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历劫 ...

  •   云雾翻腾,清音袅袅。九层云霄之上,南天门静静矗立着。背后,金光煌煌、庄严圣洁的宫殿错落分布,仙娥飞行在回廊间,不时有祥鸟瑞兽经过,在云层中划出一条长长的霞光。
      
      九重天正北方,玉虚宫坐落在高高的台阶上,居高临下,清净肃穆。当值的小仙看见玉虚宫,远远就改道,不敢靠近分毫。
      
      玉虚宫内,一位红衣女仙跪在地上,神态颇为狼狈。女仙旁边,还跪着另一个男子。他看起来是个凡人,跪在玉虚宫明可鉴人的玉砖上,脸色苍白,气息奄奄,时不时被冻得打激灵。
      
      九重天上本就寒冷,而玉虚宫还在九重天最高处,越发高处不胜寒。
      
      红衣女仙看到男子,目露哀戚之色:“杨郎。”
      
      男子在这种时候,依然试图安慰心爱的妻子:“牡丹,不要怕。无论是生是死,我们都在一起。”
      
      牡丹眼中沁出眼泪,她正要说什么,玉虚宫上方忽然传来一阵威压,一股无形的寒气横扫而过,九重天的云雾顿时如浪潮般,层层翻涌。
      
      冰冷明亮的寒光从高台上传来,几乎刺的人睁不开眼睛,牡丹得调动全部修为,才能抵住高台上那股极清极烈的冰寒之意。
      
      牡丹能勉力支持,杨华就不行了。他的眉毛、发梢立刻结上冰霜,嘴唇变得青紫。牡丹唤了一声,心沉沉地落下去。
      
      不愧是掌管天庭刑狱的众仙之长,神上神北宸天尊。仅是感受到他的仙力,牡丹就难以支撑,若是真动起手来,她岂不是连北宸天尊一招都撑不过去?
      
      别说她,放眼整个天庭,能和北宸天尊过手的屈指可数。其中能打赢的,恐怕没有。
      
      牡丹想到一会要发生的事情,心情愈发凝重。都不等牡丹想好要怎么办,一道清玄缥缈的声音从高高的敕仙台上传来:“牡丹仙子,你私下凡间,违背天条与凡人结为夫妻,你可知错?”
      
      牡丹无力地垂下脖颈,艰涩道:“小仙知错。”
      
      “私通凡人,乃大罪,你可有冤屈?”
      
      “无冤。”牡丹仙子盯着地砖上的倒影,低低应道。她知道,北宸天尊最是铁面无情,她被北宸天尊亲自审判,想来今日无法善终了。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牡丹用力地看向杨华,眼中含着泪,哽咽道:“可是,我不后悔。九重天上的日子年复一年,没有任何波动,哪如像凡人一样,痛痛快快地爱一场,便是失去仙力也值得。我自知触犯天条,无可辩解,甘愿领罚。但是与杨郎结为夫妻,我永不后悔。”
      
      “好。”高台上的男子轻轻点头,道,“神志清醒,非受人挑唆引诱,且毫无悔改之意,按天规,当罪加一等。”
      
      牡丹每听一项,脸色就白一分,最后已经毫无血色。她想要上前求情,可是她的双手被束缚在后,稍微一动就失去平衡,狼狈地摔倒在冰冷坚硬的玉砖上。牡丹不顾胳膊被摔痛,抬头,恳求地看着上方男子:“北宸天尊,小仙自知罪无可恕,不敢求天尊饶恕,只求天尊看在小仙为天庭效劳千年,没有一次耽误花期的份上,饶杨郎一命!”
      
      杨华虽然不懂天规是什么,可是看牡丹的神情,哪里不知道罪加一等的后果很严重。他被绳子束缚着不得自由,但还艰难地爬到前面,求情道:“牡丹是无辜的,都怪我,偷拿了牡丹的衣服,让她没法回天庭。是我诱骗牡丹留在人间做我的妻子,天尊如果要罚,罚我好了,不要责怪牡丹!”
      
