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卓元觉得她师兄太过分了,自己的红线不发光,居然就想断别人的,这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
      
      她正欲打算进去找清风战神对质,便听得大门外传来吵闹声。
      
      “快,嫦娥仙子说方才就是在月老的菜园见到的那两个贼人!快四处找找。”
      
      “会不会藏到月老府去了?”
      
      “去问问月老!”
      
      糟了,真有人追过来了,怎么办?
      
      卓元一下子六神无主,用神力问头顶的负屃:“怎么办?要被抓了。”
      
      负屃却很镇定,不慌不忙的告诉她:“别慌,施法瞬移到菜园,再化为本来模样。”
      
      卓元乖乖的照做,待他们两人在菜园变回卓元与负屃之后,负屃又道:“现在我们去找月老,就说在路上听到宫女说你师兄去了那!”
      
      卓元瞬间就明白了,害,她怎么刚刚没想到这么简单的办法呢?亏她还自诩为超级无敌厉害的卓元战神。
      
      哎,惭愧惭愧!
      
      这厢,月老一脸见鬼的盯着清风战神,突然反应过来,试探的问他:“你莫不是.........喜欢上那丫头了?”
      
      清风战神看了月老一眼,又垂下眼睑,嘴唇动了动,终是没说出话来,反而抿了抿唇,缓缓的笑了。
      
      也就在此时,大门被敲响,月老一挥手,大门与屋门均打开,几名天兵天将神色匆匆进了来,为首的见清风战神也在这,便拜了拜才说:“方才有两名贼人,化作嫦娥仙子与后羿的模样,在月老的菜园子里偷菜,不知清风战神与月老可有瞧见贼人。”
      
      清风战神与月老还未说话,逃而复返的卓元刚走到大门外,听了天降的话,顿时被气的头顶冒烟。
      
      好啊,虽说是她和负屃占用别人模样不对在先,可这嫦娥与后羿也够鸡贼,居然冤枉她偷菜。她只不过是想想而已,并未付诸现实,哪里就真的偷了?
      
      卓元忍不住想与那天将理论一番,负屃及时按住她,摇了摇头。
      
      否则他真是跳进东海也洗不清,不但洗不清,还会被他那些兄弟们的唾沫星子给活活淹死。
      
      卓元深吸了口气,按下被人冤枉的委屈,步伐轻快的迈进了月老的大门,捏着嗓子道:
      
      “师兄,原来你在这,真是叫我好找呀!”
      
      负屃、清风战神、月老、几名天将:“......”
      
      “刚才碰到宫女说看到你来了这,没想到还真在这。”卓元又编了一句,然后小跑向清风战神,心里暗忖:一个两个的杵着干嘛?
      
      清风战神觉得她刚才说话的语气表情腔调,太像以前,不由得怔愣着。
      
      月老则是短暂的愣住之后又转为惊喜,莫非这丫头的姻缘线还是她师兄?
      
      而负屃却惊讶于这女人的变脸之快,明明前一刻还气的牙痒痒,一眨眼的功夫就喜笑颜开了!
      
      天将们此时也回过神来,为首的冲着卓元一拜,又继续询问清风战神与月老贼人的下场。
      
      他一口一个贼人实在是刺耳,卓元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那天将忽觉一股杀意,令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
      
      清风战神虽对卓元的话有疑,但面上却是没什么异常,只道:“我一直在月老这,未曾察觉到有贼人。”
      
      “是啊,我方才还经过那片菜园子了,只瞧见了红彤彤的西红柿,没瞧见你说的那什么贼......贼人!”
      
      亲口说自己是贼人,真的好气哦!
      
      “既如此,那属下们去别的地方再找找。”
      
      两位战神都说没有见到,天将们不疑有他,拱了拱手就离开了。
      
      院子里再无别人,清风战神缓缓开口:“师妹寻我可是有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几日未见,想师兄了。”卓元甜甜的笑着,语气软软糯糯的。
      
      月老简直要乐开了花,原来这丫头是以退为进,将清风战神晾够了,再来出击,这不,清风战神听了她这话,原本冷凝的脸此刻也变得温和起来。
      
      真是好手段!
      
      卓元不知他这心思,只知道自己戏得演完整了,务必要让清风战神知道自己是一心想找他,绝对没有无意踏足那片菜园子。
      
      很显然,她师兄信了。清风战神抬头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着道:“都多大了,怎地还像小孩子。”
      
      卓元只嘿嘿的笑着,不吱声。
      
      负屃觉得眼前的景象实在碍眼的很,他忍了忍还是出声破坏:“卓元战神,天后娘娘的寿诞快开始了,咱们该去了!”
      
      清风战神抬头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又对卓元说:“走吧,正好你的位子与我相邻。”
      
      卓元咧着嘴角,点了点头。
      
      随后四人便一起往外走去。
      
      路上,又碰见了好几波神色严峻的天将们,也听到了不少宫女在议论:“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賊子,居然偷菜偷玉兔?”
      
