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傅红雪1 ...

  •   
      又是个漫天黄沙见不着活人的地方,克莱丝现在满脸写着‘开心’两字,可再怎么生气第一时间还是得先确定林粟的位置的。
      
      “咦?怎么在这个时间段。”
      
      这是个在李寻欢杀死上官金虹后五年的时间段,不过主角已经不是李寻欢和阿飞了,而是傅红雪和叶开这两人。
      
      克莱丝叹了口气瞬移到林粟附近。
      
      那是间终日见不着太阳的屋子,有的只是让人发狂的黑暗,而这黑暗里有个幼小的身躯正倒在地上抽搐着。
      
      【发病了啊。真是的,唉。】
      
      克莱丝是不会救人的,若是能让她出手救人一定是因为林粟。现在也一样,林粟的灵魂就在这个发病孩子的身上。
      
      “孩子……孩子……快醒醒”
      
      傅红雪似乎听到了一个极其温柔的声音,温柔得像是夏日的暖阳让人觉得浑身暖乎乎的。
      
      “咳咳咳”
      
      傅红雪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然这漆黑的屋子里怎么会出现一个陌生的女人。
      
      她微微一笑,趁着这孩子还未反应的时候揉了揉他细柔的头发,道:“你这病还是得趁早医治,不然会越来越麻烦的。”
      
      傅红雪没有说话,而是倔强地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挥剑,突道:“你走吧,我就当没看见过你。”
      
      克莱丝笑道:“这里没人会是我的对手,我得医好你才会走。”
      
      傅红雪觉得这人可真奇怪,怎么会对一个不认识的人这么上心。
      
      花白凤那个疯女人并没有发现克莱丝的存在,这人傅红雪不经产生怀疑,她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自己的臆想?
      
      克莱丝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我当然是存在的,只是她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其他地方而已。”
      
      傅红雪能确定这个女人是个很奇怪的人,她总是喜欢和自己讲话,哪怕他不回应一下,她都能一个人讲一整天。
      
      克莱丝道:“我叫林粟,粟米的粟,你比我小叫我声姐吧,我不介意。”
      
      傅红雪挥剑的手停顿了下,然后冷冷道:“我介意。”
      
      克莱丝仗着武功比他高一直揉着他的头,傅红雪就是泥人,也会被逼出几分脾气,再说了他本就不是个泥人,所以他现在挥剑向克莱丝。
      
      克莱丝轻易捏住他的剑,笑道:“太慢了,我来教你用毒吧。”
      
      克莱丝这人总是想起一出是一出,傅红雪不愿理睬她,但克莱丝总有办法让傅红雪愿意跟自己学。
      
      ——————
      
      白茫茫一片的雪地上忽见两条影子闪过,红色的影子在前头黑色的影子在后头。
      
      “阿雪还是太慢了,哈哈哈。”克莱丝笑着看向面无表情的傅红雪,她知道他现在很想锤死自己。
      
      傅红雪确实很想锤死克莱丝这人,她竟然下毒把自己的脸弄成绿色!
      
      克莱丝揉了揉自己笑酸的脸,道:“十年过去了,你还是没胜过我一次。”
      
      傅红雪讨厌克莱丝这人的性格,但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个天下无双的高手,无论哪方面都强得让人失去战胜她的信心。
      
      林粟:当然强了,她可是神。
      
      傅红雪道:“不许叫我阿雪。”
      
      克莱丝笑道:“为什么?阿雪多好听啊?”
      
      傅红雪知道克莱丝是故意的,明明比自己年长却还像个孩子似的。对付克莱丝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她,所以傅红雪转身离开了。
      
      克莱丝气的跳脚,道:“你就是块死木头!无趣的很!喂,你别走啊!”
      
      ——————
      
      屋子里没有别的颜色,只有黑!
      
      连夕阳照进来,都变成一种不祥的死灰色。
      
      克莱丝躲在一处看着这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女人,她将神案上那把刀鞘漆黑,刀柄漆黑的刀拿起,劈开了面前的铁匣。
      
       铁匣里没有别的,只有一堆赤红色的粉未。她握起了一把看着面前的少年:“你知道这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除了她之外,没有人知道。
      
      “这是雪,红雪!”
      