      北宸天尊秦恪平静地看着下方的人。几千年来,这些话他听了不知多少次。天庭对动凡心的惩罚越来越重,而明知故犯的人,还是前赴后继。这已经是他处罚的第五个偷偷和凡人结为夫妻的仙子了,前几个尚可以说懵懂无知,少不知事,而牡丹仙子千年来掌管百花从未出错,她也犯下这等错误,实在让秦恪难以理解。
      
      牡丹和杨华确实情比金坚,危急关头都还想着保护对方。然而,这和秦恪有什么关系呢?
      
      秦恪声音中蕴着道法,说道:“牡丹仙子明知故犯,私动凡心,按律剔除仙骨,废去修为。剥夺百花之首尊荣,从百花册除名,并打入轮回,受六世轮回之苦。杨华引诱天庭仙子,杀,封印魂魄,投入畜生道,永世不予赦免。”
      
      牡丹听到瞳孔都放大了,她不顾狼狈,哀求道:“北宸天尊,您要罚就罚我,不关杨郎的事!是我偷偷下凡,是我不守清规戒律,要投畜生道就投我,杨郎他是无辜的啊!”
      
      牡丹声声哀切,而秦恪不为所动,目光无喜无悲:“即刻执行。”
      
      天兵立刻上前,压着杨华去投畜生道。牡丹仙子苦求无果,眼看爱人被天兵带走,她大喝一声,忽然用力挣脱捆仙绳,拿出法器朝天兵攻去。
      
      牡丹毕竟是百花之长,修为不容小觑。然而她拼尽全力一击,才到一半便被一股清冽的寒气束缚住,都没有挨到杨华的边。牡丹砰地一声从半空中坠落,她越挣扎,寒气收得越紧。杨华见状,目眦欲裂:“牡丹……”
      
      “杨郎……”
      
      牡丹泪流满面,可还是眼睁睁看着爱人被天兵带走,今后生生世世都是畜生道,被人屠宰,受人奴役,永世不得解脱。牡丹崩溃,忽的仰天长啸,凄声道:“我只是爱一个人而已,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时间已经到了,秦恪轻轻抬手,立刻有人上前押着牡丹领罚。牡丹被人拖着离开玉虚宫,走前,她一直不甘心地挣扎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秦恪,凄厉道:“秦天尊,你无情无欲,无心无爱,我诅咒你日后爱而不得,亦亲眼看着所爱之人离你而去,终生受轮回之苦!”
      
      牡丹的声音凄厉尖锐,执法的天兵都觉得浑身发瘆。然而秦恪始终平静地看着牡丹,就那样毫无感情地目送牡丹离去。
      
      牡丹走后良久,她尖利的声音都仿佛回荡在玉虚宫。传话的小仙吓得大气不敢喘,他战战兢兢地走入玉虚宫,缩在门边,小声道:“北宸天尊,南极天尊有请。”
      
      ·
      
      九重天有天庭,掌管天上所有事务。众仙飞升后,第一步便是来天庭报道,之后在天庭挂了名,领了缺,便可各司其职。然而随着人间灵气越来越少,凡人能飞升成仙的寥寥无几,登天之途近乎断绝。
      
      天界以天庭为尊,而天庭,又以四位天尊为尊。
      
      按方位,四位天尊分别为北宸天尊秦恪,南极天尊萧陵,东阳天尊君崇,西奎天尊玄墨。其中,北宸天尊秦恪掌管刑名,为四尊之首。南极天尊萧陵可以从镜中预言未来,地位仅次于秦恪。
      
      秦恪到了三清宫,长袖舒展,没有寒暄便直入主题:“萧天尊,你找我何事?”
      
      萧陵颇有些无奈,他们俩人已共事千年,萧陵自认合作还算愉快,然而秦恪见了他,永远这样疏离冷漠。萧陵笑道:“秦天尊,既已离了公堂,便可以清闲一二了罢。你这样,不像是和朋友说话,倒像是审问犯人一样。”
      
      秦恪坐在萧陵对面,问:“是须弥镜有动静了?”
      
