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听到这句话,孟舒眉头皮都在发麻,天呐,长着这张脸,还这么温柔地安抚她,她都快升天了好吗?
      
      心里仿佛在放烟花,一簇簇地升天,盛开,降落,如此反复,震得她心脏酥酥麻麻,脸蛋被太阳晒的红扑扑,低垂着脑袋不敢抬起来。
      
      如果被发现脸红了,就说是太阳晒的。
      
      萧时梁还在说着各种利弊,温瑾已经不耐烦了,他袖袍一挥:“你直说吧,你今天来所为何事。”
      
      “我想娶小师妹。”
      
      孟舒眉脑子一空,手里的菜刀哐然落地,发出咔擦的清脆响声。
      
      半晌,她机器般地扭头,一顿一顿地想,萧时梁说的是什么?!
      
      她的脑子好像有些不太够用,萧时梁脸上如冰雪消逝,如沐春风,嘴角漾起一个得偿所愿的微笑:“掌门如果没听清,弟子就再说一遍。”
      
      “这件事给小师妹带来的损失,就让我这个当事人来还吧,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跟掌门提亲”
      
      孟舒眉大脑一片空白,就像大风刮过,把所有情绪、情感、愤怒悲伤喜悦惊吓都一并带走,然后缓缓带出一个疑问:她被人求亲了?
      
      温瑾不觉得这是喜事,他一点儿不高兴,自家白菜怎么能被“猪”拱,况且孟舒眉还什么都没表示,再怎么着急也应该征求她的意见啊。
      
      睡凤眼凌厉地看向孟舒眉,“你自己怎么想的?”
      
      “!!!”
      
      孟舒眉吞咽了一口唾沫,不敢直视温瑾,这一切发生的也太突然了,萧时梁也不跟她事先商量下,就、就直接上,未免冲动了。
      
      她支支吾吾了半天,美男好看归好看,但这是她的终身大事啊,不能稀里糊涂就被萧时梁带进去了。
      
      “师尊,弟子还没想好。”
      
      她不知道萧时梁是哪根筋搭错了,突发奇想要与她成亲,是不是有什么精神分裂症,这在他身上也不是没可能,一正一邪,两方极端,迟早要出问题。
      
      这不就是了,孟舒眉就是一条想过有吃有喝日子的咸鱼,成亲嫁人这类事,她从未想过,同样对她来说也不现实,她是从异世来的一缕游魂,就没考虑过在这里安家落户。
      
      温瑾这才舒缓了脸色,重新打量两个人,但更多的目光是落在孟舒眉身上。
      
      他的眼神缱绻地落在女孩迷茫的脸上,一点一点描绘她的模样,她比倾城的眼睛更狭长,平常总有种懒懒的劲儿,而现在却睁得圆溜,显得不谙世事。
      
      她也是他的徒弟,就算不是从小带着长大的,也是他温瑾领进门的。
      
      尽管时常困惑她经常让他心神不宁,以往这只在倾城那里出现过的情绪,怎么会出现在她身上?极力想避开这种情绪,还是避无可避地一次次出现。
      
      而最近,倾城却不再给他这种感觉,他竟然松了口气。
      
      “明日你们就要下山,这件事等回来后再细细商讨,而且舒眉年纪小,也不适合过早成亲。”
      
      萧时梁的笑顿在一个奇怪的弧度,然后就消失了。
      
      他清冷的脸上显现出一股诡谲之气,孟舒眉的手臂被倏然带进他的怀中。
      
      “小师妹年纪小不懂事,但掌门应该知道这件事给她带来的影响,恳请掌门妥善处理,或者我直接去监法司领罪也成。”萧时梁把孟舒眉的手臂箍得紧紧的,“我先带小师妹回去了,就不打扰掌门了。”
      
      温瑾还想说什么,两个人已经走远了,他默默地拿出洗好的手帕,看了两眼。
      
      孟舒眉被拽到半路就挣扎开了萧时梁,她的手臂被拽得生疼,这人力气怎么突然就变大了这么多。
      
      而且,旁边的人都来看热闹了,她不要面子的?
      
