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穿成男主情敌怎么办 ...

  •   果真是她!
      
      男鲛白皙的胸膛剧烈起伏,眸中闪着光亮。他垂下目光,为何她总是在他最狼狈的时候出现。
      
      他皮肤白皙,下颌线流畅,面容柔美又透着几分清俊。
      鲛人的长相向来雌雄莫辨,一时间,在场的女修行者屏住呼吸。
      
      妈妈,这个男人比我还要好看!
      
      叶青妩伸长脖子往外瞧,看清男鲛的样貌时,面上一僵。
      
      澜听?!
      这是什么孽缘。
      
      当年澜听因相貌丑陋没少被同族排挤嘲笑,身体常常青一块紫一块,日子过得很是凄惨。
      他经历千辛万苦逃出深海,却又被人族欺骗,被卖进了一位大人的府邸做了小厮。
      
      大人将他折磨的半死。
      
      就在他万念俱灰时,原主出现了。她杀了那位大人,将他带回魔族教他修行。于澜听而言,原主是光。但对原主来说,澜听只不过是无聊日子里叶青吾的替代品罢了。
      
      很显然澜听误解了什么。
      
      叶青妩隔着小窗望着他,这是原主种下的因,现在结了苦涩的果,总该有个人解开这个误会。
      
      金霜霜甜美的嗓音蓦然响声,澜听的起拍价——五百万灵石。
      
      叶青妩咽了口唾沫,是她买不起的价格。
      她推开房门,双手撑在二楼的围栏前,双眼扫视一圈。
      
      大厅下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嗡嗡想起,不住地窜进她的耳中。
      
      竞价激烈,不消片刻,已从五百万灵石飙到了八百万灵石。
      
      眼下出价最高的是左下角一穿金戴银的瘦小男子。
      
      叶青妩瞥了一眼,在场的修行者修为都不低,若是澜听落在他们手里,下场只怕是比之前更惨。
      
      手腕上的藤筋忽地一紧。
      
      陆燃举起手腕,慢悠悠踱步过来,“百闻不如一见。鲛人果真是仙人之姿,勾人魂魄。”
      她紧紧盯着他的表情,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他神色如常,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仿佛从未见过澜听一般。
      
      不对劲啊。
      陆燃与澜听分明是见过面的,没道理突然失忆啊。
      
      眼下竞拍到了白热化阶段,一千万往上的灵石的竞拍价此起彼伏喊着。
      叶青妩斜了一眼藤筋,接着密切关注喊价最高者。
      
      既然拍不起价,那就抢走。她一定要救出澜听。
      只不过眼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她随陆燃回到屋内,悄悄凝出气刃划破手指,神不知鬼不觉地滴了几滴鲜血在脚底。
      
      “道友,时辰不早了,你当真没有办法解开藤筋么?若你当真无法,不如让我来试试。”
      
      陆燃敛眸,修长的食指敲击着桌面,“好。”
      叶青妩微微一笑,双手施术,紫气冒出缠住血滴迅速化成圆形的法阵。法阵迅速扩大,将她与陆燃纳入其中。
      
      陆燃神色一怔,动作诡异地抬起右臂。
      
      岑疏雪见状第一个察觉出不对劲,“傀儡之术!”
      她当即拔剑冲叶青妩刺来,想要打断施术。
      
      可惜,术已成。
      
      叶青妩稍稍后退,双手背在身后,赞扬道:“不错嘛,连魔域的傀儡术都知道。那你应当也知道引傀者与傀儡的关系,引傀者伤傀儡伤,两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岑疏雪求助地望向陆燃,在得到他的指令后放下手中的剑,“好,我放你走。但你须保证明日之前放他回来。”
      叶青妩笑了一下,径直推开门走了出去。因傀儡之术的作用,陆燃被迫跟了出去。
      
      “恭喜南屿以九千万灵石的价格拍下鲛人。”
      
      南屿?那个京仙岛岛主?
      京仙岛与碧云山齐名并驾,皆为修仙界繁盛门派。
      
      听闻南屿为人正派,样貌更是生得方正,整个人从上到下透着股正气。
      
      这样的人会自降身份到这个地方与一群无名之辈争抢一条鲛人?
      
      她倒要看看这南屿怎么个正派法。
      
      叶青妩好奇地顺着金霜霜的视线望向南屿岛主。
      
      …
      这不是之前那个猥琐的瘦弱男人嘛,穿金戴银,浑身透着土豪的气质。
      
      她内心是拒绝的,扭头向陆燃求证,“他?南屿?京仙岛的岛主?”
      
