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十二章 ...

  •   这一下终于叫魏戈回过神来。
      在被踹了一脚后,不由自主道:“拜见仙尊。”
      
      魏至运:……
      是让你赔罪,你这时候拜见做什么?
      
      魏戈冷的一个激灵。
      本来还满腔愤怒,此刻一见着人,吓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时候竟然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他骂的时候畅快。
      但是真见了人才知道,那寒冰横山之势是怎样的。
      当铺天盖地的威压压在身上时,魏戈被压的直不起腰来,只觉得就连双腿都在抖,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惊恐。
      
      他这时候的样子与方才欺压别人时形成了鲜明对比,看着莫名有些讽刺。
      楚尽霄皱了皱眉,看着他被压在地上手脚僵.硬.,眉梢松了些。
      
      他顿了顿,见师尊面无表情,忽然想到……
      师尊莫不是在替他出气?
      
      他微微收紧了手,又转头望向宁霁。
      便见他微微抿了抿唇,只瞥了魏戈一眼。
      
      在魏戈支撑不住双腿出血时,才慢慢收了剑气。
      
      隔间的人注视着这一幕,几乎要畅快的笑出来。
      
      “要这少管事欺男霸女,现在遭报应了吧。”
      吴罡畅快道。
      
      谢与卿静静看着外面宁霁释放剑气,微微摇了摇头。
      “他这次是踢到了铁板上。”
      那个被魏戈刁难的少年是宁霁的徒弟。
      他虽没有具体接触过这人,但却多少能猜到。他绝不会是会放任身边人被欺负的人。
      
      他目光温和,吴罡却大感快意,甚至因此对于宁霁这人的好感也上升了不少。
      
      不过最终,魏戈还是保住了两条腿。
      
      走廊气氛冷寂到让人不敢开口。
      宁霁在那跋扈青年晕过去后,皱了皱眉,递给躬身的魏至运一瓶灵丹。
      “这个算作是补偿。”
      
      魏至运见尊上放过自己那孽子,本就松了口气。哪敢要补偿。
      此刻见到这瓶子睁大了眼睛。
      
      “尊上,这、这要不得啊!”
      
      魏至运心中微颤。
      九州谁不知晓,宁霁剑尊未突破元婴前曾只身闯了不少秘境,多是大陆中未被人发掘过的。
      那些秘境中的丹药不比寻常,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如今尊上竟将这灵丹给自己……
      
      魏至运心中紧张。
      
      那人鬼面覆容叫人看不出情绪来。
      见他不接,淡声道:“这补偿是与你的。”
      “那两尾鲛人……”
      他说到这儿止住。
      
      魏至运明白过来。
      原来是尊上看上了那两尾鲛人。
      
      他心中复杂,这时见剑尊神情淡淡,只好接过瓶子来:
      “多谢尊上!”
      
      宁霁抿了抿唇,见他惶恐。
      到底是给了他一句话:“今日之事,是魏戈擅作主张,本尊不会牵连与旁人。”
      
      得了这句话。
      魏至运抬起头来,心下终于松了口气。
      他开口感激不已:“至运送您。”
      
      魏戈晕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
      等到剑尊离开之后,魏至运回来才转过头气的狠狠踢了他两脚。
      
      “逆子,下次再遇见这种事,便是让你被千刀万剐,老子也不救你!”
      见家主气的不行,管事的连忙低着头不敢说话。
      
      那头,宁霁不知道魏至运的动作。
      他走出珍宝阁后,低咳了声。
      
      来时天色还早,此刻竟已到了夜里,出来之后冷风微寒。
      他唇色又白了些。
      
      可惜仙鹤蛋不再发热,之前便被放到了乾坤袋里。
      
      宁霁指尖顿了顿,微微有些可惜。
      他心中刚升起这个想法就听见了一道声音。
      “师尊。”
      楚尽霄忽然开口。
      
      宁霁回过头去,就见他忽然递过来一个石子。
      
      他不解其中意思,伸手接过。
      便见那石子上传来一阵热流,竟像是灵气运行一般。
      
      楚尽霄见他面色好转,不由道:“师尊,这储灵石中有我的灵气在,会比平常的东西暖和一些。”
      
      他目光隐隐有些不好意思,与他对视之后,连忙撇过了头。
      
      修真界中的储灵石一般并没有什么用途,这东西鸡肋的很,只能帮助炼气期无法凝聚灵力的修士。
      多是些长辈吃力不讨好的耗费自身灵气,储存其中,用来帮助弟子来引灵的。
      
      宁霁没想到楚尽霄竟然会用这东西。
      刚开始没注意,察觉之后诧异了一瞬。
      
      他微微皱了皱眉,转过头去,就见他不好意思的样子。
      反应过来这是早就替他准备的,他抿唇道:
      “多谢。”
      
      楚尽霄摇了摇头:“师尊何必与我客气。”
      
      他在刚才一瞬间的不自在之后又恢复了正常,只是握着剑的手收紧了些。若是宁霁多注意些,便会看见他耳后有些微红。
      
      他在道谢之后收回了目光。
      云州城中夜晚热闹,周围都是喧嚣人声。
      宁霁许久没有见过如此烟火景象,眉梢松了些。
      
      目光在旁边的摊贩上看了几眼。
      
      楚尽霄本就关注着师尊,见他瞧向旁边,好似有些新奇,不由开口询问:“师尊平日里没来过这里?”
      
