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 5 ...

  •   这日讲完课,元始天尊似乎并不着急走。
      显然三人都看出来了他有事要说。
      
      “云中子,你如今已经习得玉清道法,是时候下山了。”原始天尊看着下面一身素衣白袍的徒弟,眼底里藏着的皆是不舍。
      此话一出,三人面上全是震惊。
      
      “什么?!”陈晚、云中子皆惊呼出声。
      姜子牙还好点,没有喊出来,他虽然心里云中子肯定会比他们早下山,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天竟来的如此之快。
      
      “你在玉虚宫已经待了百年了,云中子,”元始天尊捋着自己的花白的胡子,眼神缥缈着,像是回忆到了什么一般感慨,“你初来昆仑山那日,是个春日的雨天,为师还记得,你当时小小的一团,唇红齿白,可爱极了——”
      
      云中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冒着不尊重师父的危险打断了元始天尊的话,“求您了,师父,我刚来山上的时候已经二十岁了,而且那个时候是夏天的艳阳天,我顶着个大太阳全身都是汗,差点中暑,我死死咬着嘴唇才没有昏过去,您要是说唇红齿白那还行,别的那些又不知道您在说哪个师兄了。”
      
      陈晚和姜子牙汗颜。
      
      晚小心翼翼地开口:“师父,您还记得我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吗?”
      “公豹啊,那年杏花微雨,你与子牙……”
      接下来的话已经没人听了,连云中子都记得,他们上山的那天不仅没有杏花,更是个晴天,师父什么时候才能关心下自己的徒弟啊!
      
      元始天尊看座下三人显然已经无心听他再说什么,遂道,“云中子,你便随我去后山挑你的坐骑吧。”
      挥挥袖起身便往后山走去。
      
      三人皆跟在他身后。
      
      云中子一路看着这山上的景色,从前看了多少遍都几乎要看腻了的风景,如今却觉得可爱得紧,一路上连带着一花一木都觉得风情,他叹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缘再回到这昆仑山了。
      
      想来他在山上这么多年,也从未见过几个师兄回来的。又想到自己要在外开创府邸,也见不到子牙和陈晚,一时心中怅然。
      
      元始天尊似乎是感到了他的失落,迈在前方的脚步慢了些许,他千万年来送走了许多徒弟,每一个走的时候都如此这般,他自然是愿意多为他们停留的。
      
      陈晚看云中子情绪低落,悄悄拉了拉姜子牙的衣袖,朝他努努嘴示意,“子牙,你说师父会不会在后山藏了什么宝贝啊!”
      他虽是跟姜子牙说话,但眼神却频繁飘向云中子。
      
      云中子看在眼里,虽未言语,心里却宽慰不少。
      
      姜子牙张口还未说什么,前面的元始天尊便抢在他前面说话了,“小兔崽子!为师的东西,就没有不宝贝的!”
      陈晚缩了缩脖子,梗道,“那您可得送云中子师兄个拿得出手的!”。
      
      云中子叹了口气,心道这小师弟怎么傻乎乎的,师父肯定会给个好的嘛,心里倒因为他这句话宽慰不少。
      元始天尊暗暗翻了个白眼,步子比刚刚快了不少,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为师这就带你们去看拿得出手的!”
      
      等到了后山山门口,陈晚才发现上次真的是他们走的小路,如今面前是奇珍异兽四处走,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元始天尊道:“去吧。”
      
      云中子便掐了个决,甩了甩拂尘,摄身而上。
      
      陈晚是第一次亲身经历这样的场面,以前在各种各样的电视剧里见到过,biubiubiu来回飞的光和噼里啪啦对打的声音,如今真的在自己面前出现了,他激动得不得了。
      姜子牙见他如此,还以为他是害怕,便将藏在袖子下面的手轻轻地附上了他的。
      