      萧陵挑眉,彻底放弃和秦恪谈感情。萧陵收敛了笑脸,很快进入正题:“是。西奎天尊闭关已一百年,今日须弥三千镜生变,位主西方。我给西奎天尊算了一卦,这一次,他恐怕闯不过去了。”
      
      秦恪听到皱眉。他们四人虽然同是天尊,但是权力、职责、任务截然不同,北宸主刑名,南极预未来,东阳领农耕,而西奎天尊,掌管的是杀戮。
      
      东南西北四位天尊尊号、职责不变,但是坐在天尊位置上的人,却是时时变化的。西奎因为主杀,被全天下的杀戮、戾气侵袭,历来容易走火入魔。玄墨在西奎天尊的位置上坐了两千年,算是历代西奎天尊中坚持时间最长的了。然而,他也不行。
      
      天地分四极,每个方位必须有人镇守,不然天倾地斜,山海崩塌,将会引发大乱。如果玄墨这一劫渡不过去,那么寻找下一位西奎天尊人选,将迫在眉睫。
      
      秦恪问:“须弥镜可有其他指引?”
      
      萧陵摇头:“没有。不过西方杀气重,能镇压得住全天下杀气的,天庭中就那么几个人,无需须弥镜指示。原本太白星君是最好的人选,可惜,他失踪了。”
      
      太白星主战,太白星君周长庚是天庭出了名的战斗狂魔。据说周长庚成仙前,是凡间的一个武林高手,练武练到极致忽然打通了灵窍,以武入道,修炼多年后飞升成仙。
      
      但周长庚飞升后,却不服管教,惹出不少乱子。几年前,他因喝酒触犯天规,拒不受罚,打伤天兵后跑了。天庭一直在通缉他,可惜,至今没有抓回来。
      
      秦恪问:“可有周长庚线索?”
      
      “没有。”萧陵说,“就算把周长庚抓回来,他也要去天牢受罚,不能解燃眉之急。而且以他的性子,不适合高位。他当星君时都带头违反天规,若让他当了天尊,该如何服众?”
      
      秦恪明白了,直接道:“那你有了新的人选?”
      
      “不敢当,只是有几个推荐而已。”萧陵说着调出须臾镜,镜面停留在一个男子身上,“最适合的,当数贪狼星君季安。”
      
      萧陵的人选和秦恪想的一样。贪狼主权柄财富,贪狼星转世到人间,一般不是权臣名将便是开国皇帝。这样的人放在西方镇压杀气,刚刚好。
      
      不过,秦恪想了想,道:“季安似乎在人间历劫,今日,他该历劫回来了。”
      
      “这正是我找你来的目的。”萧陵长袖轻挥,须臾镜中景象变幻,呈现出人间皇宫的景象,“他历劫失败了。”
      
      秦恪微微震惊,他看着须臾镜中血流满地的“盛况”,顿了一下,说:“他主贪狼位,转世之后,莫非成了文人?”
      
      “不是,他文武兼修,按照本来命数,是出将入相之才。”萧陵长长叹了口气,将镜面调到另一个女子身上,“要怪,就怪这个女子吧。”
      
      秦恪将目光落到镜面中的女子身上。女子容貌极盛,身上穿着帝王冕服,但是却倒在血泊中,已失去了气息。秦恪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说:“他历劫失败是他的事,与女人何干?”
      
      “并非我推脱责任,这事,还真和她有关系。”萧陵收起须弥镜,给秦恪倒了盏茶,说,“季安在人间化名裴纪安,他本来历劫可以成功,按照司命写好的命数,他出身尊贵,少年得志,但是在成年时家逢大变,跌入谷底。他所在的王朝会迎来女帝主政,裴家失去圣心,全家流放,他和广宁公主的婚事也被取消。后来他在边疆磨炼心志,履立战功,从微末升为节度使,多年后以拨乱反正之名攻入京城,废除女帝,拥立太子,同时和公主再续前缘。他和公主的女儿会成为王朝下一任皇后,他的儿子也会迎娶新皇公主,成就一段功成名就、出将入相的不世佳话。但是现在,方才那个女子横插一脚,不仅阻断了裴纪安的仕途,也妨碍了他和广宁公主的姻缘。导致裴纪安没能勘破情劫,历劫失败。”
      
      秦恪听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看在同僚的面子上,尽量委婉地说:“他似乎有些太无用了。”
      
      “不是他无用,他已经尽力了。”这一点萧陵须得站出来给贪狼说句公道话,“他一直在抗争,但是他的外祖和舅舅被斩首,堂弟被贬谪致死,未婚妻被夺,妹妹和外甥被谋杀,母亲被气得重病,祖母也在愤懑中撒手人寰。这些事,全是一人所为。他气不过,最终选择和那个女子同归于尽,也在情理之中。”
      