       她的声音凄厉、尖锐,如寒夜中的鬼哭:“你生出来时,雪就是红的,被鲜血染红的!”
      
       黑衣少年垂下了头。
      
       她走过来,将红雪撒在他头上、肩上:“你要记住,从此以后,你就是神,复仇的神!无论你做什么,都用不着后悔,无论你怎么样对他们,都是应当的!”
      
       声音里充满了一种神秘的自信,就仿佛已将天上地下,所有神魔恶鬼的诅咒,都已藏入这一撮赤红的粉末里,都已附在这少年身上。
      风在呼啸。
      
       她看着他慢慢地走出去,走入黑暗的夜色中,他的人似已渐渐与黑暗溶为一体。
      
       他手里的刀,似也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
      
      “你明知道……”
      
      傅红雪紧握着刀,他没有回答克莱丝。
      
      克莱丝叹道:“算了,随你去吧。”
      
      ——————
      
      这里是个很奇怪的地方,这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这里什么都有。
      
      大厅中摆着十八张桌子。无论你选择哪张桌子坐下来,都可以享受到最好的酒菜——只有酒菜,你若还要享受别的,就得推门。
      
      这里有十八扇门,每一扇门后面都不会让人失望。
      
      大厅里有很多人,但每个进门的人都会被一张桌子旁的人吸引住目光,无他,那坐在桌子旁的两人太奇怪了,一个一手紧握黑刀目不斜视只专心吃着碗里食物的少年,一个笑靥如花专心看着那少年的少女。
      
      这两人正是复仇的傅红雪和无聊跟来的克莱丝,克莱丝笑道:“你看,他们都看着我们呢。”
      
      傅红雪还是不紧不慢地吃着,像是没有听到克莱丝的话一样。
      
      克莱丝也不生气,她已经习惯傅红雪这样子了。
      
      “咦——那人……”
      
      只见那人大步走过来,走到傅红雪对面,坐下。
      
      傅红雪并没有抬头,还是继续吃着碗里的东西,旁边的克莱丝也没有看向这人,她专注地看着傅红雪,仿佛全世界只有他一人一样。
      
      那人看着傅红雪笑道:“你从来不喝酒?”
      
      最后一口饭吃完,傅红雪才抬头道:“不喝。”
      
      叶开笑道:“你不喝,请我喝两杯怎么样?”
      
       傅红雪道:“你要我请你喝酒?为什么?”
      
      叶开道:“为什么?因为我觉得你很顺眼。”
      
      傅红雪垂下眼,看着自己的手。
      
       他不愿开口的时候,总是会有这种表情。
      
      克莱丝认出了这人是叶开,这个世界的另一个主角。
      
      “阿雪不会请人喝酒的,他连我都没请过呢~”
      
      傅红雪瞪了克莱丝一眼,克莱丝笑得更灿烂了。
      
      叶开道:“阿雪?”
      
      克莱丝笑道:“对啊,好听吧。”
      
      叶开笑了笑正准备开口,就见傅红雪起身往外走,克莱丝急忙追上道:“我错了。”
      
      叶开知道这少女并不是和这少年是一对的,他们的关系更像是家人。
      真是两个奇怪的人啊,叶开是这么想的。
      
      傅红雪走出门的时候,门外不知何时已多了两盏灯。
      
       两个白衣人手里提着灯笼,笔直地站在街心。
      
       傅红雪带上门,慢慢地走下石阶,走过去,才发现这两个提灯笼的人身后,还有第三个人。
      
      克莱丝好奇地瞧了瞧这三个人,然后笑道:“你们若是想请他,怕是要失望了。”
      
      站在灯笼后的那白衣人勉强笑道:“那在下回去也无法交代,就只有站在这里不走了。”
      
      克莱丝道:“你怕是站死在这,他也不会去的。”
      
      傅红雪突然开口道:“林粟。”
      
      克莱丝耸了耸肩,道:“我闭嘴。”
      