      陈晚:“?”难道姜子牙害怕了,所以才牵自己的手?他捏了两下姜子牙的手心,又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手背,以示安慰。
      姜子牙哭笑不得。
      
      云中子在空中将手中的拂尘径直甩向仙鹤,仙鹤欲振翅起飞闪躲不及,被拂尘击个正着,云中子乘势追击,本想再接再厉直接缠住仙鹤的脖子,谁知道仙鹤猛然鸣叫两声,云中子手中山水飞白扇面的折扇腾然飞了出去。
      
      云中子:“啊——我的扇子——”
      说着直接把手上的拂尘一甩,也不管仙鹤了,直直朝着地上那折扇飞去。
      那鹤险些被甩出去,幸好它长的膘肥体壮,堪堪斜了几步才稳住身形。
      
      被裹住翅膀没办法飞只能蹦跶的仙鹤:“……”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徒弟收服了一半的坐骑还不如一把扇子的元始天尊:“……”
      被自己师兄的骚操作震惊到的姜子牙和陈晚:“……”
      
      云中子颤颤巍巍把折扇拾起来,小心地吹了吹上面的土,打开左右前后仔仔细细看了看发现没什么损害,悬着的心才堪堪放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师兄?”陈晚冲着云中子小声道,“你的鹤——”他指了指跟在云中子身后不停地蹦蹦跳跳的仙鹤。
      
      云中子闻言回头,果真见到刚刚跟自己打斗的那只肥胖的白鹤正瞪着它的鹤眼看着自己,他视线往下看去,哦!是我的拂尘!
      他的拂尘一圈一圈不留余地地裹着那鹤,它翅膀紧紧被束缚着,难以动弹,刚刚在云中子捡扇子的时候他还试图挣脱一把,但是显而易见,失败了。
      
      云中子围着鹤走了一圈,也不准备把拂尘收回来,啧啧两声道,“你这鹤,平时吃的不少吧?”
      平时吃的并不多但是就是胖的鹤:“……”
      
      “师父,难道这就是我的坐骑了吗?”他砸吧砸吧嘴把拂尘收在手里,顺了顺长长的洁白的毛,问元始天尊道。
      显然,他有些抗拒。
      
      元始天尊也看出来了他的想法,努力掩下面上的欣喜,镇定开口,“自然,这鹤以后便是你的坐骑了,自是要跟你去终南山。”
      他轻咳两声,尽力让自己不要笑出来,这鹤在山上已经有些年头了,一直就没人收服,因为它不仅胖,而且飞得还慢,与其说是坐骑不如说是牵着它飞,哪怕他硬生生跟着人走最后也会被送回来,唉,想他元始天尊也是一代大能,然着实拿这只鹤毫无办法。
      如今自己的徒弟中竟然出来了一人将这白胖仙鹤收走,他自然是欣喜异常。
      
      总觉得哪里自己被骗了的云中子决定在下山之前最后挣扎一把:“我可以不要它吗师父?”
      “不你不可以你想要。”
      “……”
      
      陈晚上前拍了拍云中子的肩,看了一眼他身后的白胖鹤,咽了咽口水安慰道,“这鹤回去煮了,估摸着也挺好吃的,能吃好几顿呢,师兄。”
      “这是我的坐骑,师弟,不能吃。”云中子摸了摸陈晚的头,颇有些慈爱地说,他总觉得这个师弟脑子有时候不太好,看来不是错觉。
      
      元始天尊今日开心,见几个徒弟如此感情深厚,便道,“子牙公豹,你二人也今日前去收服自己的坐骑吧!”
      “师父,不是说下山之日才收服吗?”姜子牙问。
      “无妨,无妨。”
      
      二人便飞身前往后山。
      
      陈晚几乎没有犹豫地便朝着之前看见的青龙飞去,他实在是喜欢那龙,尽管全身都是绿绿的。
      姜子牙跟在他身后稳稳地飞着。
      
      不多时,二人就见到了在水潭里打盹的青龙。
      “嗨!”陈晚冲着潭里挥手大喊。
      青龙抬头,瞥了他一眼稍微蠕动了几下继续打盹。
      陈晚:“……我今天来收服你啦!”
      青龙又动了几下,不理他。
      