      陆燃颔首,面露失望。
      近年来京仙岛修炼没落,他只当是他们地处偏僻与世隔绝,难免招收不到优质弟子,没想到南屿岛主竟堕落到这种地步了。
      
      为了一条鲛人,轻而易举地挥斥千万灵石。
      
      叶青妩望着他隐隐含有怒气的神情,默默移开了脑袋。
      
      在拍卖行买东西大家能低调就低调,用的都是假名。这个南屿倒好,大大方方地现身又财大气粗地拍下鲛人,是恨不得让三界都知道他多有钱么。
      
      不过也多亏了他喜欢张扬,才使得她有机会知道澜听的下落。
      
      拍卖行老板为人谨慎,凡拍卖出的货物都由他们负责亲自送到买主指定的地点。
      
      拍卖行鱼龙混杂,若是贸然行动,不仅救不出澜听还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她一早便注意到一直站在南屿身旁的白衣跟班,于是趁着他回客栈取灵石的时候,将他打昏。
      
      叶青妩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我就说南屿怎会将所有灵石带在身上,必然是存起来更为保险。”
      
      接着她在储物项链里翻了个底朝天,终于让她找出一根捆仙锁。
      
      将南屿的倒霉跟班绑了个结结实实后,叶青妩还不放心,又下了个禁锢术和沉睡术。
      
      陆燃:“……”
      他望着叶青妩浅色的眼瞳,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叶青妩叉着腰喘了口气,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她也没必要瞒着陆燃,更何况她还需要他的帮助,“我要救出刚刚那个鲛人。”
      
      陆燃面色微沉,神情没有分毫意外,果真如他所设想的一样,她是为救鲛人而来。
      
      “我想请你帮个忙。”
      
      叶青妩望着陆燃的眼睛,继续说道:“你的修为比我高,易容成跟班的模样不易被南屿发现。事成之后,我立即解开傀儡术。但若你不愿…”
      
      陆燃挑眉,“你当如何?”
      叶青妩微笑:“催动傀儡术,你会乖乖听话。”
      陆燃:“……”
      
      拍卖行。
      南屿心满意足地靠在椅子上,一双养尊处优的手交叠,轻轻拍打着手背。
      
      已经不止五个人游说他转让鲛人了。
      
      什么高官厚禄、金银珠宝、千古灵器,只要他肯转让,这些就全是他的。
      
      南屿嗤笑,他堂堂京仙岛岛主岂会在乎这些俗物。
      他要的是至高无上的修为!
      
      想到此处,他微微蹙起眉头。
      遂平这个蠢才取个灵石如此之久,这么蠢的弟子如何配站在他身旁,终究是留他不得。
      
      正想着,遂平满头大汗地穿过大厅,急匆匆走了过来。
      他俯下身,双手恭敬地奉上一枚精美的羊脂玉戒指,“师父,灵石已取出放进储物戒指中。”
      
      南屿轻哼一声,斜瞥着遂平,“去后面把钱算清,告诉他们老地方见。”
      遂平低头道:“是。”
      
      拍卖行的后门连着一座庭院。水榭楼台,石山流水,木桥竹亭,一应俱全,颇有几分大户人家的味道。
      
      正门还挂着一个牌匾,龙飞凤舞写着海纳两个大字。
      
      修行者常不拘小节,修行的洞府一般都是劈山凿洞而成,几乎很少有人专门建造洞府。
      
      遂平目光从牌匾之上移开,正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一个矮小的老头从门后探出半个身子。
      小老头锐利的目光扫描一般将遂平扫了一边,语气不善地问:“付账的?”
      
      遂平点头,目光怯怯。
      
      老头嗤笑一声,拉开大门,“进来吧。”
      
      穿过鸟语花香,绿树成荫的长廊,首先映入眼帘的一面巨大的屏风。
      檀香木,冰丝绸上绣着仕女图,还有几株华贵的牡丹。
      
      遂平很有眼色地停在门口,并未跟着老头进去。
      “南屿买下鲛人,这很值得意外么。”屏风之后传出一道年轻的男声,他语气轻快又夹杂着几分打心底看不起的不屑,“老规矩,三日之内送达。”
      
      这句话是对遂平说的。
      
      遂平闻言大声答道:“多谢老板。”
      
