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黑雾:“你……”
      任星躲在老人身后,露出半张脸,气势十足:“我什么我!想要炫技你有本事弹仙音啊!”
      
      老娘是魔修弹个屁的仙音!
      黑雾怒了:“你这小辈,好是嚣张!”
      任星对其吐了吐舌头:“你以为我像他们啊?”
      
      老人转头盯着她,眼底隐约有寒光。他看起来是个脾气古怪孤僻的老头,嫌恶跟人接触。
      但现场就他最大佬,任星不抱他大腿抱谁?
      任星无视对方的冷意,伸手把他胳膊拉得更紧了,歪着头看黑雾:“我就不怕你那破音,你能怎么办啊?”
      
      黑雾里冷哼一声:“你怎么做到不受琴音影响的?”
      任星:“你管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无知小辈,你认为我真的没办法?”
      那双玉手手指微转,指尖在琴弦上重新一拨。
      连续的琴音传了出来。
      这一次没有鬼哭狼嚎的厉声,反而如清泉流水般清澈。
      
      任星听着音乐变幻,看着杂事弟子的双眼越来越红、脸上青筋直冒的诡异现象,忍不住拉着表情凝重的老者后退几步:“我告诉你啊,弹仙音小心你爆体而亡。”
      黑雾呵呵冷笑:“你怕了?”
      任星:“我当然怕了,怕你血溅仙境,浪费人家杂事弟子打扫的精力!”
      黑雾冷哼:“我看你能嘴硬到何时。”
      
      只见远处山路上,跌跌撞撞的走来一片人影。
      虽然他们身穿上清宗的白色云纹制服,但行动却如行尸走肉,僵硬无比。
      其中一个人最先接近塔楼,然后以身撞上来,焰光闪过,他的身体在焰光中爆开一团血雾。
      血雾如蛆附骨,嗖地钻入了焰光之中。
      老人脸上黑褐的老皮顿时被腐蚀出一块小洞。
      
      任星吓了一跳:“这是什么诅咒吗?”
      “御音傀儡。”老人瞥了任星一眼,“用魔音把人炼制成活死人。”
      任星心里暗骂,急急问道:“你不是很厉害可以阻挡她的攻击吗?”
      老人:“我不能主动攻击上清宗弟子。”
      任星:“可他们已经被炼制了。”
      老人:“只要未被门规赶出去,永远都是上清宗弟子。”
      
      任星跟这个老古董说不通。
      眼见越来越多的身体撞向塔楼,她灵感突至,拉住了老人:“你说他们是被魔音炼制的?”
      老人:“是。”
      任星:“换句话说,只要那个声音不在,他们还有机会苏醒。”
      老人:“最多终止行动。”
      任星点头:“那就够了!拿出来吧。”
      
      老人疑惑地打量任星。
      任星:“她说的那个天风琴啊。”
      老人眼眸中顿时迸出肃杀之意,当然,那种非物理攻击的杀意对任星没有用处的。
      任星摊着手:“别愣着,我会弹琴的,虽然只会几首曲子,我可花了五千多学费学的!”
      
      老人的气势慢慢收了:“你当真要弹?”
      任星:“不然呢?既然你知道原理也没用琴音阻止,你八成不会弹曲子吧?”
      老人冷哼一声。
      但他翻手之间,一只古琴从他巴掌大,望风而长,瞬息间变成尺长。
      “如果你非要坚持的话,可以试试。”
      至于这把琴有多久没人能弹了,他才不会告诉这个自大的小辈。
      
      任星看着那漆黑的亲身,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琴弦。
      琴弦嗡地弹出一个音符。
      
      老人惊讶地瞪大了眼:“你……你能弹?”
      任星拨,挑两下,左手按弦试了试泛音:“我真的学了一年,要不是来了这边,我后续都打算考级的!”
      
