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孟舒眉一口气提在嗓子眼里,瞳孔骤缩,她感觉金留在她面前被放大了好几倍,半天都不敢轻举妄动。
      
      这下出事了。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孟舒眉倏的把头发从他手中抽回来,心情郁闷,罪名落实,她就是个小偷!
      
      小偷能说什么,她偷了、也不对,是原身偷了东西,要她来背锅。
      
      但这件事金留是怎么知道的?
      
      孟舒眉舔了下干涩的嘴唇,望向他,“你......如何得知的?”
      
      之前骤停的心脏此刻又剧烈跳动,这根弦压了她太久太久,让她这几天过的既憋屈又心酸,她迫切地想离真相近一点。
      
      如果能把碧玉结从她体内取出,归还给温倾城,那原身的罪恶就能少一点。
      
      金留眸色一变,大大咧咧地坐到孟舒眉的床上,红瞳在月色下妖冶,但在孟舒眉看来异常危险。
      
      眼斜斜地睨了她一眼,眼里情绪外泄,露出一排森白的牙齿。
      
      难道这大魔王还生气了?
      
      “那个,我......”孟舒眉嗫嚅着嘴,求生欲上线“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我不该拿她的东西,我会想办法拿出来的!”
      
      其实静心一想,像金留这样目中无人的未来魔尊,她个无名无姓还针对女主的炮灰,也没立场问他这个。
      
      孟舒眉真心觉得自己可怜弱小又无助,无时不刻不提着脑袋过日子。
      
      深更半夜,月挂西窗,风呼啸而过,吹动着窗棂,发出骇人的声响。
      
      孟舒眉揪紧被子,咬紧牙关。
      
      “这样说吧。”金留阴恻恻地道,“这玩意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对倾城来说却是救命的宝贝。”
      
      风声、树影、以及金留的那张脸,孟舒眉半睁着眼,强撑着让自己坚持下去,这宛如鬼片的感觉她是真的怕!
      
      “倾城每年都会犯一次病,每次都靠碧玉结续着才勉勉强强活着,这东西看似是种装饰品,实则不然,是温瑾从灵池山发现的宝物,有奇效,这治病就是其一。”
      
      难得金留跟她好好说话,孟舒眉脚趾撑在地上,冰冷冷的,规矩地听他说完。
      
      “所以你知道这东西对倾城来说,有多重要了吧。”
      
      孟舒眉立马点头,如小鸡啄米般,眼里流露着真挚,这东西这么珍贵,她也要不起啊!
      
      “取出来要剖心。”
      
      孟舒眉猛然抬起头。
      
      金留突然哈哈大笑,然后笑得停不下来,接着捧着肚子笑,倒在孟舒眉的小床上,满床打滚,声音有着少年人的清朗狡黠,脸色也不复刚才阴沉。
      
      笑着笑着,金留苍白的脸涨红了,红晕浮上颊侧,眼里也亮闪闪的。
      
      孟舒眉就愣愣地看着这一幅场景,她是触碰了什么机关吗?
      
      搞不懂这些男主,于是,她扯着嘴角问:“这么简单粗暴的吗?”
      
      “也不一定。”金留笑得直喘气,呼吸也变得急促,他毫不介意地把热气都喷洒在孟舒眉的后颈,“我说你这么好骗,是怎么骗的温瑾那老顽固收了你的。”
      
      这她哪儿知道。
      
      孟舒眉自诩还挺机敏的,是她的就是她的,不是的也强求不了,所以活的虽不是一帆风顺,但也七七八八。
      
      也是第一次被人说好骗,这样一来,孟舒眉不禁对刚才金留说的话产生了怀疑。
      
      “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你指哪个?”
      
      孟舒眉指了指自己,上下比划了一下,“那东西......真的在我体内?”
      
      金留一把扯过孟舒眉的头发,拽至身前,嘴唇贴近她的耳朵,咬牙切齿地说:“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质疑本座!本座在魔界大杀四方时,你恐怕还在山下挖野菜呢!”
      
      头皮一阵阵的痛,孟舒眉小声地咒骂。
      
      她全身的汗毛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疼痛竖起来,以后她要谨言慎行,她没有女主光环,还是男主们最瞧不上的恶毒女配,简直弃如敝履。
      
      刚刚金留的表情和行为,让孟舒眉稍稍放松了警惕,什么纯情少年啊,对温倾城,他是。
      
      对孟舒眉,这人就是个阴晴不定的魔头。
      
      金留揪了一会儿头发,觉得无趣,就放了,而且,这人的求饶声意外地......挠人。
      
      “本座今日就大发慈悲放过你。”他倒在孟舒眉的枕头上,挑了挑眉,“本座困了,先睡了。”
      
      “......”
      
      孟舒眉抚着脑袋,委屈巴巴。
      
      为什么她要被欺负地这么惨!!
      
      次日,孟舒眉是在地上醒来的,她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落枕了。
      
      连条被子也没分到,昨天金留明明不盖被子,她缩在角落里打盹,盖了一角,怎么就睡地上了呢?
      