      “嗯。”男人懒洋洋地应道,“放下灵石,就滚吧。”
      接着嘭一声,当着遂平的面合上了房门。
      
      遂平挺翘的睫毛颤了颤,鼻尖距离房门只有一寸,他松了一口气将储物戒指放在门前,飞一般地离开。
      
      夜已深,圆月悬在高空。而拍卖依旧进行的如火如荼。
      叶青妩坐姿端正,聚精会神地望着台上的拍品。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未载入玉牌的拍品被一一展示。
      
      而整晚安静如鸡的二楼大佬们此刻终于有了些许动静。
      
      金霜霜指着玉盘上的几张无字残卷,向众人解释道:“这是老板云游四方时偶然拾得,尚不知有何用途,起拍价十万灵石。”
      
      在座的稍微有点眼界的修行之人纷纷撇了撇嘴,就是一张破纸而已啊,谁买谁傻蛋。
      全场鸦雀无声。
      金霜霜维持着一贯甜美的微笑,环顾四周,重复道:“无字残页,十万灵石。”
      
      就当气氛逐渐死寂下去时,一道软糯的嗓音从二楼传响了起来,“十万灵石,我要了。”
      在场修行者的表情变得精彩纷呈,有嘲笑的有不解的还有呆滞的,但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还真有傻蛋上当啊。
      
      听女孩的声音,大概是哪个仙门出来的大小姐,只求快乐不问价格。
      
      唯有叶青妩脸色变得最难看。
      别人不知道残页的用途,可拥有上帝视角的她知道啊。
      
      这是正儿八经的天书,上面记载着上古屠戮之阵,也是后面陆燃与岑疏雪一同诛灭魔王所启用的那个阵法的由来。
      
      因其被神施了障眼法,故而在世的修行者看不出它的真实模样,无论怎么看都是几张普通的废纸而已。
      
      叶青妩心脏狂跳不已,魔王的野心还未暴露,眼下三界太平,怎会如此突然的就拿到了天书残页。
      
      她瞥了一眼站在远处易容成遂平的陆燃,手心紧张地冒出汗来。
      若不是为了对付魔王,那这天书残页就是用来对付她的。
      
      陆燃似是注意到她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又以极快的速度移开。
      他的眼神一瞬从懦弱胆怯变为清冷凉薄。
      
      仿佛一盆凉水将叶青妩浇了个清醒。
      
      她在瞎想什么。
      八字还没一撇,自己吓自己,很容易吓出心脏病的。
      
      所有人都觉得五号雅间的人疯了,包括二楼其他大佬,于是天书残页顺利被岑疏雪收入囊中。
      周围一片嗤笑声,无非是嘲笑岑疏雪人傻钱多有眼无珠。
      
      叶青妩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等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就知道谁才是慧眼识珠。
      
      正想着,余光中南屿起了身,非常臭屁的将手架在陆燃的手背上,如同后宫宠妃出行一般,大摇大摆地从正中走过。
      
      “挡什么挡?快滚。”
      
      “有病吧!”
      
      “就这?这种人都可以当岛主,那我都可以当与玉皇大帝了。”
      
      南屿炫耀的行为惹起众怒,他翻着白眼,装作没有听见的模样从容走了出去。
      
      叶青妩: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她吊在两人约十里的位置,陆燃一路上给她留了信号,以防两人走散。
      
      她隐去身形,一路跟着。
      看方向应当是去京仙岛。
      
      御剑一日千里,不出半日,陆燃与南屿便到达京仙岛。
      京仙岛形似卵形,岛内林海苍翠生机勃勃,而四周边界遍布黄沙,再远一点便是没有尽头的海水。
      
      空气中弥漫着海腥味。
      
      叶青妩眼见他们二人身形没入结界之中,才缓缓御剑落地。
      她绕着结界转了一圈,谨慎地触碰一下,应指的灵力稀薄,完全没有结界的威力。
      
      她破开一个洞,跨入结界。
      
      眼前的景象却令她大吃一惊。
      与外面所见不同,京仙岛内里一派荒凉。
      
      上空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浊气,树木枯死,白玉石所砌的大殿不再闪耀,各处沾着灰与血。
      时间久远,各种不知名的物质发酵黏成一圈,黑乎乎的令人作呕。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青妩隐去身形,往里走。
      一路上未见到一个京仙岛的弟子,这里没有人声,死寂荒凉,仿佛一个空岛。
      
      越往里,空气越浊,甚至弥漫着一股腐臭与血腥味。
      她四处张望,一时不查,脚下踉跄。
      
      定睛一看,是一条挂着白色布料的手臂。
      
      上臂绣着一朵玉兰。
      
      是京仙岛弟子所穿的样式。
      
      一阵风吹过,浓重的血腥味涌进鼻腔,叶青妩浑身颤了一下。
      浓密而黑的睫毛轻轻颤动,她望着脚下,双拳下意识地握起。
      
      河似的血流蜿蜒涌至脚下,浸湿鞋底,有的绕开她的鞋尖往别处流去。
      她犹豫着抬眸朝前望去,只见满地死尸。
      
      京仙岛这是被仇家灭岛了?南屿算什么岛主,弟子全死完了,还出去花钱放纵?
      