      秦恪尚不了解情况,不予置评。不过依萧陵的描述,裴纪安确实有些惨,而那个女子,也未免太狠了。
      
      萧陵继续说道:“按道理这一世不成,安排他再投胎转世就好。但是天庭情况危急,已经等不了他再轮回了。所以,我想让他带着记忆,重回此世。”
      
      “可。”秦恪说,“但是因果有律,他若是重生,他的仇家也该带着记忆重生。若不然以有心算无心,与理不公。”
      
      萧陵就知道秦恪会这样说。都说天庭法度严,可是秦恪比冷冰冰的天规还要冷硬,指望他同意给贪狼开小灶,绝无可能。
      
      萧陵知道说不动秦恪,干脆顺势转了口风,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这个女人真的太狠了,不给贪狼记忆,贪狼赢不了,给贪狼记忆,就必须给李朝歌记忆。我在须弥大千镜中推衍了几百种可能,绝大多数,又是失败的。”
      
      秦恪问:“李朝歌是……”
      
      “那位差点逼疯贪狼的女子。”
      
      秦恪了然,他问:“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萧陵笑了笑,亲手把茶放到秦恪手边,说:“所以,依我之薄见,最好有人下凡,辅助贪狼度劫。”
      
      秦恪终年不化的脸上,难得露出些许惊讶。萧陵生怕秦恪不同意,连忙说道:“贪狼主财权,除了你,一般人压不住他。而且,秦天尊这些年虽然主司刑名,不再打打杀杀,但最初时,亦是以战功飞升。唯有你去,才能拨乱反正,保护贪狼顺利渡劫,化解天庭存亡危机。”
      
      秦恪沉默,他自然不会中萧陵的语言陷阱,可是他自己亦清楚,他未必是辅助贪狼的唯一人选,却是最省时省力的人选。千年来秦恪遵守天规、维护秩序已成了本能,如果这符合天庭的利益,即便有违秦恪意愿,他也别无二话。
      
      秦恪很快便点头:“好。”
      
      萧陵大喜,忙道:“天尊心怀大义,以天下苍生为重,在下佩服。秦天尊放心,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不会耽误天尊太多时间的。不过,以秦天尊的神力,你在凡间随随便便甩下袖子,恐怕下界便山崩海啸了。为了天下生灵着想,秦天尊最好压制修为,封印法力。”
      
      “这是自然。”秦恪估算了一下,说,“我这些年疏于修炼,压制到三分之一,应该够了。”
      
      萧陵一时没接上话。他顿了一会,说:“秦天尊未免太低估你自己了。依我看,至少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秦恪本能皱眉,十分之一连法术都放不出几个,他与凡人何异?但是秦恪想到这是天宫的安排,为了天下苍生,他还是同意了:“好。”
      
      “多谢天尊。我已查过,裴家有一位寄居的表公子,姓顾,名明恪,比裴纪安大一岁,正适合天尊。这是顾明恪的相关信息,请天尊收好。”
      
      顾明恪的身份信息都准备好了,从一开始,萧陵就打算好了吧。秦恪没有拆穿萧陵的算计,收好折子,转身往外走。他离开时,萧陵的声音从背后追上来:“秦天尊,你下界是为了任务,一切以贪狼历劫为要,请勿沾染凡尘。尤其要防备李朝歌那个女子。”
      
      秦恪没有理会,倏忽间便从三清宫消失。
      
      下凡并不难,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去屏山解决牡丹仙子的遗留问题。

  •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发50个红包,隔壁连载文《宫斗不如当太后》即将大结局,可以放心跳坑!
    推荐我的完结文:
    《拯救美强惨男二》仙侠文清冷男二留给我
    《九叔万福》被退婚后她嫁给九叔
    《宫斗不如当太后》反正都在紫禁城,宫斗不如当太后
    《我给男主当嫂嫂》白月光替身选择男主他哥
    《我给前夫当继母》重生后我给前夫当继母
    《难消帝王恩》偏执残暴美少年
    《玉佩里的太子爷》当朝太子随身带
    《恶毒嫡妹纪事》我是重生女的恶毒嫡妹
    《科举反面教材全解》青云直上原配嫡子与摄政长公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