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仙宿篇5 ...

  •   乖乖,疼死我了,让我看看步七现在在哪。陆茗分配给其他人的符纸中,有一张是用来追踪动态的。
      
      不出所料。陆茗跟着符纸的定位偷偷摸摸避开在镇子里的仙宿弟子来到步七所在的地方。
      
      在路上他看到了从镇子入口进来的陈琨他们,在陈琨身边的只有王九路。
      
      而步七呢刚从暂时安置九家村村民的房子里出来就看到了披着披风的陆茗:“陆,师兄。”
      
      “嗯,我知道你关心村民,现在安顿好了吧,安顿好了就快到大家的跟前,不然会让人担心的。”陆茗说话的速度又快又急,步七一听急急忙忙往南湘他们那边赶过去。
      
      陆茗看到步七的父母正从门缝那里偷偷往外看,看来是步七不让他们出来送自己。
      
      他朝着步七的父母挥了挥手,笑了笑,然后用法术消除了步七残留在房子的气息后往回走。
      
      气息都已经这么重了,步七没意识到这一点么?这么久没出事真是太好了。
      陆茗刚从窗户翻进来,还有一只腿没放下,就感受到身后有一群目光盯着自己。
      
      他慢慢转过身,看到南湘他们正一脸阴暗地看着自己,他果断认错:“我错了,对不起,就是有点担心所以跑出去看了看。”
      
      “这———么重的伤还到处跑,要不是大师兄跟我们说看到你在镇子里,还真不知道陆师兄你居然这么不乖,”南湘一下把陆茗的披风给扯掉,“居然已经开始结痂了!”
      
      王寥寥居然把那么珍贵的药直接给陆茗用,回去以后不知道卿词长老会怎么想。
      
      “陆茗已经回来了么?”
      
      “大师兄!”一看到陈琨进来,在场的弟子们迅速给对方让开一条路,陆茗原本也想站到一边,不过南湘死活不让对方站进队伍。
      
      “伤得确实很重,虽然外伤愈合了,毒素还留在里面,我们赶紧回仙宿。”陆茗在陈琨检查自己伤口的时候,整个人崩得紧紧的。
      
      还没等陆茗转身,就感受到自己的伤口被直接用刀划开,他疼得当即就要跳起来,然后被陈琨一个法术给弄晕了。
      
      “大师兄?”看到陈琨这一行为,弟子们都很困惑,但又不知道该不该上前阻止。
      
      “只是在放血,不然等伤口完全好了的话,毒素就会融入到血液中,那个时候想去毒会比现在更痛苦,”陈琨将晕过去的陆茗交给了南湘,“我们还要留下来调查,你们先回去。”
      
      南湘接过陆茗,他看了一眼陈琨,这就是陆茗最崇拜的对象么?他没有见过陈琨,每一年的比试也没有去看过,因为他知道比试原本就不是给外门弟子看的,否则怎么会连一个可以观看的场地都不给?
      
      陆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趴在床上,背上的伤依旧在火辣辣的疼,不过可以感觉出来已经上过药,止了血。
      
      最后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回忆了一下,哦,大师兄把他弄晕了。
      
      大师兄?!!陆茗想到这里猛地坐了起来,然后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呃,大师兄?”
      
      “先别爬起来,才给你上了药现在伤口又裂了。”
      
      “抱歉。”于是陆茗又乖乖趴了回去。
      
      陈琨拿起药品开始重新给陆茗裂开的伤口上药,他上得又慢又仔细,弄得陆茗心里痒痒的。
      
      “王寥寥没事,她的胳膊已经治好了,还来看过你两回,那个妖物已经捉住交给了长老他们,至于村民和其他弟子及时赶到了镇子,都没事,有事的只有你。”
      
