的感觉。
      
      衍夜这才想起来自己给蓝染买的炸豆腐还没有拿出来,刚才她一直无意识握在手里没有放开。想到这里,衍夜急忙拿起落在地上的纸袋子,献宝一样的举到蓝染的面前,急切的说道:“惣右介,你吃点吧,这是我今天在一区给你买的,原本想要回家……”衍夜顿了一下,苦笑着继续说道:“……吃的。”
      
      说完之后,衍夜低下了头。
      
      回家啊,真的很想回家。
      
      不是前世那个华美空旷的家宅,不是前世那个美丽绝伦的房间。而是她和蓝染两个人的小院子小屋。里面没有太多的东西,甚至没有衍夜喜欢的满屋子的红色饰品。
      
      但是那里是家啊,是家。
      
      衍夜胡思乱想之间,蓝染却把那个已经浸透了油的纸袋子放到了衍夜的手上,笑着说道:“我不饿,阿衍你自己吃吧。”
      
      看着蓝染的笑容和谎话,衍夜也装作一副不伤心的样子,说道:“惣右介你真的不要担心我了哟,我已经在一区吃过了吃的很多啦,你没有吃晚饭,很饿的,”衍夜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打开袋子说道:“惣右介,你看,我让人家放了一点辣椒的,你知道我不能吃辣的,你不要推了,我会生气的。”
      
      说完之后,衍夜还鼓起两腮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蓝染看她这个样子,再看看袋子里面的红色辣椒,也不再说什么,从中用手捏起一个豆腐放到嘴里,一咬下去到现在还有小小的滋滋的声音,他嚼了几下,简直是食不知味,所以他几乎是生生的咽了下去,完全察觉不到平时可以敏锐的感觉到的豆腐的美味。
      
      衍夜看蓝染的样子,不想打扰他,就爬到马车门的地方,又轻轻的用手推了推门,才发现这门居然能咧开一个小小的缝,她又轻轻的推了一下,除了一条小小的缝隙,再也推不开。
      
      衍夜意识到刚才那个人念得那句“缚道之一 塞”仅仅是把锁给束缚住了。她把眼睛凑到缝隙边,想要从中看到外面的情景。她一看,便愣住了。
      
      外边的人倒是很多,街道上除了人什么也看不到,那些人是让衍夜这样一直生活在七区的人感到惊悚的。这些人躺在地上,完全感觉不到一点生的气息,偶尔有几个人从街道走过,却也是如行尸走肉一般。
      
      衍夜猛然看到一个人的眼睛,那个人呆呆的回看了她一眼,眼神空洞的令人可怕。如果不是他的眼睛还眨了一下的话,衍夜几乎以为这个人是一个已经死掉的人。
      
      她意识到,这里一定是很靠后的区位。
      
      流魂街一共有八十个区。不仅流魂街和瀞灵廷之间有很大的差距,就算是流魂街之间,区和区之间也有很大的差异。
      
      流魂街的前四十区基本上可以摆脱被虚攻击的危险,而前三十区的人基本上可以保证简单的衣食。而前十区的生活环境十分的安宁,前五区则达到了繁荣的地步。而那后四十区,越往后的区位越危险越贫穷越暴力,那里的居民的生活环境越差,他们的精神状态自然也不能和前面区位的居民相比。
      
      这样的居民,很容易料想到这里的区位究竟有多么的靠后。而衍夜猛然意识到,他们这样一路过来,从来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她曾经跟随伊子到前面的区,她是知道的,纵然伊子和每个区位的守备都很熟悉,平时经常调笑怒骂,但是没经过一个区的时候都要稍稍的停下来做一些小手续。
      
      而这辆马车一直飞奔,畅通无阻的令人诧异。那么……衍夜远远的看到前面有一个大门,她猜想应当是这个区位和交接区位的大门,而这辆马车并没有向大门走去,而是拐进了一个拐角里,衍夜掐算了马车到大门应用的时间,这个时间过去后,马车仍不见阻拦。
      
      没有任何的阻拦,这应当是条密道。
      
      如果是一条这样贯穿几乎整个流魂街的密道,这条密道如果是直通的话,没道理从流魂街出现到现在这样长的时间内没有人知道。
      
      而这条密道如果不是直通的话,这些人如果是流魂街的居民,知道这样一条错综复杂的密道的可能性十分的小。除非……除非这些人是廷内的贵族,而且是家族很悠久的贵族,很早就知道这样的一条贯穿流魂街的密道。
      
      衍夜想到这里,不禁觉得可怕。如果真的是廷内的贵族,他们真的要做什么,而她现在这样一个普通的整,又能做什么呢。
      
      衍夜在心里不住的默念,念了很多遍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她仰起头,看着昏暗的马车顶部,发现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是有什么突发的转机,她便只能够苦笑。
      
      是啊,能做什么……
      
      就在衍夜不知道做些什么,脑子一片空荡的时候,却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叫声,那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的。很多人在凄惨恐惧的大叫。

  • 作者有话要说:  消失这么久是因为我外公去世了。
    唉。
    不说什么了,我知道现在看的人很少,我会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