      刚一直起身,孟舒眉嘶了一声,好像扯到伤口了,今天去找人问问有没有跌打损伤药之类的,清净峰这么大的门派,肯定有灵丹妙药才对。
      
      按照惯例,她收拾好被子,开门去饭堂,上早课,下课,路上一边默记着今天温瑾讲的术法要点和诀窍。
      
      对于她这样没有天赋的初学者,勤奋和努力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她已经决定要在这里活下去,就务必比别人用功。
      
      今天温瑾讲了一个攻击术法,根据每个人不同的灵根属性,会使出对应的样式,就比如火系,就是一团火焰,水系,就是一束水柱,以此类推,但孟舒眉却怎么也使不出这些招式。
      
      因为她连自己的属性也没搞明白。
      
      日照温和,她冥思苦想间,就走到了后山。
      
      有趣的是,玄云长老的课在户外,就在后山的落川河,此时夏季,落川河竹林环伺,溪水流淌,郁郁葱葱。
      
      远远的,孟舒眉就看到玄云坐在一片树荫下,用扇子遮挡着头顶树叶斑驳中射下来的阳光。
      
      “你怎么跑这来了?”
      
      玄云的声音也如光照般和煦,脸上暖融融的,狭长的眼睛也柔和明亮。
      
      孟舒眉一扫之前的阴霾,尴尬地笑了两声,玄云长老看着人就很好,但她这么遭人嫌的,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了。
      
      她尴尬地摸摸脖子,然后说:“随便转转,长老不用管我。”
      
      玄云用扇子抵着下颚,突然一指旁边的草地,“坐。”
      
      “啊这,不太好吧...”她弱弱地道。
      
      玄云眼神似笑非笑,盯着孟舒眉,仿佛要盯到她的灵魂深处,孟舒眉下意识地就走了过去。
      
      她感觉整本书,就她这个角色是最弱鸡的!
      
      孟舒眉乖巧地在玄云坐下时,玄云挪了挪位子,把阴凉的树荫分她一半。
      
      “我记得今天是掌门的课。”
      
      “是,没错。”孟舒眉看了一眼玄云,不自然地扣着地上的草。
      
      她不知道玄云长老想说什么,不过她很不自在,有不少在上课的女修朝她投射来飞刀般的眼神扫射,嗖嗖嗖的泛着杀意。
      
      “看你的样子......”玄云温和一笑,“该不会是被他留堂了?”
      
      “不!”孟舒眉意识到自己情绪有点激烈,瞬间又蔫下去了,“不是的长老,其实是我能力不行,愧对师尊。”
      
      玄云眨了两下眼睛,悄声靠近孟舒眉,“倾城以前经常被掌门留堂,能力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升的。”
      
      他说完后,又用扇子拍了拍孟舒眉,“她也像你一样,苦着小脸在门派里乱逛。”
      
      孟舒眉不尴不尬地笑着回应,她一点儿都不想和女主扯上关系。
      
      玄云长老有一种魔力,令孟舒眉说不上来,不仅仅连日的阴沉消退,连带着心情也舒缓不少,她停下拔草,微微露出一个笑容。
      
      她原本以为玄云和书里的很多人都一样,对她的存在选择性忽视,甚至是谩骂憎恶,果然还是有好心人存在的啊!
      
      “现在能跟我说说具体怎么回事了吧?”
      
      保命的东西怎么能藏着掖着,孟舒眉一股脑都说了。
      
      玄云用扇子诊脉似的拍了拍孟舒眉的各处筋脉,摇了摇头。
      
      “不行,你身体太过虚弱,灵气式微,检测不出灵根属性。”
      
      孟舒眉原本以为自己即将被打通任督二脉,随即又耷拉下脑袋瓜,慢吞吞地把闪着光彩的眼睛潋去,重新恢复黯淡。
      
      “不过......”玄云说道,“可以去暨川河一试。”
      
      之后,玄云讲解到暨川河,这是一处通天河道,传闻暨川河的源头连接着仙界的瑶池,从那里流出来的水,被尊为圣水,最为神圣不可轻犯,任何人只要沾染圣水就会显露出原本的样子。
      
      孟舒眉认真地听着,看来她也不是没救。
      
      “那长老,我去了。”
      
      她慎重地把贵重的物品交由玄云保管,仿佛赴死一般,双脚赤足,莹润小巧,踩在绵密松软的绿草上,一步接着一步。
      
      玄云看着她离开,眼睛转至远处,竹林外有人,好多人。
      
      *
      
      孟舒眉和几个高阶弟子在水中蹲坐冥想,这几个弟子也认得她,是掌门的小徒弟,颇有几分姿色,女修们不喜欢这种样貌,而男修们嘴上说着,清净峰第一美人是温倾城,背地里暗暗盯着孟舒眉看,那眼神让几个女修红了眼。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平和,孟舒眉的头部保留在水平面上,身下的衣摆在水中漂浮,上上下下,淡蓝色的衣裙和水的颜色相似,静谧又安宁。
      
      她把思绪放空,好好回忆着后面的剧情,正想到她下山后的几场历险,手脚似乎被藤蔓状的东西缠住,拽着往下拉。
      
      “唔……”孟舒眉在水中挣扎,整个人被浸泡在水里,她倏地睁开眼,看到刺眼的光,裙摆撩到大腿处,脚下缠着墨色的藤蔓。
      
      她使劲蹬着腿,抻着手,但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水面波光粼粼,很平静。
      
      抱着绝对不能糊里糊涂死的决心,孟舒眉随即想到口袋里的传声玉佩,用口诀启动它。
      
      也不知道怎么操作,随手按了两下,希望有人能通过这个找到她。
      
      这玉佩除了能随时随地联络,还有个定位的功能,把持有者所在的地点告诉接收者。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特性,修为低者只知传送人的地点,并不知实际发生情况,而像温瑾或是玄云这样的,就可知,还能实时查看影像。
      
      孟舒眉不知道怎么解开这些藤蔓,她的术法仿佛被封住一样,施展不开,越挣扎这些藤蔓就收得越紧。
      
      渐渐得身体越来越沉重,眼皮也随之闭上,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落水声。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签约啦!!我会努力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