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游荒篇(6) ...

  •   
      “啊……好一个山清水秀……”穆红罗看着眼前的入口,以及里边的景象,接着他凑到陈琨的跟前,“你说大师兄这真的不是魔修想害我们么?”
      
      “我们魔修可没你们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心思。”游桦没好气地回了穆红罗一句。他在这短短的时间为了准备这次的交流修炼可谓是心力交瘁。
      
      这些事情明明应该是他们那个游族长来干的,不过游桦也不知道游莫究竟在做些什么,总是动不动就不见人影。
      
      比如说现在,负责带领这些仙修的人居然是他!!!
      
      “游莫前辈没来?”陆茗大大咧咧走到游桦的跟前,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知道游桦除了孩子气一些比较记仇外性子还算比较好。
      
      但没有怎么和魔修接触过的仙修们可就不这么想了。
      
      一看陆茗和那名魔修似乎交谈的来,一时间心里都有各自的想法。
      
      仙宿的弟子大多知道陆茗的性子,所以陆茗既然信得过魔修,那么他们也不是不可以尝试相处一下。
      
      只不过眼前的这个地方……
      
      “父亲他有别的事情,不方便过来。”游桦撤去了鬼冢的封印,在众人进去之后和其他魔修再次把封印封上。
      
      “你们魔修为什么要弄这么一个地方?”一名仙修看着眼前一地的尸骸顿时心里发毛。
      
      而且再看这周围,枯木朽株,万鬼哭嚎,身心上俱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不可无理,这里是魔修用来封印世间恶鬼的地方,以防它们祸害人间。”骨寇临指责了那名弟子的不敬语气,他在此行人中年事最高,自然知道些几乎快被年轻一辈忘却的事情。
      
      “唉?可是我听说是他们抓了活人生取灵魂然后关在这里修炼。”
      
      “呵,又是哪个民间传说吧?不过说修炼也没错,这些恶鬼确实是魔修最好的补品。”一名魔修弟子走到那仙修弟子的跟前,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看到对方吓了一跳顿时心情大好。
      
      “不愧是骨掌门,既然如此您跟后辈讲讲这鬼冢的来历呗,由我们魔修说出来终究没什么信服力。”游桦这话说的让人心里不舒服。
      
      陆茗知道游桦一直因为世人对他们的偏见心存不满,不过感觉这家伙更不满的是游莫前辈一直以来尽力与仙修和妖修交好,就算不满,还是会按着游莫前辈的话去做。
      
      唉,太不直白了,这样的性格很容易吃亏的。陆茗摇了摇头。
      
      “数百年前仙、妖、魔的那场大战弄得人间界生灵涂炭,不仅三大派实力受损严重,人间更是百鬼横行。
      
      “那时仙修只能尽量恢复大地的生机,去安顿安抚那些普通百姓,那些恶鬼全是由魔修抓去的,它们将恶鬼封印在自己的领地内。
      
      “那一战妖修实力受损最严重,它们原本所居住的地方已经成为一片荒土,纵使是我们仙修也无能为力。”
      
      骨寇临说到这里不禁感慨。
      
      “可是现在妖修不是尚在么?”一名去过隔世的弟子想起妖修的那片仙境,他们看上去不像是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样子。
      
      “现在的隔世是妖修先祖凭一己之力支撑起来的,若是说到以前的妖修,他们是三修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骨寇临也只是从他的师父那里了解到关于妖修的事情,他师父当时五百三十四岁,那场大战他师父还是个孩子。
      
      “这些事情明明藏书阁里的书卷中都有相关的记载,”骨寇临沉思了一下,然后转头对白旭说到,“我们这次回去追加一门历史课。”
      
      仙宿众弟子默默不说话。
      
      “哈哈哈,我喜欢你们这个掌门。”游桦想,仙修里有趣的人也不少。
      
      “他是个好掌门。”
      
      白旭从一开始就没怎么说话,他在生骨寇临的气。
      
      之前说作为掌门不能擅自离开仙宿,一听说游荒这边开放的是鬼冢于是当即就把门派事务全部丢给了那些长老自己跑了出来。
      
      骨寇临也知道白旭在生什么气,于是他一路上都在悄摸着哄对方。
      
      其他人看不出个什么名堂,陈琨却看得明明白白,毕竟白旭是他师父,骨寇临是他掌门。
      
      “前面就要分开行动了,请各位小心行事,我们的护卫会在危机关头出现进行救助。”
      
      游桦那话说得客客气气,陆茗想,这倒是有了点游荒少主的样子。
      
      就在陆茗想着要去哪一边的时候,突然两个人同时拉住了他的手。
      
      他看看左边,是陈琨,看看右边,是游桦。
      
      这两个人搞什么名堂!
      
