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鲛人出声后,殿内陷入一片死寂。
      
      宁霁眉梢一跳。
      
      那仙侍在将笼子送上来之后,早已退了下去,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回想起。
      仙侍方才好像是说。
      ——这是魏至运给他的赔礼。
      
      修真界喜好玩弄弱小的不在少数,一些修为高深不怕丢了精.关的人更是。
      魏至运虽不知宁霁喜好,但觉得送上两个总没错。
      
      鲛人人数稀少,容貌美丽,在修真界也不可多得。
      便是不用来做那档子事,端茶送水,也显得有面子些。
      他思虑了很多。
      还特意让人挑了身段最佳的两位。
      
      那对鲛人是对双生子,容貌生的一模一样。
      此刻泛着些幽蓝水光的双眸正害怕的看着他。
      那兄长握着弟弟的手,摒住呼吸,还是抬头小心在他鬼面上看了眼。
      
      仙侍已经褪去,现在隔间内就剩他们三人。
      不,是一人两鱼。
      
      那鱼正小心的看着他。
      
      宁霁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见这种事情,愕然之后皱了皱眉。
      不过他戴着面具,别人倒是看不出什么来。只是觉得他身上威严甚重,叫人喘不过气来。
      
      他鬼面微转,看了双子兄长一眼,便见他身上一抖,又瑟缩着后退了一步。
      
      宁霁:……
      他长的很害怕?
      
      但是旁人平常看鬼面的时候也并未露出如此神色,宁霁微微皱了皱眉。
      
      孔翎听见那一声大人之后,这时反应过来。
      好哇,这伪君子居然与鲛人厮混。
      
      他就说此人绝不像表面那般。
      和门口那个老男人不是一腿的,但绝对有关系。
      原来是自己独身一人出来,拿那个老男人当幌子,背后竟然想着玩人兽!
      
      他气的蛋上一阵亮闪只恨不得变成人,揭穿他的真面具,让楚尽霄也来看看!
      
      双子鲛人少年本就害怕,此刻见了一个发光的蛋,还从中嗅到了自己天敌的高阶气息,吓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大、大人。”
      
      “可否将那蛋拿的离我们远一些。”
      再次开口的是吓坏了的弟弟。
      
      鲛人与鸟类本就是天敌,他不停散发气息,自然是让鲛人瑟瑟发抖。
      
      孔翎原本还生气着,听见这话,身体一僵,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好像……过于频繁了些。
      等等,他不会被发现吧?
      他往常伪装仙鹤都十分谨慎,刚才好像没注意那么多。
      
      他心中咯噔了一下。
      宁霁对着刚才热一阵冷一阵,不停发光的蛋也有些疑惑。
      
      刚才若他没看错的话,这蛋上气息和阿鹤有些不一样?
      但只一瞬间,那丝不对劲就消失了。
      
      温润的蛋身上凶光不再,重新散发出柔和的微光,装作乖乖的样子。
      宁霁眯了眯眼,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指尖顿了顿。
      
      看着怀中的蛋安静如鸡,宁霁暂且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转眸看向两个鲛人:“我这里不需要伺候,你们下去吧。”
      
      两人刚才说话的时候宁霁就看到,这个笼子是打开的,那一层小锁不过是情.趣而已。
      这两个鲛人瑟瑟发抖的在里面,只是摄于他的威压。
      
      他语气冷漠。
      刚才开口的弟弟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咬牙道:
      “对不起大人,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他们被珍宝阁□□的早已经习惯如此,以为自己得罪了客人。
      下意识的就要道歉。
      
      被客人退回去的礼物是没有存在价值的。
      这次就连稳重的哥哥也变了脸色。
      
      宁霁还是第一次和这种柔弱无比的生物说话,不由皱了皱眉。
      “刚才是误会。”
      “和你们无关,我不喜这些。”
      
      他说话时全程冷漠,和那些对着他们不怀好意的客人完全不一样。
      顿了顿又皱眉补充道:“我会亲自与魏至运解释。”
      
      听见这话。
      鲛人兄长心中一顿,忍不住抬起头来。
      
      只见那人虽带着鬼面面具。
      却没有一开始的让人一见之下便望而生寒的冰冷。
      
      他悄悄看向宁霁,便见他唇色微白。低咳了声。
      鲛人兄长之前未曾注意,此刻看见竟发现,那人握着杯子的手,居然比白玉还要吸引人。
      
      他心头一跳。
      在被退回与在这里之间犹豫了许久。
      
      见宁霁只在与他们说话之后,便收回了目光。
      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双子兄弟最是心意相通。
      弟子察觉到他的想法之后,眼中怔愣了一瞬。
      却也转过头来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发觉了对方眼中神色。
      
