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季淮握着素寒璧的手僵住了,变得有些冰冷。
      
      素寒璧仰起头来看他,唇角噙着一抹微笑,表情依旧温柔,白皙的脸仿佛白瓷一般精致。
      
      “阿璧,你怎会如此……”季淮疑惑。
      
      素寒璧觉得季淮很不识好歹,这人都那么废物了,她都不嫌弃他,他居然还质疑自己的爱意。
      
      但遇事不决,甩锅时千劫就对了,谁让他是反派。
      
      素寒璧一揉太阳穴,虚弱说道:“我被关得太久,想来脑子有些混乱。”
      
      她软着声说:“但淮哥哥,你要相信,我爱你的心是真的。”
      
      素寒璧敛眉低目,总算是消停下来了。
      
      按照原书的剧情,在这个世界里的素寒璧,之前是云霄宗的大小姐,过的是众星拱月的生活,高高在上。
      
      曾经的季淮喜她爱她,但素寒璧性子内敛,虽对他有好感却从未给过他回应,得不到的当然就是最好的,也就顺理成章成了他的白月光。
      
      事情出就出在素寒璧被魔尊时千劫掳走,为报复正道,折磨她数百年,所以这事导致素寒璧的性子有些变了。
      
      她变得患得患失,再也不肯失去手上已经拥有的东西,对于“失去”有着近乎偏执的害怕。
      
      所以她这才会在回来之后,对季淮表明心意,但这一表白就出事了,再之后素寒璧对于季淮来说,不过是一件“已经得到的东西”,他转而追求其余他所感兴趣的东西。
      
      素寒璧也是修炼几千年,打遍整个修仙界无敌手的人,当然不会将季淮一个小小元婴修士的爱意捧在手心当成珍宝。
      
      她乖巧跟在季淮身后,往自己曾经在云霄宗居住的寒月谷走去。
      
      要说素寒璧是整个云霄宗曾经最受宠爱的人,这寒月谷便可见一斑。
      
      寒月谷是整个云霄宗里,唯一一处没有被梨花覆盖的地方,相反,这里满栽着紫藤萝,整个山谷氤氲着迷离且梦幻的幽紫光华,仿佛是白云端里的一颗夜明珠。
      
      素寒璧抬手,假装为自己遮挡璀璨的日光。
      
      腕间,天道铃叮叮当当,其上镶嵌的红宝石仿佛眼睛在盯着素寒璧瞧。
      
      “素姑娘,你怎会……怎会说出那样的话?”天道铃瑟瑟发抖。
      
      “表白啊。”素寒璧挑唇一笑,“这是我说过最动人的情话。”
      
      天道铃一愣,马上明悟。
      
      原来,这就是素寒璧明明是个冠绝天下的美人但还没有道侣的原因。
      
      他找到了所有问题的根源。
      
      “素姑娘,你只需要再在云霄宗里当白月光十年,便可以为宗门抵挡雷劫死去了。”
      
      “十年,我要你十年不得再说脏话,隐忍!”
      
      素寒璧:“?”
      
      她吐了一个字。
      
      “草。”
      
      “您说什么?”天道铃警觉。
      
      “一种植物。”素寒璧掩唇微笑。
      
      这个时候,季淮已经领着她来到了寒月谷前,紫藤萝缠绕在青松与山石之间,花序明列,幽然雅致之意盎然。
      
      “阿璧,你的寒月谷,到了。”季淮望着她,朝素寒璧伸出手来,“我带你进去。”
      
