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012章 ...

  •   长富呐呐。
      
      赫连煜也没指望他能给出什么答案,出神了片刻,便收起手:“传膳吧。”
      
      他在这边犹豫不决,退出去的张莹琇却兴奋极了。
      
      赚到半天假期!!
      
      现在才刚过午时,狗皇帝让她明儿再过来上值,岂不是说,下午都空着?
      
      白捡了!
      
      她进来太极殿后,都没机会好好整理一下屋子,恰好今天难得出太阳,她可以回去洗晒了。
      
      雀跃奔回舍院,不光同屋小姐姐还没回来,院子里也没几个人。
      
      张莹琇麻溜地开始干活。
      
      被褥枕头全部抱出来晾晒,窗户打开通风,翻出扫帚墩布打扫……
      
      洗刷完毕,屋子顿时清爽了许多。
      
      再拿了身干净衣服,溜溜哒哒去打热水回来沐浴。
      
      回来时间还早,她索性拉了张板凳坐在屋檐下,晒着太阳晾头发,顺便翻看游戏系统。
      
      这些天住在太极殿里,伙食好了一大截,她终于不用在饮食上花钱了。
      
      扣掉上回买花雕酒的一两,她本来还剩下十四两三十六文。
      
      结果这几天箭法升级,又赚回来八十多文。
      
      嘿嘿嘿,现在有十四两一百一十六文了。
      
      张莹琇美滋滋。
      
      她开始盘算起来。
      
      月银一月能拿——诶,太极殿大宫女的月银是不是要更多?
      
      不行不行,不能光指望这个。
      
      如今不比在针线房,往后指不定还要靠月银讨好公公、嬷嬷们,得另外想办法。
      
      她现在的收入,除了月银,就只剩下系统奖励。
      
      箭法三天半,得了八十多文。还有前两个月做针线,得了八百三十七文。
      
      虽然慢,总归是有。
      
      张莹琇挠挠头。她是不是该往这块使劲?多练几个技能?
      
      但是看狗皇帝的样子,她短时间内是不是都只能在屋里端茶递水?
      
      端茶递水能练什么技能?
      
      那还怎么赚钱?
      
      张莹琇苦恼不已。
      
      再次翻开技能栏,她的目光落在了某个灰色的生活技能上——
      
      【寻宝-未开启】
      
      说起游戏里的这个寻宝技能,比较鸡肋。
      
      一,这技能要跟鉴定技能搭配使用;二,这技能要满地图的跑。
      
      鉴定技能要配套升级便罢了,满地图跑,可不是谁都能做到。
      
      她所玩的这款游戏,是全球首发的全息网游,刚经过测试上线,她正好刚辞职,索性搞了部设备上线玩玩。
      
      而这款力求真实的全息网游,升级难度非常、非常、非常的大,她依稀记得,她最后一次上线的时候,全服最高等级,也不过三十多级。
      
      可据张莹琇所知,城郊还好,进了山野之地,那流窜的野狼、贼寇,动辄三四十级甚至五六十级。
      
      三十多级,要跑地图,压根做不到。
      
      故而,这寻宝技能,是各大论坛集体吐槽的鸡肋。
      
      后期会不会很牛逼,大家不知道,反正在新手期,没几个人会专门去练这个技能。
      
      起码,张莹琇这种摸鱼打混的咸鱼玩家不会。
      
      跑跑任务,采采野菜,钓鱼挖矿挖药材,偶尔打点村外的野鸡田鸡加加菜,她甚至还在游戏里养了个小崽崽。
      
      哎,也不知道系统更新后,小崽子会不会变得厉害点……
      
      算了算了,多想无益。
      
      张莹琇收回思绪,继续考虑这个寻宝技能。
      
      她毕竟只是一名小宫女,在这深宫大院里,射箭这种非本职工作,大概只能随狗皇帝心意去安排,能摸弓箭,都是赚的。
      
      而她原来的针线工作,估计也很难,可恨她刚刚上手……
      
      刨除这两样,剩下的技能,都不适合她现在的处境。
      
      除了寻宝。
      
      这里是皇宫。
      
      这里是皇宫的最中心,太极殿。
      
      这里是全大衍最尊贵的帝皇居所。
      
      宝物,会少吗?
      