      陆茗被陈琨说得有些心虚。
      
      “那个,大师兄,药差不多上好了吧。”陆茗在陈琨上药的时候浑身一直处于僵直状态。
      
      虽然他是很喜欢大师兄,崇拜大师兄,但真的这么近距离接触好不自在啊……
      
      听了陆茗的话,陈琨收起药瓶放到了一边。
      
      “好好休息。”陈琨说完便起身离开房间。
      
      “嗯。”陆茗整个人瞬间放松下来。没想到居然和大师兄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离开屋子后,陈琨想起陆茗刚刚的反应。
      
      明明一直打听自己的消息然后给自己不停送东西,真的和自己见面了没想到那么容易害羞。
      
      陈琨他们原本在追踪蛮荒兽的踪迹,之后就看到在南湘的带领下被转移到雷光镇的一大批村民。
      
      九家村被毁坏得很严重,所幸村民已经被转移出去所以并没有什么人员伤亡。
      
      从某种角度而言,陆茗他们的运气还算不错。
      
      “陆师兄!!!”玖玖急匆匆冲往陆茗的房间,他听说陆茗受了重伤,好不容易才结束自己的事情过来探望陆茗。
      
      他和陈琨擦身而过,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玖玖一冲进屋里,看到陆茗□□着上半身趴在床上,顿时愣了一下。
      
      “啊,玖玖啊,怎么连你也跑过来了?”
      
      “不止我啊,之前好多人都看过你了,然后他们跟我讲的你的情况。”
      
      陆茗愣了一下,好多人??
      
      然后陆茗转了转头,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堆食物和丹药。
      
      玖玖看到陆茗一看到桌子上的吃的就开始两眼放光,想了想便拿了些平日里陆茗喜欢吃的:“师兄不介意的话我喂你吧。”
      
      “行啊,你等下我往外挪一下,别吃到床上了。”陆茗小小地挪动了一下,然后盯着玖玖手中的盘子。要知道从九家村开始他就一直没吃东西,早就饿得不行了。
      
      玖玖小心翼翼地拿起盘子里的糕点送到陆茗的嘴边。
      
      陆茗直接一口把点心咬住,三两口就解决完一个,随即便一脸期待着等着下一个。
      
      “怎么了?”因为等了一会儿对方没有反应,陆茗抬起头看到对方正在发呆。
      
      “啊,没。”玖玖继续拿起糕点。
      
      陆师兄现在的样子,好乖啊……
      
      就这样乖巧的趴在床上,吃着自己手中的食物。
      
      “呼——满足,玖玖你接下来有事要忙吗?”吃完了糕点陆茗也差不多饱了。
      
      “啊,没有。”玖玖还在回想陆茗刚才吃东西的样子,被对方一问一下回过神来。
      
      “那么跟我讲讲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门派里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吧。”
      
      “有趣的事情,我想想……对了,九轩的人这几天会待在仙宿,好像有事情要商量。”
      
      “九轩?”一听到九轩这个词陆茗一下来了兴趣。
      
      “对,九轩的几名内门弟子也一同过来了。”
      
      九轩,就是那个总是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门派吧,好像挺有趣的。
      
      “玖玖,帮我换一下绷带,顺道帮我穿一下衣服,我现在不太方便。”
      
      “好。”
      
      玖玖小心翼翼地拆去陆茗身上已经被血渗透的绷带,在药物的作用下伤口已经结痂,只是那伤口面积基本遍布整个背部,现在看着依旧十分瘆人。
      
      “唔呃!玖玖?”陆茗被对方换绷带时突然加重的力道弄地生疼。
      
      “啊!抱歉!我,被这个伤口吓到了。”
      
      “不是什么很重的伤啦,只是刮破了皮而已,不过很疼是真的。”他连那凶兽的攻击都没看清。
      
      “嗯,师兄你是想去看看九轩的那些人吗?”
      
      “对啊,毕竟我们没什么机会见到别的门派的内门弟子以及长老,我的话肯定会好奇,没准可以从他们那边获得一些对大师兄有用的消息。”
      
      大师兄大师兄大师兄,陆师兄的脑子里估计装的全是大师兄。
      
      玖玖想起来刚刚陈琨好像就是从陆茗的房间里出去的。
      
      “对了,大师兄他来看你?”
      