      素寒璧瞧见他脸上有些许尴尬之色。
      
      这寒月谷,早已有了它新的主人了。
      
      素寒璧伸出手去,试图用以前的法术将寒月谷禁制打开,有无形的波纹从她掌心荡开,往外扩散而去。
      
      她掌心染着血,却没能将寒月谷的独立禁制打开。
      
      “淮哥哥……”素寒璧咬着下唇,一脸的无辜。
      
      季淮正待说话,便有人掀开了那紫藤萝,从寒月谷走了出来。
      
      “何人妄动我寒月谷禁制?”一道娇俏清亮如黄莺的女声响起。
      
      素寒璧收回手,站在季淮身后,看到从寒月谷里走出来的月景。
      
      “月师妹……”季淮蹙眉,护在素寒璧身前,面上出现尴尬之色。
      
      素寒璧失踪之后,素辛石便收了月景为徒,让她住进了素寒璧原本的修炼之地。
      
      寒月谷地势特殊,月华之力最是丰沛,与素寒璧所修行的功法《须弥月诀》相性极高。
      
      “这是?”月景瞪大眼,定睛看着素寒璧。
      
      站在季淮身后的那女子,样貌竟然与她月景有七分的相似!
      
      她……月景心下涌起一阵异样,却没表现出来。
      
      素寒璧记得原书对这段白月光与替身相见的究极无敌螺旋霹雳爆炸尴尬修罗场的描写。
      
      她抬手,按照剧情,隐隐有法术光芒亮起,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在心中,她一字不差地背诵出了原文。
      
      “素寒璧见月景住进了自己曾经的居所,顿觉一阵委屈涌上心头,心中已经不知不觉埋下了罅隙的种子。”
      
      “当然,此时无辜的月景还不知道,她的存在一直都是眼前这浑身是伤的女子的替代品。”
      
      “素寒璧的心冷了,她迷失在无尽的飘雪之中,如坠冰窟,她在风与雪中行走,却不见终点。”
      
      天道铃看到素寒璧沉默了,知道事情要糟。
      
      正待振铃提醒她,这寒月谷之前的九曲青石径上已然结了雪白的冰霜。
      
      天道铃:“草草草!!!”
      
      四季如春的云霄宗寒月谷前,竟然落下了鹅毛大的雪花,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狂风裹挟着,直往人脸上拍。
      
      素寒璧在这风与雪中,非常入戏地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为何会飘雪?”季淮伸出手来,接住从天而降的雪花,下意识地便将可供保暖的外袍脱下来,披在素寒璧的身上。
      
      素寒璧轻咳一声,暗暗收回掐动法诀的手。
      
      她这一招呼风唤雪之术,既不是幻境也不是寻常的法术,是真正在引动天象改变,就算是云霄宗宗主素辛石亲来,也不会知道这风雪到底从何而来。
      
      月景注意到了季淮给素寒璧披衣服的动作,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
      
      “寒月谷多年也未曾降雪,可能今日比较特殊。”月景摆出了一副主人的姿态,“淮师兄,且带着这位姑娘进来避避风雪吧。”
      
      素寒璧被安置在了寒月谷的客房之中,等待着为她治伤的医修过来。
      
      季淮也暗暗带了月景出去,与她说明情况。
      
      素寒璧一人侧躺在床上,托着腮,欣赏着寒月谷之外的飘摇雪景,非要硬逼着自己从这被人抢了房子的情景中品出一些委屈绝望的心情,却始终没能成功。
      
      这个时候,天道铃又忍不住了。
      
      “飘着风雪,如坠冰窟,那是她的心情,你知道心情是什么吗,是一种描述比喻,不是天气现象!”天道铃悲愤说道,“素姑娘啊素姑娘,您多读读书吧。”
      
      素寒璧悠悠抬手:“天道,我按照你写的原文来的。”
      
      “天道啊天道,少读点书吧。”她将天道铃捏住,阻止他继续发出声音。
      
      这个时候,屋外传来脚步声。
      
      素寒璧马上翻身,面朝里,又是一脸的虚弱模样。
      
      她身上确实有伤,并且一时半会都治不好,毕竟是时千劫亲手击伤的。
      
      方才一直如同没事人一般,也是因为强行切断了自己的痛觉感知。
      
      以素寒璧自己的能力,治好这些伤轻而易举,但总要带些伤来给云霄宗里医修看看,好开启后面的剧情。
      
      “阿璧。”素辛石关切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好家伙,他总算是把医修带来了。
      
      素寒璧从床上勉强挣扎着坐起,看到素辛石领着一位身着青衫的俊朗男子走了进来。
      
      素辛石进门的时候,抖落了自己身上的雪花。
      
      “寒月谷为何会下雪,云霄宗分明是四季如春。”素辛石皱眉,没找出天有异象的原因来。
      
      素寒璧敛容,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唤了一声道:“阿爹。”
      