      “师兄我,我觉得这件事应该从长计议。”
      
      萧时梁调笑地望着她,兀自点点头,“没错,你说的,我们来日方长嘛。”
      
      孟舒眉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萧时梁换了个芯子的话,她就是蠢得没救了。
      
      “是你。”孟舒眉谨慎地和那人保持距离,并且朝人群中走去,这个人不比师兄温和知礼,更加肆无忌惮,她要小心点,“你别想在这里动手,弟子们都看着,而且我还有宝贝防身。”
      
      孟舒眉故意把宝贝两个字音咬得很重,就看到萧时梁不屑地一扬唇,“你的宝贝?拿出来让我见识一下。”
      
      “既然是宝贝,怎么可以那么轻易让你见到,我又不傻。”
      
      “是呀,没人说你傻。”
      
      “......”
      
      “而且,我昨天也救了你啊,你不会还想着杀我吧?”
      
      萧时梁摇摇头,“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这样有点可惜。”
      
      孟舒眉:?意思还是嫌我活的太舒服,连死都不轻易让我死,还要增加点难度?!
      
      孟舒眉一口气没上来,赌气地扭头,转身,大步往蛟川殿走去,她还有未完成的午膳要做好,金留估计也等急了,两道菜用灵力保温着,应该不会冷。
      
      萧时梁见她这样,也嗤笑一声,在她身后跟着,察觉到无数道意欲探究的目光,刀剑般刺骨的眼神立刻扫向那些个“吃瓜群众”,眸子里的寒光让门派里的女修男修都抖了两下。
      
      这还是大师兄吗?为什么会这么看孟舒眉,不仅仅是和颜悦色,还如此好相处,还有点点,宠溺是怎么回事。
      
      这一定是他们眼睛花了,眼见不一定为实,但也不敢凑近了听,生怕大师兄让他们和掌勺的一样收拾东西下山。
      
      孟舒眉赶到蛟川殿,墨黑色的小狐狸舔着爪子坐在进殿门的门槛上,见到她来,立刻扭了个身,背对着她。
      
      毛绒绒的小脑袋隐匿在阴影下,只是舔舐着自己的爪子。
      
      孟舒眉又被激起了不知名的母爱,好可爱啊!这样的金金就像一只等待主人回家,但一直没等到坐在家门口黯然神伤的小宠物。
      
      她自责不已,也瞪了眼倚靠在门旁的萧时梁。
      
      萧时梁则朝她笑笑,鼻子翕动,“厨房做了什么好东西,我去看看。”
      
      小狐狸立马转过身来,怒视萧时梁,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走了,孟舒眉也看了萧时梁一眼,疑惑道:“你对金金做了什么?他好像生气了?”
      
      “没什么。”萧时梁走过去揽过孟舒眉的肩膀,贴耳道:“我饿了,去吃饭吧。”
      
      “吃饭就吃饭,你别动手动脚!”
      
      “再不去吃,那只小狐狸可就一个人吃完了。”
      
      孟舒眉猛地想到她还没下锅的白菜,急急忙忙甩开萧时梁的手,跑到厨房,把白菜下了锅。
      
      她把出锅的炒白菜,和蘑菇三鲜汤搬到木桌上,就看到金留伸着小爪子就往红烧肉里,粉嫩的小爪子被烫得通红,还裹着一层油光。
      
      孟舒眉用筷子拍掉金留的爪爪,教育道:“不能用爪子,爪子会烫坏的。”
      
      小狐狸被敲得嗷呜一声,声音细弱如蚊,不甘心地看着孟舒眉。
      
      “那你说要本座怎么吃!”
      
      孟舒眉大大方方地举着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啊,张嘴。”
      
      小狐狸的耳朵颤了颤,染上了些许薄红,眼神水亮亮的,红烧肉的气味在吸引着他,同时眼前的女孩也莫名的吸引。
      
      他张开嘴咬住筷子,快速地把肉吞进肚子,都忘记了咀嚼,结果肉卡在了喉咙里下不去,难受的他嗷呜直叫。
      
      孟舒眉用另一双筷子自己吃饭,听到金留的喊叫,担忧地问:“你不喜欢吃吗?还是我做的不好吃?”
      