      没等那两人做什么反应,陆茗先一步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我和那边的弟子一起走,你们要去的地方对我来说太危险了。”
      
      陆茗依旧是没给两人回答的机会就一路小跑着跑到了那群跟他修为差不多的弟子跟前。
      
      “你是他大师兄?”游桦看着眼前这人。
      
      “没错,少主,别来无恙。”
      
      穆红罗在一旁看着,这两人□□味那么大他一时间也想往陆茗那边跑了。
      
      “小红,你跟着你大师兄。”还没等穆红罗开跑就被骨寇临拎了回去。
      
      骨寇临只当是穆红罗又想偷跑偷懒,于是将对方提溜回陈琨身旁。
      
      玖玖原本也想跟着陆茗的,不过他看了看陈琨和游桦,决定还是跟着这边。
      
      “你想去就去吧,你哥我还不至于让你这么担心吧?”邾城见邾铭时不时往玖玖那边看。
      
      “那哥你千万不要惹事。”邾铭说完就准备往玖玖那边走。
      
      邾城接着和旁边的那名六道子弟说草药的事情:“原来如此,这个配量,我回去试试。”
      
      “若是有不懂的可以传信问我。”那六道弟子也很高兴能帮到邾城。
      
      “唉,要不这次回去后我跟你们掌门说一下,让你暂时在我们那住一段时间,这样我有什么问题就可以第一时间问你了。”
      
      在邾城说出这句话后就见邾铭又走了回来,然后他拉住邾城把对方拽到了陈琨一行人跟前,他同时和那名六道弟子说了声不好意思。
      
      “你哥又开始拐弟子了?”玖玖见邾铭带着邾城走了过来。
      
      “嗯。”邾铭也很无奈,为什么邾城总是会一不留神就把话题说到那种地方。
      
      “哈哈,这不是一个没注意嘛,哎?陈琨和那位少主怎么了?”邾城注意到陈琨和游桦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
      
      “没什么。”那两人听到邾城的话同时回过头回了对方一句。
      
      另一边,陆茗他们一边驱赶着恶鬼,一边采集着只有在鬼冢才能生长的草药。
      
      “小心!”陆茗见一名女弟子伸手就要去采摘一株植物,于是急忙拦住了对方。
      
      那女弟子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不过很快她就看到她刚才要采摘的草药突然从地里窜了出来化作一只恶鬼朝着她攻了过来。
      
      陆茗一挥扇子,几道风刃将那恶鬼驱散开来。
      
      “没事吧?”陆茗看了看那女弟子的手,还好还好没有被割破。
      
      “没有没有,谢谢。”
      
      “没想到你倒是知道些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另一名弟子打跑几只恶鬼后看到这边的情况。
      
      “多知道些东西总归是有好处的,比如现在。”
      
      还没等陆茗反应过来他就看到对方突然冲到他跟前抱住他的腰往后一撤,再一看他刚才所在的地方那只偷袭他的恶鬼被一名九轩弟子的法器定在了原地。
      
      “多谢。”
      
      “不客气。”那名弟子说完便去帮助其他的弟子。
      
      “师傅,刚那个哥哥好厉害啊!”沫子见貌似没事了,就从藏身的地方跑到陆茗的跟前。
      
      因为沫子自身的特性那些恶鬼并不敢接近沫子,为了不让别人注意到这点陆茗给对方带了一枚驱鬼的护身符,同时还叮嘱对方一定要记得躲藏。
      
      “刚才那个不是哥哥,是姐姐。”被抱住的那一下陆茗还是感觉到了什么。
      
      “好帅啊……我也想成为那么帅气的人。”沫子看着驱散恶鬼保护着他们这些修为不高的弟子的那人。
      
      “会的,我相信沫子。”陆茗看了看那人,那身法是斗门的弟子没错。
      
      只不过斗门内部似乎有点小原因,所以在外派生了一个柳门,也不知道这名弟子是斗门的弟子,还是柳门的弟子。
      
      等到他们找了个地方暂做歇息的时候,陆茗同其他仙宿的弟子在周围布下阵施了法,能阻挡那些恶鬼一段时间。
      
      “你很厉害,难不成是专门来保护我们这些人的么?”陆茗坐到那人的跟前,递给对方一筒水。
      
      对方接过陆茗的水:“算是吧,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为了修炼而来的,再说斗门的职责本来就是守护。”
      
      原来这位是斗门的弟子。
      
      “守护,我弟弟他看到你战斗的身姿可是对你崇拜的不行。”陆茗说着将躲在他身后的沫子露了出来。
      
      沫子见那位姐姐看到了他,便又要往陆茗身后躲,不过随即一想还是小心翼翼走上前来。
      
      “这是你弟弟?”那人看了看沫子,然后看了看陆茗,“哈哈哈,你弟弟长得比你好看。”
      
      哇,这么说好伤人啊……陆茗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长得是普通了些,不过应该不难看吧?
      
      “你叫什么名字?”
      
      “沫,沫子。”
      
      “嗯?没有姓氏么?我叫千无令,你觉得我刚才帅气么?”
      
      “嗯,很帅气!”沫子看着千无令,眼里闪闪发光。
      
      “那为什么成为了仙宿的弟子而不是斗门呢?”千无令问这话也是想看看沫子的反应,毕竟这小家伙看一眼就知道不适合斗门。
      
      “我,”沫子踮起脚尖,于是千无令也弯下了身子好让沫子凑到她而跟前,“我想成为和师傅一样厉害的人。”
      
      千无令顿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哈哈哈!我明白了,偷偷告诉姐姐,你师傅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师傅他很为大家着想,人很好。”
      
      陆茗见沫子和千无令突然开始说起了悄悄话,于是他也开始整理刚才收获的东西。
      
      而千无令呢,在沫子的口中得知他的师傅就是陆茗之后她看了看那个正在整理东西的男子。
      
      确实是一个会让人心生好感的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