      素辛石走上前来,面上漫上慈爱与心疼:“阿璧,你受苦了。”
      
      素寒璧念素辛石是个老人,便继续陪他演父女情深,她眼中盈着晶莹的泪光:“阿爹,这天上的雪,就仿佛我现在的心情一般,但您一来,我感觉心里仿佛照进了阳光一般。”
      
      天道铃:“?”你他妈活学活用得真快。
      
      素辛石一听素寒璧这话,更觉心疼,不论如何,她都是他的女儿。
      
      于是,这年迈的老人,颤抖着手抚摸着素寒璧的头顶,颤声说道:“无事,阿璧现在回家了,回家了便好了。”
      
      素寒璧被素辛石的大掌握住了手,想到了书里的剧情,接下来就是素寒璧回云霄宗之后,想要拿回自己的寒月谷,而可怜又委屈的月景在素寒璧的一通作死操作之下,被赶出了寒月谷,更受众人怜惜。
      
      “可是这里不是我的家。”素寒璧一双杏眼泫然欲泣,“阿爹,寒月谷不是我的了。”
      
      “这……”素辛石一愣,又开始尴尬了。
      
      “阿爹。”素寒璧再次轻轻柔柔地一唤,表示自己很大度,“若是月师妹想要,我与她同住,也是可以的。”
      
      “你且安心治伤。”素辛石拍了一下素寒璧的手背,“我替你问问。”
      
      素寒璧见素辛石走了出去,靠在床榻上,秀眉微挑,没有再说话。
      
      这个时候,一直等候在旁的那医修已走了过来,开始帮素寒璧治伤。
      
      而素辛石走出了门外,找到了在寒月谷外紫藤萝下修炼的月景,天上还飘着雪,纷纷扬扬地落在那紫色的娇嫩花儿上。
      
      此时的季淮正站在她身边,将有关素寒璧的来龙去脉都与她说了清楚。
      
      “月儿。”素辛石唤月景,“你且过来。”
      
      月景面对素辛石,面上有了几分恭敬之色,上前行礼:“师父。”
      
      “寒月谷……是你素师姐原来居住的地方,不如我为你寻一处的新的地方如何?”素辛石念素寒璧有伤在身,只能出此建议。
      
      但他觉得月景娇俏可爱还懂事,在寒月谷里居住也熟了,素寒璧若想要,再为她找一处更好的洞府也不是不行,所以在觑见月景面上升起的委屈之色,便觉素寒璧实在是有些霸道了。
      
      “可是……”月景没有马上拒绝也没有马上同意,“寒月谷景色最是特别,惟有这里整个山谷之中都是紫藤萝,这么多年,都是我在照顾这些紫藤萝,还特意取了仙露来浇灌,我已经把这里当成家了。”
      
      素辛石一噎,正待说什么的时候,身旁的季淮冷不丁冒出了一句话。
      
      “月师妹,这紫藤萝好看是好看,就是太过娇贵了。”季淮一向是个耿直人,“被这突如其来的风雪一吹,再过几天就全死了,就算再多仙露也救不回来。”
      
      月景:“?”就你会说话?
      
      素辛石听后,找到一个借口,大喜过望:“对,月儿,我再为你寻一处气候好的地方。”
      
      远远的,素寒璧听着他们三人的对话。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素寒璧摸着下巴,深沉思考。
      
      “季淮这个样子,是怎么骗到那么多好妹妹喜欢他的?”
      
      这种钢铁直男还能左手牵着旧爱右手抱着新欢,这合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有小可爱问男主是谁,男主身份可以猜猜看哈哈哈。
    按照我文里的套路,话最少的绝对是男主。
    所以由此推断,男主人选首先可以排除天道铃。
    蟹蟹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醉卧江山 1个;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花花 20瓶;筱筱酥、跪求一高倒闭 10瓶;颜癌晚期,没救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