      “你做的很好吃,我很喜欢。”
      
      “我没问你。”孟舒眉漠然地扫过萧时梁。
      
      “他只是卡到喉咙了,没什么大碍。”
      
      孟舒眉果不其然看到金留的脸色在慢慢变好,转向萧时梁:“你怎么知道的?”
      
      “跟着芳岐学过几年医。”
      
      敢情还是个兽医啊orz
      
      金留怒气冲冲,又嗷呜嗷呜地指着那碗水煮麻辣鱼,“给本座吃这个!”
      
      孟舒眉夹了一块鱼片,“小心烫,可能会有点辣。”
      
      金留这回学聪明了,先放到牙齿下咬,鱼肉的软嫩入口即化,三两下就咬烂吞咽下。
      
      一场奇特的饭局就这样过去了。
      
      孟舒眉和萧时梁道别后,带着金留回到了暮川院。
      
      在她整理行李的时间里,金留也没再提刁钻的要求,躺在院子里的树上纳凉,而孟舒眉在房间里收拾衣服。
      
      萧时梁还给了许多好用的厨房用具和时鲜果蔬、肉蛋奶类,包括衣物,小芳姐姐之前给的不少丹药膏药这些可以放到温瑾给的万物盒里,余下还有把剑,一沓传讯符箓需要随身携带。
      
      想起之前芳岐借给自己的那件衣服,是萧时梁的,洗好后就一直放在柜子里,趁着这次机会也好还给他。
      
      整理好这些,孟舒眉又看了眼在树梢上看月亮的小狐狸,突然觉得他有些孤独,但明天开始他就可以天天见到女主了,会比在这里,被迫和她捆绑开心吧。
      
      *
      
      第二日的送行会,门派里想置办得低调点,但有几大话题人物在,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
      
      几个还没到下山历练能力的弟子默默不甘,话题又不外乎这么几种:
      
      “孟舒眉怎么够资格和大师兄一起下山?!”
      
      “可惜了大师兄要和居心叵测的人同行,幸好有倾城师姐作伴。”那女修看了孟舒眉摇摇晃晃的脑袋,鄙夷道:“一大早的就犯蠢。”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就是V章啦~感谢小可爱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上夹子那天会有红包掉落哦~
    这里放一下蠢作者的下一本《金丝雀他后悔了》的文案,希望得到泥萌的支持!!
    姜郁浓为养一个小白脸,花费百万,只为博他一笑。
    就在她觉得一切水到渠成时,沈星桐狠狠给了她一耳光。
    生日宴当晚,姜郁浓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下,狼狈离场。
    原来所有人都看出了沈星桐看上的是她姜郁浓的闺蜜,而不是她。
    姜郁浓连夜打包行李摔门出了她和沈星桐同居的别墅。
    把这些年和他有关的一件不落的扔了。
    *
    紧接的一天,听到姜氏破产的消息,好友纷纷恭喜沈星桐,彻底摆脱了大小姐的掌控。
    却只有少数人看到,向来不沾酒的沈星桐狠狠地灌了一瓶酒,哭了。
    *
    一下跌入泥潭的姜郁浓迫于生计,在经纪人的反复劝说下,动了上位的念头。
    目标锁定的,就是住在她隔壁一位年轻有为的金牌编剧。
    姜郁浓忐忑不安地敲响了对门。
    门后露出一张还未睡醒的脸,沈星桐看了她一眼。
    “不好意思,我敲错门了。”
    沈星桐:“没敲错,进来。”
    *
    后来的某个夜晚,沈星桐眷恋地拥着身边的女孩,沙哑着嗓子说:
    “我的人生早就被你毁了,所以你绝对不能扔下我。”
      禁欲内敛小情人×暴躁作精大小姐
      排雷:*男主对女主闺蜜有过好感
    *狗血淋头
    *男主生日宴那事有误会
      坚持1V1sc he、作者笔力不行希望大家轻点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