      张莹琇回忆了下狗皇帝的起居间、寝宫,咽了口口水。
      
      这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刷经验的地方啊!
      
      她再看一眼技能栏。还能同时刷鉴定技能。
      
      双管齐下,奖励……嘿嘿嘿。
      
      事不宜迟,张莹琇赶紧翻出技能说明开始琢磨。
      
      寥寥几个字的说明,压根看不明白。
      
      恰好头发也干了,张莹琇索性丢开手,等明日再说。
      
      ***
      
      虽然无人安排,张莹琇心知狗皇帝尿性,照例是寅时起来,摸黑赶到正殿。
      
      彼时狗皇帝还未起来,值夜的新玉、静淑等人已经在角房里轻手轻脚地准备洗漱用具。
      
      看到张莹琇过来,新玉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低声道:“莹琇姑娘先候着吧,皇上还未起来呢。”
      
      张莹琇半点不恼,只笑眯眯道:“哪能歇着呢,我来帮你们吧。”恰好有两名太监提着木桶进屋,那俩木桶即便盖着木盖依然冒着热气,一看就是热水。
      
      她眼睛一亮,立马快步过去,“给我吧。”
      
      两名太监略迟疑了下,便爽快地交接给她。
      
      张莹琇这段时间可不是白操练的,水桶入手,她俩胳膊只略沉了沉,便颇为轻松地提起,转回来,问:“然后呢?要不要混点凉水调温了再送进去?”
      
      静淑下意识看向新玉,后者顿了顿,挤出笑容:“先不急着调,皇上醒了后再弄,省得凉了。”
      
      懂了。张莹琇顺手将水桶搁在自己脚边,一副谁也不许跟她抢活儿的味儿。
      
      几名宫女:……
      
      新玉咳了咳,轻声道:“我去里头看看,静淑你留意着。”
      
      “是。”
      
      新玉刚踏出角房,就听屋里传来长福公公的叫唤,她脚步一顿,回头招呼:“皇上起来了,动作快点。”完了当先领着几名宫女进去了。
      
      张莹琇第一时间提起热水桶,问留下的静淑:“静淑姐姐,我这……”
      
      静淑忙从架子上拿起一个金水盆:“快,调成微微烫手的温度。”
      
      “好。”
      
      金、金的!
      
      可惜这会儿没时间观察……
      
      张莹琇收回思绪,接过盆,飞快倒入半盆热水,左右一扫,端着水盆快步到墙边水桶处,慢慢舀凉水进去调匀。
      
      她折腾的时候,有名宫女一直紧张兮兮地跟着。
      
      张莹琇心知肚明,觉得水温差不多了,便朝对方笑笑,问:“姐姐,你看看这水行不行呀。”
      
      “快点。”静淑几人已经端起洗漱用具等着她们了。
      
      那名宫女忙伸手试了试温度,觉得不太够,从张莹琇手里抢过水瓢,加了一点。
      
      张莹琇也不恼,甚至水温试好后,她也不抢活儿,反倒还催那宫女:“姐姐快点。”
      