      “嗯?对,这个药也是大师兄送过来的。”
      
      “跟大师兄近距离接触感觉怎么样?”玖玖突然就有些不高兴。
      
      “讲真我好紧张,好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让大师兄讨厌的举动,不过我和大师兄也没见过几面,以后也应该没多少见面的机会。”
      
      玖玖一边听着,一边认认真真帮陆茗整理好衣服。
      
      “玖玖你要跟我一起去么?”
      
      “我......”玖玖刚想答应,就被人给打断了。
      
      “陆师兄!!!”王寥寥跑了进来,“师兄你已经没事了啊!!!太好了!!!”
      
      “你的胳膊怎么样了?”陆茗看到对方缠着绷带的胳膊。女孩子要是皮肤上留疤了后果可比男孩子严重。
      
      “没事,只是皮外伤,对了,师傅让我叫你过去。”
      
      “师傅?”陆茗愣了一下,自己和王寥寥的师傅并不是一个人啊。
      
      “啊,抱歉我习惯了,是卿长老叫你过去。”
      
      陆茗回头看了看玖玖:“不好意思突然有事,那么下次有空的话再聊吧!”
      
      “嗯。”玖玖看着陆茗和王寥寥逐渐走远,在确认对方已经离开很远后,他把那段绷带收进自己的储物袋里,接着坐在了陆茗的床上。
      
      为什么陆师兄的脑子里只有大师兄呢?明明和陆师兄相处时间最长的人并不是大师兄陈琨啊!和陆师兄相处时间最长的,至少在门派里相处时间最长的,难道是不他么?
      
      玖玖并不讨厌大师兄,但他不喜欢陆师兄的眼里只有大师兄一个人。
      
      王寥寥的师傅卿长老在仙宿的十位长老中排名第九,之前的那个任务原本是想着并不是什么危险任务加上陆茗在门派里的名声不错,所以卿词才会让王寥寥跟着陆茗他们一起下山。
      
      不过这一次也幸亏是陆茗带队,王寥寥才能在蛮荒兽的攻击之下活着回来。
      
      “长老,您有事找我?”陆茗看到坐在仙宿主殿大堂的卿词,随即他发现除了闭关的三位长老其余的长老都在,在场的还有几名陆茗并没有见过的人。
      
      根据对方的服饰,陆茗想那些应该就是九轩的人了。
      
      “嗯,我们想听听当时的具体情况。”看到陆茗的精神状态还不错,卿词稍微放了放心,自己那个小徒弟一有空就往对方那边跑,现在人醒来也该放心了。
      
      不过自己的那个傻徒弟居然把自己给她的那瓶伤药直接给陆茗用了,也不知道王寥寥对陆茗是个什么心思。
      
      在跟在座的人讲完当时的情况后,因为他们还要商谈更重要的事,所以陆茗就先离开了。
      
      在离开之前,他看了一眼九轩的那些人,确切来说,是九轩的那些人身上所携带的器械,九轩的人擅长制作机关法器。
      
      “陆师兄,情况是不是很严重?”王寥寥也跟着陆茗一块儿出了大堂。
      
      “不知道,不过长老们总会解决这些事情的,我们担心也没有用,不如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
      
      “嗯,那陆师兄你接下来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吗?”
      
      看着王寥寥,陆茗想了想:“我得去趟丹房做些药然后和炼制符咒那边的人换取物品。”
      
      “这样啊……”
      
      “怎么了?”注意到王寥寥有些失落,陆茗想是不是他说错了什么。
      
      “没有没有,那我去修炼了!”
      
      “你胳膊还没好,注意一点。”
      
      “知道了!”王寥寥跑得飞快。
      
      陆茗到了丹房之后本想着把之前拿来的那些材料全部炼完,无奈背上的伤隐隐作痛,在炼了几颗后只能作罢。
      
      “老了老了。”
      
      “说什么呢,你要是老了我们这些老家伙怎么办?”丹房的长老一听到陆茗这话直接在对方脑袋上敲了一下。
      
      “你们比一般人可以多活很长时间呢,这个年龄明明还正值青年嘛。”
      
      “什么时候这么油嘴滑舌了,越大越不正经。”长老想起陆茗小时候那副乖巧样,现在可一点都没有了。
      
      在陆茗离开后,陈琨从高级炼丹室走了出来:“把他刚刚炼的丹药都给我吧,我用刚炼好的和这些换如何?”
      