      老人沉默了,他突然话锋一转,冰冷变成了温和:“你体内无真元,琴音无法传出。”
      任星眼巴巴看他:“你一定有办法吧?”
      老人:“我可以帮你把音扩出去。”
      他说着,划为一道金光,半截身体融入了塔楼的柱子里。
      
      任星看着像是长在柱子里的身体,惊叹了声,又说:“这塔楼你能控制?”
      老人:“那是当然。”
      任星:“打个商量啊,如果魔修走了,你可以让我上去看看吗?我小徒弟在上面许久都没有下来了。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被那个魔音炼成活死人。”
      
      老人:“放心,他无碍。”
      任星:“那我开始弹了。”
      
      琴弦一震,雄厚的声音划为一道声波,扩散开去。
      才几个音调,已经接近塔楼的活死人停下来。他们的脸上露出了茫然之色。
      
      黑雾里咦了声。
      接着她笑了起来:“听闻天风琴万年未响,原来也只是这点力量。”
      任星:“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没那个能耐你就别来抢琴啊。看你没跟着主力去单挑我们代总宗主,反而来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那就说明你就是个渣渣嘛。”
      她的声音被扩开无数倍,声声回荡在山谷中,倒多了些嘲讽的腔调。
      
      黑雾的声音变得气急败坏:“区区塔楼之力也妄想发挥天风琴之威?”
      一道细腻温婉的声音突然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
      配合那琵琶曲调,仿佛河岸边的红粉怨妓在哭诉衷肠。世间怨,薄情哀,声声诉尽血泪。
      
      原来安静的活死人一下子暴躁起来。
      任星身后还被钉在柱子上的杂事弟子也发出一声嘶吼,差点向她扑来。
      幸好老人用手按住了他。
      他一口咬在老人手臂,却咬住了一根木块。
      
      任星看着杂事弟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胸中无名之火顿起。
      “你以为就你会唱歌吗!”
      
      任星把琴往膝盖上一放,单腿蹬在扶栏边,开口:“我剑!何去何从,爱与恨情难独钟!”
      “我刀!划破长空 ,是与非懂也不懂!”
      
      这首刀剑如梦是她唯一能弹唱的。虽然她五音不全,音调跑调,可这时候她就是不想输那个气势,跑调也要洒脱地唱出来,还特大声那种!
      反正她都被丢这个她只能仰望众人实力的世界,像蝼蚁般活着,随时担心被大佬们掐死。
      今天不拖到救援到来,她小命就玩完了!
      可以唱歌弹琴拯救自己,嗓子出血也要吼出来啊!
      
      任星嗓子还没出血,她歌声传出去后,所有活死人都静止了,黑雾里突然一口血喷出!
      黑雾散开,露出一张垂老的妇人面容。
      她的下半身娇媚诱惑,上半身却如枯藤似的,皱皮层叠。
      
      “你到底是谁!”她厉声尖叫。
      任星顿了顿:“我是你爸爸!”
      老妇哈哈惨笑,一口精血喷在琵琶上,手指快速翻动,传出更加急促的调子。
      活死人们开始在歌声和琴音中挣扎。
      
      魔音调子越来越急,融在柱子里的老人,闻声也是一口血喷出。
      任星按住琴弦:“你没事吧?”
      老人:“不要停!她以本命精元催动魔音,只要你能压过她,她就得死!”
      
      任星一咬牙,翻手一拨:“我醉!一片朦胧 ,恩和怨是幻是空!我醒!一场春梦,生与死一切成空!”
      八角塔楼上,纪湜在歌声琴音中,醒了过来。
      
      灵气入体那刻,纪湜体内的真元暴走,硬生生地震碎了他所有经脉、骨骼。他的身体软成了一副皮囊,连痛叫都无法发出。
      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尝试结印。
      但前几次因为在灵气并不充足的地方,所以灵气入体没有那样大的损伤。
      而这里是上清宗,当年唯一跟上界相连之处,灵气是外界的百倍。
      他之前只是普通脏腑受损,肢体断裂。跟现在的现状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纪湜还是第一次有真实的死亡感觉。
      这种慢慢看着自己的内部被撑炸裂,然后消散的感觉,对精神就是最大的折磨。
      这一次他真的会死。
      
      九转阴魔体,九死九生的前提是必须有魔印结于识海。
      外魔易消,内魔难灭。九转阴魔体主修心魔,只要识海的魔印在,他就能数次重生。
      他下意识地按照白悦的方式来结印。
      可跟以前没有两样,他无法在识海种上魔印。
      
      纪湜对世间没有怨,没有恨。
      他出生平凡普通,有慈爱的父亲,牵挂的失踪母亲。
      神炼门被灭也只存在于他人口中,哪怕他之后去了龙门山的废墟,他对于那日发生的事情也不清楚。
      至于薛玉笙虐杀三叔,他更没有亲眼所见。
      他的生活可说过得一帆风顺。最大的痛苦,就是被白悦磨练。
      