      一股怒气从心底涌起,叶青妩胸口剧烈起伏,飞身往大殿去。
      但说来奇怪,这京仙岛大殿内却是意外的整洁。
      
      竖立的长明灯亘古不灭,淡色的鲛纱安静垂着,镶嵌着宝石的宝座光亮如新。
      再摸一把岛主宝座,一尘不染,应当是有人定期打扫。
      
      完全不像敌家屠岛的模样。
      
      难道她猜错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叶青妩眸中杀意骤然聚起,狠厉地发招。
      手腕被人握住,陆燃叹息道:“是我。”
      
      眸中的杀气散去。
      
      叶青妩问:“什么情况?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陆燃松开她的手腕,眸中满是冰霜,冷声回答:“这些弟子全是南屿杀的,为了修炼神功,他已经疯了。”
      
      她呼吸一窒,弟子们何曾想过他们敬爱的,正气凛然的岛主会满手血腥,踏着他们的尸体登上至高无上的宝座。
      
      陆燃微凉的手心贴在她的眼前,声线放缓,哄道:“我们只需等待三日,待救出鲛人,南屿所做的龌龊事,会一件不落地公布于世。”
      她的神情与之前何其相似。
      
      他遮住她的双眼,右手轻轻拍着她的肩头。
      
      叶青妩感到一丝好笑,当她是小孩么。
      轻而易举被勾起的杀意此刻彻底消散,她微热的手覆上他的手背,清晰地感倒手下的僵硬。
      她道:“谢谢你,我好多了,我们之前的账一笔勾销。”
      
      你怕我再次陷入魔怔。
      
      她忍不住弯起唇角,陆燃早就看出她之前浑身杀人如麻的气息,可当他看见她满眼的杀气不是强行制止,而是安抚。
      
      陆燃垂落的那只手,忍不住抬起,复又落下。
      他低声道:“抱歉。”
      
      叶青妩后退一步,摇了摇头,“别说对不起,若是我当时也会那么做。反正我也捅了你一剑,我们扯平了。”
      此刻继续伪装身份已经无意义了,她飞快地转移话题,“南屿现下身在何处,你离开有无大碍?”
      
      陆燃放下悬在半空的手臂,“他在京仙岛的密室,差一人的血,以及鲛人的心脏便能练成所谓的神功。”
      他转身目视着远处的海平线,“想必遂平便是那最后一人,所以他暂时没有要杀我的意思,估计要等到三日后。既然他想玩,我就陪他玩玩。”
      
      他语气极其轻松,仿佛这只是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自信甚至跃跃欲试。
      
      “他可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你要小心。”叶青妩关切地说了一句。
      陆燃眉头一样,唇角勾起,眸中春雪消融,“我会的。”
      
      心湖仿佛被什么轻轻拨动了一下。
      
      叶青妩脖子发热,隐隐还有往上烧的趋势。
      她指着外面,“我去探探路,你自己小心。”接着逃似地跑出大殿。
      
      她站在外面,双手扇着风,怎么突然就这么热。
      
      陆燃不解地望着叶青妩直至消失,他刚刚没做什么,怎么感觉她对她避之不及,仿佛他是豺狼虎豹般。
      
      他疑惑地摇了摇头,往密室的方向走去。
      
      南屿正等着他。
      
      他望着平时怂的连头都抬不起的徒弟,不满地喊了一句:“动作利索点,我是没管你饭,还是虐待你了?抬起头来!畏畏缩缩像个什么样子!
      
      陆燃应声抬头,语不成句,结结巴巴道:“师、师父,弟子已找遍了全岛,没有活人了。”
      他神色惊恐,似是呢喃,“全死光了。”
      
      南屿恨铁不成钢地拍着他的胸口,“你在怕什么?难不成师父还会杀了你不成?整天胡思乱想,修为倒低弱,去给我修炼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