      “不用换,这些本来就是那孩子炼给你的,那孩子倒是崇拜你崇拜得不行,可惜呀,挺好的一个孩子却没什么修炼天赋。”长老挥挥手意思让陈琨把那些丹药都拿走。
      
      “哈哈,要是陆茗他有修炼天赋的话,可能就会被别的门派抢走了吧。”
      
      “有道理,哎,那孩子那么崇拜你,不如你指点指点他?”
      
      “我也想,不过陆茗一见到我就完全没办法像平时一样冷静思考了。”更何况若不是他主动接触对方,陆茗总是在躲着他。
      
      “怎么说的跟恋爱的小姑娘一样。”
      
      在丹房长老说完这句话后,陈琨眼里似乎有光闪了闪。
      
      以前这些东西都是由长老派人送给陈琨,现在陈琨则是自己来拿,再到后面就是今天这样,陆茗一来丹药房陈琨也会来,然后在高级炼丹房里头修炼到陆茗炼丹结束。
      
      从外门弟子对自已突然越来越恭敬和仰慕起,陈琨就开始注意陆茗,然后就是因为无论他需要什么总是有人送过来,让他觉得有些奇怪。但观察了几年后,陈琨是真心觉得陆茗这个人很有趣。
      
      明明对自己那么崇拜,但真正和自己接触的时候,又会不自在。
      
      是因为对方只把自己当做大师兄看待么?
      
      而陆茗现在正在修炼场做自我反思。一想起之前被那只蛮荒兽打得毫无招架之力,陆茗就想着能不能提升自己的修为。
      
      在修炼场努力了一番后,他发现那些灵力就像躲着自己一样,身体里也一片浑浊。
      
      “和修炼无缘啊……”陆茗瘫倒在修炼场的地板看着天空发呆。
      
      “没有修炼不了的人。”
      
      听到声音陆茗一个猛子扎起来转头一看,是白旭长老。
      
      这位长老,陆茗只是在他刚来仙宿的时候见过。
      
      “白长老。”
      
      “你先天资质不足,所以没有办法跟门派里其他弟子一样按正常方法修炼。”
      
      “难道有适合我的不正常方法?”
      
      “不,只是说你的实力还能更进一层。”
      
      白旭说完那句话后就直接走了,弄得陆茗一头雾水。
      
      原本白旭是不打算指点陆茗的,像是现在这样还能好好生活下去,陆茗毕竟是陆铮的孩子。但是看到对方苦思冥想之后却得出那样的发言,一下就有点来气。
      
      一开始白旭关注陆茗主要是因为对方对于陈琨的态度,那样勤于替陈琨搜罗好处,还不求回报,难免让人有些怀疑这样做的动机。
      
      陈琨是自己的大弟子,也是有史以来仙宿天赋最好的人,必须小心敌对他的人。
      
      白旭记得陆茗这孩子是他自己亲自带到仙宿的,当时他并不同意把陆茗带过来,因为陆茗的条件根本就不适合修仙。但出于对对方父亲的尊重,白旭还是将陆茗带到了仙宿。
      
      在那很长一段时间白旭并未关注过陆茗,但陆茗的名声倒是变得越来越大。加上陈琨也提过总会有人把他需要的东西送过来,所以白旭就花了一点时间来关注陆茗。
      
      这孩子倒是同那人有几分相似。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适合的修炼方式!”陆茗迅速站起来往藏书阁的方向飞奔而去。
      
      要是修为再高一点的话,就可以帮大师兄争取到更多的好处。这么一想陆茗又坚定了修炼的决心。
      
      在那天之后,陆茗没再见到过白旭,他想,或许那一次也只是白长老一时兴起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