      可每当他对白悦有怨恨杀心起时,又想起任星的感慨。
      “白悦活着或许比死了还痛苦,说不定他什么时候死了也就解脱了。”
      他为何要满足一个欺辱逼迫他的人。
      
      至于偏执的爱好,他更没有。
      情爱那种东西又距离他太远。找了一圈,他竟然不知道自己为何执着这个世间。
      
      想要找到母亲吗?不,母亲离去时他还年幼。现在都快忘记她的模样,只记得她温柔抱住自己的双手。
      
      身体的温度随着身体越发肥大而降低。
      他就像充满气的气球,已经快被灵气撑到极限。
      
      正巧这个时候,黑雾的魔音和低声吟唱传来。那充满厌世感的音波,将纪湜的求生欲降到最低。
      他就是个平庸普通,死了在世界也掀不起任何波澜,也不会有任何人在意的人。
      行了,就这样吧,哪怕死后魂魄归于恶灵九渊,那时候已经没了意识,他就做个顺应天命的恶鬼,在那狭缝中挣扎。
      
      纪湜轻轻地闭上眼,不甘心的眼泪无声淌落。
      这时候,任星的歌声传了过来。
      那琴音入耳,瞬间吹开了黑雾魔音的负面情绪。他的脑子也清醒了几分,神识追着琴音往下,看见了弹琴的任星。
      
      八角塔楼边,少女粉藕裙摆随风而起,手指翻动间,琴音歌声交缠。她的调子不稳,但声调洒脱,仿佛这天下间一切都可顺心所欲。
      她不惧生死,爱恨匆匆,一切随风。
      纪湜的手指动了动。
      这就是她该有的样子,他从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她应该肆意活在世间,不受任何人所打扰。
      
      “狂笑一声,长叹一声,快活一生,悲哀一生,谁与我生死与共!”
      他见任星唱激动了,拉着柱子站高,五指齐拨,她的手指被琴弦拉破,鲜血飞洒。
      
      纪湜被灵气挤压扁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她的琴音仿佛撞入他灵魂深处,神魂都跟着共鸣。
      他心里起了古怪的念头。
      虽然他的存在可有可无,可他想要看着她……肆意世间,无人能挡,无人可阻,永远活得无惧洒脱。
      
      任星送给纪湜的火焰石突然从他脖子上飘了起来。
      纪湜体内的巨量灵气被无形的力量一点点收紧、凝聚,画成一道道古老的黑色符咒,钻入火焰石内。
      火焰石上被刻上一道道符文,越来越快地旋转起来。
      
      还在柱子里的老人的眼眸一紧:“不好!这是……”
      “铮”地一声脆响打断了他的话。
      老妇手中的琵琶断了。
      
      她喷出大口鲜血,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
      “我居然比不过区区塔灵!”她发出厉声尖叫,猛地爆体!
      冲击波横向翻涌,吞噬了楼附近的山丘,将一切化为粉尘。
      
      老人来不及跟任星交代,划为一道金光罩,护住了塔楼和附近的弟子。
      冲击波和金光罩撞在一起,任星感觉整个地面都抖了抖。
      
      当一切归于平静,任星抬头,空中再无黑雾。
      被钉在柱子上的杂事弟子仿佛睡着了。
      她松了口气,抱着手里的琴再次上楼,这回没了阻挡。
      任星推测那老妇最后一下,逼塔楼之灵用了全力防御,如今塔楼再无阻碍。
      
      “纪湜——快走!你在不在上面?”
      任星趴在楼梯口刚喊了一声,突然觉得背后一凉。
      她机械地转头,只见那道黑雾从杂事弟子胸口钻出,慢慢地化成了老妇的脸。
      “区区小辈敢坏我好事!”
      
      她一声鬼厉音吼出,从雾中伸出的爪子猛地抓来。
      任星从她出现就开始往楼上跑,她这一爪子,刚好落在她身后的柱子上。
      三人合抱粗的柱子,瞬间断裂!
      
      “把天风琴交出来——”
      任星被这凄厉声音一吼,刚才的气势瞬间没了,腿都在发软打颤。
      物理攻击她最怕啦!
      救命啊——她小命要玩完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