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成男主情敌怎么办 ...

  •   叶青妩穿书了。
      她低头望着自己一身结实的腱子肉生无可恋地闭上了眼。
      
      既没有辱骂作者,也没有刷负分,怎么就穿成了——魔域三公子,一个妄想吃到天鹅肉的炮灰男,还是活不到一章就被男主干掉的那种。
      
      她眯着眼从镜子中看了一眼自己,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仍然被丑到了。
      粗犷的脸型配上络腮大胡子,加上一头柔顺的非主流红发......
      
      这就是书中所写的风流倜傥?
      
      原主你醒醒啊,但凡是个人审美都不至于如此扭曲。
      
      叶青妩眨了眨眼,决定先去整个容。
      至于剧情...她不主动招惹女主,应该就不会惹来杀身之祸了吧?
      随从见她要走,惊讶地问:“公子您要走,那房里那位姑娘怎么办?”
      
      姑娘?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随从以为主子贵人多忘事,贴心地补了一句:“就是那碧云山第一美人岑疏雪。”
      
      叶青妩犹被雷劈:剧情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
      她顺着随从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耐地挥手,粗声粗气地说:“知道了,你先下去。”
      小说里男主陆燃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而原主则被一击毙命。
      
      小心翼翼推开卧室房门,她觉得要和女主讲道理,说不定女主白莲花属性发光发热就放了她呢。
      于是她也不进去,干脆倚着门框,咳了一声。
      
      层层粉色轻纱旖旎曼舞,岑疏雪躺在床上,背影若隐若现。
      
      叶青妩一看,皱起了眉,这女主怎么虎背熊腰的,那肩膀宽的都快赶上她的了。
      不像书中所写的轻盈苗条、婀娜多姿,差评。
      
      岑疏雪听到动静,但又动弹不得,背对着她咬牙切齿骂道:“不要脸的魔族,快放了我。”
      声音也不软糯甜美,而是那种略有些低沉、清冷内敛的质感。
      评价完岑疏雪,叶青妩才慢悠悠讲起了道理:“岑小姐,这是个误会。”
      
      “误会?”岑疏雪冷笑一声,“有把人抓来,打包塞进魔域的误会么?”
      叶青妩叹了口气,语气真诚,“真是误会,其实我不喜欢女人,我喜欢男人。”
      
      岑疏雪:......
      她似乎被惊到了,顿了几秒,声音低了一度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男人啊,尤其是像碧云山执剑长老一般的男人。抓你也不过是为了能够吸引他的注意,不过你都失踪一天了,也没见他前来救你,看来你们也不似传闻中所说的那样有奸.情。”叶青妩胡编了一通,拉了一下门前的银色铃铛。
      
      “我郑重和你道个歉,抱歉岑小姐,还望你能理解一个痴情人的苦心。待会我的侍从会送你返回碧云山,另外赠予你十颗紫晶石,来表达我的歉意。”
      她装模做样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准备开溜。
      
      “等等。”岑疏雪叫住她,嗓音比之前更冷,凉飕飕的仿佛要吃了她一般,“你喜欢他什么?”
      
      叶青妩理所当然:“自然是美色了,陆燃不是公认的修仙第一美男么?无论是他完美的脸蛋还是禁欲的气质,都令我欲罢不能,恨不得时时将他带在身旁。”
      这个时候岑疏雪和陆燃还未产生爱的火花,她琢磨着要说就要说个大的。
      
      为了你跨越性别。
      多么劲爆,催人泪下啊。
      她相信善良的女主一定会理解她,并原谅她的。
      
      “呵,美色。”女主笑了笑,伴随而来的是一阵惊天的炸裂声。
      
      于是,叶青妩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洞府被炸了个窟窿出来。
      她只是稍稍表达一下爱意,不至于炸房子吧。
      
      铺着木板的地面尘土漫天,裂出数道纹路,并向叶青妩的方向袭来。
      她还没反应过来,脚下一空,尖叫着往下坠去。
      
      同样处境的还有床上的“岑疏雪”。
      尽管他早就想好退路,并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但地底下似乎有巨大的结界,强制吸引着他们落进去。
      
      短短几秒,叶青妩便重重摔到了底,脸朝地。
      沙石硌的脸疼,她扶着腰爬起来,感慨着魔族身体素质就是优秀,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安然无恙。
      
      就在她扶着腰起身后,叶青妩吓得全身僵硬。
      一个穿着白色松雪长袍的男人,双手抱胸,双眼凉飕飕的盯着她。
      男人手中握着一把通体泛着冰蓝幽光的长剑,剑柄挂着一块白玉制的剑穗。
      
      若她没看错,这是男主陆燃的灵剑冰玉。
      那么,眼前这个男人不就是...陆燃么。
      
      她咽了口唾沫,气势不足的与他互瞪。
      笑话,比瞪眼,她还没输过!
      
      三秒后,叶青妩移心虚开眼,望向他的肩头那块松鹤刺绣,这不是岑疏雪在她卧室穿的那件么?
      
      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不,你怎么穿着女主的衣服。
      
      “叶青吾。”陆燃食指有节律地敲击着剑柄,垂眸看着暗黑色地泥土,“魔王第三个儿子,人称三公子。喜美姬,好音乐。”
      
      他的视线从泥土中抽离,径直望向粗粗犷的叶青妩,“你何时喜欢男子了?”
      