      “怕不是个饭桶妖怪吧,偷菜可以吃,偷玉兔也能吃。”
      
      “……”
      
      卓元心道兔兔那么可爱,她才不会吃兔兔,反倒是你们居然能想到吃兔兔,看来平时没少吃。
      
      很快,便到了举行寿诞的大殿。这大殿总得来说分为四个部分,最上面的便是天帝与天后的宝座,往下三个台阶,左右手各放着两张小桌,桌上摆满了各种佳肴美酒,卓元心想这几张应该是给资历较高的神仙安排的吧,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坐到那里!
      
      再往下九个台阶,小桌就比较多了,卓元数了数,共有十八张,分列左右。
      
      后面依旧是隔九个台阶,摆着二十八张桌子。
      
      看来神仙也分三六九等,那最下面坐着的,根本连天帝天后的座位都看不到,参加寿诞也是参加个寂寞。
      
      “师兄,我们坐哪里?”
      
      “那儿!”
      
      卓元顺着清风战神的手指看去,嘿,还真是那最上面的四张桌子那里。
      
      她跟着清风战神继续往上走,却见负屃没跟上来,“你干嘛?”
      
      负屃已经挑了最下面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卓元未待他回话,便过去将他拽了起来。
      
      清风战神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负屃,对着卓元道:“东海龙族的座位便是在这。”
      
      卓元看了眼上面的桌子,每桌子下都摆了两个蒲团,也不是不能坐两个人。
      
      她想了想道:“负屃与我坐一起就好。不然我一个人坐着多没意思啊。”
      
      清风战神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任由她拉着负屃坐了过去。
      
      月老在他身后微微叹气,语气充满了讽刺,“哎,看来是我之前想多了,往日她都是非要挤到你那桌,今日你倒是省心了。
      
      清风战神低了低头,继续走着。
      
      此时殿内已经坐了很多神仙,卓元这番动作立时引起了的大家的注意,负屃忍了忍还是说:“卓元战神,我坐这里不合适。”
      
      卓元不理他,硬是将他按下去,自己也坐到一边,负屃坐立不安,殿内神仙的目光让他浑身都不舒服。
      
      他的父王兄弟们此刻也到了,远远的看着他,他父王还好,只是眉头微微皱起,面露疑惑。
      
      他的兄弟们就很过分了,个个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不多时,天帝与天后终于来了。
      
      帝后威仪万千,众仙都起身,待天帝与天后坐下后,天帝声音洪亮:“众仙家请入座!”
      
      天帝巡视了一遍,目光转向清风战神,道:“天尊他老人家没来?”
      
      清风战神微微低头,道:“师父他三日前闭关了,是以不能亲自祝贺天后娘娘生辰。”
      
      天后穿着华丽,闻言轻声道:“无妨,不敢劳烦天尊。”天后眼神在卓元和清风脸上扫过,卓元看到她在看向自己时,眼睛里是明晃晃的嫌弃,“有你们师妹二人来已经很好了!”
      
      这话卓元听来觉得刺耳的很,天后想说的怕是“有你清风战神来就很好了”,至于她,原主招人嫌的体质怕是很难摆脱了。
      
      卓元也不恼,反而冲天后奉上一个清澈无辜的眼神,外加完美无缺的笑容,这种场合,她不介意当个绿茶。
      
      天帝朝着身后立着的男仙小声说了句话,那男仙便站出来大声道:“天帝有旨,今日娘娘寿诞,众仙家可随意吃喝闲谈,不必拘谨。”
      
      那些个神仙们笑着朝天帝天后的位置拱手,继而坐下与身边的仙家闲聊着。
      
      卓元四处看了看,见他们对面的两张桌子空着,一张应当是她师父的,可另外一张是谁的?
      
      那人为什么没来?
      
      正这么想着,对面那位置就闪过一阵白光,紧接着就出现了一位娇俏女仙。
      
      那女仙先是拜了一拜,说:“天帝,天后,我父君今日有事不能来,特派小仙前来,恭贺娘娘寿诞。”
      
      天帝没说话,天后却明显态度好了很多,声音也比之前温柔了,她打趣道:“帝君定是又惹了他夫人了。”
      
      天帝闻言笑了笑,说:“也是,乌竹仙子请坐。”
      
      原来这女仙叫乌竹,也不知道她父亲是个什么人物,看样子资历很高。
      
      乌竹仙子坐下后,抬眼就看了过来,她先是一愣,继而面色一沉,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卓元彻底郁闷了,不是吧,原主真就这么差,一个二个的都什么眼神?
      
      然而很快的,她就发现,这让乌竹仙子露出厌恶表情的不是她,而是她旁边的负屃!
      
      负屃?
      
      她家负屃得罪人家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