      宁霁摇了摇头:“之前曾来过,但是未见如此热闹。”
      他总是独来独往,来云州办事都是行色匆匆,确实未曾停留过。
      到这几年病了,才有了些时间。
      但这也是第一次来。
      
      楚尽霄听闻这话,停下脚步,忽然道:“那不如我们今夜暂留云州,明日再回去?”
      这句话说出来他自己也惊讶。
      
      本是见师尊望向其他地方落寞,他心中一紧,没想到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说了出来。
      他说完之后才意识到失言,抿了抿唇后又补救:
      “弟子失言,师尊……”
      
      宁霁本是看向其他地方,听见他赔罪这才回过神来。
      ……
      这主角受怎么面对他这么小心翼翼的?
      
      他微微皱了皱眉,开口打断了他。
      “走吧。”
      
      在楚尽霄还没有反应过来时。
      便听师尊淡淡道:“以后面对我时,不必如此小心。”
      “正常师徒即可。”
      
      “不是要去看看云州城吗?走吧。”
      
      他声音淡淡。
      楚尽霄回过神来,怔愣了一下之后,眼睛微亮,开口笑道:“是,师尊。”
      
      他本就生的光风霁月,此时一笑,便似连夜里也亮了些。
      来往路人不少有将目光放在楚尽霄身上的。
      不过在看到他身边的宁霁时,又不得不收回了眼神。
      
      他面对师尊小心翼翼是因为爱慕于他。
      
      楚尽霄心中有些无奈,但却又有些微小的欣喜。
      
      师尊第一次……注意到他的情绪了。
      
      他收紧了手,眼中温柔了下来。
      
      另一边,谢与卿手中拿着面具。
      听着小摊上的人介绍那面具的由来,眼中若有所思。
      “唉?楼主,我们又遇见了。”
      吴罡本是护在他周围的,眼神随意往四周看了眼,没想到却看见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
      
      谢与卿付完面具钱,回过头来,便见那位宁霁仙尊与一个样貌清毓的少年呆在集市上。
      
      那少年似乎是在买什么东西。
      他便静静在一旁等着。
      
      吴罡乍然看见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那个剑尊宁霁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
      
      他那种人,是确实很难让人与集市联系到一起。
      谢与卿眼眸诧异了一瞬,慢慢回过神来。
      
      吴罡挠头道:“我原本以为宁霁剑尊拿到东西后就会离开,没想到居然会带着徒弟来逛夜市。”
      
      宁霁给人的感觉就是不食人间烟火。
      
      若说身边的少年公子是略带少年气的世家芝兰美人。
      那宁霁便让人觉得冷如寒冰之巅,遥不可及。
      
      这样的人与烟火扯上关系,还真是叫人意外。
      
      他静静的站在树下,等着那小美人去买东西。似乎也没什么不耐的神色。
      吴罡啧啧称奇。
      
      两人之间离的并不近。
      谢与卿隔着人群看向对方。
      
      只看到那一抹孤寒雪色格外显眼。
      
      宁霁似乎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回过头来。
      便与另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对上。
      
      隔着人群,只能看到那人一袭蓝衣,白发微散。
      面上却戴着一个与他相似的水鬼面具。
      
      宁霁皱了皱眉。
      两人目光相对。
      那人微笑着点头后收回了目光。
      
      “师尊在看什么?”耳边的声音打破了方才思绪。
      宁霁回过神来,便见楚尽霄回来,手中买了一包蜜饯。
      
      依旧是上次的腌制梅子。
      
      “我听童子说,师尊嫌之前的有些酸了。”
      “这个甜,师尊要不要试试?”
      
      他声音清朗。
      眼中的期待,在流光灯火下像是有星星一般。
      
      宁霁犹豫了一下,看向包纸中裹了蜜的青梅,看了楚尽霄一眼,还是拿了起来。
      “怎么样,师尊?”
      楚尽霄问。
      
      入口确实比之前的好了许多。
      青梅的酸涩之上,又裹了一层蜜膏,有些像是……桂花。
      
      他眉头舒展了些。
      顿了顿,垂眸道:“这个可以多买些。”
      
      此时正值城中烟花绽开,护城河中花灯一片。
      璀璨声响后,天边流光散开。
      
      宁霁抬起头来。
      他目光看向落下的灯火。
      在流霞入河时,面具之下唇边不由微微弯起。
      
      水面波光粼粼,烟火照亮他半边面容。
      鬼面之下,却是难得寒冰微融,冬雪初霁。
      
      虽只柔和了一瞬,却叫楚尽霄看愣了眼。
      
      这一幕不止一人看见。
      周围人看见这一幕也怔了怔。
      
      烟火将烬,宁霁收回目光来:“走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嗯,出气后今天的师尊依旧辣么美!感谢在2020-09-10 15:18:33~2020-09-11 15:19: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燕小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冬夏茶、蒹葭 10瓶;晋江,你野浪得很 5瓶;45625983、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五行缺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