      叶青妩:?
      她算是搞明白了,在她卧室的从来都是陆燃,哪有什么岑疏雪。
      看书的时候她就纳闷,原主起码也是魔域十大高手之一,怎么会被陆燃一击毙命。
      
      怕是没有想到床上的美人会是个炸.弹吧。
      
      真是剧情误我啊。
      
      她干笑两声,指着自己的胡子,“若我说我是美女,你会相信么?”
      陆燃置若罔闻,迈步朝唯一的洞口走去,“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也不知呐。
      
      叶青妩抬头瞅着头顶上漆黑的洞,发出疑问,“我们不应该飞出去么?为什么你要往里走。”
      此话一出,她发现陆燃看她的眼神逐渐向看蠢蛋看齐,“这里有一个巨大的结界,只能进不能出。你是魔域十大高手,会感受不出?”
      
      “呃...我擅长肉搏,对结界阵法没什么研究,不知道也正常啊。”她还想挣扎一番。
      陆燃没答话,转身往深处走。
      
      叶青妩见状立刻跟了上去。
      
      越往里走,视线反倒变得开阔起来。
      昏暗的天空乌云密布,脚下泥土干裂,周围遍布着不知名生物的白骨残骸。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异香,微微泛着苦。
      
      周遭一片死寂。
      这里没有植物,没有活物,只有一座巨大的雕像。
      雕像是一名女子,长到脚踝的头发,头上有着一对恶魔一般的尖角。
      
      她嘴唇扬起的弧度恰到好处,连着诡异的神情,整张脸透着一丝惊悚。
      
      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名字,叶青妩皱着眉说:“弥灵。”
      陆燃听见声音,向她看了过来,“没错,是你的祖宗。”
      
      叶青妩终于想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了。
      万魔之窟——换句话说,魔族坟场。
      
      她脸色变得很难看,确实是个只能进不能出的地方,毕竟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哪个魔族诈尸呢。
      
      原主这个缺心眼的,竟然把洞府建在了万魔之窟的上面,也不怕晚上做噩梦。
      
      “这里是万魔之窟。”她深吸一口气,斟酌着用词,“我老爹告诉我,我们魔族生命走到尽头时,便会来到这里,等待死亡。弥灵老祖制造的这个幻境,是个死地,我们可能出不去了。”
      
      谁知陆燃听见出不去三个字,不仅没有丝毫担心的神色,甚至还有一丝兴奋。
      
      他是疯了么。
      
      “还有一条路。”陆燃淡淡说。
      叶青妩左右看了看,没看见有什么隐藏通道,便问:“什么路?”
      他说:“死路。”
      一条无数魔族都未能走完的死亡之路。
      
      见叶青妩愣在原地,陆燃侧头,手中的剑熠熠生辉。
      “死在这,跟我走。二选一。”
      
      昏暗的光线下,他的表情晦暗不明,但她尚能清晰的描绘出他俊朗而凌厉的侧脸。
      眉眼锋利,挺直薄唇,以及鼻尖有一颗小小的痣。
      
      她全看得清。
      
      明明是极具冷感的长相,合在一起却又掺揉着几分温柔。
      
      “当然是跟你走。”
      
      叶青妩不会御剑飞行,便蹭了陆燃的灵剑,站在他背后。
      耳边是呼啸的狂风,两人如同离弦之箭,径直撞向天际边缘。
      
      星火四射。
      
      紧接着眼前是无尽而又浓稠的黑暗。
      叶青妩下意识抓住陆燃宽大的衣袖,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陆燃脑海闪过她在卧房说的虎狼之词,不由得身体一僵,拳头握紧又松开。
      他清冷内敛的嗓音从前方传来,“我听闻魔族男子个个英勇,皆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想必三公子也同样英勇无畏。”
      
      啊,我不是。
      
      叶青妩十分惭愧,但死活不撒手,“我是家族败类,胆小如鼠,我瘦弱的身躯顶不了天。”
      陆燃对不起了,虽然我硬件是男子,可芯子还是个女的。
      
      陆燃下颌肌肉绷直,他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
      暂时放下了想要炸死后面那个变态的想法。
      
      叶青妩不知道,短短几秒的时间内,她已经成为变态的代言人了。
      
      这里好像浩瀚无垠,又仿佛蝼蚁之地。
      叶青妩“失明”了好一阵子,才渐渐能看清四周的景象。
      空间扭曲,各种族类的尸体漂浮在空中,瞪着眼睛看向她。
      
      “你怎么不去死?!为什么不去死!”
      忽地,声嘶力竭的咒骂在耳畔炸响,叶青妩转头却发现陆燃他...不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穿成魔教教主之后》走过路过看看呀~
    白池舟穿越了,穿成狗血小言中的魔教天月教的教主,一个只想搞事业却被男主搞死的终极反派。他们天月教讲究断情绝爱,乃是天下独一无二、禁止恋爱、人人万年单身狗的第一大魔教。
    白池舟身为教主更是坚决贯彻着断情绝爱、誓死单身的人设,对男主薛清寻的美色视而不见,仿佛瞎了眼。
    直到有一天,月老下凡发给她一个海王检测系统,命她在一年之内解决掉天月教内众多的海王,否则她小命休矣。
    白池舟望着系统上那密密麻麻的小红点掩面哭泣:你们这些不肖教徒,我错过了多少美男!
    ——
    薛清寻,重山派首席大弟子,任务刺杀大魔头白池舟。听闻白池舟好美色,他便牺牲自己,以□□之,成功登上副教主的宝座。
    投毒、抹脖子、意外,只有他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可投毒失败,他被轻薄了;抹脖子失败,剑碎,他被扔出了窗外;意外失败,他被当作人质掳走了。
    薛清寻握拳:下次我定会成功。
    ——
    江湖传言,重山派弟子爱上魔教女魔头。更有人亲眼所见,那名弟子红着眼刺向胸口,指节泛白,只为求一个解释。
    『只要你说,我便信。』
    阅读指南:①女主负责打打杀杀,男主负责貌美如花(bushi)
    ②男女主都是“演员”,不要被假象迷惑
    ③单元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