      “……你想不想当我的坐骑?”他定了定神色,直接开口问道。
      姜子牙刚想开口,便看到那青龙飞身而起,已然没有了刚刚躺在潭里一动不动的颓然困意,蓬勃极了,此时倒颇有些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气势。
      
      陈晚仿佛与它心有灵犀一般,看着飞到自己面前的龙,他伸出手一点一点地摸着它光滑发亮的鳞片,舒服极了。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肯定是在等我!走咯——我的新坐骑——”
      他翻身跨上龙的脊背,弯腰将手递给姜子牙,“子牙?”他冲他眨眨眼,姜子牙意会,勾了勾嘴角把手放了上去,陈晚一拽,姜子牙便稳稳落在了他怀里。
      
      他刚想拍拍龙背示意可以飞了,姜子牙却突然从他怀里挣出来,一个飞身便到了他身后,这下正好和刚刚反了过来,他如今全然背靠着姜子牙的胸膛。
      
      陈晚刚想说话,青龙一个抬头便飞了出去,他未开口的话全然湮在了风里。姜子牙掐了个决,给两人施了个结界,好让陈晚不被风吹,他将他稳稳箍在怀里,道,“好好飞,别乱想。”
      
      陈晚便不再多想,只一心感受与青龙的共鸣。
      
      不知道飞了多久,待陈晚回过神来,只看到姜子牙深深地望着他,眼底一片汪洋,藏了许许多多的情愫。
      他不知道怎么办,目光与他的稍稍错开了些许,猛然便看到后面有个驴不像驴,马不像马的东西一直在跟着他们。
      
      “那是什么?”他指着后面那个诡异的四肢爬行生物问道。
      姜子牙也不回头,垂眸道,“那是四不像,想来应是我的坐骑了。”
      
      陈晚想了想,好像确实是有这么回事,姜子牙的坐骑是四不像,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真能见到这个真真是什么都不像的生物。
      他点了点头,想到了什么又道:“师父不是说后山的奇珍异兽都需收服的吗?”
      “估计是灵兽自行择主,无需再收服。”
      “这样哦。”
      
      两人乘龙飞回了山门口,后面还跟着个撒丫子跑的四不像。
      
      云中子:“……”总感觉师父你偏心呢?
      元始天尊:“……”没想到这俩徒弟也这么贴心,把没人要的都收走了,为师大为感动。
      
      “师父,山里为什么还会有这种东西?”陈晚错错身让身后的四不像全部暴露在众人眼前。
      虽然姜子牙随缘脾气又好,但真的近距离看到了还是不面有些汗颜,他仿佛明白了为什么刚刚看到师父的时候他一脸感动了。
      
      “诶,”元始天尊摆摆手,“这可是为师多年来的宝贝,从不曾示人,如今赠与子牙作为坐骑,想来也是有大造化。”
      姜子牙:“……”师父又开始忽悠人了。
      陈晚:师父说的很有道理!姜子牙确实有大造化!
      
      “不过你二人不看重外表,令为师十分欣慰。”他摸着自己的胡子,笑的脸上的肉都要皱到一起了。
      
      云中子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他几步起身上前道,“师父,如今弟子已经见到两位师弟的坐骑,不便多留,这就下山去了。”
      元始天尊点点头。
      
      陈晚还欲再说些什么,云中子却道,“师弟不必忧心,缘来缘去皆是造化,你我日后必定还会再见,届时定要浮一大白,共话桑麻。”
      云中子都这么说了,陈晚也不便再留,遂俯身拱手行了一礼,“师兄要常回来看看。”
      云中子的声音仿佛从云里携着风传来,“那是自然!”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