      那名宫女疑惑地扫她一眼,端起金水盆跟上静淑。
      
      静淑等人已起步出门,赶往皇帝寝间。
      
      张莹琇则乖顺地跟在最后。
      
      一行快速而安静地进入皇帝寝间。
      
      屋里,明黄色床帐已然挂起,狗皇帝却不见踪影,连那近身伺候的公公也不在。
      
      新玉等人却只站在屏风边上候着。
      
      跟着静淑等人进屋的张莹琇微微诧异,视线一扫,看到屏风后有人影晃动,顿悟——这是晨起先来一泡、咳咳,先去解决生理需求了吧。
      
      彼时,静淑等人已快手将东西摆在墙边洗漱架、小几等处,然后跟新玉等人分立两边,站着不动。
      
      张莹琇忙不迭跟过去,站到一排,眼珠子却忍不住滴溜溜四处打量。
      
      那对雨过天青色的花瓶肯定很贵,那个日晷是纯金打的吧?那个……
      
      屏风后头传来脚步声。
      
      张莹琇立马收回视线,垂眸肃手,极力缩小存在感。
      
      片刻后,身着寝衣的赫连煜慢条斯理从屏风后走出来,长福亦步亦趋跟在后头。
      
      “皇上万福。”众宫女行礼。
      
      “起吧。”赫连煜走到中间,双臂伸开。
      
      新玉抱着衣物走过去。
      
      赫连煜的视线一扫,道:“张莹琇。”
      
      新玉脚步一顿,退后一步,双手将衣物平举而出。
      
      张莹琇暗自咒骂,脸上则恭恭敬敬,快步上前,接过新玉手里的衣物,再一次开始伺候狗皇帝穿衣。
      
      有一就有二,这回伺候,她顺手多了。
      
      没多会儿,她就帮狗皇帝套好衣服,穿好鞋袜,再挂上玉佩等饰物,完了她才收手站到一边,将狗皇帝交给梳头宫女。
      
      慈眉善目的长福公公站到边上:“皇上,待会儿还要去练武吗?”
      
      “嗯。”赫连煜斜了眼瞬间紧张起来的张莹琇,“今儿练箭,张莹琇作陪。”
      
      长福瞅了眼张莹琇,应喏道:“是,奴才这就让人去安排。”
      
      赫连煜“嗯”了声。
      
      长福便出去了。
      
      张莹琇紧张极了。她没有当过陪练啊,陪练是要比赛吗?是的话,她待会是要赢了狗皇帝呢,还是要装输呢?
      
      “张莹琇!”不悦之声从前方传来。
      
      张莹琇倏地回神,忙不迭走上前,忐忑道:“奴婢在。”
      
      捏着把骨制牙刷的赫连煜下巴一点,道:“把唾盆端着。”
      
      ……狗皇帝!上回她压根没干这活呢。
      
      好在还是见过一回,知道怎么做。
      
      张莹琇乖乖走过去,接过宫女手里的金唾盆,忍着恶心,递到狗皇帝面前。
      
      赫连煜这才满意,自己拿了杯子,含了口水漱了漱,低头,吐到唾盆里。
      
      水声入耳,低着头、面对金唾盆的张莹琇立马闭上眼,满心嫌弃。
      
      这是漱口用的大口径唾盆,应当不会吐到她手臂上的。她如是安慰自己。
      
      但还是不想睁开眼。
      
      站在她身侧的赫连煜:……当朕是瞎子呢?
      
      他暗自冷哼,盯着她开始刷牙。
      
      张莹琇浑然不觉,一直低头闭眼,还以为无人看见。
      
      赫连煜刷完牙漱完口,正欲放下杯子,心思一转,又含了口温水进嘴,“噗”地一下,吐到唾盆里,还小心眼地歪了点方向,溅到这死丫头手上。
      
      张莹琇“啊”地尖叫出声,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好在她立马回神,在唾盆即将被扔出去的一瞬间,攥紧了手,没搞出大阵仗。
      
      就这,也已经是失态了。
      
      她仓惶抬头,紧张地看向狗皇帝。
      
      “呵。”赫连煜冷笑,“看着朕作甚?朕看你胆子大得很,竟然嫌弃朕?竟然敢闭着眼睛伺候?”
      
      张莹琇吓死了,端着唾盆跪了下来:“奴婢不敢,奴婢、奴婢……”眼角看到手里金灿灿的唾盆,灵机一动,死马当活马医道,“奴婢只是眼皮子浅,不敢看各位姐姐们手上金灿灿的器具,怕看了就想摸两下,失了仪态。”
      
      赫连煜:……当朕是傻子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