      风更大,暗巷中一排木板盖的屋子,仿佛已被风吹得摇晃起来。
      
       傅红雪走过这排木板屋,在最后一间的门口停下。
      
       他脚步一停下,门就开了。
      
       门里却没有人声,也没有灯光,比门外更黑暗。
      
      傅红雪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进去,回身关起了门,上起了栓。
      
      他似已完全习惯黑暗。
      
      克莱丝并没有跟他住这里,她很喜欢住好地方。
      
      【啧。】
      
      傅红雪今晚有一场艳遇。
      
      ——————
      
      第二日清晨,克莱丝在老地方看见了站了一晚上的白衣人,她摇了摇头道:“唉。”
      
      不过最后叶开帮了他忙,克莱丝知道傅红雪今晚一定会去的。
      
      克莱丝看着叶开笑道:“今晚我也会和阿雪去。”
      
      叶开道:“姑娘若是能去,在下一定比马三老板还开心的。”
      
      克莱丝皱了皱眉,道:“总觉得你很像我一个故人,唉……”
      
      叶开注意到对方灿烂的笑容已经消失,眼神中充满着痛苦,让人不忍开口再多问。
      
      傅红雪有些惊讶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克莱丝这样的表情,原来她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开心。
      
      克莱丝恢复了那往日的笑容,道:“走吧。”
      
      傅红雪和克莱丝站在荒原中,站在马道旁,看着那面白色的大旗,已不知道看了多久。
      
      克莱丝转身看着远处骑马而来的红衣少女,她正停在傅红雪身侧。
      
      马上的人明眸却在盯着他的脸,忽然道:“你就是那个人?连花场主都请不动你。”
      
       她的人美,声音更美。
      
       傅红雪没有听见。
      
      马上的人柳眉扬起,大声道:“你听着,今天晚上,你若敢不去,你就是混帐王八蛋,我就杀了你拿去喂狗。”
      
       她手里的马鞭,突然毒蛇般向傅红雪脸上狠狠地抽了过去。
      
      只见一只纤细的手抓住捏住了那少女的鞭子,那红衣少女有些惊讶,没想到克莱丝竟然会武功。
      
      克莱丝冷冷道:“他不愿去就不去,没有人能逼迫他。”
      
      马上的红衣少女恶狠狠地瞪了克莱丝一眼,知道自己打不过克莱丝,便骑马离开了。
      
      克莱丝看着傅红雪这全无反应的样子就来气,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让一个小丫头欺辱,哼。”
      
      ——————
      
      万马堂确实气派,只是克莱丝他们现在还不能进去。
      
      因为大山般阻拦在傅红雪面前的公孙断,正虎视眈眈盯着傅红雪手里的刀。
      
       傅红雪也在看着自己手里的刀,除了这柄刀外,他仿佛从未向任何人、任何东西多看一眼。
      
       公孙断沉声道:“没有人能带剑入万马堂,也没有人能带刀!”
      
       傅红雪沉默着,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从没有人?”
      
       公孙断道:“没有。”
      
       傅红雪慢慢地点了点头,目光已从自己手里的刀,移向他腰带上斜插着的那柄弯刀,淡谈道:“你呢?你不是人?”
      
       公孙断脸色变了。
      
      “噗。”克莱丝赶紧捂住嘴巴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觉得万马堂高手云集,竟然会阻止客人佩戴武器进来,这是对自己的身手多不自信啊?”
      
      克莱丝拉仇恨也是一把好手,但这人并不会克莱丝这个姑娘计较的。
      
      只听一人赞叹道:“说的好!”
      
      开口说话的这人便是请傅红雪来的万马堂主,他欣赏地看着两人。
      
      除了克莱丝,在座的都是男人都是喜欢喝酒的男人,她介绍完自己后便无聊地坐在一旁,心想早知道就不来了。
      
      那酒还没下肚几杯,他们就开始说十八年前一桩旧案,神刀门灭门惨案,到现在都没找到凶手。然后绕着绕着终于讲到了关键,昨夜万马堂里的鸡犬都被人一口气斩断了。
      
      除了万马堂主,其他几个万马堂的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看来这里面有更不为人知的秘密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