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平地生波(2) ...

  •   午夜时分,杜晚晴仍枯坐在书案前盯着窗外那一轮残月发呆。
      
      忽听得门外有人轻轻叩门,晚晴只装听不见,没有理会。
      
      谁料那叩门声虽暂停下来,却又听得外面压得极低极低的声音道:“杜姑娘,请开门。”
      
      晚晴听得出这是谁的声音,但她仍然不想起身。
      
      在这里,她既不想交友,也不想树敌,她不过是来避一下时艰,只要度过了15岁这个坎,她就可以回家去,何必要淌这趟浑水?
      
      今天的事,裴钰媚没有告诉她原因,珊瑚也不想告诉她。
      
      琅玕中途回来看过她,她却没见到琅玕。在二小姐房里,她望向琅玕时,琅玕却低了头,她分明心里藏了鬼。
      
      那么,她藏了什么鬼?她到底对众人说了些什么?说了什么,才会让周夫人大驾光临,亲自带人来二小姐屋内盘问?
      
      还有,临走时,周夫人为何突然问起自己雀喜爹爹的药物之事?——必是琅玕所说的事情与那药费隐隐相关。
      
      那几付药所费不菲,而她杜家是穷的只能勉强糊口的,那么她怎能一下拿得出那笔钱?
      
      若是说修德堂施舍的,那她又有何德何能,让修德堂施舍一份昂贵的药给素不相识之人?
      
      若要牵出柳泰成,那就错得更离谱了,她一个未出阁的少女,怎么能无缘无故和修德堂的少东家私相授受?
      
      想到这里,晚晴的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二小姐的闺房,能进的人那么少,偏她杜晚晴是可以自由进出的。
      
      琅玕性子直爽,自己和她前段时间又走得很近,此时由她公开指认自己,当真是再妥当不过了,任谁也不会怀疑琅玕说了谎。
      
      可笑的是,她连琅玕到底诬陷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鹊喜曾经提醒过自己,琅玕并不像表面上看起那般爽直,自己虽有所警惕,不再如往常那般与她亲近。
      
      可是当日里自己曾同她那般交好,诸人都是看在眼里的,而今她一张嘴,人家自然是信她的,自己能到哪里伸冤说理去?
      
      可再一想,自己得了这样的下场,怨得了谁呢?识人不明,是大忌;交浅言深,更是大忌中的大忌。
      
      总而言之一句话,授人以柄,自作聪明,活该跳到人家的圈套里去。
      
      更可怕的巧合是,这事偏偏就发生在自己离开裴府这么三两个时辰的时间里。
      
      现在想来,必是自己前脚同裴伯父离了府,后脚琅玕便回到凤台阁去了,因为只有这样,后面的一切才得以发生。
      
      事情发生之后,他们肯定已经派人找过自己了,找不到,自己必然是出去了。
      
      ——或者,压根就是有人亲眼看着自己出了门,这才开始实施后面这一系列的布局。
      
      他们笃定她不敢说自己出府去了——果然,她的确是不敢,她只能说自己下午在韶雅堂睡觉。
      
      睡觉这种低劣的谎言,别说裴府诸人了,就连自己也骗不过自己去。可不说谎能怎么办?
      
      假设自己直愣愣地说自己就是出府了,且是和裴伯父一起出去的,去的地方还是云蒙山那么僻远的地方,去的原因还说不清道不明,那只怕到时不但自己的名节尽失,就连裴伯父也难保清名。
      
      人言可畏,此事连裴伯父都不敢当众宣之于口,所以才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保守秘密,自己又怎敢造次?
      
      所以此事是个死结,目前看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破解。
      
      想到这里,晚晴不免有些灰心丧气,恰在此时,又听得门外的扣门声密起来。
      
      她长吁一口气,披衣起身走到门口,隔着门悄声道:“夜深了,姑娘回去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过了许久,才听门外人轻声道:“如此,请杜姑娘多保重。”
      
      待到晚晴打开门时,来人早已离开,只剩月华如水。杏花的枝干泛着青色的花纹,在月光下泛着清冷的光。
      
      晚晴站在院外,身上的热渐渐散去。此事,她已经基本理清了头绪。
      
      很显然,这是一个局。
      
      做局之人早已撑好了网等待猎物,只要猎物稍有闪失,便会栽入其中。
      
      可是,若再往深处想一想,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局,相反,这是一个破绽百出的局。
      
      因为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会被人戳穿,都可能会出纰漏,甚至局中人稍微一认真,此局就有可能土崩瓦解。
      
      估计即使设局人也知道这网太松,局中人一扑棱就能飞出生天。
      
      ……飞出生天,飞出生天——晚晴一激灵,忽地彻底想明白了了,原来,这才是这个局的目的 。
      
      逼走她,而不是困死她。
      
      不说破,只为了损害她的清名。——若她执意要说破,那她依然名声不保。
      
      姑娘家的清名就是一切。她来此第一是避劫,第二是开阔眼界,学规矩。
      
      此事一出却不但所谓的劫避不开,反倒把清白的名声损了,真是得不偿失。姑娘家的名誉何等重要?损坏了可能会万劫不复。
      
      这一招够阴狠,足以让一个心志不坚的人崩溃。毕竟,流言蜚语一向是伤人不见血的利刃。
      
      可是,是谁这么想害她呢?
      
      晚晴眉头紧皱,轻轻叹了口气。
      
      自己来这里只有几个月,每个人都对自己笑脸相迎。二小姐屋内的人自不必说,就是裴伯父、周夫人、三公子乃至于二房的诸人都对自己客气有加。
      
      那这场空穴来风的莫名陷害,难道是因为自己损害了谁的利益?
      
      可谁会从自己被毁掉名声这件事情里得到好处呢?
      
      她想不清楚,而且越想越糊涂了。
      
      呆呆在院外坐到了三更天,直到露水上来,她才迈着僵硬的腿慢慢挪进了院内。
      
      小院被关上门,仍是黑漆漆一片夜。
      
      她却没看到,在这深夜里,在那重重花影树下,有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直陪她到露深更重。直到她进屋,那人才悄然离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