      他们是珍宝阁送给这位大人物的礼物,若是被退回去,保不齐哪天还要再送给别人,倒不如抓住眼前这人。
      
      至少……这人看起来气度不凡,对他们也不怎么感兴趣。
      
      他抿了抿唇,观望这人许久,见他不再看向他们。
      不由犹豫了一下,小心开口:“大人能否收下我们?”
      他顿了顿,在宁霁开口前又急忙道:“不是做其他,便是让我们洒扫伺候,或者做脏活累活之类的都可以。”
      
      宁霁抬起头,听到他们想要留在自己身边时皱了皱眉,猜到之后了然。
      这两只鲛人看来是被珍宝阁抓来的,现在多半想通过自己离开。
      
      珍宝阁的贵宾阁楼虽有隔音,但修为高深的人却还是能够听的见动静。
      隔壁正坐着一个身穿蓝衣,银发如雪的人。
      
      他生的好看,眉眼若春山一般。但神色间却不知为何总有一丝温柔倦意。
      
      若是宁霁注意的话便会知道,这人正是他之前提起过的孤月楼楼主。
      
      谢与卿坐在轮椅上,听到隔壁的话,微微转过了头。
      
      “楼主,您要是担心那两只鲛人……”
      旁边随侍立刻上前一步。
      
      谢与卿微微摇了摇头,抬手止住。
      让他静心听隔壁的。
      
      在那两个鲛人开口请求时。
      孔翎心中冷哼一声,想果真是伪君子的经典套路。
      欲拒还迎。
      说是不要这两个鲛人,就是为了等他们主动开口。
      
      他自觉已看透宁霁。
      然而面对再次请求的鲛人。
      
      宁霁却只是抿了抿唇。
      “本尊身边不缺人。”
      
      ——他没有同意。
      
      殿内一片死寂。
      双生子虽想到自己会被拒绝,但还是眸光颤了一下。
      此刻只能坚持的忍着害怕看着他。
      
      宁霁与他对视许久,忽而指尖停下。
      不知何时拧眉释放了一半威压。
      
      室内霎时宛如冰天寒地一般,自他所坐的地方,剑意一片锋锐。
      
      双子鲛人毫不怀疑,若是他们说话不当,会有的后果。
      
      威压越来越重,若是一般像他们这般修为的人,早已忍不住求饶。
      但是鲛人却始终没有,哪怕是眼中被逼出了泪意。
      
      见他们始终没有弯腰,宁霁眉稍松了些。
      在威压消失,两人松了口气时,瞥了两人一眼淡淡开口:“我不会收下你们。”
      
      他身边的人已经够了。
      而且解剑峰上不需要烟火……
      
      不过,这两只鲛人面对他的威压毫不改色。
      倒是好苗子。
      
      他心中定了定,有了些惜才之心。
      此时倒也愿意给他们一次机会。
      鲛人兄弟擦去血迹,心中一沉,正面露失望。宁霁却又道:
      “不过,我可以解开你们的解灵环,让你们恢复灵力。”
      
      他只说这一句,后面也很清楚。
      
      他可以解开束缚修为的解灵环,但是能不能离开珍宝阁,如何离开,都不在他考虑当中。
      
      宁霁可以救他们,但若是他们自己连珍宝阁都无法离开,那么出去后也是一样的结果。
      
      隔壁听见的人不理解他的意思,已经开始愤愤不平了。
      要不就救了两尾鲛人,要不就像那些龌龊修士一样,可是这救一半是怎么回事儿?
      
      他皱了皱眉。
      
      谢与卿收回目光,拿着棋子的手却终于落了下来。
      他是知晓那人的意思的。
      
      求人不如求己。
      在修真界,自救才是唯一的途径。
      对任何人都是。
      他可以替那两只鲛人解开解灵环,但若是他们没有能力,那么无论何时,出去后也是一样的。
      
      “楼主。”
      随侍回过头来,见他如此平静,不由有些不解。
      谢与卿抿了抿唇,垂眸而笑:“这人是解剑峰峰主。”
      
      能拥有珍宝阁名帖的人本就不多,更何况有如此心性,能在云州让魏至运对他毕恭毕敬。
      
      谢与卿之前也曾听说过解剑峰峰主。
      一剑斩杀火麒麟,救下一城百姓。
      他原以为对方与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正道人士没什么不同,如今看来倒是比他想的有意思些。
      
      至少,却是有一颗剑修的
      ——寒冰百炼之心。

  •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今日份更新到账,小可爱们请多多留言投喂我~感谢在2020-09-07 15:23:11~2020-09-08 14:55: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不黑、盏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不黑 20瓶;蒹葭、晋江,你野浪得很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